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想找麻烦
    太子一向跟五皇子交好,这是朝野上下都人所共知的事情。

    但是,想要对付小雅,至少,也是要用一些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吧。这样光明正大的想要杀了小雅,看来,还真是半点不把林家放在眼中了。

    “五皇子,太子——哼,敢欺负我的妹妹,我若是不给他们一些个回礼,那岂不是太辜负他们对我妹妹的照顾了。”

    林南笙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远没有林牧之的老谋深算跟忍耐力。

    在他的字典里,任何人欠下的债,都是要讨还回来的。哪怕对方,权势滔天,他也要想办法,让对方不好过!

    “不过就是靠着陈家而已,现在,陈家都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再猖狂就不怕没人能保他么?”

    秦漠的一双眼睛里,闪过了几分鄙夷的神色。

    不管是文采还是武功,五皇子都绝对是几位成年皇子里,排在绝对的末尾的人选了。

    可他,还偏偏装出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以前,陈贵妃在的时候,尚可保全五皇子。但是现在,陈贵妇这么一死,连陈家都是大厦将倾,谁,还会在乎这么个飞扬跋扈的皇子。

    “不是还有太子么?他可是太子的心腹,上官家跟皇后,不会任由这把火,烧到太子的。”

    林南笙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着,可眼神里却早深埋了阴毒。

    “太子?现在他已经自顾不暇了,我可不认为在这个时候,皇后会为了五皇子,而得罪各位宗亲。”

    俩个人相视一笑,多年形成的默契,已经不需要任何的言语去沟通了。

    秀够了恩爱的林梦雅,红着一张小脸,到现在,她才明白刚刚他们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脸颊有些滚烫,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成了绯闻的女主角。

    刚回到座位上,却看到那四个丫头,都笑得一个眉眼弯弯了。

    “笑什么?都不许笑了!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第一次,林梦雅引以为傲优秀的口才,竟然也有了话都说不完全的时候。一张绯红的俏脸,早已是满面含春了,哪里还有半分,在大殿上,那镇定自若的样子。

    “我们可没笑,瞧瞧,瞧瞧,刚刚也不知是谁,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跟王爷——”活泼的白芍,立刻打趣道。

    俩只拇指暧昧的向中间弯曲着,一看就知道是在暗示刚刚林梦雅跟龙天昱的事情。

    “死丫头,你再乱说,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明知道,自己现在的话,早就没有了半分的威慑力。可林梦雅,还是装腔作势的说道。只是那娇嗔的样子,可是十足的小女人。瞬间,让四个丫头,更是笑得前仰后合的。

    “好啦,你们就不要笑我了。好歹,我跟王爷是正经夫妻,你们要是羡慕的话,赶明回了府,我就求了王爷,给你们都找个婆家!”

    林梦雅作势虎下了一张脸,四个丫头也知道目前的情况,不太适合过于跟自己主子开玩笑。

    只是一个俩个的,都用‘这次就放过你’的眼神看向了她,顿时,林梦雅就觉得心好累。

    唉,哪个主子跟她一样,一点尊严都木有呢?

    虽说是家宴,但是却是正经的祈福宴会。只是因为今年皇上卧病在床,所以气氛,没有往年那么的欢愉。

    皇后跟太子坐在主位,虽然陷害林梦雅的计划失败了。但是这俩个野心家,表面上却是半点都看不出来的。

    笑容满面的看着所有人,仿佛真的是为这一次的祈福宴会感到开心一般。

    “各位宗亲,既是朝臣也是我皇族不可缺少的一员。如今四海升平,还是仰赖于各位的诚心协力。此次的祈福宴会,希望能够令各位宗亲,能够感慕皇恩浩荡,也期望来年,我大晋国泰民安。”

    皇后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高贵典雅的说道。

    所有人,也都端起了自己面前的杯子,恭敬的一饮而尽。

    雍容大气,高贵不凡之类的美好词汇,似乎都应该出现在皇后娘娘的身上。其实林梦雅有些不理解,皇后,俨然已经是后宫至尊了。

    即便是她不搞出这些小动作来,皇位,也是属于她儿子的囊中之物了。

    难道,她真的有什么不臣之心。所以,才急于除掉自己跟龙天昱的么?再说,得罪了林家有什么好处。

    即便是皇后的母家,不乏在军中效力的悍将。可在名望与实力之上,还是差了自己的爹爹许多的。

    若是,她能让上官晴待自己视若已出,那林家的势力,不就可以成为太子的一股助力了么?

