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糖炒栗子
    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林梦雅笑得极为的洒脱。

    抬头,看向了院子外的天空,云淡天高。脱离了这四四方方的框架,更是天高任鸟飞。

    “是的,我是想要离开。这里究竟不是我的天下,比起笼中雀,我宁可成为自由自在的山中鸟。”

    林梦雅墨色的眸子里,透出了一丝丝对自由的向往。

    可清狐却只是弯起了嘴角,遗憾,却从他的眸子里深藏。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吧,眼前的少女,一身长衫玉立,明明不媚不妖,却如同冰肌玉魄,无意识的吸引人的视线。

    他也罢,小玉也罢,甚至于是那个躲在勤武院里的男人。都是在无知无觉中,被她勾了心神。

    这样的女子,又怎么会隐没在山林之间?

    只是,既然是她的期望。那他,不如勉力一试。即便是只能博她一笑,让她愉快片刻就好。

    “走吧,我先带你出去。”

    大手勾出了她的纤纤细腰,虽然是揽在怀中,可清狐的心头,却并未有丝毫的旖旎。

    催起了内功,衣袂翻飞间,俩个人如同轻盈的蝶。随意点了几个屋顶墙头,便是已经翩然的,落在了王府后院的窄巷子里。

    气息突然翻腾了起来,清狐的脸色微微一变。立刻放开了林梦雅,转身咽下了喉头微甜的鲜血。

    这该死的毒,进来发作的也是越发厉害了。

    林梦雅看着背过身去的清狐,眸子里闪过些许的担忧。

    他的身体更加单薄了,这死家伙自以为隐藏得不错。可哪能逃过她的眼睛,跟无比灵敏的雷达呢?

    记得,老师曾经无意中,提过一种可以为清狐续命的药物。

    只可惜,那药物的原料,一个是生长在雪山之巅,而另外一个,则是生长在极热的火山口。

    极其珍贵不说,就算是想要采集,怕也是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而她想要让清狐快点好起来,唯有发展三绝堂,集众人之力了。

    “嗳,你在干嘛?难不成,是在偷笑?”

    收回思绪,林梦雅装出了一副无知无觉的样子,撅起了小嘴,一双大眼睛愤愤的瞪着清狐。

    喉咙的腥甜终于压了下来,清狐也换上了惯用的得意笑容,转回身来,看着面前的女子。

    “我哪里敢啊!谁若是敢笑你,怕是不想活了不成?我虽然命不久矣,可还是十分珍惜的。”

    俩个人斗气了几句后,身后的巷弄里,已经打扮成了小厮模样的四个小丫头,也赶了马车过来。

    “主子,清狐,你们快点上来吧。天黑之前,咱们可是要回来的。”

    美艳的白芍,在换上了男装后,却隐隐有些不输男儿的英气。

    手握着缰绳跟马鞭,身上只穿了粗布的衣裳,倒也真像是个相貌俊俏的小厮。

    这丫头也是厉害,赶马车这种事情,竟然也是手到擒来,几天的时间,就学都有模有样的。

    “好,咱们赶紧去吧。”

    林梦雅跟清狐,一前一后的坐进了马车。白芍鞭子一挥,这辆轻便的乌篷马车,便是消失在了王府后面的窄巷子里。

    街上处处都是在张灯结彩,周围几个城镇的人,都赶来京都采办年货。

    在城市里长大的林梦雅,不停的在马车里,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

    春联,福字,抱着鲤鱼的胖娃娃。这些年画,挂在街头巷尾的摊子上。

    颗颗饱满的香瓜子,粒粒甘甜的炒栗子,别说是白芷这个小吃货,差点把持不住自己。就连林梦雅看了,都想出去凑个热闹了。

    “你就不要再狂咽口水了,看得我都想吃了。”

    林梦雅调笑着,点了点白芷的光洁饱满的额头。看着这丫头哀怨不已的目光,所有人都笑弯了眼睛。

    “你快别觉得委屈了,我爹娘,肯定都已经给咱们备好了的。我娘的手艺,比这街面上卖的还强上许多呢。你啊,一会儿可不要吃撑着了。”

    白芨也点了点白芷的额头,她早就跟爹娘说过,一定要多备些吃食来。

    过年嘛,大家图的就是一个喜庆不是。

    林梦雅笑看着自己的丫头们闹成了一团,可心头,却是在盘算着,要怎么跟清狐俩个人溜出来,去郊外看看真正的三绝堂。

    因为这次穿了男装,所以马车可以正大光明的,停在三绝堂门外。

    一行人下了马车,因为是过年了,药铺的生意,反而清闲了许多。谁会在过年的时候,买上许多药来呢?

