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雅轩密谋
    “好了,你就少说一句吧。”

    林梦雅只能无奈的打断了清狐刻薄嘲讽,不管怎么说,龙天昱都是为了救她才受的伤。

    她可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而且,她知道龙天昱的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死了那么多人,虽然是他们背叛在前,可龙天昱绝不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

    这男人只是太过深沉,他所有的情感,都深藏于内心罢了。

    “天色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叫白芷给你做些安神汤来,今晚的事情,不会在发生了。”

    灯下,龙天昱的眸子里,闪烁丝丝温情。林梦雅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乖乖的,走到了内室里。

    清狐跟小玉自然是不便留在她的内室里了,四个丫头带着小白跟小虎,唧唧喳喳在林梦雅的内室里安慰着她。

    俩个小家伙长大了许多,但是感情却越发的要好。林梦雅虽然宠溺它们,却也注意培养它们先天的野性。

    小白跟小虎颇有灵性,即便是不关在笼子里,也不会随便乱咬人。可到底是山林间的霸主,据说昱王府这一片的野猫野狗们,都对它们是闻风丧胆。

    这不,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能跟主人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俩个小家伙立刻摇着尾巴,乖乖巧巧的伏在了林梦雅的脚边。

    “真是要吓死人了,那个百里先生,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心思却这般狠毒,若是主子机警,怕是今天要不好了。”

    白芍拍了拍胸脯说道,她平日里总是忙进忙出的处理府里的事情。自然,是要跟百里无尘这些人接触的。

    平常看他,倒是温和儒雅,没什么过分的地方。却没想到,竟然是一头白眼狼。

    白苏若有所思,仿佛是印证了什么一般。

    “怪不得,前阵子咱们院子里来了好几拨人。都是冲着主子来的,若不是清狐跟小玉,防守得实在是严密,这些人丝毫没有得手的机会。怕是主子,肯定会被这奸人所害了!”

    白苏的话,让林梦雅惊了一身的冷汗。

    她只知道百里无尘恨她,却不曾想到,他竟然有这么大胆子,竟然敢让人来杀她。

    三绝堂现在也聚集了不少的人,也该是时候,给他们找点事情做了。

    现在,百里无尘已经逃走,生死还是两说。即便是活着,也是个废人了。这人虽然心思诡谲,但是因为在龙天昱的身边多年,虽说掌握了不少的关键。却也已经那些曾经的敌对,追杀的目标了。

    一头噬主的狼,没有人再会信任他。即便是叛变了,那些人,也不只不过是利用完了,就杀掉而已。

    相信,龙天昱已经早就做好了准备。

    窗子外面,圆月被乌云遮住,林梦雅在心头叹息了一声,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烦心的事,真是一件接着一件。

    喝了安神药,小白跟小虎趴在了门口守护者她,林梦雅浑浑噩噩的睡着了。

    不知为何,她最近总是会梦起以前的种种。大概,是因为以前的日子虽然清贫,却没有这么多的阴谋诡计。

    已经习惯了早起了林梦雅,这一次却起得很晚。

    看来,是安神药的效果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何,林梦雅却总是觉得没什么精神。

    早上白芨过来回话,花园里,一应事情都已经处理完毕了。府里的人,丝毫看不出痕迹,甚至不知道,昨晚府里,竟然发生了这种大事。

    “主子,您那支银簪怎么不见了?”

    白芷伺候她起床,嘟囔着说道。

    “哦,昨晚说起来,还是这根银簪给了百里无尘一个教训。没了就没了吧,不碍事。”

    穿戴一新,林梦雅依旧要去府里的各处巡视。快要过年了,昱王府的事情也渐渐的多了起来,即便是有四个丫头的帮助,林梦雅还是忙得如同陀螺一般。

    现在,她才知道石头记里的王熙凤,还真是个管理上的奇才。

    只可惜,她跟人家比,那可是差了不只是一星半点了。

    忙忙碌碌的过了中午,用过了午饭,林梦雅总算是得了一点空闲。

    龙天昱依旧是大早上的就不见人影,说是被礼部的人请去,商量着节庆的事情去了。

    虽然太子不待见龙天昱,可现在皇上病着,许多事情,还是要由这些个成年的皇子,一起商议着办。

    刚坐下喝了一口茶,林中玉的小脑袋,就悄悄的从门口探了过来。

    莹白如玉的小脸里,带着几分惶恐的焦虑。眼神也躲躲闪闪的,跟平常完全不同。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招了招手。

    小玉垂着脑袋,今天倒是学会了扭捏了。

    “怎么了?可是有事要跟我说?”

