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生死一刻
    外面,祭天大典还在进行,只不过,主角却是以太子为首的皇子们了。

    而作为王妃的她,也只能跟在宗亲们的身边,一起看着面前的皇子们,完成为国祈福的礼仪。

    大殿之上,五位成年的皇子,依次排开,按照地位的尊卑,一起完成者祈福的仪式。

    林梦雅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追寻着龙天昱。

    跟一身骚包名皇子的太子不同,龙天昱一身玄色的礼服,上面绣上的,却是四爪的青龙。

    阳光下,这男人站得笔挺,一举一动,都流露出天然的贵气。

    他是诚心诚意的想要为大晋祈福,也是诚心诚意的,尊重自己的祖宗亲眷。

    比起太子那种敷衍炫耀的态度来,龙天昱不知道虔诚了多少倍。可那个靠着祖宗庇荫,才能成为太子的人,却一心,只是想着该如何的争权夺利。

    如此对比,倒也不失为一种讽刺了。

    大殿上,一切的礼仪,都到了最后一环了。所有的皇子,都要搭弓射箭。一是为了祈福,让大晋长长久久。

    二来则是要看看几个成年的皇子,到底是成长到了何种的地步,说白了,就是炫耀一下皇子们的武力值而已。

    毕竟,大晋能够有现在长治久安,靠的,可不仅仅是皇上的英明神武。

    彪悍的军队武力值,那才是让邻邦老实听话的诀窍之一。

    五个人依次排开,大殿的门外,已经被人放置了五个红心的靶子。

    别人林梦雅不知道,但是龙天昱的武功,可是奢靡莫测,就连清狐,也不敢小看龙天昱就是了。

    搭弓射箭,一举一动,都透着那么一份定笃。别说是林梦雅了,就连那些宗亲们,也都在啧啧称赞几位皇子的架势。

    “国运昌盛,绵延悠长。请几位皇子,射出凤鸣金箭,向列祖列宗祈福!”

    礼官的声音响起,五个人全部都拉开了弓,瞄准了自己的目标。

    ‘嗖’的一声响起后,五支离弦之箭,带着细微的破空声激射而出。

    按照规矩,这几个人是要连射九箭的。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就在最后一箭要射出去的时候,五皇子却突然转过身来,把箭射向了观礼的人群。

    “啊!妈呀!”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恐的大叫了起来,而这一边的宗亲们,更是吓得肝胆俱裂。

    可没想到的是,这箭笔直的射向了人群中的某一位。

    却唯有她,站在那里,丝毫不避讳箭的飞来。

    ‘嗡’的一声,凤鸣箭贴着她的脸划了过去,深深的,扎进了她身后朱红色的盘龙柱上。

    那箭尾还在颤抖着,可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上半分。

    “五皇子,好箭法。只是眼神好像不太好,这边,可不是靶心。”

    一双云白如玉的手伸出,把射在盘龙柱上的箭,给拔了出来。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明明是最应该受到惊吓的林梦雅,却比每一个人都淡定。

    一步两步三步,林梦雅不慌不忙的,走到了五皇子的面前。顺手,奉上了那只箭。

    “既然是为国祈福,就应该不留遗憾。请五皇子,把这只箭送到它该去的地方吧。”

    气氛,因为刚刚的事情,而变得有些沉闷。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林梦雅竟然会如此的宽容大度,亲自,把箭送给了五皇子。

    五皇子龙赢楚突然邪魅的一笑,伸手拿过了林梦雅手中的箭,随手一摄,这箭,就到了靶心上。

    可是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转身下去的林梦雅。

    “三哥,你的王妃倒是出乎我的预料。怎么,我可是听说,你最喜欢的人,不是苏琳琅那个病秧子么?如今,倒是变了口味了。”

    从龙赢楚射出那一箭开始,龙天昱的心头,就已经异常冰冷了。

    仗着自己的出身高贵,所以五皇子向来不把他们这些人放在心头,唯独,只是跟太子交好。

    而且,五皇子每每闯祸,父皇,也都是一笑置之了。可没想到,他,竟然敢在祭奠上,公开的射击林梦雅。

    握住弓的大手,用力到泛白。冷冷的瞥了五皇子一眼后,阴沉的说道:

    “如是她伤,我必要了你的性命。”

    声音里,带着能够冻结一切的冰寒。就连龙清寒也都面色不善的,看向了五皇子。

    “哼,连父皇都不能奈我何。你们这几个人,又能做什么文章。倒是你那王妃,还真是胆大,有意思。”

    俩个人的短暂交谈,也没有逃过太子的耳朵。

    只不过,他却是冷眼旁观,丝毫没有要管俩个弟弟的意思。

    林梦雅固然貌美如花,比他府里的那些个姬妾都要漂亮。可是,她却是个不识时务的。

    若是留下来,早晚也会是坏他妲己的祸水。

    但是,他却是有些意外,五皇子敢在此时动手。心头冷笑,这个蠢货,当真是以为父皇宠爱他么?

