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三绝堂内
    “对了,以后凡是有些珍奇草药的消息,一定要先通知我。”

    清狐的毒肯定是要解的,她也跟老师探讨过了。若是一时不能找到解药,至少,也要找出能替代的东西,不让这死家伙,这么早的,就领盒饭才行。

    只不过,面上却装的一副云淡风轻。随意的翻看了一眼先生所写的情报,虽然十分的简略,可却相当的详尽。

    很好,看来这些人,真是很难干。

    “前面就是三绝公子的三绝堂了,按照您的意思,每三个月,会在竞争者里,举行一次比武。若是能守擂成功的,我们有更加丰厚的奖励。现在,三绝堂内的气氛,已经被完全调动起来了。这三个人,分别是智绝公子——上官昊;乐绝公子——秦逸;武绝公子——南俊华。这三个人,都是通过激烈的角逐胜出的。所以,堂主可以不用担心他们的手段。”

    云竹不愧是长袖善舞,若是放在林梦雅的身上,她是断然不会想的如此的周全。

    来来往往的马腿,还有其他的成员,在看到云竹后,都是礼貌的停下来行礼。

    那些男人的眼光里,往往带着几分惊艳。但是更多的,却是对她心悦诚服的敬佩。林梦雅顿时觉得自己还真是好运气,毕竟没有所托非人。

    前面的院子很宽敞,比后面的俩个院子加起来还要大。

    马腿们安静有序,线人们来去匆匆,就连想要跟三绝堂做生意的,都被安置在院子外面的小亭子里。

    不管是什么身份,都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

    所以云竹特意让人制了小小的号码竹牌,分发给个人。

    并且言明,每日只接待十位客人。若是想要进门,明天请早。

    不过,三绝堂倒也是礼貌周全。客人不管是什么身份,只要到了门口,就会被以尚宾之礼迎之不说。亭子里,早就有美貌的侍卫,奉上了各色的瓜果糕点。

    “你做的很不错,辛苦你了。”

    林梦雅寻看了各处,只觉得处处都是妥当熨帖,没有半点不尽如人意之处。看来,把三绝堂扔给云竹管,比她本人亲自管理,其实是更加的有效的。

    她毕竟江湖经验不足,若是管理得不妥当,只会被人贻笑大方的。

    至于云竹嘛,林梦雅也并不觉得,她会有篡权夺位的那一天。信任,是合作的基础。只要能得到她想要的,其实过程,并没有那么重要。其实,她创立三绝堂,不过是想要给自己行个方便而已。

    放着好好的昱王妃她都不做,一个江湖势力,她又岂会放在心上。

    而且,她能创造出第一个三绝堂,就能创造出第二个三绝堂。

    面皮有些微微的发烫,她好像,只是提了一个主意而已。

    三个人兜兜转转的,又回到了后院。

    林梦雅以以男装示人,又带了面纱。所以堂内的弟兄们只是狐疑,却并没有认出,她,才是整个三绝堂幕后的**oss。

    云竹再三严明,她只是一个副堂主而已,言语之中,对所谓的堂主颇为恭敬。所以整个三绝堂的人,可以不敬副堂主,却都对堂主忌讳如深。

    从没有人看过他的样子,但是,能够驾驭副堂主的人,自然,不会是寻常人物。

    林梦雅要是知道,自己在这些门人的心里,早就已经演变成多*毛大脸的肌肉硬汉的话,非得暴走不可。

    回到最后面的院子里,林梦雅细细的打量着院子。

    周围是俩排十分宽敞的厢房,想来,是云竹跟清狐的房间。

    正对面的大房间,明亮而典雅。汉唐时期的建筑风格,颇有现代和风的味道。推拉的门后,干净整洁的地面上,只是放了一张简单的四角矮桌。

    屋子的四周,全部都是密密麻麻,被分门别类放好的书籍。

    这里既有林梦雅需要的情报,也有清狐跟云竹,从各地搜索而来,专门给林梦雅解闷的各色书籍。

    桌子上,一把透亮圆润的白玉壶,只配了一只茶碗。

    林梦雅脱了鞋走了过去,好精巧的东西。她只是顺便提了一嘴,画出的图,也只是一个大概的样子。

    却没想到,就这样被轻轻巧巧的实现了。

    “多谢你们。”

    欣喜的摸了摸书架上的书。林梦雅高兴的就想是一个小小的幼*童。

    清狐露出了惯有的宠溺笑容,就连云竹,也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是觉得,她这么个聪明睿智的女子,怎么会有如少女般的喜悦。