    她也实在是明白,为何,皇后如此这般的舍近求远。

    “冬至大节,自然是要普天同庆的。奈何我父皇卧病在床,做儿子的,实在是夜不能寐。故献上一尊红珊瑚,也算是为父皇祈福了。”

    太子也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只是面容上,却带着几分担忧与焦虑。

    只是看外表,倒也真的像是个为自己父皇忧伤的孝顺孩子。

    但林梦雅却是一百个不相信,若是太子真的担心皇上的话。那么他就应该在皇上的床前尽孝,而不是处心积虑的,勾引他的弟妹。

    而且,勾引不成,还反咬一口的无耻之徒!

    “太子孝心,真是令人感动。微臣听闻,红珊瑚在佛教中,乃是如来佛的化身。太子此举,定然会让皇上身体早日康健的。”

    这马屁拍的,也太及时了。

    林梦雅无语的看着那抹谦卑的身影,那一位,可是顺着上官家的关系,才能爬上来的刺史。

    不过,他这一番刻意的逢迎拍马,却好似得到了太子的赞赏一般。立刻,就有不少人随声附和。

    看着外表谦虚,实际上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的太子,林梦雅真是相当的鄙视。

    不就是一座红珊瑚么?只要有钱,是个人都能买到。

    好在,很快着阿谀奉承的浪潮,就立刻过去了。按照惯例,龙天昱安排了不少精致的歌舞,在悠扬的歌舞声中,祈福宴会,总算是正是开始了。

    丝竹声缥缈而优美,十数位歌姬,踏着轻快的步伐,在大殿上呈现出了一场极为让人心醉的歌舞。

    这些林梦雅早就见过了,在彩排的时候,她就对这些歌舞赞不绝口。

    宫里的舞姬就是不同,杨柳枝儿般纤细的腰肢,随着音乐肆意的摇晃着,交织成一幅幅一幕幕如同绢画里才有的人间仙境。

    虽然歌舞有些中规中矩了,却倒也没什么大错。

    宴会上觥筹交错,宗亲们也放了胆子,尽情的观看着歌舞。

    可一曲舞毕,不知是谁突然呜咽了一声,叹息道:

    “唉,皇上还卧病在床。我们这些下臣竟然在此处歌舞享乐。若是吾皇得知,必定会伤心的。”

    林梦雅瞥了一眼声音飘来的方向,倒不是京城里的熟人,八成,是从外地赶来的吧。

    她从太子一党的眼神里,看出了些许的端倪来。立刻明白,怕是此人,就是太子的党徒,派来捣乱的就是了。

    这一声叹息过后,立刻有不少忧国忧民的大臣们,脸色也晦暗了许多。

    皇上并重,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国家的事情。

    林梦雅当然知道,这其中代表的意味是什么。

    好在,她早有准备。龙天昱看到这群人的表演后,不慌不忙的说道:

    “此事,我当然早就有准备了。父皇的安康,才是整个大晋的平安。各位不必太过忧心,本王早就命人寻找了十位出身高贵,面容清雅的贵族女子,表演整个飞天祈福舞。飞天乃是佛教中的服侍佛祖的飞神,若是做此舞,也是能够给皇上祈福。”

    这些话,都是在今天到皇宫的途中,林梦雅嘱咐龙天昱的。

    前些年,林梦雅曾经去现代的敦煌做一次学术考察。刚到那里,就被那绰约多姿,灵动秀美的飞天壁画所倾倒了。

    在佛教中,飞天其实就是乾闼婆和紧那罗,一位负责散发香气,供奉佛主。另外的一位则是能歌善舞。

    至于服装的方面,林梦雅更是跟白芨连夜商量,尽量的表现出女子妖娆多姿的体态,与飘逸灵动的感觉。

    再加上她脱胎于胡旋舞跟民族舞的混打型飞天舞,想必,这一次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

    果然,在龙天昱解释完毕后,刚刚还质疑的宗亲大臣们,立刻陷入了疑惑中。

    飞天祈福舞?这倒是个新鲜的词汇,林梦雅跟龙天昱略点了点头,就带了四个丫头,去到偏殿做最后的准备了。

    果不其然,林梦雅之前找的那十几个舞姬。要么就是临时有事来不了,要么,就是干脆失踪了。

    可太子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其实,那些人都是林梦雅放出的烟*雾弹。

    真正的飞天们,却是以上官慧为首十位贵族少女。

    这十位可都是林梦雅精心挑选的,家里跟龙天昱,或者是林家,都是极好的交情。好在上官慧并不怎么出门,不然的话,其他的九个人,肯定会提防着她了。

    刚进门,就看到十位飞天少女,已经穿戴齐全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