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神女飞天
    简单点说,这种药,就是能够满足人内心中,那些想要yy的小渴望而已。当然,某些带颜色的不健康思想除外。

    “真是绝世飞天,莫不是昱王爷从九天之上,给咱们请来的神女吧?”

    宾客中,有人打趣的说道。

    龙天昱只是礼貌的看了对方一眼,不点头,也不摇头。

    之前,他们讲明了,这十位少女,乃是精心挑选的贵族少女。一曲舞毕之后,这些少女的身价已经翻了一倍不止。

    毕竟,能跳如此美轮美奂的祈福舞,已然给这些少女们,本身打上了有福气的烙印。这下,怕是各家适龄的青年才俊们,都会牟足了劲的,想要迎娶神女了。

    “咦?我前阵子的腰疾怎么好像是好一点了?”

    人群里,不断的开始,有人发出了类似的惊疑声。

    “是啊!我的肩膀,好像是也没有那么酸了?”

    林梦雅垂下了眸子,刚刚,白芍跟白苏,可是特意在殿外,把所有的窗户都关闭了。

    暖意熏然,无形中等于给所有人,都做了一个香薰的治疗。要知道,这里面的十种药材,可是经过老师精心调配的。有病治病,无病强身啊!

    虽然不知道林梦雅的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看林南笙到底是林梦雅的亲生哥哥,转了转心思,就知道妹妹到底打得是什么主意。

    垂下了头,淡淡的开口说道:

    “看来,这祈福舞,还真是能够让祈祷灵验,降下祝福呢。”

    这一句不要紧,却是在瞬间,让这些人的心头,都有了或多或少的震颤。

    难道,真是因为祈福舞的关系,佛祖才灵验了么?可身体上带来的畅快之意,却不是作假的。

    顿时,也就信了八成。

    “依我看,才不是什么祈福舞的灵验,而是皇后娘娘跟太子殿下准备的佳酿,才会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太子一党的人,自然是不肯放过这个机会,纷纷说道。

    可惜,大家都不是什么傻子。这酒里确实是增添了几味珍贵的药材,可却根本就达不到如此通畅的效果来的。

    这些,不过是太子一党的一家之言而已。

    很快,那些无人附和的*,就乖乖地噤声了。他们也是心有畏惧,鬼神之事,却不是用来胡说的。

    可此时,林梦雅却举起了酒杯,柔声说道:

    “飞天引来天外佛,可这琼浆玉液,也是刚刚飞天献给佛主的祭品之一。我想,之所以会有如此的功效,大抵是因为,佛祖感念大家信诚之余,也觉得这祭品倒是极为合他的心思吧。我听闻在海外,有一国管这酒,叫做神佛的恩赐。大家不如举杯,祝祷皇上龙体安康,佛主保佑我大晋吧。”

    林梦雅的话,温柔婉转。可谁都知道,佛祖要时刻遵守清规戒律的,更是要滴酒不沾。只是寥寥的几句话,就让刚刚尴尬的局势,有了明显的缓和。

    林牧之跟林南笙,却不明白,一向不喜欢在人前出风头的林梦雅,为何会选择,在此时开口说话呢?

    从此以后,怕是没有大臣跟宗亲,不知道她这个昱王妃了吧?

    林梦雅举起了酒杯,心头叹了一口气。

    她也想低调做人啊,但是如若她只是默默无名的王妃的话,怕是朝野上下,无人能相信,她可以医得好皇上。

    那她进宫的路,也会困难重重了。

    低调,有低调的好处。而高调,未尝单纯的是件坏事。至少,若是皇后想要出手,多少,也要考虑些别的因素进去了。

    她的小命,也就那么容易就丢了。可同时,皇后对付她的手段,也就会愈发的隐秘跟阴毒了。这些,都是她要付出的代价。

    风头也出够了,林梦雅也要老实一会儿了。可有了刚刚艳惊四座的祈福舞外,余下的节目,也都是让人意兴阑珊,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来了。

    不少的世家小姐,跟夫人们,却都有意的要结实林梦雅来。没看到人家昱王府,只是出了一个舞蹈而已,就能让那些小姐们的身价倍增了么?

    若是真能得昱王妃青眼有加,还不立刻飞上枝头变凤凰?

    所以,一卡车的吉祥话,奉承的话,就不要钱一般的,向林梦雅袭来了。

    若不是她革命意志够坚定的话,还没准真的让这些糖衣炮弹给腐蚀了呢。

    “昱王妃,这飞天祈福舞,还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只是不知道,都是哪家的小姐,才能有幸参加呢?”

