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雷达启动
    “俩位爷!俩位爷!可使不得,使不得啊!”

    眼看着这俩个人就过起了招数,林魁吓得立刻阻止了起来。

    龙天昱左闪右躲的,就是不让陆宁近身。

    可陆宁上来了倔脾气,说什么也要脱下龙天昱衣服,看个虚实出来。

    顿时,本来宽敞的书房,愣是让这俩个人,给闹了一个鸡飞狗跳。

    “死人妖!你快给我住手!我勤武院,可不是让你撒野的地方!”

    龙天昱的声音带着几分暴怒,显然是因为,刚刚陆宁顺手砸了他一方好砚的缘故。

    “医者父母心,你不敬长辈,理应受罚。我今天若不那你碎尸万段,我就不是陆宁!”

    钗环散乱,云鬓歪斜,可惜,是被龙天昱给生生打乱的。

    俩个人打着打着还来了火气,招招式式似带有劲风奔雷之声,惹得林魁满是沟壑的脸,愈发的皱紧了起来。

    可这俩个活祖宗,却是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重重的叹了口气,林魁只能退在一边,看来,得跟老邓商量一下,一会儿等到这二位爷把房子都拆了以后,怎么修补的事情了。

    俩个人正打得火热,谁都没有注意到,书房的外面,一道倩丽的身影,出现在勤武院的小门内。

    林梦雅吩咐白芨炖了人参汤来给龙天昱补补身子,顺便探听一下他到底是如何打算的。

    才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停在书房里那顶小轿。

    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款式虽然不怎么名贵,只是十分的精致。

    看起来,的确是女子才乘坐的那种小轿。

    心头,不免有些淡淡的猜疑,难道,是来了什么娇客不成么?

    林梦雅刚想回去,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了动静。循声望去,只见书房的窗子上面,正印出了俩道剪影。

    那身影虽然看不出具体的相貌来,可府里除了龙天昱,谁还能胆子这么大的,在书房里面与人厮混。

    虽然不知道是哪个女子,但是看起来却是颇为热情的样子。想必是春心荡漾,激情难耐,竟然主动的叠在了龙天昱的身上!

    竟然...竟然还帮龙天昱脱衣!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脸,似乎要变成火炉了。当真是又惊又怒,还夹杂着难以名状的伤心绝望!

    眼泪,差点就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可林梦雅还是堪堪忍住了。

    “走!我们回去!以后,这勤武院,任何人都不得来!”

    好你个龙天昱!林梦雅在心里狂骂着这个男人。亏得她在外面,还替他谋划,替他着想。好心好意的替他熬了一碗参汤,谁知道...谁知道他竟然在书房里,跟别的女人鬼混!

    总知道,她炖一碗牛鞭汤给他多好!别看平时冷冷清清的样子,没想到,还喜欢这种**的美人!

    “吩咐小厨房,以后每天都给王爷炖一份牛鞭羊鞭虎鞭汤吃,大葱韭菜更是不能少。王爷辛苦,应该好好的补补!”

    林梦雅紧咬着贝齿,心里却恨恨的骂着这个人面兽心,表里不一的死家伙!

    除了跟她进院子里的白芨,始终低垂着通红的小脸蛋,沉默不语外。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王妃看起来,要吃人一样?

    相比于狂喝飞醋的林梦雅,龙天昱这边的情况,简单得多了。

    跟陆宁较量的结果,当然是俩败俱伤了。

    他刚刚才好一点的伤口,又再次裂开。最后,在陆宁用了软筋散的情况下,只能任由陆宁推倒——在椅子上疗伤。

    “既然知道自己受伤了就要好好听医生的话,要不然你就去死个干净,也省下许多药材来。”

    陆宁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龙天昱旧伤复发,他却是鼻青脸肿。

    早晨若冰好不容易给他梳好的发髻,现在,已然成了疯子一样的造型。脸色也有些心疼,他戴的好些首饰,都是若冰心爱之物。

    这下子可完了,若冰不吃了他才怪。

    罪魁祸首,都是眼前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家伙。顿时,刚抹好了药粉的纱布,就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龙天昱的肩上。

    “嘶——”

    龙天昱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也在瞬间变得的煞白。可他到底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愣是没骂娘。

    “我说陆爷,您下手可轻着点啊!我们王爷,已经够受罪的了。”

    林魁都是满脸的不忍了,陆宁瞥了他一眼,不温不火的说道:

    “这药必须要用内力揉开,若是不用大力,怕是你家主子就得废了。明知道这刀上有毒,你还冲上去,几年不见,你所剩无几的脑子,难道也让狗吃了?”

