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误会缘由
    “主子,王爷他不是那个意思。他是真的担心您的安全,咱们不出门,不也是挺好的么?”

    白芷小心翼翼的扯着林梦雅的袖子,她不明白,只是几句话而已,怎么就让主子,成了木塑一般。

    “是啊丫头,龙天昱虽然语气重了一些,可到底,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清狐依旧是一张轻松的笑脸,只是眼底却有些担心。

    林梦雅急切的心情,他是能够理解的。但是龙天昱今天,却有些奇怪。这家伙应该知道,丫头不是那种会无理取闹之人。

    “我知道,今天大家都累了吧。都去休息吧,我想静一静。”

    几步就走到了内室里,林梦雅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脑子里,回荡的全部都是龙天昱的那一句无理取闹。

    她只不过是想要追查出,百里无尘所埋下的暗桩而已。即便是他不想让自己参与这件事,也没必要说出那样话来吧。

    心里,有些安安发苦。难道在龙天昱的心里,她真的是那种会无理取闹的人么?

    满怀着心事,林梦雅躺在大床上,难得的失眠了。

    前一阵子冷冷清清的勤武院内,书房再次掌上了长明的烛火。龙天昱坐在书房的小榻上,却半裸着上身。

    紧实的肌肉,因为绷紧而显得更加的肌理分明。明明是冬季,屋子里,也没有任何的火盆,可那张俊美的脸上,却还是染上了薄汗。

    手臂上,脖颈上,青筋凸显,那强忍的刚毅脸蛋上,此刻,却已经毫无血色了。

    “王爷,您这又是何必呢?”

    林魁在心头暗叹了一声,却还是尽心尽力的,帮龙天昱处理着伤口。

    一条狰狞的血色长痕,出现在龙天昱的胸膛后背。皮肉外翻,几乎深可见骨。就连林魁都觉得难以忍耐,可龙天昱,却拼命的咬着钢牙。

    “我...没关系,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若是她知道了,肯定会更加的担心。百里无尘是我要放走的,可没想到,受害的,却是她。”

    谁也不曾知道,之所以府内再也没有任何针对林梦雅的侍卫暗线,是龙天昱拼着命换来的。

    连他都不曾想到,百里无尘竟然在他的势力里,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在林梦雅不知道的黑暗角落,龙天昱已经是经过了数回合的搏命厮杀了。

    “唉,只怕王妃要多心了。对了,出去打探的人回禀,百里无尘,被太子的人给救了回去。青龙卫跟玄武卫的卫主,已经被叛变的人所杀。竟然有大半数的人,都投靠了他们。”

    林魁无比愤恨的说道,一张成熟的脸上,频频的有寒光闪过。

    这些年来,王爷暗中培植的势力,竟然被一个百里无尘,毁了一大半。而那些好不容易笼络培养的朝臣,竟然也有一小部分,翻脸不认人了。

    百里无尘,留在这世上,当真是个祸害。

    “没关系,人没了就没了。好在白虎卫还在你的掌控下,而且,我并非只有青龙卫跟玄武卫而已。此事,不要让王妃知道。包括我受伤的事情,千万,不能让王妃知道。”

    上好了药,龙天昱穿好了锦衣,依旧如常的,在书桌前面,批阅着公*文。

    虽然神色还是有些苍白,但是那双向来无欲无求的眼睛里,却不知从何时里,泛起了波澜。

    那丫头,不知道此刻,会做些什么?

    在他的麾下,最为得力的,便是神秘莫测,不为外人所知的四圣卫。从前,百里无尘既是他的军师,也是四圣卫的创造者之一。

    这些人,都对百里无尘有特殊的感情。

    而百里无尘,在他所不知道的情况下,竟把林梦雅,渲染成了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妇。

    四圣卫的人,对林梦雅本就有抵触的情绪了。若是此时,那丫头再进行甄别,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了,只怕会危机重重。

    耳畔,依旧萦绕着百里无尘的那句话。当大权者,应无欲无求,断情绝爱。可不知为何,林梦雅却让他心头的坚冰,在悄然间,化开了那么一丝丝。

    她就像是一轮温暖的圆日,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想要保护她的笑脸,看着她眉宇见的俏皮,享受着她总是层出不穷的古灵精怪。

    现在,他越发的后悔,听从百里无尘的建议,把林梦雅送入宫中了。只是此刻,事情,再也由不得他了。

    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任由林梦雅,落入那些人的圈套。

    日上三竿,林梦雅才懒懒的从床上爬起来。

    脑袋里晕晕沉沉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才一晚没睡好而已,她就像是跑了三公里的越野一般,浑身都掺杂着困乏的疲惫。