    一位女儿参加了祈福舞的夫人,故意的问道。

    林梦雅倒也是明白,不能让人家白白的出力不是。悄声的吩咐了白芨一句话后,柔声说道:

    “段夫人真是抱歉,其实刚刚令千金并非是不胜酒力。而是被我,偷偷的给借走了。您看,外面进来的这几位小姐,就是刚刚祈福舞的飞天神女。段夫人福气,生了这么个聪敏乖巧的女儿。”

    林梦雅可是个上道的,人家既然配合了,她就得让人家举得值得不是。

    “哎呀,你看看。我这个当母亲的,竟然是完全给瞒住了。”

    这话说有些假了,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这个当妈的,会完全不知情么?

    顿时,这位段夫人,就遭到了不少人的鄙视。可是有些东西,到底是羡慕不来的。谁都知道,段家可是昱王爷的坚持拥护者。虽然现在暂时被人打压了,可难保,不会有东山再起之日。

    再加上这位段家嫡出的大小姐,已然是到了出嫁的年龄了。这一下子,倒是比她们的女儿,还要身价百倍了。

    几位换好衣服的少女,头上却还是梳着飘逸的留仙髻。一来嘛,可以防止有人浑水摸鱼,二来,这飘逸灵动的发型,也的确能有自己独树一帜的美丽。

    脸上的妆,都是林梦雅亲自指导的。摒弃了之前,舞姬们用白*粉重重的涂上一层的传统,那清淡如水的裸妆效果,让人觉得,她本来就是如此貌美的。

    美女嘛,三分靠长相,这七分可就靠扮相了。

    “飞天祈福舞,那我是否可以知道,我的王妃,又是从哪里,得来的灵感么?”

    被突然出现在背后的声音,惊讶了那么一小下。林梦雅回头,冲着龙天昱眨了眨眼睛。

    “当然是在佛教典籍里,找来的灵感了。不然的话,你觉得我如何能知道,飞天神女的风采呢?”

    林梦雅立刻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龙天昱却少有的,发出了低沉的笑容。

    这个丫头,总是会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来。可偏偏,他却是连一点规律,都寻觅不出来。

    看着林梦雅这边有说有笑,太子的脸色,差点挂不住。

    今天的祈福宴会,林梦雅跟龙天昱,可谓是出尽了风头了。看看,那些朝臣跟宗亲们,无一,不是在议论祈福舞的事情。

    阴沉的,向五皇子使了一个眼色。早就已经按捺不住的五皇子,立刻端着一壶酒,装作脚步虚浮的样子,到了林梦雅的桌前。

    “来来来,本皇子,敬三嫂子一杯。没想到,三嫂子人长得漂亮不说,这舞艺也是精湛。依我看,以后京城里,所有的青楼舞馆,都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我们这些人若是想要欣赏舞姿,不如,就去昱王府看,如何?”

    龙天昱冷下了脸色,随手,就把林梦雅护在了身后。

    “你喝多了,五弟。”

    冰冷的声音,足以让龙赢楚打一个颤栗了。从小,唯有这位三哥,喜怒不形于色,冷酷而无情。

    只是今天,他却横下了一颗心。反正,在太庙里,都已经得罪了。那,就只能咬着牙,得罪到底了。

    “三...三哥,你别误会。我这可是在夸三嫂子呢,还是你运气好,找了这么个天仙似的人物。怪不得,你连个侍妾都没有,原来,三嫂一人多劳啊!”

    龙赢楚的这句话,让不少人都变了脸色。

    他不仅仅贬低了林梦雅,说她跟那些舞姬歌女相提并论,还说龙天昱是贪恋美色之人。

    大殿里,刚刚热烈起来的气氛,顿时有了些小小的冷却。

    龙天昱眯起了眸子,语气冰冷:

    “再说一遍。”

    毫不掩饰的杀气,顿时让龙赢楚清清楚楚的明白,只要是他再敢多说一句,龙天昱就有可能让他血溅当场。

    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想要维持的笑意,也早就僵在了脸上。

    他只是个生活在众人保护中的皇子,哪里有龙天昱,从尸山血海里,趟出来的杀伐之气。

    顿时,不敢再造次。

    就在所有人以为,龙天昱肯定不会放过龙赢楚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侍卫跟太监们的叫喊声。

    “不好了不好了!昭和殿走水了!走水了!快来人啊!”

    所有宗亲的脸色一变,昭和殿,那里可是供奉佛祖跟祖宗牌位的地方啊!若是走水了,可了不得了。

    “王爷,快去看看!”

    林梦雅不想节外生枝,立刻拉住了龙天昱的袖子,眼神里有劝慰的神色。

    转头,看到她眼中的期待,龙天昱只好,暂时放过了找死的龙赢楚,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大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