    听清狐说,小玉的武功进步极快。想必是之前,就已经打好了极佳的根基。一招一式,都透着那么稳扎稳打。

    他的小院子里,每天总是进进出出许多人。不过,这些人都是暗中来的,跟府里的人不接触,所以,龙天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姐姐,烈叔要见你。他说我父亲身体不太好,所以,要我立刻回家。”

    林中玉的声音小小的,透着那么几分的不舍。

    她心里明镜一般,这小家伙,怕是不舍得离开自己。

    “正好,我也想要见见他。不如就今晚吧,姐姐问你,你真的想要离开么?”

    林梦雅可以让人,把小玉带走。毕竟,他并非池中之物,早晚是要翱翔天空的。但是,小玉是她的宝贝弟弟。若是他并非自愿,谁都不能把他带走。

    “我...我不想离开姐姐,但是——”

    后面的话,隐藏在小玉小小声的嘟囔里。林梦雅倒是没听清楚,只是,从小家伙的脸上,她却读到了一分跃跃欲试。

    看来,她家的小家伙,确确实实的,是有自己的雄心壮志了。

    罢了,既然如此,她就只能放开手了。

    “晚上你去请你那位烈叔来吧,姐姐不是迂腐之人,自然会顺着你的心意的。”

    小玉的身份,她必须得弄一个明白。

    辛黎的事情,始终还是她心头的一个疙瘩。这么残忍变态的人,绝对是不可能放过小玉的。

    若是小玉真的回到了烈云,怕也是危险重重。

    唉,她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喜欢叹气。为何她身边的人,总是会面临这样或是那样的苦难呢?

    雅轩那边现在已然完全的哑火了,不过,林梦雅该做的面子还是要做的。

    一早送了不少的锦缎珠宝去,让德妃先挑选,面上,也是做了全套的。

    只是,姜如沁还在柴房里关了不少的日子了,听说她日日哭号,连嗓子都哭哑了。老这么关着也的确不是解决的方法,到底是德妃的亲戚,林梦雅倒是不得私自处置的。

    雅轩十分的清净,再从上次的事情过后,德妃彻底的没了面子。

    府里的人,也都清楚,真正的主子,那是流心院里的那一位。就连王爷,都搬过去跟王妃同住了,恩爱非常。

    再也没有人敢看轻林梦雅这个当家主母,而且,她做人谦逊有礼,手下的四个丫头虽然能干,却没有一个是轻狂之辈。

    所以,上上下下都对她们,交口称赞。

    坐在雅轩的屋子里,林梦雅只是低头不语。德妃的脸色不好,看起来好像是老了好几岁一般。

    原本光滑的脸上,起了不少的细纹。衣着也简单了许多,听下人们说,近日来,德妃总是在佛堂里念经。

    “本宫知道,你几天是为了如沁的事儿来的。你大舅舅,找了你不少次吧。”

    林梦雅点了点头,德妃生了大气,如今,就连自己的娘家人也不见。没办法,姜家只好求在了她的头上。

    姜如沁虽然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可到底是姜家的人。即便是要处置,也该是姜家处置才是。

    “回母妃的话,大舅舅确确实实的求了我。可咱们毕竟是至亲,还请母妃看在大舅舅的面子上,饶了如沁这回吧。”

    林梦雅心知肚明,其实德妃并不会对姜如沁下死手的。只不过是少个台阶下,顺水推舟罢了。

    反正姜如沁的名节已毁,以后,怕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你都来求情了,看来你大舅舅是真得急了。也罢了,本宫已经叫人验过了,如沁还是完璧之身。只是本宫不明白,她一个闺阁中的女子,到底是怎么跑到那小倌的床上的。”

    德妃的语气,绵里藏针,意有所指。

    林梦雅心头冷笑,却抬起头,淡然浅笑。

    “也许,是有外力相助吧。鬼神之事,谁人又能猜得半分。”

    轻轻巧巧,林梦雅就把事情,都推到了鬼神之说上面。德妃冷哼一声,也只能吃下这等暗亏。

    “既然没别的事情了,那儿媳告退,母妃好生的将养便是。”

    林梦雅起身行了一礼,带着人出了雅轩的样子。

    ‘啪’的一声,德妃把手中的佛珠,用力的摔在了地上。

    眼神阴沉,恨得脸蛋都颤抖了起来。盯着林梦雅离去的方向,恨不得,吃了她的肉,扒了她的皮。

    一双素白的小手,捡起了地上的佛珠,用手绢擦了擦,双手奉在了德妃了面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