    “主子醒了,你们都进来吧,服侍主母起床。”

    早就准备好的侍女鱼贯而入,林梦雅就像是一个木偶般,被这些侍卫们,打扮一新。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精致典雅的步摇,衬托出华贵娇美的脸蛋。眉毛被细心的描绘过了,唇上的朱红诱人。那眉眼,那五官,哪里还有半分她记忆中,自己的样子了。

    身上,是一件绣着牡丹花的样式的对襟小袄,藕荷色的里子,淡紫色的外罩。就连领子上滚的一圈貉子毛,都透着高贵不凡的气息。

    这,便是人人梦想的锦衣华服不是么?可当她真的想要接受这个身份的时候,却发现,她像是一只,被捆住了手脚的金丝雀。

    镜中的美人,一颦一笑皆是风情,却是一个,只为了取悦男人而存在的附属品罢了。她如同在大梦中惊醒一般,当初,那个一心想要建立三绝堂。想要闯出自己一片天地,不再依附他人的林梦雅,到底哪里去了?

    纤纤玉手,用力却坚定的抹去唇上的朱红。卸下了钗环,脱下了华服。在四个丫头惊愕的目光里,换上了深藏在箱子里的男子衣衫。

    黑发,束于仙鹤玉冠之中。再次出现在镜子中的林梦雅,眉宇间没有了细心描绘的妆容,却是丰神俊朗,温润如玉。

    一转身,身后的四个小丫头,嘴巴都不约而同的张成了一个“o”字型。已经有多久了,主子终于是想起了早就准备好的这套男装了。

    “您这是——”

    白芨疑惑不解的看向了林梦雅,这套男装,还是几个月前,主子吩咐她做的。她原本以为,以后再也用不上了,却不曾想,主子今日,竟然套在了身上。

    “你们四个小丫头给我记住,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不要妄想,男人会养你一辈子。女人,只要靠自己,才能真正的幸福!”

    林梦雅背着一双手,开始给四个小丫头浇灌那套,早就已经在朋友圈传烂了的鸡血大道理。

    四个小丫头,被她给唬得一愣一愣的,只能呆呆的点点头,也不知道她这是发了哪门子的疯了。

    “呦呦呦,才一天晚上没见,我家的小丫头。就成了满口大道理的先生了,要不,你也教教我?”

    调笑的声音响起,清狐的身影,毫不意外的出现在了林梦雅的卧室中。

    虽然面前的林梦雅以男装世人,可清狐的眸子里,还是闪过了几分惊艳。

    美男他算是看过了不少了,可却没有一个,能在明眸皓齿间,糅合了柔媚与英气。

    他本来以为,昨天龙天昱的话,会让小丫头伤心不已。所以,特意连夜去了外面,寻了一枝红梅来逗她开心的。

    看来,现在并不需要了。

    “你来的正好,前阵子我忙着一些不重要的事情,耽误了三绝堂的大事。多亏有你跟云竹在,不然的话,可是要乱套了。”

    噙着几丝笑容,林梦雅十分真诚的说道。

    其实,每个人的好,她都记在心上了。尤其是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家伙,却为她做了太多太做。

    也是时候,还她为他们做些什么了。

    “傻丫头,我的命都是你的,还说这些做什么。你若是实在过意不去,那就以身相许吧。放心,我不介意你是成过亲的。”

    笑眯眯的胡说八道,清狐终于成功的惹了林梦雅的一张黑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踩住了清狐的脚。

    “啊——我错了我错了!”

    阴柔清俊的笑脸,已经在瞬间变成了可怜兮兮的苦瓜脸。讨好的看向了林梦雅,生怕这小丫头一用力,自己的脚就遭了殃了。

    “废话不多说了,你们四个,干净去换男装。你呢,负责把我们五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出去。”

    四个小丫头也不问缘由,立刻急匆匆出了内室的门。

    “你还是决定,以后要离开昱王府了么?”

    清狐轻柔的问道,垂下了眸子,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你怎么知道的?”

    神色微微一变,林梦雅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自己对于以后生活的规划。整理着衣服的手,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而后,脸色又恢复如常了。

    “你之所以建立三绝堂,就是为了以后的生活。我以为,你快要放弃这个想法了,没想到,今天你就来了兴致。若不是想要走,还会是为了什么理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