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炮制绯闻
    龙天昱从几天早上起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首先,服侍他的那几个小厮,从刚开始的时候的时候,就一直悄悄的叹息。而且,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频频摇头。

    第二,从来起得很早的林梦雅,今天却选择了赖床。

    虽然,府中很少事情,需要她亲自操持了。但是这种赖床的情况,可是少之又少的。所以,今天原本准备去跟朝中大臣商议事情的龙天昱,破天荒的选择在用过早饭后,留在了她的院子里了。

    只是屋子里实在是太暖了,龙天易就命人,把笔墨纸砚,都搬到了院子的小亭子里。也是到了这里,他才知道,真正的奢侈是什么样。

    那小亭子周围环绕的,可都是从外引进的汤泉水。温热流动的汤泉水,带走了所有小亭子内的冷气。

    怪不得,前几日的时候,清狐跟林中玉俩个,鬼鬼祟祟的去了自己的浴池。原来,竟然是为了这么用。

    怪不得,刚下了雪,这院子里还能看到五颜六色的小花儿。到底,是费了不少的心思的。

    思绪,好不容易从林梦雅的小院子,回到了文书上。眼神不经意的一瞥,就看到了一个小脑袋,露了出来。

    脑袋的主人,他也很熟悉。那是林梦雅从来不离身的白芷,看白芷的样子,好像是在看向他这边。

    龙天昱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依旧翻阅着手中的公*文。可心神,却分出了一大半,注意着林梦雅正屋的门口。

    这丫头,又要打什么鬼主意?

    “没事没事,王爷正在院子里的小亭子里看书呢。没工夫搭理咱们,主子,要不,我出去瞧瞧?”

    林梦雅算是发现了,她院子里的家伙,可都是一群热爱八卦到骨子里的主儿。

    这不,她只是昨晚提了一嘴,说今天可能会有热闹看。这一群人,就沸腾了起来。恨不得立刻,就马上得知道些详情不可。

    林梦雅也是十分的无奈,这群家伙,难道不晓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么?

    “得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着吧。一大早上,我就打发了咱们院子里的婆子,去门子里等着了。你放心吧,一旦有什么事情,咱们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到时候,少不了你的热闹看。”

    白芍点了点白芷的额头,一群丫头都唧唧喳喳的,吵得林梦雅,都不能安心读书了。只是,她们哪里知道,临窗而坐的林梦雅,其实早就跟白芷一样。

    茶果瓜子什么的,全部都准备好了,单等着好戏开锣了。

    不过,很快就有了消息。被派去驻守在门房的婆子,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瞧着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捡到了块大金元宝呢。

    “哎呀,可不得了了。幸好主母不在,今天咱们昱王府,可是丢了大人了。”

    婆子显然没有料到,龙天昱会坐在亭子里,当下,绘声绘色的讲起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你们可不知道,今儿啊,我奉了白芍姑娘的令,去门房当差。你们猜怎么着?我这才刚开了大门啊,立刻就有一个穿得跟个娘们一样的小相公,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我心想,咱们昱王府可不是人人都能进来的地方,就叫住了他。可你们猜,他说了什么么?他说啊,表小姐昨晚去找了他们最当红的小倌去了。这还不算,谁知道这表小姐的未婚夫,竟然也喜欢那小倌。可巧了,俩个人就昨晚碰上了。啧啧,听说表小姐的未婚夫闯进去的时候,那俩个人啊,正赤条条的搂抱在一起呢。哎呀呀,俩个人当下就打到一起去了。这不,闹得实在是太厉害了,才让这小相公来报信的。”

    院子里,婆子还在绘声绘色的说着。主屋里,一大家子的人,就已经捂着嘴偷乐了。

    林梦雅翻了翻自己面前的孤本,脸上虽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心头却爽了一万次。昨晚的事情,是她一手安排的不假。

    但是她做的天衣无缝,不会有人怀疑到她的头上。

    在外人的眼中,姜如沁可是‘主动’去找那个小倌的。

    不过嘛,听清狐说,这小倌人可是个妩媚风情的主儿。不过可惜了,她虽然不会放过姜如沁,但是某些事,她还不会下作到那种程度去的。

    只不过,搂搂抱抱肯定是有的嘛。那么娇媚的小哥,还花了她不少的银子才包了一夜,不拿回点利息怎么行?

