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护短最强
    气氛冷凝住了,林梦雅眼神不善。怪不得德妃会巴巴的赶来,还带了姜如沁过来。原来,不过是为了侮辱她跟哥哥。

    刚想回嘴,却被哥哥按住了手臂。她看到哥哥的眼中,有那么一丝隐忍的怒气。按照哥哥的脾气,没有任何人能侮辱岳婷姐。

    而今天之所以没有发作,忍了下来,无非是不想让她在府里难做就是了。

    安慰了一下担心的哥哥,林梦雅还是站了起来。骄傲如她,岂会甘心受到姜如沁如此的侮辱?

    “要是比无耻,谁能比得上你呢?表小姐,我夫君的床,还好爬吧?”

    眉头轻轻的扬起,林梦雅的一句话,立刻就让姜如沁得意的脸色,僵在了脸上。

    不就是骂人不是?她可是挽起袖子能跟菜市场大妈,都能斗上几个回合的主儿,还会怕这个千金小姐。

    如今,她也是不怕撕破脸皮了。不就是一个姜如沁么,她手撕起来都不用出招!

    “你——姑母,您看她,一点教养都没有。就这样的人,怎么配当咱们昱王府的王妃呢!”

    姜如沁可不干了,摇着德妃的手臂,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

    “我配不配当,是你说了算么?姜如沁,我长这么大,还真是没见过像是一般无耻的人的呢。嗳对了,听说你订婚了是不是?要不要我去跟你的夫家说说,你跟我的夫君的风流韵事么?”

    林梦雅半点不惧怕,堪比市井泼妇一般粗俗的话,愣是被她说了一个活灵活现。

    姜如沁立刻噤声,本来她也只是来跟德妃来嘲讽林梦雅一顿的。她倒是忘记了,若是跟表哥的事情,真的传到了她的夫家,到时候怕是要不好的。

    龙天昱那边,她早就死了这份心。只是不甘心,表哥以后会被这样的一个女人给霸占了而已。

    德妃沉默了许久,此时的脸色,却从晴转阴了。

    一双凌厉的美目,看向了林梦雅,幽幽的开口说道:

    “瞧瞧,你们林家的好教养。本宫这个做婆婆的在这里,你妹妹都开始撒泼了。这样的媳妇,本宫可招不起。林公子,你觉得该如何?”

    疾言厉色的质问声,德妃终于露出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眼看着,整个昱王府都被林梦雅掌握在手心中了,德妃怎么可能会甘心。

    所以,才安排了今天这一场,目的,无非是想要借用林家人的手,来处置林梦雅而已。

    料想林家,也是规矩森严的高门大户。自然,不会让如此离经叛道的女儿,如此的猖狂。

    林南笙的脸色,极其的难看。看了看妹妹,又看了看德妃,好似十分的为难。

    “林少将军,说话呀。怎么哑巴了?你们林家人,不是一个个的都能言善辩么?”

    姜如沁眼看着再次要占了上风,也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可林南笙却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双星目落满了冰冷。

    “没想到,下官一直以为德妃娘娘是个宽仁慈和之人,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副实。当初,求取我林家女的时候,怎的不是如此的说辞?请恕下官无礼,从刚才开始,我只看到了你们咄咄逼人。语言粗鲁,就连市井泼妇都比你们要高贵十分!若是不喜欢我妹妹,自然可以回禀了圣上,请求合离便是。只是,德妃娘娘虽然是后妃,却纵容自己的亲眷羞辱朝廷命官。此一举,怕是也是意在侮辱朝廷,侮辱圣上吧!我林家的女子,自然是没有受过如此的教养。今日,我便是带妹妹回府。明日,我便奏请圣上,请求我妹妹跟昱王爷合离!而且,声讨姜家小姐,出口猖狂的奏折,我会一并呈上!梦雅,为兄带你回家!”

    谁也没想到,林南笙一介英武至极的男子,竟然会口口声声的,维护着自己的妹妹。

    哪怕是跟妇人面前,丝毫不落下风。

    林梦雅轻轻浅浅的笑了出来,德妃的算盘可算是打错了。

    林家从太祖立国开始,那可是出了名的护短。听说,林家的先祖,曾经为了保护自己的胞弟,差点跟太祖皇帝拔刀相向来的。

    所以,自太祖后,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奉行不惹林家的政策。而林家的护短本能,也是在遗传中,一点都没有浪费掉。

    因为历代的皇帝都清楚,只要不动林家人,他们就会是对大晋最为忠心耿耿的臣子。林家人虽然护短,却家教森严。有些错误,甚至惩罚得比国法还要严格。

    所以,对林家人,皇帝通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过去了。

    唯有当今的皇后跟太子,大概是和平的日子过得太久了,竟然算计到了林家头上。也算是自己在作死了。

    “好!林家的家教本宫是领教过了!改日,本宫一定亲自登门拜访,看看林将军,到底是如何教育自己的一双儿女的!”