    林梦雅把感激都藏在心里,她知道,清狐跟云竹不欠她什么的,所以,这份感激,她更是记在了心头。

    三个人刚想寒暄几句,挂在屋子里的铃铛,就突然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

    云竹看了一眼,说道:

    “这是有人通过了三绝公子的考验,所以,要跟咱们作生意了。堂主先在这里稍等片刻,我看看就来。”

    林梦雅点头,所谓三绝公子的考验,无非是看这人心诚不心诚。

    若是用他的诚意打动了三绝公子,这生意,就算是成了一半了。

    所以,为三绝者,还必须要洞悉人心。才能分辨得出,哪些是真的想要跟三绝堂做生意。那些,只是来猎奇捣乱的而已。

    坐在书桌后面,这种席地而坐的感觉,真是让人觉得无拘无束。

    流心院的软榻,比这里的软席舒服一百倍。可林梦雅却觉得,在昱王府里,束缚太多了。

    躺在地上,翘着脚,林梦雅姿势任性洒脱。

    就连清狐也跟着笑着,实在是很少看到小丫头这个样子呢。

    落下了门口的帘子,也学着林梦雅的样子,席地而坐。只是,却是双手托着腮,一双狭长的眼睛,片刻也不离的看着他家的小丫头。

    “干嘛这样看我?唉,长到这么大了,唯有今天,我才是真正的我!”

    林梦雅呈‘大’字型的,躺在了地上。

    看着高高的屋顶,无不惋惜的说道。

    从前在现代的时候,她是看似冷漠无情的灭绝师姐。还记得老师教的那些学弟学妹们,看到她以后,都是毕恭毕敬的。

    别说是开玩笑了,就算是打个招呼,都立刻逃之夭夭的。

    到了这里后,她处处小心,不能让任何人,看出她身上的破绽来。

    这样肆意妄为的活着,如同疯草一般,从她的内心里,无声滋长。

    “若是你想要过这样的生活,你随时都能过这样的生活。可是,你舍得龙天昱么?”

    心弦,被人无端端的触碰了一下。

    林梦雅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那属于心脏的位置。

    好看的眉头,微微的皱起,为何,在提到这个名字后,她的心,总是会莫名的痛楚一番。

    “我...我不在乎,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我呢?我只是一个刁蛮任性的草民罢了。况且,他早就已经心有所属。清狐,我可以跟任何人分享我的一切,但是婚姻跟爱情,我只要独一无二。”

    林梦雅的样子很认真,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清狐的心头,拧成了一个小小的疙瘩。

    龙天昱居然敢去爬墙?这个消息,可着实让他心头的怒意滋长。若不是小丫头今天说,他岂不是也被瞒在了鼓里?

    亏得他还以为,龙天昱会是丫头独一无二的依靠来的。

    顿时,把藏在喉咙里的话,咽了回去。

    “对了清狐,那一次,你去送姜如沁到别人的床上,可是轻车熟路的。怎么?你是有经验不成?”

    听说,没有了清狐主持的桃花坞,已然是已经成了昨日黄花。

    继任的坞主,狠毒有余但是论武功,心计,都是不能比上当初的清狐的。

    桃花坞,也从曾经的江湖第一大杀手门派,慢慢的沦落成了二流,乃至三流的势力。

    据说,有个名为生死门的,倒是隐隐有取而代之的趋势了。

    看着林梦雅清楚疑惑的眼神,清狐却只是清淡淡的一笑。站起身来,从后面的架子上,取来了一个摆着各色新鲜水果的果盘,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那个小倌是我的徒弟,当初,就是我*得他。不仅仅是他,近二十年,这京都里,有名的当红小倌,都是我亲手*出来的。死在我手上的少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淡然的语气,仿佛讲述得,是别人的从前。

    一双细嫩,还带着墨香的小手,却猛然堵住了清狐的嘴。

    挑起眼来,看到的,却是带着一脸歉意的林梦雅。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不是有意提起你的以前的。”

    林梦雅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她总是忘记,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够提起的。纵然清狐再宠她,可她也不能总是拿着人家的伤疤,当做游戏。

    一双微凉的大手,捏住了她的小手。只是轻轻的触碰,随后,就毫不犹豫的放开了。

    眼神里,落尽了道不清的寂寞。

    “我的亲生弟弟,就是死在我的手中的。是我亲手杀了他,因为,他被送到了一个大人的府上。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不成人样了。直到现在,他也不曾知道,那个一手*他,一手摧毁他的,便是他的亲生哥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