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心如死灰
    沉默,可泪水,却是在五个女孩子的脸上,肆意的流淌。

    林梦雅抱紧了哥哥,因为唯有她能感受到,哥哥紧绷的身体里,到底蕴藏了多少的愤怒。

    那双曾经斩杀过无数敌人的双手,在瞬间紧握。‘咯吱’作响的骨节声,足以说明此刻林南笙怨恨难平的心情。

    英俊的脸上,那铁青的脸色,目呲欲裂。

    “噗——”一大口鲜红的血,在马车里飞溅,落在了林梦雅的裙摆上,渲染成了暗色的花朵。

    “哥!哥!你要挺住,不要吓我!哥,你知道么?我之所以瞒着你,就是怕是伤害自己。岳婷姐走了,可她最不放心的人,就是你啊!”

    林梦雅吓坏了,从未有过的慌乱,席卷了她的心。

    她从不知道,看似豁达的哥哥,心头却已经如此的重视岳婷姐。那一口心头血,是最好的见证。

    “我要把岳婷的牌位,放在我们林家的祠堂里。她是我永生永世,唯一明媒正娶的妻,以后,我也要跟她合葬在一起,小妹,能完成哥哥这个心愿么?”

    心如死灰,就连林南笙向来精明睿智的眸子里,似乎都已经黯淡无光了。

    ‘砰’的一声,他身体瘫倒在马车上。这个噩耗实在是太过是震撼了,就连少年英雄如林南笙,都被完全的击垮了。

    “哥,你不能寻短见。虽然二世子死了,但是你可知道,陷害岳婷姐的人,还活的好好的。你放心,我当初威胁了咱们林家的那些长老们,现在,岳婷姐的排位,已经在祠堂里供奉了。我也已经让人,把岳婷姐送回老家了。”

    所有人,都知道林家人骁勇善战,可却鲜少有人知道,林家人更加的重情重义。

    娘当初生她的时候去世,爹爹情急之下,竟然也要一同殉情。若不是祖父祖母苦苦相劝,再加上娇儿稚子实在是无辜,爹爹大哭了三天三夜,才勉强的活了下来。

    她并不觉得,这是英雄气短。大丈夫的确是不要拘泥于感情之事,但是,正是因为爹爹的重情重义,才让三军将士,都对爹爹心悦诚服。

    这是用多少银两,也买不来的忠心耿耿。若非如此,林家军怎会能保百年江山。

    “谁?”

    仿佛一瞬间,林南笙从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变成了内敛深沉的匕首。

    林梦雅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可这也是,她担心的地方。

    但是,她毫无办法,只能先用仇恨,激励哥哥活下去。

    “是太子...或者还有皇后的授意。二世子不是我杀的,可却与我杀的,也没什么俩样。而且,那个明月郡主,也被我一同除掉了。哥,我们兄妹齐心,才能真正的给岳婷姐报仇,所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

    其实林家,在皇权的争夺中,只是想要求自保。

    这么多年来,林家从未介入过权利的纷争中。爹爹也好,哥哥也好,都只是想要好好的保家卫国,让百姓们安居乐业。

    可现在的形式,不允许如此。林家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来,与其选择,为了一己之私,毫不顾忌别人利益的皇后跟太子,还不如做出一个更加明智的选择来。

    “好。”

    林南笙踉跄着,从马车上爬了起来,白苏立刻手疾眼快的,封住了林南笙身上的几处大穴。

    “主子!不好了,大少爷这是怒火攻心,怕是要走火入魔了!我听说林家的武功,向来是十分的霸道。若是不及时的救治,大少爷就会变成一个废人了。”

    白苏的话,让林梦雅急出了一身的汗。

    怎么办?她治疗外伤还是有一套的,但是这种内伤,她根本就是毫无头绪。

    “哥!你等着,我去找爹,我去找爹来救你!”

    她已经失去了岳婷一个亲人了,所以哥哥,绝对是不能有事的。万一变成了废人,那不是比杀了哥哥,还要让他难受么?

    刚打开车门,却看到了匆匆赶到的龙天昱,林梦雅一着急,差点从马车上摔了下去。而恰好在此时,龙天昱一下子,就把她抱在了怀中。

    “小心些。”

    淡淡的血腥味道,窜入了鼻孔中,龙天昱皱了皱眉头,难道,这丫头受伤了么?

    可还没等他查看,林梦雅就立刻哭着说道:

    “龙天昱,我哥哥快要死了,你帮我把我爹请来,好不好?”

