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飞天祈福
    这飞天祈福舞的舞衣,可是白大娘亲手做的。可谓是用尽了她的手艺,别说是外面的那些土包子了,就算是林梦雅自己看到,都觉得心水得不行。

    “梦雅,你觉得皇后真的不会认出我来么?我今天,可是让我的婢女装病,偷偷的跑来的。”

    上官慧拉着林梦雅的手,一张小脸上,闪烁着担忧的神色。

    “当然不会了,你这飞天祈福舞的领舞,全程都是要带着面纱的。而且经过这么短短几天的训练,你都瘦了那么多了。若不是贴身服侍的人,自然是看不出来的。”

    林梦雅安抚道,上官慧点了点头。这倒是,她从前做人低调,再加上上次宫宴的事情,人人都以为她跟林梦雅已经是情敌了。

    却没想到,暗地里,她倒是林梦雅坚实的盟友了。

    “好了好了,今天就有劳各位了。我去先行准备一下,大家不用紧张,就当是在各自的家里排练了就好。”

    在这之前,林梦雅只是秘密的找了十位舞姬,教授这十个人舞蹈。

    不过好在,大晋的女子,多数都善于歌舞。虽然不能尽善尽美,但是她却是有了十分的把握,这一次,决定要惊艳所有人。

    看了一下情况,林梦雅就带着白芨跟白芷,回到了大殿内。白芍跟白苏做最后的准备,以防有人狗急跳墙了,闯进去捣乱。

    “王爷,可以开始了,各家小姐,也已经准备周全了。”

    林梦雅淡淡的说道,龙天昱立刻点了点头,命人开始。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宽敞的大殿中央,可没想到,竟然先是一个宫女,拿着一罐子的香粉,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不明白,林梦雅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主子,您这是——”

    俩个丫头瞪大了眼睛,却不明白林梦雅的想法。

    “嘘,别说话,看着就好。”

    所有人的心里,都跟这俩个丫头差不多。她们也不知道,林梦雅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缥缈的丝竹声响起,似乎是从远处,传来了一位僧人念经的声音。

    不疾不徐的声调,让丝竹声,也似乎有了几分空灵之意,而坐在大殿内,比较虔诚的信徒,此时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安静的聆听着。

    念经声跟音乐仿佛融为一体,随着音乐声,一对衣着缥缈的飞天神女,静悄悄的走到了中间的场地上。

    十个人,身穿淡金色的纱衣,虽然飘逸柔软,却是半点不露。所谓佛靠金装,大抵就是如此的道理了。

    十位飞天的脸上,都蒙着轻薄的面纱,可却只能隐隐绰绰的,看出一个大致的轮廓来。

    即便是有人知道,自己家的小姐女儿在跳舞,可在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子里,却分辨不出哪一个,才是自己家里的那一个。

    十个少女,有人怀抱琵琶,有人手中有一只盛满了花瓣的篮子,还有人手持长笛,还有人端着盛满了琼浆玉液的酒壶,轻盈的衣袖翻飞,女子的身段玲珑,那柔软的腰肢,虽然肆意的扭动,却不会让人轻易的亵渎。

    尤其是中间的领舞,舞姿更是轻盈而柔媚。一双美目里,无欲无求,仿佛是最虔诚的信徒,在佛主的周围俯视着。

    应和着诵经的声音,只会让人觉得,她就是九天之上,绽放于莲花花蕊中的飞天神女,再也生不出半点猥亵的心思,生怕,亵渎了这舞动着的神女。

    随着十位少女的舞蹈,大殿里,渐渐的绽放出一种沁人心脾的味道。清幽冷香,虽然不会让人觉得太过娇媚甜腻,却让人有种隐隐的,想要入定之感。

    心头平静,生不起任何的波澜,只看到前面的女子随着音乐而摆动。却似梦境一般,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如同做了一场大梦。

    只觉得四肢百骸,都畅然而通了的感觉。

    林梦雅看到了众人的反应,把得意,藏在了心头。

    他们哪里知道,这香粉可是她跟老师悉心调配。里面,有能够让人静气凝神的香粉不说,还添加了十味珍贵的药材,以及一味名为黄粱一梦的幻药。

    随着这些少女们的践踏,气温逐渐的提升,随着时间俞久,这里面的特质的药性,就会越发的融合。

    所以,只是凭着香气,就能有排毒养颜的功效。再加上黄粱一梦的致幻作用,到时候,这些人就会如同做了一个神奇的美梦,一些小病小痛什么的,多多少少的,也会有不同的程度的缓解。

    这,她这个祈福舞的真正目的。

    歪头,调皮的冲着龙天昱眨了眨眼睛,好像是在说,瞧,他给的那些银子,真是没白花呢!

