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暗藏谜底
    “咦?怎么会是芍药呢?我明明记得,这上面绣的是牡丹来的!”

    白芷惊讶的呼声,立刻吸引了白苏跟白芍的注意力。俩个丫头按个的看了看,没错啊,这的的确确是芍药没错。

    可她们也是亲眼看到了,那本应该是朵牡丹无疑!

    “这其中的奥妙啊,就得你们的白芨姐姐说了,我还是要多谢她,不然的话,今天可就麻烦了。”

    三个丫头,立刻扑过去,拽着白芨,给她们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芨实在是拗不过这三个磨人的家伙,只能想俏脸微红的说道:

    “这哪里算得上是什么功劳,不过是咱们主子不嫌弃罢了。”

    白芷立刻抱住了白芨的手臂,摇摇晃晃的说道:

    “我的好姐姐,你就跟我们说了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原来,礼服上绣上的牡丹,其实一朵很像是芍药的牡丹。二者十分的相似,唯一的区别,便是花瓣的边缘不同。

    而白大娘的技艺,之所以被称为鬼绣,就是因为她们有一套独特的针法,在白芨把花瓣尖端的绣线拆下来以后,还能按照原样绣上去,并且,用的是细如牛毛一般的小针。

    如果是现代的话,在显微镜或者是能放大的仪器的帮助下,一定是能看到细微差别的。

    但是这是古代,如果只靠肉眼或者是手摸的,根本是分辨不出二人的差别来的。

    所以,云司服或许已经猜到了林梦雅他们的手法,可却并不能找到十足的证据来。

    鬼绣,早就已经绝迹了,所以,她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的计划,为何失败了。

    “天啊!我今天才算是知道,巧夺天工是什么意思?白芨姐姐,你可是让我们开眼了呢!”

    一向是心灵手笨的白芍,早就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了。

    她今儿才算是明白,为何主子放着宫里送来的衣服不穿,却偏偏爱穿白芨姐姐亲手缝制的了。

    敢情,白芨姐姐做的,比宫内的,高了不仅仅是一个档次的问题啊!

    “好了好了,你们快别夸我了。其实,这也是主子运筹帷幄的功劳。我娘知道主子看中我们家,所以不敢不为主子是尽心尽力的。你们啊,就别老是夸我了。下面,可都是你们的功劳了。我也不会做什么别的,只要主子不嫌弃就好。”

    白芨在心头,可是真的把林梦雅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妹。

    想必她也是上辈子上了高香做了好事,才能找到这么一位好主子。

    且不说其他,主子把三绝堂完全的扔给了她的爹娘来管,就是别人家没办法做到的。

    所以,爹娘感恩戴德不说,也是把主子,真的当成了家里人看待。

    “是啊,白芨说的对。白天这一关我算是过了。可是晚上的这一关,却是不好过。你们可都要小心一些,为着这礼服的事情,我算是彻底的得罪了皇后,以她的性子,必定不会让我们好过的。你们要时时刻刻都小心一些,知道了么?”

    四个丫头,听到了林梦雅的话后,都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

    主子说的没错,皇后定然是已经恼羞成怒了,别的不说,怕是在祈福宴会上,皇后肯定会为了找回面子,出一些损招的。

    “是。”

    林梦雅也终于是稳定了心神,有了这么多人在她的身边,多多少少的,她心里也是有底了。

    此次的祈福宴会,要比以往宫宴的规模大上许多了。

    很多在封地的皇室宗亲,都会出席这一次的祈福宴会。

    换下了礼服,林梦雅穿上了一身淡紫色的礼服,用貉子毛滚了领子,上面全部都是用暗金色的绣线,纹饰出极为繁琐的花样。

    她的这身礼服,可是白芨跟白大娘,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绣出来的。哪怕是灯光昏暗,这一身的流光溢彩,都会让她分外的夺目。

    脚着八宝绣鞋,步步生香的走到了所有人的面前。芙蓉面上,带着几分轻柔浅笑。一双清澈晶亮的美目,流转之间,灵气四溢,只让人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其他的女子,能与之媲美了。

    有些女子的美丽,是因为面容艳丽,身段玲珑。

    可林梦雅的美丽,却似隐藏在黑夜中的一颗明星,耀眼,却遥不可及。

    这祈福宴会上,竟然是有大半的视线,全部都被她吸引过去了。

    龙天昱站在大殿的中央,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不同寻常的笑意,看着自己的王妃,一步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王爷,让您担心了。”

    轻启朱唇,那婉转轻柔的声音,带着林梦雅独有的芬芳,在他的鼻息间,轻轻的绽放着。

    “无妨。”