    龙天昱脖子上青筋暴起,伤口传来的痛感,随时挑战着他的底线。

    可没想到,陆宁的冷嘲热讽,更是让他的极限,往后移了很大一截。

    “我即便是没脑子,也不会背叛我的兄弟,你这个叛徒。五年之期一过,我必取你项上人头!”

    陆宁的目光,因为龙天昱的这句话,而有了些微的暗淡。

    而后,却是转变成了无所谓。

    “天下人都知道,二师兄不是我出卖的,唯有你不相信。若当初,那件事真是我做的,若冰跟琳琅,又怎么可能会为我求情。我跟你说过,给我五年的时间,若是五年之内,我能找出幕后真凶,便能洗刷冤屈。若是我找不到,那我自愿在二师兄的墓前自裁而死,用不着你动手!”

    陆宁的语气里,闪烁着对自己的嘲讽。

    龙天昱只是看了他一眼后,沉默不语。

    当初,他,陆宁,还有南宫瑾跟夜,都是师父的亲传弟子。他们四个,从小就在一处长大,虽然性格各异。可感情却十分的要好,三年前,因为陆宁的背叛,南宫瑾惨死。他也是侥幸才得以活命,但是他跟陆宁的感情,却分崩离析。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陆宁。

    但是他非但不承认,还求了若冰跟琳琅来求情。

    什么五年之期,不过是为了活命的借口罢了。

    今日,若不是他打扮成女子模样,用的也是若冰的轿子。即便是他病死了,也不会让这家伙进门的。

    “不用你的假心假意,瑾的仇我会报。你若是还有一点良心,就该日日自责。还有俩年,我等着看你的项上人头!”

    龙天昱别过头,始终是不肯原谅面前的陆宁。

    陆宁叹了一口气,其实,他又怎么能轻易的原谅自己。二师兄是因为他被杀的,大师兄不原谅他,也是理所应当。

    这些年里,他也在查找当初的线索。只可惜,希望渺茫,怕还是毫无结果。

    “信不信由你,听说你娶了林南笙的女儿为妻。若冰要我告诉你,当初的事情,有可能是跟林家有关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不如好好的问问你的王妃。”

    陆宁说完,人就转身,出了书房的大门。

    坐在椅子上的龙天昱,却陷入了深思。

    当初,他也只是怀疑而已。所以,才同意娶了林南笙的女儿,其中的原因,也是伺机刺探。

    如果,当初的事情,真的跟林家有关,那他——

    大手,握成了拳。眼中也似有为难之色,他,不想让林梦雅伤心就是了。

    但愿,林南笙也只是涉事不深吧。

    气鼓鼓的回到了房间里,林梦雅把所有人,都赶出了她的屋子。

    没一会儿的功夫,凡是龙天昱用过的笔墨纸砚,甚至于椅子,都扔了出来。

    若不因为那张红木的桌子,实在是太过沉重,她肯定也会搬出来扔掉。在左右试过以后,用力涨红了的小脸蛋上,泪水,滴滴滑落。

    趴在了桌子上,林梦雅压抑着哭了出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龙天昱竟然会是这种人!

    怪不得,他一反常态,又是说自己无理取闹,又是在三绝堂找神医国手。闹了半天,只是为了把自己一脚踢开。

    有了相好的女人还不够,竟然还带到府里面来颠*鸾倒凤了,简直是一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

    林梦雅粉拳攥起,用力的捶着坚硬的桌面,心里恨不得骂了龙天昱祖宗十八代了。

    心,好疼好疼,如今她才算是明白,为何咏叹爱情的歌曲里,总会有心碎痛苦的描写了。

    心,仿佛被一只手给揪紧了。好疼好疼,疼得,差点不能呼吸了。

    安静了许久的雷达,突然发出了警报。林梦雅顿时觉得,脑袋里一阵刺痛,而后,因为悲伤而造成的混乱,也清明了许多。

    “您的情绪波动太大,建议您呼吸平稳,情绪稳定,以防止身体出现不适感。”

    冰冷的机械女声,提醒着林梦雅目前的状况。

    惊讶的呆在了那里,这雷达,竟然能提示她目前的身体情况了。

    闭上眼睛,集中了注意力,把脑袋里的雷达,想象成一个蓝色的电脑屏幕。

    ‘滴’的一声,林梦雅似乎开启了什么开关。眼前突然一亮,就像是开启了电脑一般。

    “您好,欢迎您进入超脑雷达自动搜寻识别系统。请您输入密码,解锁更多功能!”

    omg!林梦雅差点尖叫出声!这是怎么回事?谁来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