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阴狠毒术
    林梦雅的话,让所有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怪不得,刚刚从虫子被燃烧的那一刻起,辛晴就不曾动过。原来,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丫头,你的意思是说,他现在完全不能动了么?”

    即便是如此,可清狐的眼中,却满满的都是戒备。从刚刚的交手来看,他已经知道,面前的男子,手段狠戾,非常人所能。

    若是这只是他的缓兵之计,那林梦雅跟他,岂不会十分的危险。

    “主子,杀了他!趁现在!”

    白苏的突然大喊,却让林梦雅有些迟疑。

    清狐说过,辛家乃是烈云帝国的第一世家。而辛黎又是下一带的继承者,若是明目张胆的被她杀了。万一,挑起俩国的战争,又该怎么办?

    就在她迟疑之时,转变成辛晴的辛黎,再次有了变化。脸上的裂缝,突然炸裂。早就在准备好了的清狐,立刻飞跃而起。一把,抓住了林梦雅,急速的后退。

    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林梦雅,却突然看到了这辈子,最恶心的一幕。

    辛黎阴柔的脸上,此刻却全部都是各色的虫子,纠结在一起。各色毒液脓液混合在一起,滴在雪上,甚至,都把雪腐蚀出了一个窟窿。毒性极为的强烈,而她的大脑里,已经有雷达在拼了命的警示她了。

    按照现代的分级来说,面前的人,已经有了第三级的预警了。要知道,第一级的预警,那可是生化武器的行列啊!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完了...”

    白苏已经完全的瘫在了身后人的怀中,原来,国内关于辛家的传说,都是真的。天龙阁里的长辈们说过,若是真的把辛家人,逼到了这个份儿上。

    那,不管是谁,都是必死无疑的。

    脸色惨白,眼神里带着无力感。她也没想到,辛黎居然真的舍弃自己的那身人皮。

    “这是什么东西?”

    见多识广的清狐,也觉得有些恶心。林梦雅却不错眼珠,看着面前的非人的场景。她记得,在老师的毒经上,她曾经看过一种极为残忍的炼蛊术。

    可是,那种条件是极为严苛的。除非——除非所有辛家的继承人,都是按照这个方法来培养的。

    但是,小玉明显不是这样的。难道,这就是辛黎想要除掉他的原因么?

    “今日之仇,我来日必报。”

    低沉嘶哑的声音,仿佛是从喉咙里直接挤压出来的一般。也不顾自己手下人的生死,这不人不鬼的东西,就施展无上轻功,几个腾跃,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那是什么?”

    清狐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这种怪人,他却是第一次看到。

    “那叫蛊人,跟你的情况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他是用自己的肉身,去饲养那些蛊虫的。”

    林梦雅看着辛黎消失的方向,第一次,对这个所谓的烈云帝国,产生了强烈的排斥心里。

    老师说过,烈云国里面,人人都擅长用毒。因为毒药的作用,所以人会更加的疯狂。

    大晋也好,还是周围的几个国家。能不跟烈云的人打交道,就绝对不会跟他们打交道的。

    毫不夸张的说,毒医到了最后,都几乎是疯子。

    “清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低头,看着林梦雅认真的眼神,清狐立刻点了点头。

    “你把你的鞋子,脱下来给我好不好,好冷啊!”

    皱着一张小脸蛋,林梦雅才知道,原来电视剧里,那些唯美的画面,全部都是骗人的。

    大冬天的,穿一身纱衣,还赤着脚走在雪地上。这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嘛,才这么一会会儿的功夫,她都觉得,脚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呃——”

    略微的有些迟疑,清狐说什么也没想到,林梦雅居然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可他还不等反应过来,一双打手,就毫不迟疑的,把林梦雅的身体,接了过去。

    怅然若失的,看着空荡荡的手臂,清狐愣了愣神。

    抬头,果然看到的是龙天昱俊美的容颜。心头,不明不白的,浮起了那么一股股复杂情感。

    姗姗来迟还搞得那么臭屁,还真是符合他王爷的一贯作风。

    “对不起,我来晚了。”

    抱歉的看着怀中的女人,顺手,把这纤细的小小的身体,全部都塞在了自己的大氅里。

    “你身上有很浓的血腥味,你受伤了么?”

