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深藏不露
    一只温暖的手臂,却是在此时,抱住了林梦雅。回头,看到的是龙天昱担心的神色。

    “没事吧?皇后为难你了么?”醇厚的声音,却散发出浓浓关心的意味。林梦雅刚刚才冰寒起来的心,却被这一声问候,驱散了许多。

    是了,这个男人,无论如何,都会站在自己的身边。她有什么可怕的,天塌下来,不是还有他顶着么?

    摇了摇头,给了龙天昱一个安抚的笑容,说道:

    “皇后,只是赐了我一对镯子而已。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宗亲这么多,今天又发生了这么许多的事情。皇后,不能拿我怎么样的。”

    龙天昱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梦雅,不管这个小女人有多么的强悍。可他还是怕,跟皇后那种老奸巨猾的女人对上了,她会吃亏。

    突然想起,若是林梦雅真的进宫了。那皇后,岂不会变本加厉的,对付林梦雅了?

    可父皇的病,又实在是拖延不得。眉头微微的蹙起,他真是左右为难。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原本好好的祈福宴会,也不得不草草结束。

    五皇子的事情,自然会有宗人府处理。只是皇上还在病中,若是最后的处理,还得是要皇上的亲自批示。只是林梦雅估计,皇后是不会放过五皇子的。

    太子已经牵扯到这件事情中去了,现在皇后,一定是急于,要让太子置身事外。

    而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五皇子所说的一切,都成了谎言。想要做成此事,有数不清的方法,林梦雅只是觉得,五皇子这一次,算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不过,这都是他的报应,怨不得任何人的。

    与虎谋皮,就得有被老虎吃掉的风险。何况,是五皇子这种,脑子一点都不灵便的人呢?

    宫外的街道上,昱王府的马车缓缓的走着。可却是在一个暗黑的巷子口,停了下来。

    一道娇俏的身影,突然从巷子口蹿了出来。看看四下无人,低头便钻进了林梦雅的马车里。

    “主子,我已经通知了大少爷。他就在前面不远处等着您呢,按照您的吩咐,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林梦雅点了点头,白苏做事,她向来是再放心不过的了。

    她约了哥哥过来,是想要知道,昭和殿走水的事情,是不是他做的。

    若真是哥哥做的,那他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从宫内出来的宗亲,大臣们,有祖宅的,自然是要回到自己家去。而外地的,要么就是住在皇宫中,要么,就是住在京城的行宫里。

    所以,林梦雅特意挑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路。除了黑了一些,窄了一些外,倒也不会耽误时间。

    车子在漆黑的小路上行驶着,没一会儿的功夫,一个清俊的年轻人,就打马拦住了林梦雅的马车。

    “是大少爷到了,主子,外面是大少爷。”

    白芷一眼,就看到了林南笙的轮廓,悄声的回禀着。

    “请进来吧。”

    马车里都是她的心腹丫环,倒也不会轻易的走漏风声。

    而且四下无人,白苏跟哥哥,也都是武功高手。若是有人偷听,倒也是能发现踪迹。

    一声劲装的林南笙,刚一上了马车,脸上就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意。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可以瞒过所有人,却唯独瞒不过自己这个妹妹。

    所以,本着坦白从宽的态度,他倒是没准备隐藏妹妹任何事情。

    “爹知道么?”

    看了一眼哥哥,林梦雅轻轻的开口询问着。林南笙立刻摇了摇头,说道:

    “我可不敢让爹知道,爹要是知道我敢冲着昭和殿防火,非得把我挫骨扬灰了不可。”

    可林梦雅去淡淡一笑,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哥哥。

    “爹早就知道了,你们出去的时候,还是爹打得掩护。爹虽然是个忠臣良将,却不是愚忠之人。你以为,今天五皇子射杀我的事情,爹爹就真的一无所知了么?”

    直到现在,林梦雅才想明白。怎么就那么巧,皇后选择的俩个王爷,一个崇山王,一个是骊山王。

    即便他们都是十分公正的宗亲,但是明里暗里的,却都向着她来说话。

    虽然字宴会上,俩个王爷看似跟爹爹,没什么交集。可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却解除了林梦雅所有的疑惑。

    她亲眼看到,在那些人都如痴如醉看飞天舞的时候,只有这三个人,是假装沉浸在歌舞之中的。

    许是觉得,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了,这三个加起来都一百多岁的准老头,十分默契的笑了笑。

    那是一种,既不是恭维,也不仅仅是礼貌的笑容。

    从那一刻,林梦雅才明白,原来所有的一切,其实都在爹爹的掌控中。

    她跟哥哥才是这场较量中的棋子而已,而爹爹却只是躲在背后推波助澜。半点风声都不露,怕是皇后,也猜不到其实真正跟她博弈的人,并非是林梦雅,而是林牧之。

    “你是说,爹爹知道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而且,还帮了我们?”