    看着那张俏脸上,一闪而逝的小小得意,龙天昱的心头,却隐隐的浮上了几分震撼。

    大手笔大场面的,他见得多了。可这样奇巧的心思,别说是他了,怕是就连父皇,也没能见识过几次的。

    怪不得,她那几天忙的,连跟自己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这才短短的几天,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

    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抹浅笑,这小丫头,为何每次,都会给自己这种想也想不到的惊喜?

    看到龙天昱脸上的笑容,林梦雅却是娇羞的低下了头。

    可心头,却在小声咒骂着龙天昱我奸诈。这死家伙,每次在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以后,都会用笑容来奖励她。

    偏偏,她也是这么的不争气,看到那张俊美的脸上,露出了诚心的笑容的时候,她却只能,低垂着头,抚慰着早就已经跳得超速的心。

    真是的!若是有一天她得了心跳过速的毛病,一定是龙天昱这死家伙害的!

    俩个人之间暧昧的小小交流,却落在了太子的眼中。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是沉浸在了林梦雅所制造的幻境当中。

    可皇后身边的嬷嬷,却狠狠的掐了他一把。这才让他,从那种虚假的梦境中剥离。只是,在看到林梦雅跟龙天昱之后,太子的心情,顿时就跌落到了谷底。

    不用说,这一定是林梦雅的主意了。

    嫉妒,就像是疯草一般,在他的心头滋长。

    为何,他身边的女子,不是庸脂俗粉,就是俗不可耐。即便是长得出凡脱俗之辈,可到了府里,不是冷冷清清,就是太过骄纵。

    哪怕是有想要讨好他的人,无一不是为了高高在上的太子妃的位置。

    他可以得到天下又如何?那个绝代的美人,不还是在龙天昱的手上。

    顿时,太子对龙天昱这个弟弟的怨恨,又再次深刻了许多。

    “怎么?现在就沉不住气了?”

    皇后清冷的声音传来,瞬间,让太子有些气馁。不过,他却连皇后的眼睛,都不敢直视。生怕一直就不满意他的母后,在看出点什么来。

    若是让母后知道,他觊觎自己弟弟的女人,一定会觉得他没什么出息的。

    “回母后的话,儿臣没有。儿臣只是觉得,若是今天的祈福舞,是由儿臣献上的。那效果,一定会更加惊艳的。三弟,还是有想得不周到的地方。”

    皇后依旧维持着不温不火的表情,喜怒不形于色,没有人知道,她此时到底是生气,还是赞赏。

    “这祈福舞倒是其次,只是没想到,短短的几天内,他居然能想出如此的心思来。倒也是难得,你要好好的学学,下次,要多多用心。”

    从林梦雅在她的手中逃脱开始,皇后就隐隐的觉得,只要是有龙天昱跟林梦雅在,她的计划,就不能进行得酣畅淋漓。

    这俩个人都是聪明绝顶之人,林家又军权在握。她,也不能任由太子,总是做出写不疼不痒的诡计来为难他们了。

    谁知道下一次,他们会不会反败为胜不说,竟然还能大出风头了。

    “母后教训得是,儿臣明白了。”

    太子有些不福气,心头,更加怨恨上了龙天昱。

    从小,父皇就时常拿自己,跟龙天昱来比较。虽然,要求都是一样的严格,但是对那些庶出的皇子们,却比他而言,多了几分的亲切跟宠溺。

    若是他有争风吃醋的表现,父皇,往往会叱责他不懂得爱护兄弟,少不了又是一次的震怒。

    若非他是唯一皇后所生的嫡子,怕是这太子的位置,也不会轮到他的头上。

    他,必须要抓紧一切时间,收拾了龙天昱。

    一曲舞毕,所有人如梦初醒一般。可循迹看去。大殿的中间,还哪里有飞天少女的舞姬。除了香粉上,那淡淡的脚印外,就没有了丝毫的痕迹。

    “好生奇怪,为何只在香粉上有脚印,地上,就没有了呢?”

    宾客里,立刻有人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林梦雅笑而不语,为了这次的宴会,她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呢。

    光是舞衣舞鞋,就有许多的小机关。真正能做到让大家以为,真是从天上请来的飞天神女呢。

    所有人都在啧啧称奇,幻境中,他们怕是都有自己不同的体验。这就是黄粱一梦的奇效,在梦境里,人们能够看到,他们的心头,最为渴望的场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