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说服父亲
    林梦雅赶紧摇了摇头,这可是难得的老爸老妈罗曼史。特别是爹爹这么一个内敛的男人,竟然如此的动情的讲述,也算是十分的难道。

    “不,其实我跟哥哥,都想要知道爹爹跟娘,当年的故事呢。”

    林夫人去世的时候,林南笙不过也才是个几岁的幼*童而已。所以,对于娘亲的记忆,其实是跟林梦雅差不多的。

    “你这鬼丫头,就知道逗我开心。说起来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我带你回到京城以后,你娘在府里觉得实在是太过无聊了,就在京城里面,给人瞧病。这一下子,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娘这个神医了。最后,还取了一个玉面神医的绰号。说起来,你哥哥能有这么扎实的武功底子,还是你娘在孕中,吃了不少的神药有关呢。连你祖父都说,这么个壮实的孩子,平常可不多见。”

    林南笙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过事情也的确是这样。

    小时候,他就比同龄的孩子更加壮实些,所以打架给妹妹出头什么的,从来也就没吃过亏。

    “看来,我也是天赋使然了。爹爹你都不知道,我那位老师可不是普通人,第一次见到我,就死乞白赖的非得让我给他当徒弟呢。想来,这也是娘亲的功劳,我啊,随娘亲。”

    母亲这个词汇,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对于林梦雅来说,其实都是一个陌生的词汇。

    从前,她是在福利院长大的。虽然院长妈妈很疼她,可却也同时,爱着其他的孩子。可从爹爹的讲述中,她似乎看到了那个,能让爹爹这样一个英雄的汉子,几十年如一日的爱恋的奇女子。

    仿佛透过医术,她跟娘亲的距离,也拉进了许多。

    “好,既然你学了医术,就要好好的学。你娘在天上看着你,也会觉得欣慰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她也没想到,林家居然还有这等背*景。

    “爹,既然如此的话,我想打着娘亲的旗号,进宫去给皇上瞧病。而且当初娘亲医过的那些人,肯定是会对我有些信心的。这样一来,我不是更增加了许多的助力了么?”

    看着林梦雅期盼的眼神,林牧之却依旧神色凝重。看着女儿,半晌后说道:

    “雅儿,你为何这么执着的想要进宫,是不是,因为昱王爷?”

    林梦雅突然间红了一张俏脸,不胜娇羞的模样,早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林牧之却叹了一口气,虽说女大不由爹了。而且,林梦雅也早就成了昱王妃,可他的心里,却还是有些不赞同这门亲事的。

    摸了摸女儿的长发,林牧之语重心长的说道:

    “其实昱亲王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别说是你了,就是为父跟你兄长,对这个人也是十分的满意。只是,你成了昱王妃以后,怕是也经历了不少的非难吧?若是你执意进宫,到时候,怕是连爹爹,也心有余力不足之时。你虽然聪明,但是宫里波云诡谲,情况万千,你真的能一一应付么?”

    其实爹爹说的这些,她都有想过。但是,若是皇上真的有什么闪失,让太子继承了皇位。

    别说是龙天昱了,就连林家,怕都会要遭殃的。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所以,她更是要想办法,让皇上能重掌大权。

    “我知道爹爹的顾虑,宫中的情况,的确是十分的复杂。可皇上如今的情况,怕是也耽误不得了。爹,我是林家的女儿,自然是要为林家考虑的。所以,请您权衡利弊,帮助女儿完成此事。”

    林梦雅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林牧之也不得不陷入了思考中。

    现在,皇上的病,倒是一天比一天严重了。别的不说,就连他们这些老臣,想要见皇上一面,也都会被皇后给挡回来。

    朝政虽然他们还可以跟太子和皇后斡旋,但是皇上一旦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怕是江山会有很大的动荡。

    “你先回去,此事我还要再想一想,记得,千万不能轻举妄动。即便是要送你进宫,必定要好好筹谋一番才行。”

    林牧之终究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女儿,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在允许林家在继续中立下去了。

    “好,女儿就先回去了,爹爹跟哥哥,也要早些休息。”

    林梦雅不想把爹爹逼得太紧,他们这些年轻人做事,到底还是冲动了一些。不如爹爹他们老谋深算,就算是入宫,能不能见到皇上,如何躲避皇后那些人,也是需要爹爹细心筹谋的。

    作为昱王妃,她是不能随意的在娘家住下的。

    天已经黑得彻底,不知从何时起,竟然纷纷扬扬的下起了大雪来。

    坐在马车里,林梦雅一再坚持下,林南笙才没有拖着病中的身子来送她。只是爹爹不放心,派了整整的一队人来护送她。

    “白芷,还记得小时候么?一到下雪的时候,咱们就在院子里的雪地上,打着滚。”

