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王爷受伤
    果然,百里无尘立刻有些激动。

    他这种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被人否定他的想法跟功绩。尤其是被他视为敌人的林梦雅,他更是不能让她把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抹杀掉。

    “你懂什么?这是成就霸业的必经之路,妇人之仁,早晚会毁了他!”

    百里无尘十分的固执,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依然觉得自己没错。有错的是林梦雅,是不肯听说他劝告的龙天昱。

    “那不是妇人之仁,那是宽厚温和的谦谦君子。你为了你自己的前途,甚至不惜陷害视你如亲子儿子一般的叔父,你以为你是为了龙天昱么?你是为了你自己,是为了你能爬得更高,更多的拥有权力而已!”

    林梦雅的话,完全的刺激到了百里无尘。

    他的双眼,在阴冷之余,也有了几分的迷乱。那是林梦雅勾起了他的心魔,聪明绝顶,跟痴傻癫狂,其实,也唯有一线之隔而已。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你说的这样!不是!我是为了王爷,是为了大晋!”

    百里无尘这种人,虽然是聪明绝顶,手段狠毒。可唯一的缺点便是他不会轻易的认输,那是他想要杀了林梦雅,也绝对下意识的,会让林梦雅认输了以后,再杀掉她!

    所以,林梦雅不断的刺激,不断的跟他对着干。导致百里无尘的情绪,越发的激动。无意中,手中的匕首,竟然离她的脖颈,远了几公分的距离。

    林梦雅瞅准了机会,立刻拔下了头上的银簪。想要趁着百里无尘陷入自己的心魔的时候,逃出生天。

    可百里无尘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脸上带着几分凶狠的目光。手中的银光匕首,顷刻间就刺向了林梦雅。

    林梦雅知道那匕首实在是太过锋利了,好在她机灵,立刻就蹲了下来。银簪尖端十分亦是锋利无匹,林梦雅拼了命的向上一刺。

    瞬间,惨烈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夜空。

    “王妃!”

    与此同时,瞅准了机会的龙天昱,一把把林梦雅给抱了过来。

    把已经吓傻了的女人揽在了自己的怀中,才发现,她白皙的脸蛋上,绽满了鲜红的血液。

    “哪里受伤了?我看看!”

    立刻想要查看林梦雅受伤的地方,可终于缓过神来的林梦雅,却轻轻的摇了摇头。她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的嚎叫声,从百里无尘的方向不断的传来,刚刚还挟持着林梦雅的百里无尘,此刻,已经跪在了地上。

    被血染红的银簪,牢牢的扎在了他的左眼中。那殷红色的血液,正一滴一滴的,染红了他面前的草地。

    “你们待他走,能不能说下去,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尽管,心头想要把百里无尘大卸八块。可张良他们的死,却换来了百里无尘的免死金牌。

    俩个人立刻行了礼,一边一个驾着已经疼得晕死过去的百里无尘,匆匆的出了花园的月门。

    虽然失去了一只眼睛,可百里无尘,还是捡了一条命走了。

    “我没事,王爷你怎么受伤了?”

    林梦雅才刚把手搭在了龙天昱的手臂上,手下一片湿漉漉的触感,让她惊呼出声。

    立刻抓过了龙天昱的手臂查看,一条狰狞的伤口,立刻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只是一些小伤,不碍事的。林魁,你把这些尸体全部都安葬好了。他们,还是你的兄弟。”

    龙天昱立刻吩咐着处理着后事,今晚,所有的人心头,都如同压着一大块沉甸甸的石头。

    林梦雅不知道,看着张良他们一个个,死在自己的面前,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可林梦雅却清楚,这些兄弟们的死亡,让所有人的心头,都蒙上了一丝的阴影。

    “是。”

    林魁点了点头,不需要吩咐,立刻就有人,把这些尸体,全部都抬到了地牢里。

    看着忙忙碌碌的人,可气氛却安静得让人胸口发闷,林梦雅的心头,却有了一丝丝的自责。

    其实百里无尘,无非是觉得她的出现,破坏了这一切。

    若是她没有出现,或者是真的死在了轿子里。那这些人,是不是就不用死了?从她进昱王府开始,就不断的给龙天昱带来各种各样的危险。

    难道,正的像是百里无尘说的那样,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而起么?