    绯闻跟八卦,总是传播得最快。不过才吃过了早饭而已,却已经是京都人尽皆知。

    林梦雅派出去的人,也都带回了各处的最新消息。

    其实,她昨晚只是叫人把姜如沁,送上了那个小倌的床而已。然后又派人悄悄的跟姜如沁的未婚夫放出了风声,最后,才是‘捉奸在床’。

    那当红小倌,算起来也算是清狐的徒孙了。手段玲珑着呢,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所有的矛盾,都推给了姜如沁。

    毕竟,人家是拿钱做生意的,实在是算不得勾引良家妇女什么。

    捉奸的时候,不知谁在人群里,说了那么一嘴。姜如沁曾经在昱王府勾引过昱王爷,怕早就不是完璧之身了。

    那一天,姜如沁衣衫不整的样子,府里也是有许多人看到的。一传十,十传百。姜如沁就已经成了*了,至于她的清白不清白的,现在哪里还有人会相信?

    “王爷可是在咱们院子里,主子,你不怕王爷他——”

    白芨微皱了眉头,隐晦的看向了小亭子里,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会,若是王爷怪罪下来,我自己承担就是了。”

    林梦雅丝毫不担心,其实,她也想看看,龙天昱对他这个所谓的表妹,到底还有没有包庇之心。

    外面的人,谁都不会想到,此事是她做的。而唯一的破绽,就是龙天昱。若是他真的觉得她做的不对,那她也愿意把这件事请承担下来,给姜如沁一个交代。

    哥哥说的对,她去宫里,九死一生。而此时的任性妄为,不过,是想要看看龙天昱到底对她,有几分信任在的。

    进进出出的婆子,丫头们,早就已经唧唧喳喳的传开了姜如沁的事情。

    龙天昱坐在亭子里,眼神深邃。

    “王爷,用不用属下——”

    林魁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欲言又止的问道。

    “不用,一会儿你出去打点一下,让大家的嘴都严一些。我不希望听到这件事,跟王妃有任何的关系。”

    点了点头,林魁也放下了一颗心。

    龙天昱继续看着手中的公*文,心头,却只觉得有趣。

    其实昨天林南笙来访,却被母妃跟姜如沁侮辱的事情,他在回府以后,就知道了。他早就知道,自己家的王妃可是只厉害的猫儿。

    想要跟她作对,最少,也得做好要被她挠的鲜血淋淋的准备。

    而且,以林梦雅的心性,他也相信,其实姜如沁并未如同传闻一般那样的难堪。只不过,若是想要再嫁人。权贵之家怕是不可能了,平息了流言以后,怕是也只能嫁个普通的人家了。

    姜家已经风雨飘摇却还不自知,若是跟朝中权贵联姻成功了,那上官家,肯定会拿姜家开刀。

    真不知道,这丫头是有意为之,还是歪打正着了。

    磕了一上午的瓜子,也听了满耳朵的京都艳情故事。林梦雅也终于觉得,是时候去做点正事了。

    姜如沁现在可是借宿在昱王府的,所以人,自然是给昱王府送来的。

    此时,已经在雅轩闹开了,昱王爷没空理这些家务事,她这个王妃,却是不能不管的。尽管德妃已经极力的想要压制住这件事了,却没想到,姜如沁的未婚夫却是不依不饶,非得要姜家给个交代不可。

    这种痛打落水狗,落井下石的事情,她林梦雅一定是不能错过的。

    “走,去雅轩瞧瞧。”

    四个丫头,跟在林梦雅的身后,浩浩荡荡的出了流心院的大门。

    背后,一双深邃的眼睛,却带着几分担忧,看着林梦雅。

    “林魁,去看看。”

    母妃的脾气秉性,他也不在那么清楚笃定了。最近,母妃总是会做出一些荒唐的事情来。

    林梦雅此时前去,保不齐会招致母妃的怨恨,得不偿失。

    林魁点了点头,人也悄悄的跟着去了。

    龙天昱看着手中的公*文,顿时觉得十分的无趣。上一次,她可是派了白芷来请自己的。只是他有事耽误了,所以才没有赶回来。

    这一次,他倒要亲眼瞧瞧,他的王妃是如何的巧言善辩,整治自己的仇家的。

    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却在不经意间,爬上了他的唇角。

    一路走过来,几乎所有的下人们,都在议论表小姐姜如沁的丑事。八卦总是传播速度惊人不说,就连版本也是五花八门的。

    就她现在听到的,大致可以分为月下私奔版,寂寞难耐版,更有甚者,居然传说姜如沁其实去那里,是为了学习勾引男人的媚术的。

    总之,可是泼尽了脏水。就差胸前挂红字,游街示众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