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雅轩闹剧
    林梦雅还没到院子里,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沸反盈天的吵闹声音。

    看来,今天雅轩还真是热闹得紧。

    院子的门口,站了俩个膀大腰圆的婆子。所以尽管外面有不少的人,探头探脑的想要看热闹,却都被挡了下来。

    “都堵在这儿做什么,下去吧。”

    林梦雅淡淡的说道,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人,也都听了她的话,假意的退了下去。

    可他们心里清楚的很,有林梦雅的地方,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平息?

    雅轩的院子里,熙熙攘攘的站了不少的人。有伺候德妃的,也有不少的生面孔。林梦雅一身的珠光宝气不说,人也尊贵非凡。这些人也自然清楚,面前的怕就是传说中的昱王妃了。

    而林梦雅姣好的面孔,也让这些人觉得有些微微的惊艳。心下立刻了然,为何昱王爷会不喜欢姜如沁了。

    这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傻子才会让这样美丽的妻子独守空房呢!

    “呜呜——姑母我没有,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正房里,姜如沁的哭声凄凄惨惨,若不是被人捉奸在床的话,还真是有些我见犹怜的感觉呢。

    只可惜,这一次,她可别想翻身了。

    “住口!德妃娘娘,这是我亲眼所见。我带来的那些下人,春风阁的那些人,皆是见证。我们崔家虽然比不上姜家显赫,但是贱人败坏门风,我们崔家,是绝对不会姑息的!”

    一道男子的声音传出,虽然因为愤怒,而有些气息微微的不稳。但是林梦雅能听得出,语气里的决绝。

    这种事情,若是能忍下去的才怪了呢。

    一路上,无人敢阻拦林梦雅。待她进了屋子,就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姜如沁,此刻正跪在地上呜咽的哭着。

    当初,若不是她一心想要攀上龙天昱这个高枝儿,又愚蠢的被人利用。现在,她怎么会如此的凄惨?

    这事儿,都是她自己做的。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

    德妃坐在主位上,一脸的阴沉,让人瞧不出她的心思来。只是那眸子里,却有几分冷意,想必,也是觉得姜如沁实在是太过不争气了吧?

    “此事,姜家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只是,家丑不可外扬。若是继续闹下去,对崔家的名声,怕是也有不利。苏公子暂且请回,本宫,一定不会偏袒如沁的。”

    德妃发话了,那怒发冲冠的崔公子,也不敢太过造次。

    细思之下,也觉得德妃说的有道理。他们家乃是书香门第,虽然他跟姜如沁尚未成亲,也没必要,因为她而让崔家蒙羞。

    “好,既然德妃娘娘如此说来,那晚辈也就放心了。只是崔家虽然无足轻重,可家父却是当朝御史,看中名声逾越性命。还请娘娘,能秉持公道,还崔家一个清白。”

    一番话,倒是不卑不亢。林梦雅不由得多瞧了崔家的公子俩眼。面容嘛,虽然算不得一等一的俊美,却别有一番儒雅的气质。

    但是较之传统的读书人,也不见半分迂腐之气。倒是个不错的男子,只可惜,却有姜如沁这么丢人的未婚妻。

    “好,本宫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韵若,送客。”

    德妃娘娘也丝毫不客气,反正,今天姜如沁已经把她所有的脸都给丢尽了。何况,崔家的人可是出了名的认死理。只怕这一次,要难办了。

    “多谢娘娘成全,晚辈告退。”

    崔家的人倒是干脆利落,只是如此一来,德妃就难办了。

    发落了姜如沁吧,她又是德妃的亲侄女。若是不发落的话,崔家追究起来,那可就不是三俩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了。

    德妃阴沉着脸色,看看姜如沁,眸子里尽是恨铁不成钢。只可惜事到如今,事情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不经意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林梦雅。心头一沉,沁儿的心性,她是再了解不过的。她苏日子虽然有些胆大妄为,而且也做过许多出格的事情,但是这种公然跟外面的男人苟且的事情,她就是给这丫头俩个胆子,也是不敢做出的。

    难道,是她捣的鬼么?

    可林梦雅的脸上,却时候是眉头紧锁,看不出半分的幸灾乐祸来。至于她身边的四个丫头,除了毫无心机的白芷外,其他三个人,也只是低垂着头。

    若不是她们太过机灵,半点破绽也不露。要么,就是林梦雅真的不知情。

    “母妃,儿媳带着几个丫头过来给您请安。眼看着到年下了,您看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么?”