    林南笙还是难以置信,毕竟,他跟爹爹多年在沙场征战。作为爹爹的副将,他又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主将呢?

    火烧昭和殿,这可是年轻人都觉得惊险刺激的招数,难道,家里那个老顽固,真的开窍了?

    顿时,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五皇子的箭矢袋又怎么会丢?我猜,你肯定是伙同秦漠,让太庙里的禁军帮你偷出来的吧?你可别忘了,这些事,可都是有专人在整理的。可为何刚刚在大殿上,五皇子别说是带了,他根本就是忘了这件事的。当然,以五皇子的为人,他是根本就不会记住的。可是,怎么所有人,都忘记了提醒他呢?”

    林梦雅的一番话,让林南笙顿时茅塞顿开。

    没错,他也觉得,事情,有些顺利过头了。如果,不是爹爹在暗中帮助他的话,那么这些事情,肯定是要有纰漏的。

    心头,却陡然一惊,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完全的了解爹爹。

    “哥,其实你的心计跟手段,倒是跟爹爹如出一辙的。只是,你还有年轻人的傲气闯劲儿。爹爹当年,也未必有你强,只是多年的沉寂下来了,所以,才让他多了许多沉稳。我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会成为跟爹爹一样的老狐狸,加油吧。”

    林梦雅倒是能够理解哥哥此时此刻,心里的震惊。

    其实,这些事情,她也是在事后才能够想明白。

    有些智慧,远不是她一个被保护得如同温室里的花朵,能够拥有的。那些敢与天地相博的大智慧,她还是要跟爹爹,好好的学习的。

    “妹妹,你还真是聪明决定。我这个当哥哥的,也要跟咱们爹爹,好好的学学做一只老狐狸。”

    林家人的聪明,绝对是一脉相承的。林梦雅笑了笑,只要哥哥明白就好。这次的事情,如果不出她所料,皇后肯定会全部都推到龙赢楚的身上的。而且,陈家这一次,怕也是要一蹶不振了。

    可是陈家,一向不是跟上官家交好,唯他家马首是瞻的么?为何,皇后会丝毫不顾及陈家呢?

    果真,是令人费解。

    “对了妹妹,今晚的家宴,我怎么没有看到岳家人?我昨天还去岳府一趟,可门子说,岳大人省亲,所有人都跟着回了老家。而且,我就问了一嘴岳婷的情况,那门子,怎么就开始赶人了呢?”

    提起岳婷,林梦雅的心头,就猛然这么一沉。

    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眼看着,已经瞒不下去了。她要如何开口,才能让哥哥,保持着镇定呢?

    “哥,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说。”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像是小时候一样,滚到了哥哥的怀中,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她抱住了哥哥,趴在了哥哥的肩头,还没等开口,一滴滴泪珠儿,就断了线般的滚落了下来,落在了哥哥的衣服里。

    “几个月以前,西番明王来访。皇室跟大臣们,都跟着太子和明王去灵雎山打猎。我跟岳婷姐,也在其列。”

    即便是过去了几个月,可林梦雅每每提起这段事情,都会心疼难忍。

    那么坚强的她,也会哭得像是个泪人一般。

    车厢里的四个女孩子,也仿佛在同一时间受到了感染。毕竟,岳婷小姐,可是第一个真心诚意的对待林梦雅的人。

    若不是她的多番维护,怕是主子,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我知道,岳婷出事了是不是?她是不是从马上摔下来了?还是...还是受了什么伤了?”

    林南笙再迟钝,也感觉出了不寻常的地方。立刻急忙的问道,可林梦雅却抱紧了哥哥,一字一句的说道:

    “明王二世子受了别人的挑拨,想要掳劫我。可没想到,我几次三番的化险为夷,竟惹恼了这个畜生。他...他竟然糟蹋了岳婷姐。最后,还有人奸人恶意中伤月婷姐。她为了不玷污你的名声,竟然跳崖自杀了。”

    林梦雅隐藏的眼泪,再也隐忍不住,从眼眶中落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