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尸体拦路
    十步之外的槐树上,挂着好几具尸体。寒风扫过,已经僵硬了的尸体,也跟着风,轻轻的摆动了起来。

    林梦雅冰冷的小手,还是坚定的把清狐的手扯了下来,一双眼睛,十分坚定的,看向了前方。

    应该是五具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可却是被人砍断了手脚头颅,硬生生的小削成了人棍。

    还未冷透的血液,滴滴答答的,从尸体的断口处滴落下来。那雪白的地面上,早就已经染成了一片红色。

    头颅的面目狰狞,即便早就已经失去了生命,可那一双双圆睁的眼睛,还是让人毛骨悚然。

    “别让白苏看到,这里面,说不准会有她的熟人。”

    尽管早就已经看惯了各种各样的人体标本,但是如此残暴的杀人分尸,林梦雅还是第一次见。

    这几个人,其实她并没有见过。但是,她却听清狐提起过,小玉身边的那些人,身上都有一块烈云帝国的玉牌。

    而此时此刻,能够证明他们身份的玉牌,却并列挂在了第一具尸体的头颅边上。林梦雅忽然心头一阵发冷,他们都是小玉身边的人,若是他们死了,那小玉呢?会不会有危险?

    “小玉!清狐,你快去回去看看小玉,他会不会有事?这群人,这群人实在是太过残暴了,我怕小玉会出什么意外,你帮我去看看,好不好?”

    看着林梦雅少有的慌乱,清狐却把她拥在的怀中,感受到她的颤抖。那是林梦雅深埋在心头的恐惧,自从岳婷去世以后,她越发的害怕身边的人,会突然离开她了。

    “别怕,我在这里。放心吧,小玉肯定没事。这几个人,不是他的贴身护卫。你别忘了,小玉是在昱王府里。辛黎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敢在龙天昱的府里大开杀戒的。”

    清狐的话,奇迹般的安抚了林梦雅的心。

    他说的没错,以龙天昱的身份跟地位,辛黎的确是不敢太过造次的。只是面前的一切,实在是太过骇人了。

    难道,这是辛黎给她的一个警告么?还是小玉做了什么事情,触怒了这个变态的蔷薇公子?

    “师父!”突然,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林梦雅猛回头,看到的却是伤心欲绝的白苏。

    “不!是谁杀了我师父!是谁!”

    白苏立刻跑了过来,一个趔趄,倒在了雪地上。

    后面跟着的三个女孩子,刚想要过来扶起她来。却被她用力的甩开,几步到了槐树下,那句年纪最大的尸体上,抱着被砍断了四肢的尸体,嚎啕大哭了起来。

    “师父,是谁杀了你!是谁杀了你!师父!”

    悲恸的哭声,响彻了整个夜空。那被冰雪封住了的血腥味道,混合着白苏的哭声,在这个举国欢庆的黑夜中,更显得别样的孤寂与诡异。

    “白芍白芷,你们回府里通知王爷,还有叫小玉过来,给这几位收尸吧。”

    稳定了心神,林梦雅恢复了最初的镇定,吩咐道。

    马车夫扬起鞭子,带着白芍跟白芷,迅速的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不管怎么说,那前面的身体,看起来都有些慑人的恐怖。林梦雅虽然心头已经有了准备,可小手还是有些冰冷的。

    “白苏,好了。现在,我们还是想办法,让你师父他们入土为安吧。”

    林梦雅走了过去,拍了拍白苏的肩膀。

    这个少女,唯有在现在,才露出了极为不寻常的软弱。林梦雅没办法就这么看着她悲伤下去,可现下,又没有更好的办法。

    “主子,我从小,就是被师父养大的。可如今,他死的这么惨,做徒弟的,一定会为他报仇的!”

    报仇,林梦雅并不反对。可那个辛黎,就连清狐都有些忌惮。

    而现在的白苏,显然并不具备那个能力。

    仇恨,的确是一个能够让人变得更强的动力。但是,她却不能让自己的丫头,平白无故的送了命。

    刚想说些什么,突然,空气里传来的清香味道,却让林梦雅心生警惕,一下子,就把白苏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辛黎!你到底要搞什么把戏!”

    果然,一道绚丽的身影,从她身后的小巷子里,缓步走出。

    一身红衣似乎,雪白的一张脸,漆黑如墨的长发,慵懒的披散在消瘦的肩膀上。

    一步步的,向林梦雅走来。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会怕呢。原来,你也有恐惧的时候。既然知道怕了,那就警告你们家的那个崽子,不是他的东西,就别妄想染指!”