    林梦雅聪明的很,而且理由充分。

    她若是刻意的关系姜如沁的事情,反而会让人觉得居心不良。而现在,她上来则是关心德妃还缺少什么。一来嘛,她肯定是得知了消息,所以才来探望的。二来,她也并非是刻意的避嫌。德妃想要怀疑到她的身上,却也不是那么的简单。

    果然,德妃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后,只是端起面前的茶,浅浅的品了一口,说道:

    “来人,把这丫头给本宫押到柴房里去。派人去找本宫的家人来。一起商量着处置这个丫头!”

    显然,德妃是不想让林梦雅免费看戏。

    不过,这倒是也无妨。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姜如沁要倒霉了。同在一个屋檐下,能瞒得过谁呢?

    “不!不!姑母,我是清白,我是清白的啊!我真的没有做,真的没有做啊!”

    姜如沁已经是泪如雨下,一张小脸上,已经满是泪痕了。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一觉醒来以后,竟然会在一个小倌的床上。

    更加没想到的是,竟然当场被崔家给捉奸在床。这一切,定然是有人陷害她的!

    转头,愤恨的看向了林梦雅。没错,一定是她!府中只有她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也只有她,才会如此的恨她!

    “是你!林梦雅,一定是你想要害我!你是恨我骂了你哥哥,是你恨我!对不对!一定是你做的!你说,你说啊!”

    尖利的质问声,声声袭来,林梦雅却只是不忙不慌的摇了摇头,眼神里,满是惋惜。

    “姜如沁,没错,我承认我的确讨厌你。但是你想想,我是那种蠢货么?你勾引王爷在前,侮辱我哥哥在后,这些理由的的确确足够我做出那种事情。但是,你有没有像想过,若真是我做的,我会选择在这个下手么?母妃,您是个明白人。昨天,我才刚跟姜如沁起冲突,她今天就遇到了这种事情。很明显,所有人都会怀疑我。而我又巴巴的跑了来,难道,我真的那么傻么?”

    林梦雅一语惊醒梦中人,德妃看了看她,在心里却信了八分。

    她以往跟林梦雅交锋,能看得出,这是一个极为聪慧的女子。此事看起来,仿佛条条都指向了她。

    但是这未免,也太过明显了。若真是林梦雅做的,那她也肯定不会熬到这一天的。难道,是有心人故意为之么?

    林梦雅顿了顿,再度说道:

    “母妃知道,我向来是十分的重视昱王府的。可为何,姜如沁跟王爷的事情,也被传得沸沸扬扬。我若是如此的话,那不是傻么?况且,怎么就那么巧,别人没抓到,偏偏是崔家的公子给捉奸在床了呢?母妃,江家跟崔家的联姻,最在意的人,可不是我。”

    林梦雅却不点破,只是德妃已经听懂了。

    姜家跟崔家的联姻,更多的是利益上的勾连。就如同当初的林梦雅,嫁给了龙天昱一般。

    难道,是他们?不,这不可能!

    “林梦雅,你能言善辩!这件事,肯定就是你做的!是你想要毁了我!你怕我只要在府里,我表哥,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属于你!都是你做的,是你!”

    姜如沁五官狰狞,纤纤玉指愤恨的指向了林梦雅。

    如今,她的名声已经毁了。别说是姑母了,就算是爹爹,都不一定能保得住她了。

    顿时,想要扑上去跟林梦雅拼命。

    “好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砰’的一声,德妃娘娘把手中的茶盏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

    姜如沁傻了一般的看向了自己的姑母,不,她绝对不能就这样被处置了。她还有美好的前程,她不能就这样毁了!

    “姑母,沁儿是您的亲侄女。若是我毁了,难道您级不心疼么?这个女人,一定是这个女人做的。您只要把她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她一定会说实话的。到时候,就能还沁儿一个清白了姑母!”

    林梦雅心头冷笑了一声,姜如沁啊姜如沁。她这辈子最大的悲哀,不是跟自己杠上。而是实在是太过的愚蠢了,愚蠢到无可救药。

    就算是现在有人站出来澄清又能如何,外人只会觉得,那是姜家用来维护女儿做出的幌子。

    对于她的流言,只会越来越严重。甚至,会把她描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

    德妃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只是惋惜的摇了摇头。这丫头,算是彻底的没得救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她拖下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