    德妃气得差点嘴歪眼斜了,也是,谁叫她没事,竟然来找林家人的麻烦呢?

    “恭送娘娘。”

    完全不用彩排,就能同步的声音,差点让德妃气炸了肺。

    看着她拂袖而去,带着一群人又匆匆的走了,林梦雅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哥,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但凡是看到欺负我的人,立刻就像是一只斗鸡。”

    小时候,她虽然生的玉雪可爱。但是因为智力的关系,经常会被被的小孩子欺负的。直到现在,她还记得,哥哥为了保护自己,跟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样子。

    “死丫头!”林南笙敲了林梦雅的头一下,一脸宠溺跟心疼的说道:“有你这么说你哥的么?不过丫头,你真的确定,要在这里受罪么?要不要我跟爹说说,把你接回来?我看这个德妃,不像是什么善茬,你能应付得过来么?”

    林南笙的担忧不无道理,德妃虽然跋扈,可到底是龙天昱的亲娘。媳妇跟娘亲之间,龙天昱不见得会选择护着林梦雅。

    可林梦雅却只是不在乎的笑了笑,眼神里,却透着那么一股子的神秘。

    “这你可就说错了,龙天昱啊,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的。哥你放心好了,从我嫁到昱王府的那天起,想要欺负我的人,就早点的死了这份心吧!”

    欲言又止,可在看到妹妹淡定的眼神后,林南笙只能摇了摇头。

    罢了,不管怎么说,林梦雅都是龙天昱的王妃了。他虽然有心维护,可到底不像是从前这般的简单了。

    “你呀——万事别做的太过了,却也别委屈了自己,知道么?”

    千言万语,都汇成了这一句叮嘱。林梦雅点了点头,至少在林南笙的面前,她装,也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才行。

    依依不舍的送走了哥哥,林梦雅坐在自己主屋的小榻上,目光深沉,却无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日头偏移,转眼就到了傍晚。房檐下,一排红色的宫灯,一盏盏的点亮了起来。随风,在檐下摇曳,却让人觉得,有些些的阴森风冷之感。

    一道艳红色的身影闪过,黑发翩飞之间,露出了一张俊秀的脸。特意抹了胭脂的脸蛋,画了青黛的眉头,顾盼之间,如同能够摄魂夺魄一般。

    林梦雅皱了皱眉头,才去了这么一会儿,这身上香粉的味道,就熏得她想要咳嗽了。转身,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人,别说,这么一大半,这老男人是挺勾人的。

    “丫头,你说爷美不美?当年,爷还在江湖的那会儿,哪有这些个葫芦籽什么事?”

    自恋到让人想要爆锤他一顿的语气,除了清狐还会有谁?

    话虽如此,可清狐的扮相。还真是阴柔俊美,一眉一眼,都透着那么几丝勾人的柔情。

    只是,眼神实在是太露骨,看得林梦雅一阵子的恶寒。

    “好了,收起你这幅鬼样子。你现在是良家男子,不是小倌儿。”

    捂着嘴轻笑,清狐惋惜的摇了摇头。

    自家的丫头真是不懂得欣赏,就在刚刚,他可是一个媚眼飞过去,就让人肉酥骨烂了呢。不过,这幅样子时间长了,倒也是有些累了。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样子,赖在林梦雅的身边,看样子是来讨赏来了。

    “我要你做的事情,你可替我做了?”

    对于林梦雅的任何要求,清狐向来是来者不拒。所以,愉快的点了点头,笑得仿佛是一只偷了腥的猫儿。

    “你放心便是,我保证明天天一亮,全京都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的。到时候,你我就安心看戏便是了。”

    虽然,对于清狐的人品,林梦雅还是抱持着怀疑的态度。但是不可否认,这家伙的办事能力,可不是一星半点的靠谱。

    坏笑的点了点头,看好戏这种事情,她可是最为擅长了。

    “来呀,给我准备瓜子花生,小茶点,再给我来一壶最甘甜的茉*莉花。明儿流心院所有的人,都放一天的假。姑奶奶我心情好,每人再赏二钱银子给你们,随便花!”

    顿时,从院子里传出了一阵阵欢呼的声音。

    所有流心院的下人,心里想得都是,要是这主子奶奶,天天都这么高兴该多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