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重拾斗志
    林梦雅立刻站了起来,天啊,这俩个人怎么打起来了?

    “快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哥哥怎么跟王爷打起来了,龙天昱,我哥哥身上有伤!你要是敢伤了他,我跟你没完!”

    林梦雅的大叫声立刻传到了二楼,龙天昱的心头一震,立刻松开了钳制住了林南笙的手。

    “呼...呼...你还真是听话!我妹妹叫你松手,你就松手!”

    林南笙坐在地上,一边大喘气,一边说道。

    此刻,因为刚刚的一场肉搏战,在林南笙身上乱窜的真气,也都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我——只是不想加重她的病情而已。”

    第一次,龙天昱说的有些漫不经心,他也有些微微的惊讶。因为刚刚林梦雅的声音才想起,他就立刻放开了手。丝毫没有半分的停滞,是从什么时候起,他连反驳都直接省略掉了?

    坐在地上,平复了许久的呼吸后,林南笙终于平静了下来。

    佳人已去,他现在哪怕是自裁而死,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了。但是,岳婷的仇,还没有报。妹妹的身体?林南笙看向了龙天昱,刚刚他可是说了,妹妹的心脉受损。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妹妹,到底怎么了?”

    龙天昱顿了顿,才说道:

    “岳小姐去世的时候,她伤心过度所以心脉受损,差点活不下来。将养了好久,这才好了许多。只是劳累的时候,却还是偶尔会有些不舒服。”

    这也是龙天昱最为担心的问题,太医曾经跟他说过,林梦雅的病,最忌讳的便是劳累跟忧伤过度。

    这一次,如果林南笙真的保不住的话,那他,有些不敢想象,林梦雅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初再果决一点,带走妹妹,也早点迎娶岳婷的话,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小雅肯定是在自责,觉得她没有保护好岳婷吧。这个傻孩子,我怎么可能会怪她呢?”

    林南笙的嘴上,带着一丝丝无奈的苦笑。

    他不是不喜欢岳婷,只是觉得那样优秀的女孩子,自己必须要更加的成功,才能有迎娶她的资格。

    他想要让她,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新娘。可惜,一味的等待,换来的却是永久的天人永隔。

    龙天昱有些疑惑,为何林家的人,在发生了事情后,从来不会相互指责呢?

    犹记得小时候,他们几个皇子,都是养在一处的。

    若是发生了些矛盾,肯定是会相互推诿的。当然,最后都是免不了被父皇跟师父所责罚。

    只是林家却是不同,每一个人在错误的面前,肯定会先找自己身上的毛病。想必,这就是林家能过兴盛到现在的原因之一吧!

    “既然你没事了,就好好的在家里养身体吧。宫里有人看到了你跟秦漠,偷偷摸摸的去了昭和殿,不过你不用担心,那些人,我都帮你们处理掉了。不管怎么说,我跟梦雅,都应该谢谢你。”

    龙天昱平静的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若不是他心思缜密的话,怕是林南笙跟秦漠,都会有不大不小的麻烦。

    把林南笙一个人留在了客栈的房间里,龙天昱打开了门,径自走下了楼梯。

    这时候,想必林南笙最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想想事情的吧。

    “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

    刚下楼梯,林梦雅就迎了过来。小脸有些微微的苍白,想必是因为刚刚自己跟林南笙在上面的响动,惊吓到了她了吧?

    “我没事,你哥哥也没事了。刚刚——刚刚我是在给他疗伤而已。”

    看着龙天昱的嘴角,有些微微的青肿,鬼才会相信,刚刚俩个人在上面只是疗伤而已。

    “你啊!也真是的,让着点我哥哥又能怎么样?他现在是病人嘛,做出些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你多担待一些好么?”

    看着她似嗔似恳求的语气,龙天昱的一颗心,不知从何时起,就已经在她温柔的声音下,软成了一潭清波荡漾的水。

    “好。”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里面却掺杂着连他都不自觉的浓浓宠溺。

    看着那双清冷的眼睛,不再那么的冷若冰霜,林梦雅突然有些不习惯。垂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裙摆。

    “哥哥没事了吧?我先上去看看,对了王爷,不知道崇山王跟骊山王,你熟悉不熟悉?”