    少年人中性的嗓音,却带着如同毒舌一般的湿滑黏*腻的冰冷。

    林梦雅警惕的看向阴柔的男人,心中警铃大作。

    “这都是你做的?”

    辛黎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黑夜里,他的笑容,却如同天上的明月,清冷而孤傲。

    “没错,他们几个人的四肢,是我亲自砍断的。本来我是想让他们当我的花肥的,可他们都是一些没用的硬骨头。所以,我就只能让他们死在这里了。”

    在辛黎的语气里,仿佛这些死人,都是理所应当的被他杀死。

    林梦雅实在是太了解这种人了,在他们的眼中,不会有任何的怜悯。有的,只是对生命的亵渎与轻视。

    “你会付出代价。”林梦雅的平静里,却已经掺杂了一丝丝的冷酷。

    辛黎几次三番的挑衅,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原本以为,这个人至少还会有些顾忌的。

    可现在,林梦雅才明白,他是一个如此任意妄为的人。

    别说是她了,怕是就连龙天昱,辛黎都会丝毫不放在眼里的。

    “我要杀了你!为我的师父报仇!”

    白苏已经哭红了双眼,一看到仇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她立刻提剑,想要杀了辛黎给自己的师父报仇。

    林梦雅死死的拉住了白苏,她再明白不过了,即便是白苏去了。也只是去送死而已,而她,不想让白苏白白送死。

    “哈哈哈—没想到,你们天龙阁的人,都是这么的单纯。杀我?连你师父都杀不了我,你又能怎么样?不过嘛,你样子倒还算是清秀。若是当了我的花肥,也不算是侮辱了我的花儿们。你知道,我的蔷薇为何会这么娇艳么?因为,它是用最纯净,美丽的少女之血来浇灌的。所以,它比这世上,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丽。”

    手中的蔷薇,被辛黎用那种几乎是迷恋的眼光看待着,林梦雅有些毛骨悚然。

    果然,变态都是恋物癖的定律,被再一次证明了。

    都是用少女之血来浇灌?林梦雅只觉得阵阵的恶心,这种糜烂着死亡腐臭味道的变态,就应该去死才对。

    “你冷静一下,白苏,我不会任由他伤害我身边的人!”

    林梦雅死死的抱住了白苏,再加上清狐的阻拦,这才没有让白苏冲动。

    看了看自己的主子一眼,白苏只能先按捺住,想要杀了这个男人的**。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小玉在大晋,不会碍着你什么事的。为什么,你却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回府求援的马车已经去了,而且爹爹派给她的那一队人,从刚刚就失去了踪影。

    林梦雅猜想,这些人都是爹爹的亲卫。要么,就是跟马车一起回去搬救兵了,要么,就是隐藏在了暗处。双拳难敌四手,只要昱王府的人赶到,辛黎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

    “不会碍着我?哈哈,你这句话真是让我想要立刻就杀了你!”

    踏着纯白的血,辛黎的身上,那股子血腥的味道,却让林梦雅,心头的不安,越来越扩大。

    “那个狗崽子的存在,就是我心头的一根刺!告诉你,若不是他每天都窝在昱王府不出来,我早就拿他的头颅,去庆祝我的胜利了。林梦雅,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可现在看来,你也是这么的冥顽不灵。”

    清狐挡在了林梦雅的面前,手中抽出的长剑,横在他的身前,神色冷峻的,保护着林梦雅。

    “还有你!好好的桃花坞坞主不做,偏偏做这个女人面前一条狗,连我,都为你感到脸红。怎么?你是用你在那些男人女人身下练就的本领,来讨好她么?啧啧,当年京都里,一等一的玩物,如今,也学会保护别人了么?”

    清狐的眼睛,丝毫没有因为被人揭开的旧事,而有任何的波动。

    那段岁月对他来说,无疑是炼狱一般。但是,只要有林梦雅在,即便是被她讨厌了,他也会挡在林梦雅的面前,毫不迟疑的保护她,甚至为她死去。

    一双小手,突然的抓住了他的手臂,低下头,看到的却是她坚定的样子。

    “你不用攻击我身边的人!即便是他以前,有过种种过去。但是只要他们在我的身边,我就不会再任由任何人。伤害他们!辛黎,我本不想与你为难。可你现在,真的惹火我了!”

    语气里,带着十分不常见的冰冷。

    林梦雅从来就不是一个知道畏惧为何物的人,别说是辛黎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她林梦雅也不会当一个缩头乌龟!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