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地牢密谈
    许是因为林梦雅同意小玉可以回烈云了,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小玉也不再心事重重,笑脸也不再是那么的勉强了。林梦雅也松了一口气,终于,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烈云又能如何?若是小玉真的遭遇了什么危险,即便是她远在千里,也一定要去救护小玉的。

    “这是王爷特意给咱们找来的鹞子,听说聪明着呢。以后你回到烈云的时候,就带着它走。这样的话,不管你在哪里,都能给我送信了。”

    几个丫头显然是也没有看到过,如此可爱的小家伙,纷纷围在了笼子周围。

    虽说只是一只小小的鹞子,此刻,却高傲的扬起了自己的小脑袋。仿佛是不屑周围的这一群人的围观,几个丫头立刻玩心大起,非得要林梦雅,把它放出来不可。

    “主子主子!这小家伙太可爱了,快点把它放出来吧!”

    白芷最是个小孩子心性的,立刻拍手说道。

    林梦雅笑了笑,回头看了看龙天昱。一双眸子里,带着几分请求的神色。

    龙天昱点了点头,立刻把笼子的小门打了开来。

    ‘扑棱棱’小金展了翅膀,直接飞上了天空。

    “呼——”龙天昱吹响了鹰哨,小金立刻乖乖的飞了回来,落在了龙天昱伸出的手臂上。

    神骏的小金,没有了在笼子里的那种可爱俏皮的感觉。多了几分霸气,一双褐色的眼睛,灵动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

    突然,俩道雪白的身影,瞬间从林梦雅的身后蹿了出来。林梦雅一个没注意,就差点被这来个小家伙给扑倒。

    “小白,小虎,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你们的新伙伴,不许咬!”

    飞禽跟走兽之间的习性,可不是林梦雅一句话就能够改变的。不过,小白跟小虎,也只是有些好奇这个新来的带翅膀的同伴。

    围着龙天昱又叫有跳的,俩双大眼睛,十分新奇的看向了小金。

    这下子,流心院可真的成了动物园。

    “这小家伙真是精神!姐姐,可以送给我么?”

    小玉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几分期盼,看向了林梦雅。

    “这就是要送给你的,以后你回烈云了,小金可以替我们传递消息。”

    虽然是已经同意了,可林梦雅的心头还是有些舍不得。可却把伤感,深埋在心底。只要小玉能好好的,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玩闹了半天,月上中天,几个人都回去休息了。

    唯有白苏陪在林梦雅的身边,服侍她休息。

    “你也不要忙了,来这边,咱们聊聊天吧。”

    小玉已经说明,白苏一定要留在林梦雅的身边了。所以,这一次白苏,怕是要跟她的亲人朋友永别了。

    尽管白苏面上总是淡淡的,可是林梦雅还是能够看出,这丫头心头,到底是有些心事的。

    “主子,你不用担心我。从我被师父领进门的那一刻起,我的命运,就已经决定好了。为了主人,少主人,我就算是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何况,我留在这里,跟主子,跟三个姐妹在一起,比回去烈云打打杀杀的强多了。”

    白苏笑了笑,清冷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一些温度。可林梦雅却始终觉得,这丫头的笑容有些勉强。

    许是因为,最近小玉要走,所以大家的心情,都不那么好的原因吧。

    时间还是一天天的过去,听小玉说,他要走的事情,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龙天昱特意给他们一道出关的令牌,若是碰到有人盘查,也可安全出关。

    过年的准备,也都一应俱全了,难得的,林梦雅也空闲了一些时间。可朝堂上,关于要给皇上在外面找名医的事情,已经争论不休了。

    龙天昱自然是不能置身之外的,每日早出晚归,已然成了平常之事。林梦雅闲来无聊,只好跟百里睿潜心学习毒术。

    “你这丫头,今日怎么看起来心不在焉的?”

    百里睿皱着眉头,看着刚刚毁了他一锅毒丹的林梦雅,大呼心疼。

    这丫头从来都是个精明睿智之人,为何今日,却像是丢了魂一般的,心事重重呢?