    林梦雅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她想要进宫的话,若是有这俩位王爷的相助,一定会顺利不少的。

    毕竟,皇后再大,也终究是个外姓人。有些事,远不如宗亲们的话管用。

    “他们——我倒也不是特别的熟悉,只是听说,从前是跟父皇交好,只是自从父皇登基后,就退隐到自己的封地里去了。所以,平常无事,这俩位皇叔,轻易的不会进宫的。父皇倒是极为的信任他们,只要有他们在的话,皇后就休想一手遮天。”

    林梦雅点了点头,她倒是也能想得明白。

    俩位王爷其实是有大智慧之人,皇上登基,若是他们还继续留在京城,未免有功高盖主之嫌。退隐,不但保全了兄弟之间的情谊,还能继续获得皇帝的信任。

    此一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得出,做得到的。

    “如此,那我便懂了。不过,今日在太庙里,在宴会上,俩位王爷都帮了我不少,所以,我想请王爷,帮我选几样礼物送过去。一来,是感谢二位王爷,二来,受到如此的惊吓,我身子也是有些不便。所以,想请王爷代劳,不知可否?”

    看着林梦雅,龙天昱的心,却是一点点的,因为她而变得更加的温柔。

    在宫宴上,其实出尽风头的人是他。即便是到了现在,林梦雅还是处心积虑的,为他考虑着。

    其实,他也想要得到俩位王爷的帮助。可苦于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这才不得不暂时的搁置了下来。

    却没想到,林梦雅却是用了她性命之危换来的机会,让他去结交俩位王爷。即便是母妃,也从未为他考虑得如此周到。

    “怎么了?王爷可是有不便之处?”

    林梦雅倒是没想那么多,哥哥的事情,她还要跟爹爹好好的解释一番。而且岳家的事情,爹爹想必是早就听到了什么风声。

    时至今日,她才发现,其实自己家里的那只,才是最厉害的老狐狸。

    这一次的事情,也让她充分的认识到,想要运筹帷幄,掌握全局。其实,她还差得多了。

    “没事,我会去给俩位皇叔登门道谢的。你哥哥应该是没事了,我把林魁留下来,若是你今晚想要回镇南侯府,林魁会护送你回去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对龙天昱抱以一个感激的笑容。

    她今晚,的确是要回林家。只是于理不合,若是有林魁的护送,那可就不一样了。

    到了二楼,才刚刚打开门,就看到了一地的狼藉。

    看来,龙天昱跟哥哥的对打,倒是动作不小。

    提起裙摆,小心翼翼绕了过去。果然,在不远处哥哥正坐在地上,发呆。

    刚刚还一副心如死灰,生无可恋的林南笙,好似又活过来一般。虽然依旧散发着颓废的气息,但是也许,这就是他们林家人的坚韧。

    她不是也曾经在心脉受损的情况下,闯入林家的老宅里,去为岳婷姐,争得死后的哀荣么?

    林家人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而是他们明白,活着,就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沉溺在过去的悲伤里,那是懦夫的行为。

    “小雅,过来。”

    坐在地上的林南笙,伸出了自己的手。像是小时候一样,抱住了林梦雅纤细的身子。

    “对不起,明明是我的责任。可我却让你承受了那么多,对不起,小雅。”

    滚烫的眼泪,灼热了林梦雅的皮肤。他们兄妹之间,早就已经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了。

    就像是小时候一样,林梦雅轻柔的拍着哥哥的肩膀,嘴里轻轻的安慰道:

    “没关系,一切都会过去的。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兄妹俩个人,在林魁的护卫下,回到了镇南侯府。门口,林牧之的副将,早就已经猜到了他们会一起回来,所以,已经在外面静静的等候了。

    “大小姐,大少爷,将军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你们二位了。”

    兄妹俩个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起走到了林家的书房里。

    昏黄的烛光,暂时驱散了书房的黑暗。

    林牧之坐在桌子后面,看着手中的兵书,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的安宁。可实际上,那一页他已经看了一个时辰了。

    “爹。”

    林梦雅的声音响起,坐在桌子后面的男人,抬起了头。直到看到了俩个人都好好的,这才,像是松下了一口气般。

    “回来了,坐吧,为父有话要跟你们谈。”

    看着一双儿女,乖巧的坐在了自己的面前,林牧之的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夫人啊夫人,他们的一双儿女,早就已经成长为人中龙凤了。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福还是祸。

    “父亲,我——”

    刚刚做下,林南笙就想要跟林牧之解释。可没想到,却被他挥挥手,打断了儿子的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