    在太庙的时候,林梦雅被人突然带走,让龙天昱的一颗心,紧紧的提了起来。

    皇后的手段,他可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只是碍于当时的情况,他不能在第一时间内去解救她,问候她的状况。

    龙赢楚的那一箭,却让他有些心裂胆寒了。

    看着那张楚楚动人的小脸蛋,不会有人知道,刚刚,他看到龙赢楚的举动后,那冰冷到毫无温度的掌心。

    原本,他以为至少在自己的面前,他可以保护林梦雅,不受到任何的伤害。

    却没想到,这群人的手段,竟然如此的猖狂!就连祭祖这种大事,都可以用来胡闹。

    他,绝不会让林梦雅,白白的受了惊吓!

    突然,林梦雅的手,被龙天昱拉住。本想要转身离开的林梦雅,轻轻的扯了扯,却发现,他拉的很紧。

    “王爷...旁边还有好多人呢!”

    即便是宽大的衣袖,也无法阻挡这双交缠在一起的手。

    在民风不是那么彪悍的古代,虽然他们是俩夫妻,可到底,也是有些太过胆大了呢。

    “王爷...”

    难得,林梦雅也会有害羞的时候,眼看着那一双粉嫩的脸颊,因为自己的举动,而变成了诱人的粉红。

    龙天昱的一颗心,却像是被揪住了一般,七上八下的。

    好想,把她就这样拥入怀中。

    龙天昱向来是一个成熟稳重的人,也不知道今天是为了点什么,居然,就这样肆意的放纵了自己情感起来。

    “嘘——”

    那玄色的衣衫,在瞬间就包围住了自己。

    林梦雅有些傻愣愣的,却是已经被龙天昱拥在了怀中。

    那颗还有些后怕的心,不知为何,在龙天昱宽厚温暖的怀抱里,竟然奇迹般的抚慰了下去。

    不顾大庭广众之下,林梦雅,竟然也反手抱住了龙天昱。

    这——大概叫做秀恩爱吧。

    可这夫妻俩的举动,却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林牧之跟林南笙,坐在群臣之中,此时倒是颇有一番大将风度。

    对于自己女儿跟女婿秀恩爱的行为,林牧之奉行的当然是,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的‘三非’原则。

    只不过,旁边都是年轻人的林南笙,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这一群胆大的年轻人,纷纷的挤眉弄眼的,开起了林南笙的玩笑来。

    “南笙兄,你可真是不地道啊。若是知道你的妹妹如此貌美聪慧,那我可早就登门迎娶了。”

    林南笙淡淡的笑着,心头却十分的鄙视这群朋友。

    当初,妹妹的情况,他们又不是不知道。不过若是他真心的求这群朋友,倒也能给妹妹安排一个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场所。

    不过,他林南笙的妹妹,到底是不凡的。

    骄傲的看向了林梦雅,他的小雅,是这场宴会里,最为夺目光彩的存在。

    只不过,在看到林梦雅身边,那个高挑的玄衣男子后,一抹子小小的醋意,却在心头滋生。

    那可是他珍藏了十几年的珍宝,如此,就归了另外一个人,怎能不让他的心里,有些酸溜溜的呢?

    “我看倒不是如此,当初南笙兄可是给了你们机会的,谁让你们不知道珍惜!”

    另外一道声音响起,林南笙十分高兴的看向了秦漠。

    俩个人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自从林梦雅,把秦漠的毒解了以后,不仅仅是稳定了军心,更是让秦漠跟林南笙的兄弟之情,深厚了许多。

    此时,看着一群人在打趣自己的好兄弟,秦漠当然是要过来救场的。

    “好好好,就你们是上阵不离亲兄弟。我们啊,都是酒肉朋友!”

    一群朋友又笑闹着离开了,林南笙看着那群人,摇了摇头。

    其实,那些人不乏有识之士,只不过碍于家族的情况,所以故作狷狂而已了。

    “南笙兄,听说在祭天大典上,五皇子可是差点,就要了昱王妃的命了。”

    俩个人虽然表面上依旧是淡淡的笑着,可是眼神里,却有着冷意流淌。

    “打听清楚了么?五皇子为何想要射杀我家小雅。”

    秦漠有许多朋友,是负责当天守卫的禁军。

    其实,只要稍微留心,就能知道在大殿里发生的情景。

    只不过,秦漠跟林南笙,却只能把自己的愤怒,深藏在心底。

    “具体的原因,我多方打探也没有打听出来。但是,我听说在祭天前一天,太子曾经去了五皇子的府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