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忙碌生活
    林梦雅的眼中,带着一丝微微的不舍。

    她早就知道,肯定会有这么一天的,却没想到,竟然来的这么快。

    “好吧,但是你走以前,我希望能够见见来找你的人。你是我弟弟,如果那些人,只是利用你的话,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我都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

    那五个人凄惨的死状,林梦雅都看在了眼里。

    她不想,也不能让小玉走这些人的老路。辛黎是个大变态,为了维持他的地位,林梦雅相信,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一定不会放过小玉的。

    一旦回到烈云帝国,她将再也不能保护小玉,所以林梦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威胁到小玉性命的可能。

    “这...”

    小玉有些为难的看着林梦雅,好像这个要求,有些小小的难度。

    林梦雅轻轻的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身后的那些人,应该都知道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放你走的。你回去跟他们商量一下,他们未必不会同意的,去吧。”

    林梦雅帮林中玉系好了斗篷的带子,看着面前隐隐要高过自己的少年,林梦雅的心头,还是觉得有些微微的惆怅。

    “好,我这就去跟他们商量。姐姐,我不想离开你。”

    少年如玉的脸上,带着些小小的期盼,一双黑黝黝的眼睛,似乎都能散发出淡淡的微光。

    张开双臂,环住了林梦雅,把头埋在了林梦雅的肩头,期期艾艾的说道:

    “姐姐,如果你在这里生活的不快乐,我可以带你走的。烈云...烈云那边,我也能给你最好的生活!”

    林梦雅一愣,嘴角不由得浮起了一抹苦笑。

    她以为自己已经隐藏得够深了,为何,还是被小玉看出来了呢?

    “其实,我没有不快乐。小玉,从我生在林家的那一天开始,我的命运,就已经不是再由自己掌控的了,你明白么?”

    林家的嫡出小姐,现在,又是昱王妃。无论哪一种身份,她都不能再任由自己的脾气去行事了。

    “可是姐姐,你根本就不快乐!我能看得出来,龙天昱对你一点都不好,他都是利用你!”

    小玉抱紧了林梦雅,固执的说道。

    可林梦雅却只是笑了笑,若是说起利用的话,她又何尝不是在利用龙天昱,来保全自己跟林家呢?

    所谓的皇室,可能大概都是这个样子的吧。

    “好了,冬至大节已经过去了。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这是你陪姐姐过的第一个年呢。想要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姐姐都会满足你的。”

    林梦雅看着面前的少年,即便他的年纪,还只能算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可他的肩上,却已经担负着千斤重担了。

    小玉的身份,她大概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只是有些细节,还没有得到证实而已。

    可不管怎么说,只要小玉还留在大晋一天,他就是自己的弟弟,林家的义子。

    这一点,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看着小玉一步三回头的是走出了小院子,林梦雅却有些微微的失落。

    当初,只当是小猫小狗一般捡回来的小家伙,如今,也已经成长到这幅样子了呢。

    果真,是世事无常。

    一切,如同林梦雅预料的那般发展着。

    辛黎的事情,不知为何,在京都里,竟然没有留下一星半点的流言。

    后来,她特意又去了那棵大槐树下。枝桠枯干的槐树,依旧屹立在寒风中。可那渗人的一切,却消失无踪了。别说是尸体,就算是一滴血,都没有流下任何的痕迹。

    禁卫军,衙门,京都里大大小小的势力,诡异的都保持了惊人的一致。这倒是让林梦雅十分的意外,本来,她还以为,至少会掀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暴呢。

    只不过,暗地里,争斗却从未停息过。

    一晃,又过了半个月,眼看就要到年下了,林梦雅的事情,也就多了起来。

    “主子,这是王爷在宫宴上要穿的礼服,您看看,是不是还要再做修改?”

    “主子,这是宫里赏下来的年庆,需要您清查一下,然后再做安排。”

    “主子,各地庄上送的年礼都到了,您看看,需要准备什么回礼呢?”

    ...

    林梦雅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为何一到过年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赶到一块堆了呢?

    “这些事情,你们都看着安排好了,对了,白芍呢?这些东西不都是白芍在处理么?”

