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棋差一招
    “爹,哥哥所在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所以,请您不要责怪他。”

    从小,林南笙就因为要保护她,受了不少的伤。就连这一次,也是因为要为她出头,才铤而走险的。林梦雅知道,身为父亲的林牧之,虽然掩护了哥哥。但是却不代表,他不会惩罚哥哥了。

    “小雅,我知道你想要为你的哥哥求情。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今天你哥哥这么做,有可能会毁了我们整个林家?我死不足惜,那林家的老老少少呢?难道,都要因为这个鲁莽的举动,一同赴死么?”

    父亲的话,让林梦雅跟林南笙低下了头。看着一对同样优秀的儿女,李牧之忽然叹了口气,说道:

    “五皇子想要射杀你妹妹,本就已经是大罪了。况且还是在宗庙之中,而你烧了昭和殿,又是想要推到五皇子的身上。但是你可知道,五皇子废了不要紧,要紧的是陈家,也就毁了。”

    林牧之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俩个小家伙聪明是聪明,就是太不知道顾全大局了。

    他们那里知道,这一场的赢家,表面上看起来是林梦雅,可实际上,却是早就虎视眈眈的上官家。

    “父亲,您不是说陈家跟上官家狼狈为奸,即便是毁了,也是好事一桩。上官家,不就少了一个爪牙了么?”

    林南笙不解其意,问道。可林梦雅却想了想,脸色突然一变,她终究还是棋差一招了。

    “小雅好像是已经明白了,你告诉你哥哥,你想到什么了?”林牧之摇了摇头,南笙虽然骁勇善战,兵法也用的不错。但是心计,到底还是棋差一招。

    而小雅就不同,她虽然不会武艺,可心思却千转百回,跟南笙完全的相反。

    “爹爹的意思是,陈家虽然跟上官家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但是却互相牵制。陈家有一部分兵权在手,所以才能保五皇子的性命。可如今,五皇子犯了大忌。若是想要他活命,就得用手上的兵权来换。如此一来。陈家就失势了不说,怕是也要被上官家吞并了。”

    林牧之点了点头,小雅倒是聪慧,一点就透。

    “而且,上官家跟陈家这些年,没少做恶。若是此时陈家倒了,你们觉得,这些事情,要由谁来承担?”

    林牧之的话,让俩个人彻底的陷入了沉默中。

    因为父亲说的对,如果陈家彻底毁了的话。那么得意的,肯定是上官家。如此一来,陈家不但任由上官家来掌控,也就完全的成了上官家的替罪羊了!

    陈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子嗣,肯定是不敢跟上官家死磕到底的。但是如此一来的话,那么上官家,也就有了洗白自己的机会。

    林梦雅心头一震,爹爹所的没错,这一次,的确是皇后娘娘大获全胜了。

    可陈家人,恨的却是自己。

    “雅儿,你已经见过了俩位王爷吧?他们都是为父的至交好友,即便是没有昭和殿的事情,五皇子也是在劫难逃。为父是绝对不会让外人,随意的欺辱我的女儿,你明白了么?”

    林梦雅点了点头,今天,父亲给她和哥哥好好的上了一课。告诉他们,什么才叫做老谋神算,掌握全局。

    “爹,女儿错了,女儿辜负了您的好意。”

    这一刻,林梦雅才真的服气了。她跟哥哥的招数,虽然惊险狠辣,却是单打独斗。能有如此的配合,还是倚赖于爹爹的布局,跟龙天昱的机敏反应。

    可若是按照爹爹的计划进行,崇山王跟骊山王,虽然不会置五皇子于死地。可皇后作为嫡母,必定是逃脱不掉罪责的。

    最后的结局,当然是五皇子要受处置,而且陈家,即便是要交出兵权,也不会落再上官家的手中,并且,还打击了皇后。

    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可她跟哥哥,却是破坏了这一盘好棋。让父亲跟俩位王爷,极其的被动。

    “儿子明白了,是儿子做的不对,请父亲责罚!”