    吓了一跳,认识林梦雅这么久了,却从未看到过她哭的如此的凄惨。

    一张粉白的小脸蛋,早就已经哭成了小花猫的样子。龙天昱心疼之余,更加觉得事情十分的严重。

    “你哥哥怎么了?别急,慢慢跟我说。也许,我能帮上忙也说不定。”

    林梦雅突然想起,龙天昱也是一个武林高手来的。立刻抓住了他的手,说道:

    “都是我不好,我应该慢慢的跟哥哥说岳婷姐的事情的,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激动。白苏说哥哥走火入魔了,若是不及时治疗,会成废人的。”

    林梦雅十分的自责,可她心里也明白,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就算是她现在不说,哥哥也早晚都会知道。到那时候,哥哥就能比现在好么?她不知道,而且现在,说那些用不到的,也是晚了。

    “好,前面不远有个客栈。我们先到那里,在想想办法,看看不能不能给你哥哥治疗。”

    抱着六神无主的林梦雅,龙天昱带着自己是侍卫,护送马车到了前面的客栈。

    因为白苏的反应及时,所以林南笙的伤势,被暂时的控制住了。

    客栈被龙天昱包了下来,所有的房客,都不许轻易的出自己的房间。不过好在夜已经深了,倒是没有引起什么麻烦。

    “我去看看你哥哥,你老老实实的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你们四个,好好的照顾好你家主子。”

    龙天昱把怀中的女子,安排在大堂里。林梦雅此刻已经是心乱如麻了,只能点了点头。可眼睛,却丝毫不离开林南笙所在的房间。

    现在,她要怎么做才好?

    虽然不放心林梦雅一个人在大厅里,但是龙天昱还是要看看林南笙的伤势再说。

    说实话,若是以前,他只会因为林南笙是英雄气短。可现在,他竟然会有一丝丝的理解了。

    如果,林梦雅也遭遇什么不幸的话。不知为何,他连想,都不愿意想这种可能性。

    侍卫们,已经把林南笙搬到了房间里。

    在宴会上,他还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可想到,只是一个是时辰不见,他却如同变了个人一般。

    那双眼睛,仿佛锈住了一般看着房顶,仿佛周围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毫无干系。

    “你们先出去吧。”

    “是。”

    侍卫们走的干干净净,房间里,只剩下了龙天昱跟林南笙。

    坐在了桌前,龙天昱却并不急着救治林南笙,反而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

    “我知道你想死,是身上的筋脉还没有完全的乱掉,只要你耐心的调息,休息一阵子也就无事了。可是你没有,反而就任由内息乱窜,这,才是你现在根本的问题所在。”

    床上的人,依旧如此,没有半分的反应。

    龙天昱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

    “我虽然不知道,你跟岳婷之间的感情是如何的。但是我知道,如果你死了,我的王妃会很难过。而我,不想她难过。你,也不想她难过吧?”

    提起林梦雅,林南笙转动了一下眸子,终于是有了些反应。

    “我实话告诉你,你若是真的死了,你妹妹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句话,却像是咒语一般,让林南笙一下子弹了起来,冲到了龙天昱的身边,揪住了他的脖领,眼神凶狠的问道:

    “说!你们这群该死的皇室子弟,到底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看到他如此,龙天昱知道。自己用对了方法,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没什么,只不过是因为岳婷的死,你妹妹伤了心脉。原本是连活过这个冬天都困难,不过,若是你死了,你妹妹肯定会伤心难过,到时候,怕是连年都过不去了。”

    毫不在乎的语气,仿佛龙天昱根本就不在乎林梦雅的生死。

    将信将疑的林南笙,被龙天昱轻轻的震开,接着说: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也可以出去看看。你妹妹此时,正在捂着胸口喊疼呢。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你妹妹要怎么办?你的家族要怎么办?镇南侯青年丧偶,中年丧子,而女儿也即将一命呜呼。到时候,林家要怎么办?”

    龙天昱特意的挑了这些话来刺激林南笙,却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此刻,好言相劝已然是没什么作用了。还不如一痛到底,让林南笙,彻底痛过,这样的话,反而能够劫后重生。

    “你给我闭嘴!”

    再也忍不住的林南笙,一拳冲了过去。龙天昱冷哼一声,心头暗叫来的好!

    俩个人放弃了所谓的套路,你一拳我一脚的,拼起了肉搏战来。

    ‘噼里啪啦’的断裂声,在安静的客栈里,格外的引人注意。就连坐在大厅里的林梦雅,也紧张的,看向了二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