    “对不起老师,我最近总是静不下心来。这锅毒丹,我会重新帮您配置的。”

    林梦雅近来,总是觉得心绪不宁,好似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她在脑海里,认真的梳理了来到这个世界后的,每一件事情。想要找出有什么遗漏的事情出来,可却是越发的找不出错处来。

    只觉得内心烦闷不已,就连心境都受到了影响。

    “毒丹倒是小事,丫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百里睿停下了手中的事情,虽然他醉心毒术之道,可到底林梦雅是他唯一的学生。况且,她素日来乃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可今日,却如此的魂不守舍,定然是有缘故的。

    “老师,我做事总是喜欢剑走偏锋,可越是如此,就越是想要把事情想得周全才行。可最近,我总觉得心神不宁,好似有什么疏漏一般。但是时局又不是经常为我所掌控,我倒是有些烦恼,该如何控制局面了。”

    百里睿点了点头,他的这个学生,天赋异禀。不仅仅容貌出众,心思也细腻聪慧。只是,到底是年轻,心性不定。

    “你这丫头,天下之事,岂是你一个小小女子能够掌控的?你说,我这屋子的草药,什么时候能从一粒小小的种子,长成郁郁葱葱的草药,是你我,能够掌控的么?”

    林梦雅看向了老师,又看了看这满屋子的药草。的确,药草有自己成长的时间,老师跟她所做的,无非是浇水,施肥而已。

    心头若有所悟,眼前一亮,所有的问题,她似乎掌握到了关键。

    “老师的意思是,大局并不能时时处处如我愿。而我要做的,则是推波助澜。只要在关键的时刻,让事情的走向,符合我的心意就可以了,是这样么,老师?”

    百里睿点了点头,看来他的学生还不笨嘛。

    林梦雅终于明白,她为何最近总是觉得力不从心了。她总是喜欢,把许多事情都抓在自己的手中,一旦事情走向跟她的设想有些微的不同,她便会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所谓推波助澜,她并不需要掌握全局。她要做的,就是要跟老师的那样,只要在关键的时候,巧妙的推动事情的发展,就可以了。

    “老师,我明白了。”

    心境也回归了自然,林梦雅可是个聪明人。一张小脸上终于露出了几丝温婉的笑意。

    百里睿看着自己的学生,终于是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若是无尘也跟这丫头一般,一点就透,想必,就不会有现在的下场了。

    “老师,对不起,我伤了百里无尘...请老师责罚。”

    百里无尘的事情,她终究是欠老师一个解释。只是老师不提,她倒是也从未主动提起过。

    “唉...无尘的事情,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百里睿叹了一口气,瞬间仿佛老了好几岁一般。面上落满了惆怅,林梦雅直到,老师的心里,肯定是担心的。

    “其实,若是他死了,我便不用如此的忧心了。你不知道,无尘这孩子,从小就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他这一次反了昱王爷不要紧,但是,若是他真的到昱王爷的对头那里去了。到时候,怕不是你我能够阻止的了。”

    百里睿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才是让百里睿真正担心的地方,无尘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心机重。他曾经记得,这孩子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只因为私塾里的一个孩子,说他像女孩。

    他便用了千方百计,愣是算计了那孩子成了天阉之人。

    当时,他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

    如今,林梦雅毁了他的一只眼睛,龙天昱又彻底的把他逐出了府去。如此一来,怎能不让百里无尘狠毒了林梦雅跟龙天昱。

    “老师,此事你就不必担心了。我相信,昱王爷已经做好了准备。既然,他能答应放走百里无尘,那后续的准备,他也一定早就想好了。”

    林梦雅虽然跟百里睿一样,也有些小小的担心,可毕竟龙天昱不是一般人。他是绝对不会任由百里无尘,毁掉自己的基业的。

    “不,丫头,无尘的为人,我最是清楚不过了。他做事缜密,而且最是喜欢出其不意了。这一次你伤了他,少不得会被他算计。即便是他死了,那他埋下的连环计,也足以要了你的命了。”

    百里睿的话,突然让林梦雅一阵子的心惊肉跳。

    没错,既然百里睿能够在地牢里,煽动一群龙天昱的心腹侍卫,把他给救出了地牢。

    那他也会定下连环毒计,算计自己跟龙天昱的。

    何况这人丧心病狂,而且恨她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难保,他不会向她身边的人动手!

    “老师,多谢您的提点,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梦雅也不废话,匆匆的出了地牢的大门。

    这几天,白芨跟白芍,都忙活着府里的事情。进进出出的,虽然也有婆子跟侍卫跟随,可到底,只是寻常之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