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诛心之计
    若是,此时百里无尘的手下突然发难,那白芨跟白芍,岂不是太过危险了!

    “所有人,都跟我来!”

    林梦雅提着裙摆,匆匆的赶到了花园里。凡是能看到的侍卫,都被她被招呼了过来。

    白芍跟白芨今天只是去几个宗亲的府里,送些棉衣吃食去了。离得倒是不远,只是林梦雅心疼丫头,特意吩咐,乘了俩顶小轿去的。

    俩个丫头虽然机灵,可到底没什么武功底子,若是被人抓住了,怕就是凶多吉少了。

    林梦雅忧心忡忡,脚步也快上了许多。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就到了王府的大门外。

    “主母,不知道叫我们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林魁听说了前院的动静,立刻就跑来了。王爷走之前,可是特意的吩咐过,王妃便是这府里的正经主子了。不论王妃有什么命令,都必须要执行。

    “林大哥,白芨跟白芍现在可能遇到了麻烦,你能不能帮我,去接应她们一下。”

    林梦雅虽然并不能十分的肯定,但是俩个丫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若不是有事耽误了,那就可能,是遇到了百里无尘埋下的暗线。

    “好,我立刻派人去接俩位姑娘。”

    白芨跟白芍的地位,只要是王府的人,没有不知道的。林魁自然是不敢怠慢,立刻派人去接应那俩个丫头。

    府门口,林梦雅来回来去的踱着步,焦急的等待着白芨跟白芍的消息。果真是越等越心焦,就在林梦雅几乎要把昱王府的大门槛给踏平的时候,一对侍卫,远远出现在了长街的拐角处。

    人越来越近,虽然看起来面生,可衣服,却是王府侍卫所穿的。再加上后面的那俩顶小轿,看起来也跟俩个丫头早上走的时候,乘坐的一模一样。

    林梦雅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还好她反应及时,不然的话,那后果还真是让人肝胆俱裂。

    “启禀王妃,俩位姑娘已经平安的接应到了,还请王妃放心。”

    一个看起来十分沉稳的中年侍卫,在林梦雅的面前行礼,汇报道。

    点了点头,林梦雅却觉得这人真是眼生得紧。按说,昱王府里的侍卫,她就算是不全认得,可十之八*九,也是有过印象的。

    为何这一队人里,怎么就各个面生呢?

    “大家辛苦了,我已经交代邓管家,给各位备好了酒菜,以酬谢大家的辛劳。这位大哥,不知,你们是在哪里,接到俩个丫头呢?可曾,遇到什么麻烦?”

    那汉子憨厚一笑,摸着头回答道:

    “说来惭愧,其实俩位姑娘离府里并不远了。只是被几个无赖之徒纠缠,一时半刻的,耽误了时间而已。实在是算不得什么辛苦,王妃言重了。”

    心头似有所悟,又看了看轿子,一丝别样的情绪,从林梦雅的眸子里,飞速的滑过。

    “那也是麻烦几位了,不知我的那俩个丫头,可是受了什么伤么?为何,在轿子里不下来呢?”

    那汉子又看了一眼轿子,才说道:

    “大概是因为,那几个无耻之徒吓坏了俩位姑娘吧。俩位姑娘在深闺之中,哪里见过如此的破皮无赖。一时心怯了,也是有的是。”

    一切,都看似合情合理。林梦雅找不出半分的破绽来,狐疑的看了看那一队的侍卫,不知为何,不安感在心头滋长。

    “如此的话,那大家就都进来吧。劳烦几位了,帮我把轿子,抬入院子里才是。”

    林梦雅闪到了一边,可以让这些畅通无阻。

    领头的侍卫一招手,几个人立刻就抬起了轿子进了王府的大门。可不知为何,左边的轿子,却突然倾斜了一下。

    “哎呀——”一声惊呼,从里面传了出来。林梦雅护仆心切,立刻走了过去。

    “大家小心一些,别磕坏了我的丫头。”

    说着,就想要去掀轿子的门帘。

    纤细素手,刚触碰到门帘的时候。林梦雅的身子,突然扭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人,就像是泥鳅一般,一下子钻到了宽厚的大门后面。

    ‘嗖’的一声,无数道黑影闪过。刚刚站在林梦雅的身后,还来不及反应的领头侍卫,立刻就成了箭猪。

    说不清的飞羽箭,密密麻麻的插在了汉子的胸膛之上。

    圆瞪着的双目,里面盛满了难以置信。仿佛不相信,林梦雅竟然会轻易的逃脱他们的算计。

    “不好啦!有刺客!保护王妃!”