    不过,是看在五皇子母亲的娘家势力庞大而已。

    这下子,他犯的可是蔑视祖宗的罪。没看到那些宗亲们,都已经皱起了眉头了么?

    即便是贵妃家里再想要保他,怕是也要大费一番周折了。而且,五皇子的生母陈贵妃,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

    今时不同往日,这个蠢货,却还是在这里作死。

    保持微笑,控制住自己的双腿,林梦雅坚持着,走到了观礼的位置。

    只有她自己知道,刚刚的一幕,可是惊出了她一身的白毛汗啊。

    看着弓箭射过来,谁能不怕?

    她只不过是因为太过惊讶跟恐惧,所以一时身子不能动了而已。

    哔哔哔哔!!真是想要暴句粗口来的,刚刚,就在刚刚,那箭离自己只有一公分,或者是还不到一公分的距离。

    若不是她命大,肯定是不是翘辫子了,就是被毁容了。

    心头的愤怒滔天,林梦雅打死也不会忘了五皇子那张脸。

    好!这五皇子也算是有种!

    她林梦雅发誓,早晚有一天,要整的五皇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被震惊住的礼官,立刻宣布礼成。天啊,要是再耽误下去,万一血溅祭天大典,就算是他有八个脑袋,也得被砍下来当成蹴鞠踢的。

    就这样,一场包含着阴谋与威胁的祭天大典,就这样结束了。

    一直在偏殿里等候的四个丫头,早就心急如焚了。

    别的不说,白芨因为知道衣服的秘密,早就已经急的团团转了。

    不过,好在林梦雅虽然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却没有忘记了自己的丫头。

    叫人把她们全部都接到了自己的轿撵旁边,听着旁人的议论,四个丫头才知道,刚刚林梦雅,到底经历了多惊险的一幕。

    回去的时候,别看跟来时一样的风光。可林梦雅,却是已经九死一生,在鬼门关前,着实了绕了一圈回来的。

    祈福宴会,要一连举行三天。

    不过,因为今年皇上病重,所以,只举行一天而已。

    林梦雅所准备的一切,一都被早早的带到了宫中。刚刚到了为她们准备的小院子,林梦雅就瘫坐在了床上,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

    吓死宝宝了!

    “主子,您快过来沐浴更衣吧。穿着湿衣服,万一受凉了可怎么办?”

    白芨心细,只是摸了一把林梦雅的后背心,就知道里面的衣服,早就湿透了。

    “好,好。”

    她也的确是需要,好好的洗一个澡,来稳定情绪了。

    拖下了礼服,果然里面雪白的衬衣,都贴在了林梦雅纤细的腰身之上。

    进了热水里,她这才有些惊魂未定的,跟几个丫头,说起了当时的情况。

    “对了主子,您之前就说,这礼服上绣得是七彩凤。可是,为什么到了最后,又变成了六彩凤呢?”

    白芷歪着头,不解的问道。

    林梦雅却只是微微一笑,赞赏的看向了白芨。

    “这都是你们白芨姐姐功劳呗,我才知道,原来,白大娘就是当初连宫里的绣娘都要甘拜下风的鬼绣传人。怪不得,我总觉得你给我做的衣服,比宫里的还要精致百倍,鬼绣,果然名不虚传。”

    看到林梦雅的赞赏目光,白芨的心里,有骄傲却有些害羞。

    原来,那天林梦雅吩咐白芨,去准备了一些可以给丝线染色的染料。

    可没想到,她的娘亲知道了原委后,把他们家祖传的一味特殊的染料,交给了白芨。

    这染料明明无色无味,但是有个神奇的功效。

    只要把俩种不同颜色的染料,分先后加入,那染出来的丝线,就会根据外部温度不同,而变成不同的颜色。

    白芨先是把凤凰的眼睛拆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经过了漂染后,又按照原样绣了回去。

    所以,那只凤凰的眼睛,在常温下看到的,就是黑色。

    但是经过有温度的香薰炉子的一熏,就变成了原来的紫色。

    所以,才瞒过了礼官,也让云司服,怎么找,都找不到破绽。

    三个丫头听林梦雅说完,嘴巴,都自动自发的,都变成了‘o’字型。

    敢情,白芨那几天总是不见人影,就是为了这个东西啊。

    可白芷这个好奇宝宝,又是问起来没完了。捧着林梦雅的礼服,却惊讶的看到了那朵牡丹,赫然变成了芍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