    怅然若梦,谁又能想到,当初那个天一冷,只能靠疯跑取暖的小傻丫头,现在已经成了千尊万贵的与昱王妃。

    一身奢华的绫罗绸缎,锦帽貂裘,却是半点寒冷也不见了。

    “当然记得,小时候大家都以为小姐最喜欢下雪了。可谁又能知道,主子却是一点都不喜欢下雪的。”

    伸出手,林梦雅接住了从天而降的晶莹。

    其实,刚刚来到这个时代,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她还是十分的不习惯自己的身份。

    可经过了这大半年的时间,她却是已经和从前的林梦雅,融合了一般。那些明明陌生的记忆,却像是真实的发生过一般。痛苦与欢乐,仿佛也根植在她的骨血中了。

    不然,她也不会如此的担心林南笙,如此的想要保住林家。

    终究,她没能避免跟这个身份的同化,不过,她却是明白,这样的局面,却是最为正确的。

    “丫头,我来接你了。”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林梦雅微微的侧头,便看到了清狐那张闪烁着浅笑的俊脸。

    他好像是又清瘦了一些,一身的白色狐裘的斗篷,油光水滑的皮毛,仿佛让他玩世不恭的气质,更增添了几分贵气。

    现在,怕是谁都认不出,他就是当年那个令人闻风色变的童颜坞主了。

    束起的长发,完全的露出了那张俊脸,让他更像是京城里,玩世不恭的千金大少。

    “我不是说了么,自己会回去的。你何苦出来接我,你的毒,越是寒冷,却是发作的快。”

    清狐却浑然不在乎的笑了笑,缩了缩肩膀,就靠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单手捧着自己的下巴,看着他家的小丫头说道:

    “没事,你那个老师倒是厉害。这阵子捣鼓出来不少的药丸,我都按时吃了,虽然不能完全的解了我身体的毒,但是多活一阵子,却是没问题的。”

    这家伙!林梦雅在心头无奈的苦笑,清狐的情况很特殊。

    若是按照实际年龄来说,他至少都应该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年人了。可是从小就灌下去的毒药,在毒害着他身体的同时,却有着驻颜的奇效。

    让他的身体状况,维持在二三十岁左右。

    换句话说,清狐就是靠着身体里的毒药维持的。若是真的解毒了,那也就是要了他的命了。

    “傻瓜,你看看这大街上还有那么多的人。我爹又派了侍卫来保护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清狐还是耍赖,非得要林梦雅答应,以后一定要带他出来才行。

    无奈之下,林梦雅只好点了点头。也不知是怎么了,以前还会跟她撒娇的小玉,倒是越来越成熟了。

    可这个猥琐大叔年纪的装嫩青年,却每每娇嗔,让她真是带了一脸的黑线。

    车子离昱王府越来越近,林梦雅小小的打了一个呵欠。马车里很温暖,落下了帘子,更是半点风丝儿也没露。

    也忙乎了一夜的林梦雅,忽然觉得有些昏昏欲睡。

    突然,外面传来了‘啪’的一声巨响。有些犯困的众人,立刻被惊醒了起来。若不是马夫死死的拽着马车,一定会吓到马儿的。

    “怎么回事?压到什么东西了?”清狐第一时间内,掀开了门帘,刚想要询问马夫状况。可却看到,那个也被吓了一跳的马车夫,此时,却震惊的看向了前面。

    “这是——”

    清狐抬起头,也在瞬间变了脸色。身后,好奇的白芷想要查看,却被清狐,一下子给拦在了马车里。

    “保护好王妃,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马车。”

    语气里,带着几分冷酷的凝重。清狐利落的跳下了马车,寒冷的夜风,吹起了他的斗篷,也让面前的一切,随风摆动着。

    “清狐?发生了什么事?是撞到人了么?”

    尽管清狐吩咐了不准下车,可林梦雅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不顾白芷的阻拦,强行钻出了马车。

    “天啊——”小小的惊呼,惊动了清狐。他转身,果然看到了林梦雅,略有些苍白的小脸蛋。

    走过去,捂住了林梦雅的眼睛,把她的身体,转了过去。

    “别怕,我在这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