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林家来客
    娘家来人了?林梦雅心思微微一转,喜忧参半。

    洗了洗手,林梦雅还是跟着下人,一起到了会客厅。

    刚进门,就看到一道修长的背影,正站在会客厅里面。

    “哥!你怎么来啦!”

    惊喜的看着面前的哥哥,林梦雅做梦也没有想到,爹爹派来的人,竟然是哥哥林南笙。

    林南笙转过头来,还是如同小时候一般,露出了宠溺的笑脸。

    “我不放心你,所以就跟爹爹自请过来了,怎么样,最近还好么?”

    眼前的妹妹,衣着华贵,尊贵不凡。只是林南笙却觉得有些惋惜,妹妹,终究还死不如以前那么的无忧无虑了。

    “我当然好啦,你跟爹爹都不要那么担心我啦。对了哥,你有没有吃过饭,白芷,快去叫厨房做饭。”

    林梦雅不由分说的,就把林南笙给带到了自己的流心院里。

    刚进门,林南笙就看到了满院子生机勃勃的花草。摇了摇头,还真是奢侈。只不过,若是妹妹用嘛,倒也是值得。

    “妹妹啊,你这院子里什么都好,就是假山花石什么的,倒也不算是什么珍品。过阵子,我替你去寻一块,然后再帮你好好的打理一下可好?”

    林梦雅有些小小的无语,哥哥也好,清狐小玉也罢,怎么都喜欢把那些珍贵的东西,搬到自己的院子里呢?

    “不用啦,我这里真的还好。对了哥,爹爹叫你来,所为何事?”

    邓管家到底是个个中高手,千头万绪的也能处理得当,不像是她,差点烦死。

    流心院里,也只剩下了她身边的人在伺候着,没有了旁人的打扰。林梦雅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是怕被哥哥看到自己忙忙碌碌的景象,以为龙天昱是在虐待自己来的。

    “父亲已经同意,要帮你进宫去了。只是父亲还是要差我来告诉你一声,皇宫内虽然有父亲他们的暗桩,但是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那些人是不能用的。所以,这次你进宫,一定要万分的小心。”

    林梦雅点了点头,不愧是爹爹,想必这段时间里,他早就已经安排妥当,在宫内的部署,也绝不是她所能比的。

    “还有,崇山王跟骊山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帮你的。这一点,你一定要清楚。毕竟,他们虽然跟父亲是旧友,可朝堂中的势力,错综复杂。他们也要权衡利弊,以大局为重,你懂么?”

    其实,林梦雅当初想要进宫,还真没想这么多。本来以为,只是去帮皇上看看病,确定一下病情而已。

    现在想来,所谓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怕是她入宫的那一刻起,爹爹和那些大臣的一盘大棋,就必须运作起来了。

    “这个我都懂,其实我也有自己的保命符。皇后暂时是不敢动我的,只是,爹爹有没有说些别的什么?”

    龙天昱是在宫内也是有暗桩的,只是她听说,这个暗桩的地位,并不能潜到皇帝的身边。

    回来的消息,也只是说皇上现在昏睡不醒。是死是活,到底是没有确切的消息的。

    “其实,父亲的暗桩倒是也提起过。他说皇后跟太子,每隔三日,就会去皇上的寝宫。虽然谁都不带进去,但是每次出来的时候,脸色都十分的阴沉。所以,父亲他们有个大胆的猜测,其实皇上,很可能并未如同他们所说的一般,是在昏睡着。”

    这个消息,倒是让林梦雅心头一动。

    以当今圣上的英明神武,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被皇后跟太子所控制。

    可若是没病的话,那皇后跟太子,岂不就是假传圣旨么?

    看来,皇上那边的情况,倒是比她想象的更加复杂便是了。

    俩个人又说了一阵子的话,白芷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午饭。

    龙天昱一大早就出去了,所以饭桌上,兄妹二人也没有了些许的拘束。

    白芷带着几个手脚利落的婆子摆饭,虽然都是些清淡的小菜,却倒也是十分的精致可口。林南笙瞧着,昱王府的上上下下,倒是对妹妹十分的恭敬。

    下人们虽然不都是精明利落,可到底也是进退如仪,鲜少有猖狂之辈。想来,也是林梦雅治家有方的缘故。

    “哥,你笑什么呢?”

    林梦雅亲自布菜,却看到林南笙的嘴角,轻巧的弯起。

    “我在笑,我家的傻丫头,怎么就成了昱王府里,人人都敬佩的当家主母了呢?”

    嗔怪的瞪了哥哥一眼,刚想说些什么,神色略有些慌张的白芨,就伏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她来做什么?”