    颇为机灵的门房,也学着林梦雅的样子,把自己掩藏在了宽厚的门板后面。可是他的这一嗓子,却惊动了府里不少的侍卫。

    瞬时间,无数的侍卫们,手里挥舞着钢刀长枪,赶到了昱王府的大门前。而错失了最好刺杀林梦雅机会的假侍卫们,也在下一刻,被这些侍卫们,打得溃不成军。

    紧紧的贴着墙壁,林梦雅只觉得心如擂鼓。

    若不是她觉得这些人有些不对劲,此刻,怕是已经中了他们的诡计了。

    那男人之所以站在她的后面,无非是为了,能在那些箭没有完全射杀自己的前提下,再补上一刀。

    心计不可谓不狠毒,只能说是招招毙命,非要取她的性命不可了!

    想来,这些人定然就是百里无尘埋下的引子。她却是没有想到,百里无尘竟然能算计得如此缜密。

    人虽然不在了,却反将了她一军!

    好一个无尘公子!

    外面,刀剑相接的声音从最开始的轰轰烈烈,到现在的渐行渐远,其实,也无非是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

    可林梦雅却大气都不敢出,生怕那些人得到了机会,就给自己来上这么一刀。

    终于,交战的声音不再传出来。林梦雅才偷偷的,露出了一个脑袋。

    富丽堂皇的王府前门,此刻,却已经成了战场一般。那俩顶小轿子,也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她的面前。

    轿帘早就被人斩断了,露出了俩架设计精巧的连弩来。

    林梦雅总算是清楚,为何这些人,一定要把自己引诱到轿子前面来了。

    地上,横七竖八的,横着不少人的尸体。林梦雅着意的看了看,好在,都是一些生面孔。

    “王妃,您没事吧!”

    持着一把钢刀的林魁,立刻出现在林梦雅的面前,眼神里,带着几分的关切,询问道。

    “我没事,告诉大家别追了。这些人,是百里无尘留下的引子。万一,有埋伏的话,岂不是让大家白白牺牲!”

    林魁也不废话,听了林梦雅的话后,立刻就叫人回来。

    刚刚追出去的侍卫们,立刻围在了林梦雅的身边,只是一个个的,对身边的同伴,都有些戒备。

    想来,刚刚的那些人,跟他们也是熟识的。

    百里无尘好凌厉的手段!即便是没杀了她,却让这些王府的侍卫们,一个个的都疑心起了自己的同伴。

    互相不信任,这可是大忌。诛心之计,最是狠毒不过的了!

    “我相信,忤逆之辈,已然被大家赶了出去。剩下的,都是对王爷忠心耿耿之人。百里无尘,他想要我的命。可这里的每一个兄弟,都曾经单独的看到过我。若是大家想要对我不利,那刚刚最好的机会。所以,大家还是不要再怀疑自己的手足兄弟了。这样下去,只会让百里无尘那贼子,更加的得意!”

    话不说不明,林梦雅此刻犀利的指出,让这些人心头怀疑的萌芽,渐渐的熄灭了。

    若是信任的基础毁了,那才是大麻烦。

    看到这些人,不再如同刚刚一般,怀疑自己身边的朋友。林梦雅暂时的,松了一口气。

    怪不得,最近龙天昱总是愁眉不展,忙得不见人影。

    却是没想到,百里无尘的背叛,竟然留下了如此大的麻烦。

    “他们回来了!王妃,是白芨跟白芍俩位姑娘,还有我派去的人!”

    林魁的喊声,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侍卫们,条件反射一般的,把林梦雅围在了中间。顺着缝隙看过去,还真是那俩个丫头。身边的婆子侍卫,倒是一个都没少。

    心头的大石头,这才算是彻彻底底的落下了。好在,那些人应该只是夺走了她们的轿子,并未危及这些人的性命。

    “主子!这天寒地冻的,您为何在这里?”

    白芨心疼的叫道,因为心脉受损的缘故,主子是最最经不得风寒的了。可没想到,竟然在大门口看到了主子。

    “我没事,只是出来迎接你们一下而已。我看看,你们没事吧?”

    那群侍卫们,显然是有些疑惑。可是,在看到那一地的狼藉后,脸色,也凝重了许多。

    没想到,只是出去迎接俩个姑娘而已,竟然真的出事了。

    俩个丫头,立刻跟着林梦雅,回到了安全的流心院。

    一路上,听说百里无尘的人,竟然又来刺杀自家主子了。自然是恨得一个牙根痒痒,恨不得把百里无尘挫骨扬灰了不可。

    只不过,林梦雅却要她们不要声张。幸亏现在是冬日,又是年下。外面没有围观的闲杂人等,不然的话,她又要头疼,如何堵住悠悠众口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