    鼻子特别尖的林梦雅,一下子,就嗅到了他身上的味道。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龙天昱。

    可男人只是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都是别人的血。走,我们回王府吧。”

    用自己温暖的大氅,裹住了林梦雅,不让她受到一点点的风寒。

    龙天昱不打算告诉林梦雅,是他拼命的保护住了林中玉。也带着自己的下属,围剿了外围的敌人。

    心头,有一丝丝的歉疚流淌。他,始终是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在她的身边。

    辛家人的可怕,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得知了。

    若是她没有那么机灵,若是清狐不在她的身边,若是——

    有千万种可能,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永远的失去了她。

    怀抱,不由得收的紧紧的。哪怕是有些微微的勒疼了林梦雅,龙天昱依旧无知无觉。

    “你知道么?那个辛黎,居然是个蛊人。真是个疯狂的家族,难道,他们真的不在乎生死么?”

    窝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喃喃的说道。

    这种蛊人的炼制,极其的麻烦跟残忍。

    先是要寻找一位从小就吃遍天下灵药的女子,然后在其受孕后,用特殊的方法,让女子在孕育胎儿的每一天,都吃下剧毒无比的毒药。

    这样生出来的下孩子,身上毒性跟药性,就能维持一个诡异的平衡。

    在小孩大约一岁左右,再把孩子放在一个很大的瓮里。里面,每天都会盛满毒药跟毒虫。

    当孩子的每一根头发丝,都转成剧毒无比的毒药后。再把孩子,关进一个小屋子里。那里面,全部都是蛊虫跟各式各样的毒虫。

    其实,就是让孩子跟蛊虫互相残杀。若是孩子胜了,那他就是蛊人。若是蛊虫胜了,那蛊虫就是蛊王。

    林梦雅难以想象,到底,是谁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出来。

    而且老师说过,这其中是有着极为缜密的诀窍的。就算是老师亲自来操作,都不能保证百分百的成功。

    辛家,到底是什么来头?

    “辛家——都是一群疯子。”

    听了林梦雅的话后,龙天昱突然开口说道。

    “我师父在十年前,曾经受过辛家的邀请。去过烈云帝国辛家的老宅,但是,只不过是在外宅被人招待的。我师父说过,辛家的人很疯狂。外宅可以说是人间仙境,可内宅,却被称作炼狱。辛家的家主曾经说过,每一个从后院爬出来的辛家人,是是这个世界上,最为恐怖的魔鬼。所以,辛家的后院,只允许男子进入。而辛家的女子,却是要终身生活在外宅的。你知道么?辛黎的父亲,一共娶了十八位妻子,唯有他,长大成人了。”

    林梦雅只觉得心头,有些冷意,不自觉的,往龙天昱的怀中,更加贴近了几分。

    十八位妻子,只有辛黎一个人。那其他人——林梦雅不敢想,因为这实在是太过疯狂了。

    “别想那么多了,他虽然能逃出京都,但是我早就已经派人去盯住他了。即便是让他回到了烈云帝国,我也会让他,付出一些代价来的。”

    龙天昱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的冷意。

    辛黎还真是胆大包天,还真的以为,大晋能够任由他来去自如的么?

    林梦雅点了点头,现在,她只想舒舒服服的,泡上一个热水澡,才能压压惊了。

    今天,可是让她充分的见识到了,毒术最为残忍的一面。

    回到昱王府的时候,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的林梦雅,窝在龙天昱的怀中,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从马车上,一直抱到了房间里,龙天昱依旧是舍不得假手他人。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床铺上,在一众下人的目瞪口呆中,竟然接过了白芨打来的热水。亲手,给她擦拭雪白的双足。

    “你们都先下去吧,这里,有我就好了。”

    惊讶归惊讶,几个人还是乖巧的退了下去。温暖的房间里,只剩下了林梦雅跟龙天昱。

    气氛静谧而安然,林梦雅沉沉的睡着。龙天昱替她擦完了双脚后,十分自然的,用自己的大手,暖着那双冰冷的小脚。

    她,睡着的时候,都是这么安静乖巧的么?

    目光,越过她卷翘的长睫,精巧的鼻子,樱粉色的双唇。这样毫无攻击性的林梦雅,倒是意外的,让人觉得心生怜惜呢。

    黑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房间里。龙天昱目光转冷,转头,看向了来人。

    “你答应过我,不会把她卷进来的。难道,你都忘了么?”

    声音低沉,却带着隐忍的怒气。一双幽深的眸子,射出了慑人的冷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