    林梦雅眉头微皱,看着自己的丫头。白芨却只是摇了摇头,又看了看林南笙,显然是有些欲言又止。

    “带我去看看,哥,你先留在这里,我出去应付一下,马上就来。”

    安顿好了林南笙,林梦雅低着白芨跟白芷,出了自己正屋的门。门外,所有的下人们都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地上,林梦雅眸色微深,看向了站在院子里的宫装妇人。

    “儿媳给母妃请安。”

    此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德妃,一袭紫色的宫装,更加衬托得她美艳尊贵。

    只是眼睛里,那流转不停的傲慢,让人看起来略有些刻薄,反而不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妇人那般的雍和文雅了。

    林梦雅心有掠过一个奇怪的念头,可却因为太过荒唐,给被她强行压下了。

    “本宫听说,你哥哥林少将军来了。本宫想着,都是一家人,你们这些小辈呢,也不敢轻易的打扰本宫清修,所以,来看看你哥哥。怎样,没打扰到你们吧?”

    林梦雅心头警铃大作,德妃自从性情大变以后,从未对自己有过什么和颜悦色。更别提如此温柔的关心了。

    只是,她现在一时还瞧不出,只好小心应付。

    “都是儿媳的不是,儿媳想着,母妃正在清修,实在是不宜打扰。所以,才没有带着家兄,一起去给母妃请安。”

    实际上,德妃现在在昱王府的地位,早就已经名存实亡了。

    龙天昱亲自下了命令,以后凡是王府的事情,德妃全部都不得过问。若是再有强行插手的事情,就把德妃送到外宅去。

    虽然对于一个母亲来说,龙天昱的手段到底是有些无情了。可林梦雅却明白,其实,龙天昱是想要保全德妃。

    “这倒不必了,本宫知道你忙,所以特意来看看的。带路吧,本宫也看看这名震四方的少年英雄,到底是什么样子。”

    德妃说的理由倒是无懈可击,林梦雅一时也找不出反击的理由来。只能带着德妃娘娘一起去自己的主屋,谁都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白芷的身影,却是完全的消失了。

    “下官林南笙,给德妃娘娘请安。”

    德妃坐在上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林南笙。不愧是少年英雄,英俊潇洒不说,身上,自然带着几分凛然的正气。

    “不必多礼,果然是虎父无犬子。林少爷,倒是真有几分你父亲的英俊神武。本宫一看,倒是着实喜欢得紧。对了,你在这里,可吃的习惯?你妹妹自然是节省惯了的,若是有什么怠慢的地方,可要跟本宫说一说才是。”

    德妃的一番话,看似是在夸赞林梦雅节俭,想要是笼络林南笙。

    可实际上,却是有些嘲讽的语气。好在林家的兄妹,丝毫不在乎她的挑拨之语。德妃虽然面上笑容,这心里,却着实有几分愤恨。

    眉头微微的舒展开来,优雅的品了一口手边的茶。

    “本宫听说,林少将军人品贵重,只是可惜了,到现在还未婚配。本宫想着,咱们也都算是亲戚了,不若,由本宫给林少将军,撮合一门亲事如何?”

    林梦雅跟林南笙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想都,德妃竟然会提出,要跟林南笙张罗亲事的要求。

    林梦雅不由得有些生气,当初,岳婷姐的死,跟德妃可是有间接关系的。恐怕,最不应该提起这事的,便是德妃了。

    林南笙当下一抱拳,略带几分歉意的说道:

    “多谢娘娘,只是,成亲之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且,下官已经有了未婚妻。所以,还是要多谢娘娘的抬爱。”

    德妃听了也不生气,反而微微一笑,说道:

    “哦,本宫想起来了。好像是岳家的那丫头吧,可惜了,她命薄无福。沁儿,出来见过林少将军。少将军,这是我的内侄女沁儿。人呢,虽然比不得梦雅那般的乖巧伶俐,可到底也是大家闺秀。比外面那些不知羞耻的女人,可好上百倍千倍的。本宫想,不如,咱们俩家,就亲上加亲吧,如何?”

    林家的兄妹,在一瞬间就变了脸色。

    一身水粉色衣衫的姜如沁,大大方方的出来见了礼,而后,才好像是后知后觉的惊呼道:

    “呀!这位林公子,莫不是前阵子传的风言风语的岳家小姐的未婚夫么?啧啧啧,真是可惜了。放着这么个英武不凡的少年英雄不喜欢,偏偏,去勾引西番。最后落了个没脸,若我是她啊,也早就死了个干净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