    一大早上,林梦雅自从吃了早饭,就被按在这里不得片刻清闲。

    “还说呢,主子一大早,就让白芍去准备给各个王府的回礼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白芷一个人近身伺候,就来白苏,都被白芨给抓了壮丁了。整个昱王府忙忙碌碌的,俨然是已经成了菜市场般热闹。

    各庄各院的掌事的,都要来林梦雅的屋子里回禀事宜。或者是来这里听候差遣,进进出出的,林梦雅的脑袋,都已经乱成了一盆粥。

    白芷掩着嘴轻轻的笑着,鲜少看到主子会有如此手忙脚乱的时候呢。

    “死丫头,你还在这里笑。去厨房里看看,给王爷做的参汤好了没。”

    她跟龙天昱的关系,要怎么说呢,反正俩个已经是搬到一个屋子里去住了。只是龙天昱住在外间,林梦雅住在里间。

    府里的下人们,都只当是王爷王妃琴瑟和鸣。许到了过年春暖花开的时候,说不定会添个小主子也是说不定的。

    对于这些猜测,林梦雅不想解释,也无力解释。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听到吧。

    “主母,王爷让属下来给您帮衬帮衬,您还是歇歇吧。”

    邓管家一脸和煦的笑容,不管怎么说,眼前的这一位,才是昱王府里,真正的当家主母。

    这半年来,甭管是姜家的表小姐,还是西番的明月郡主,最后还不都是消失不见了。唯有面前的这一位,才真是握着昱王府的生杀大权来的。

    “有劳了,这千头万绪的,可真是要烦死我了。白芍也丫头也不知道心疼我,把这些个活计,都扔给了我了。”

    对于邓管家这等人才,林梦雅当然举双手双脚赞同的。

    雅轩那边渐渐的没了什么动静,就连姜如沁都给遣了回去。这不,昨日来请安的时候,碰到林梦雅也只是礼貌的点一点头就过去了。

    听说,家里已经给她许了一门亲事。过了年,就要成亲了。对方虽比不得昱王府金贵,却也是这京城内,一等一的世家子弟了。

    她,也应该知道知足二字。

    “白芍姑娘也是忙得脱不开身了,主母*得好,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然是安排得妥妥当当了,若是换了旁人,可是万万做不到的。”

    邓管家这话倒是真的,这半年起来,进步最大的,便是林梦雅身边的四个丫头。

    别看现在忙得团团转,平常的时候,林梦雅可是不会操一点心的。足见这四件贴心的小棉袄,可是极为的能干了。

    “行了,我也甭在这打扰你了。年下了,我也该到处去看看了。”

    地牢里,老师百里睿的研究,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而且,当初被她死马当活马医的王夫人,也已经平安的醒来了。

    听老师说,王夫人恢复得不错,就是总是吵着要见她。

    作为主人,她也是应该去见一见王夫人了。

    虽然人来人往的,但是地牢的出口,依旧是没有半分外人的影子。

    来回巡逻看守的侍卫,也都认识了林梦雅这个昱王妃。更知道,那地牢深处的顽固老头,是因为她的原因,才肯给他们治伤的。

    所以对于林梦雅,他们也更多了几分感激之情。

    地牢里的人不多,林梦雅却并没有径自走到百里睿的房间。兜兜转转的,到了一间极为宽敞的密室里。

    里面,一个男人呈大字型的被锁链捆绑住了。细小的通气孔天窗,露下了星星点点的阳光。

    男人眯着眼睛,仿佛是在感受着难得的阳光的温暖。

    “别来无恙啊,无尘公子。”

    林梦雅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看着面前,已经变得肮脏憔悴的百里无尘。

    她只知道百里无尘,是因为背叛了龙天昱,所以才被锁在这里的。其实猛听到这个消息,她还是有些震惊的。

    毕竟,百里无尘算是龙天昱的心腹之一了。而且,他智谋的确是十分的出众。这样的人竟然背叛了龙天昱,林梦雅当然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百里无尘的视线,游移不定的落在了林梦雅的脸上。

    眼前的女子,一身天青色的斗篷,清雅出尘。美丽的脸蛋上,始终挂着那么一丝丝优雅浅笑,可落在他的眼中,却不亚于对他的处境,*裸的嘲讽。

    “你赢了。”

    嘶哑的声音难听,十分的艰涩,如同磨盘一般,散发出粗粝的质感。灰尘落满了他脸上的每一道沟壑,仿佛在几天之间,他就变成了一个完全失去生命力的老头子了。

    “我们从未比过,何来输赢?”

    一直到现在,林梦雅也不曾明白,到底自己哪里得罪了百里无尘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