    林南笙也不再固执己见,在战场上的时候,父亲就曾经说过。布局一定要从大处着眼,方能确保万无一失。而且父亲每每在指定作战计划的时候,至少,都是要推演对方的各种反应,更加神奇的是,竟然没有一次失败过。

    现在他才了解到,不是父亲运气好,也不是他会什么神机妙算。而是因为爹爹太了解整个局势了,也能十分详细的观察了解各方势力,这才会有如此详细的作战计划。

    “知道了就好,其实你虽然兵行险招,却也不失为一枚妙棋。”

    林牧之从来就没有责备儿子的意思,只不过,他却是想用这件事情,给儿子一个小小的教训罢了。以后戒骄戒躁,才能有更加长足的发展。

    “怎么说?”林南笙十分的急切,就连林梦雅,也猜不到,到底爹爹用了什么计划,能让这件事,化腐朽为神奇,扭转不利的局势。

    “昭和殿走水,到最后也会被归结为天降之灾。可到底是什么,才能让祭天大典之后,就突然降下灾祸了呢?不得不说,这也许,是老天爷,给大晋的一个警示。”

    林梦雅的眸子一亮,她记得,在现代的时候,武则天称帝之前,就有不少的人说,各地纷纷有牝鸡司晨的异象。

    而如今,朝政在皇后的把持中,如果运用得当的话,那不就会重创皇后么?

    “父亲是说,皇后临朝,国家不宁?”

    林南笙也是极为聪明之人,立刻就猜出了父亲的用意。

    林牧之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俩个儿女,还真是有林家的冰雪聪明。

    “对了爹爹,女儿此次回来,还有一件大事,想要跟您商量。”

    进宫之事,林梦雅一直都没有跟父亲禀明。如今,若是传出了牝鸡司晨的流言,那皇后,岂不是更不能分神去对付她了么?

    也就是说,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说吧,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林梦雅淡淡一笑,把自己要去宫里,给皇上诊治病情的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

    听完后,林家的俩父子,却同时陷入了沉默中。

    其实,林梦雅进宫的危险暂时不提,就算是见到了皇后,她又能看出什么来?

    “雅儿,为父问你。你有多少的把握,可以探知皇上的病情?我听你哥哥说,你的病好了以后,竟然能够解奇毒,可是真的?”

    林牧之严肃的问道,毕竟,在女儿的身上,可是发生了不少堪称奇迹的事情。

    可皇上的病情,绝不是儿戏。那是关系到林家的身家性命的,他,不得不谨慎。

    好在,林梦雅提前,就准备好了说辞。

    “女儿不敢欺骗爹爹,从小,女儿就对药物之类特别的敏感。更加奇怪的是,凡是我嗅到的药,我都能知道它是不是毒药。至于解毒,其实是因为王府里,有一位高人传授的。女儿的天赋异禀,再加上这位老师,实在是不简单,这才有了解毒的能力。”

    其实,仔细的推敲,林梦雅的话,有许多的漏洞。

    可是林牧之,却是深信不疑的样子。

    看着女儿的眼睛,林牧之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这丫头,果然是像你娘。你可知道,你娘当初就是京城里有名的玉面神医!”

    玉面神医?林梦雅皱起了眉头,拼命的在脑海里搜索。

    可当初,哥哥还是个小奶娃来的,她这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又怎么会有印象呢?

    欣慰的看了看女儿,林牧之接着说道:

    “当初我认识你娘的时候,你娘就在边塞,给牧民们诊治。后来,我受了重伤,我手下的副官急了,就命人,把你娘暗中给绑了过来。”

    说起来,当初的一切,其实都是因缘巧合。

    林梦雅跟林南笙对视一眼,这还是成年后,爹爹第一次,将他跟娘的爱情故事呢。

    仿佛沉浸在当初的美好了,多年风霜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的温柔。林梦雅想,这必定就是人家说的铁汉柔情吧。

    其实说起来,爹爹虽然表面粗狂,其实,却有十分温柔细腻的一面。

    谁能想到,在娘去世的最初的几年里。她,其实是由爹爹一手带大的呢?

    即便是现在,她也无法想象,一个在沙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竟然会十分温柔的抱着一个小婴儿,这简直就是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嘛。

    “当年你娘,有边塞第一美人之称。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聪慧,那么的善解人意。我的副官虽然抓了她,却被她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你能想象得到么?我们军营里,那么多人,每一个人见到你娘的时候,都要绕着走。那时候,可是把我给折腾惨了。”

    灿烂的笑容,绽放在爹爹的脸上。那是属于回忆的幸福微笑,林梦雅跟林南笙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里,读出了一种可惜。

    若是娘还在的话,爹爹一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幸福的男人了。

    “瞧瞧,我真是老了,一提起往事来,总是情不自禁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