    跟前阵子来时差不多,只是又增添了几个药柜。

    一进屋子,那满屋子里的药味,就让人精神一振。

    林梦雅十分欣喜的看向归置齐整的药铺,她就知道,当初把白芨的父母请来。绝对是英明至极的决定。

    屋子里有新来的活计,看到这一行人虽然衣着普通,却是龙章凤姿,绝非普通之辈。

    立刻扬起了笑脸,机灵的从柜台里迎了出来。

    “几位贵客,不知道需要些什么药材?我们三绝堂,可是京都出了名的药材成,分量准,种类全。甭管您要什么药材,只需言语一声,我们即刻给您准备。若是没有的,您只要一句话,我们定会为您寻来。”

    这伙计的话,并非是托大吹牛。

    而是因为三绝堂有非常强大的药物采集网,如今,这京都之中,唯有三绝堂才能做到如此了。

    林梦雅笑了笑,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面前的伙计。

    恭顺有礼,却不曾太过自轻自贱。是个机灵的小伙计,看来,白老爹跟白大娘,倒是会选人的。

    略微沉吟了一会儿,林梦雅才缓缓开口:

    “我这次来,是有一单大买卖要找你们老板,跟老板娘的。不知道,他们可方便见我么?”

    林梦雅一开口,就是要找老板,可着实是为难了小伙计。

    不过,他倒是个会做人的,躬了身子行礼,说道:

    “贵客开口,小店本应该应承下来才是。只是我家掌柜的有要紧的事,现下,不方便见贵客。您看,若是您真的有急事。不如留下府上的地址,我们掌柜的忙完了事情,即便去府上见您,您看可好?”

    伙计的态度真诚,设想的也周到。想必,不管是何种客人,都会安抚住了。

    “好糊涂的伙计,站在你面前的,便是这药铺的主人。好了,我爹娘这会子是在后院么?你去通报一声,就说主子来看他们了。”

    眼看着伙计为难,白芨立刻从后面走出来解围。

    虽说这几位都是陌生的面孔,但是眼前的这一位,他可是认得的。

    “原来是白芨妹子回来了,掌柜的跟白大娘都在后面,您过去就是了。怪我眼拙,竟然一时没认出老板来,真是罪过。”

    虽说有些小小的尴尬,可这伙计三俩句话,就打了个哈哈过去了。

    更是让林梦雅刮目相看,眸子轻轻的落在这活计的身上,随后转开了。

    撩起了里面的小帘,几个人依次走入了后院。

    刚进门,一股子糖炒栗子的香甜,就窜入了鼻尖。

    白芷用力的嗅了嗅,如同小狗一般,模样可爱极了。继而突然瞪大了双眼,跑到了院子里。

    小脸上,满是欣喜的笑容,比见到自己的亲娘还要开心。

    “哇!这也太香了吧!白大娘,我能尝尝这栗子么?”

    白芷早就垂涎三尺了,白大娘当然是笑着点了点头。这馋猫手脚利落的剥了栗子皮,里面那金黄色的果肉,立刻就被她送进了嘴里。

    “天啊!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糖炒栗子呢,主子,白芨姐姐,白芍姐姐,白白苏姐姐,你们快来尝尝啊!”

    一院子的人,都被这小吃货的萌态给逗笑了。

    林梦雅看向了四周,小小的院子里,虽然没有流心院的奢侈豪华,可是处处,都流露出十分温馨的气氛来。

    这样家常的生活,才真是人过的日子。

    “你们瞧瞧,这丫头啊,最会给我捧场了。小姐怎么今天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看这院子里乱的。”

    白大娘跟林梦雅算是已经完全的熟识了,一张慈和的脸上,带着真心的笑容。

    她跟白老爹虽是粗人,却是心思灵透。知道这小院,不仅仅只是药铺,更是这几个姑娘的闺房别院。所以,时时处处都特别的留心。

    “姐姐,你回来了!给小姐请安。”

    几个穿着棉袄棉裤的孩子,从温暖的房间里跑了出来。先是围着白芨又跳又叫的欢呼,可是在看到林梦雅以后,却是怯怯的开了口,按照父母叫的规矩请安。

    “这是干什么呢?都起来吧,今天姐姐跟你们第一次见面,没准备什么小礼物,下一次,我给你们带好吃的,好玩,好不好?”

    虽然二老已经俨然是小康之家,衣食钱财不缺了。可几个孩子,还只是穿着半新的棉袄,只是比以前强上一些。

    三个孩子俩男一女,生的都是虎头虎脑,十分的可爱。

    林梦雅蹲下身子来,摸了摸三个小家伙,心头,喜欢至极。

    “你是小姐,那为什么,穿着男孩的衣服呢?”

    白芨的二妹,也是最小的孩子,只梳了俩个羊角辫。水灵的大眼睛里,盛满了疑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