    “别乱想,从我降生在皇室开始,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命中注定的了。”

    低沉的声音,轻柔的在耳边响起。一下子,就把林梦雅拉出了牛角尖。

    转过头,看着龙天昱棱角分明的侧脸,是啊,她怎么会这么想呢?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龙天昱的皇族身份。

    龙天昱从来都不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就算是有自己的势力,也多是保护自己的人,大于跟太子争权夺利。

    若是她没有出现过,龙天昱跟太子,也早早晚晚的,会是一个你死我活的下场。只不过,她的到来,让这个未知结果的棋局,有了更多的变数。

    “谢谢。”

    虽然,不知道为何,龙天昱好似能够看透她的心事一般。

    可林梦雅却低声道了一声谢,不管是龙天昱也好,还是百里无尘也好,他们,都是有各自的命运。

    即便是因为她的存在,而加速或者是延缓了某些事情的发生。但是按照龙天昱的性子,像是百里无尘这种控制欲极强的下属,他终究,还是不能容忍的。

    这一闹,就已经是深夜了。

    好在假山虽然在花园里,可却离住人的院子极远的。

    林梦雅猜测,王府隔壁的那间宅子,应该是没人住的。不然的话,这些人在地底下进进出出,又挖地牢又建石室的,一定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甚至,林梦雅猜测,那边的院子,即便是有人住,也一定是龙天昱的人。

    只是,地牢的面积,可丝毫不比王府的院子小。这样强大的地下建筑,那得需要多少的银两?

    林梦雅当下,不由得多看了龙天昱一眼。

    怪不得,他每次出手都这么的阔绰,闹了半天,这家伙才是真正的壕啊!

    后院虽然闹得凶,可前院却还是安安静静的。

    林梦雅跟龙天昱一前一后的回到了流心院里,才刚进院子,就被六个翘首企盼的人,团团的围在了中心。

    “这么晚了,你们去哪了?死丫头,也不知道托人捎个信回来。难道,不知道我们担心你么!”

    清狐永远是一副老妈子的口吻,伸出手轻轻的弹了林梦雅的额头一下,却突然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血腥味道。

    “丫头,你受伤了么?白芨,快去找药。白芍,去拿干净的布巾跟热水来。龙天昱,你可是答应过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丫头的。她要是哪里受了伤,我就在你的身上,戳出几个血窟窿来!”

    一大群人都忙的跟什么似的,被围在中间没得到时间解释的林梦雅,直到差点被几个丫头给脱光光检查,这才说清楚,受伤的人是龙天昱。

    赶紧拿着药粉,走到了外屋,就看到龙天昱正挽起半截的袖子。处境凄凉的,准备自己上药粉。

    “还是我来吧,白芍,快把布巾跟热水给王爷拿来。”

    一只温柔白嫩的小手,立刻按住了他的手。

    龙天昱抬头,就看到了林梦雅专注的样子。

    瞥了一眼清狐,正看着后者一脸不屑的冷哼着,心头,不免掠过了几分得意。

    不管怎么说,林梦雅最在乎的人,还是他。

    小心翼翼的清理了伤口,然后上了药粉,又用干净的纱布,给龙天昱绑好了伤口。处理外伤对林梦雅来说,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只是,这一次龙天昱又是为了保护她才受伤的。因为,她明明感觉,那把匕首是应该刺向她的后背的。

    若不是龙天昱的手臂,此时挡住了百里无尘,恐怕她今天,难以全身而退的。

    “谢谢你,又救了我。”

    烛光摇曳,林梦雅半垂着头,一边给他的纱布打了一个不送不紧的结,一边小小声的说到。

    虽然,她的头发凌乱,衣衫也不是那么的整齐。可是,看在龙天昱的眼中,不知为何,竟然会有一丝丝可爱的感觉。

    就如同她养的那俩只小兽一般,虽然张牙舞爪得十分厉害。但是一旦温驯下来,却让人喜欢得跟什么似的。

    “你是我的王妃,保护你,是应该的。”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堪比美酒的醇厚。林梦雅浑身如同过电了一般,就连大腿,都没出息的软了那么一丝丝。

    心头大骂自己是个没用的软脚虾,只是她从前怎么没发现,原来她是个声控来的!

    “好了好了,他救你一次怎么了?还不是因为他这个扫把星害你受了伤,赶紧得去睡吧。白芷,快给你家主子,熬一碗安神的药来。还有,晚上把小白跟小虎俩个带到你主子的房间里去。最近采花贼实在是猖獗得很,得有个得力的把门的。”

    清狐一撇嘴,说话又是这样没正经的了。那尖酸刻薄的样子,可比上官晴都要高几个档次来的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