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芍药牡丹
    “给皇后娘娘请安,给各位皇叔请安。”

    哪怕是现在,林梦雅的眼神里,都不曾有过一丝丝的慌乱。

    衣服她是穿在身上没错,可却并不代表她有罪。

    几个老宗亲皇叔,本来以为,会看到一个哭哭啼啼的侄媳,却没想到,眼前的女子,落落大方,美艳高贵,实在是不像是个有心逾矩之人。

    “起来吧,你也不要怪本宫。毕竟,祭祀大典是关于到江山社稷的事情,容不得半点马虎的。几位王爷德高望重,必定不会让你受到半分的委屈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退到了一边,等候发落。

    “黄公公,你说昱王妃的礼服有问题,是有什么问题?”

    作为主导者的皇后,自然不会让自己有任何暴露的机会。所以,提问的对象,自然而然的变成了黄公公。

    刚才一副公正严明样子的黄公公,立刻变了脸色,说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是负责香薰的礼官,发现了昱王妃的礼服有所不妥。说是礼服上的凤凰是七色凤凰,而原本应该是芍药的图案,也变成了,变成了牡丹!”

    黄公公的话,让几个人都变了脸色。

    七彩凤穿牡丹,这可是只有皇后才能尊享的规格。如今,昱王妃的礼服上也有了,这岂不是大逆不道么?

    尤其,还是在冬至祭奠上,这简直就是形同忤逆!

    “你可看准了,这可是大事,万不可冤枉了昱王妃!”

    留着一把胡子的崇山王,瞪着眼睛问道。

    可黄公公立刻把礼官推了出来,那礼官行了礼后,立刻说道:

    “确信无疑,下官仔细的看了,虽然不明白,但是王妃身上的彩凤,只有眼睛那里是紫色,而且,那花样也的确是牡丹。下官,绝对不会看错的!”

    礼官的信誓旦旦,让林梦雅的情况,再次危险了一些。

    所有人,都把怀疑的目光看向了她,可她,却跟没事人一般。只是礼貌的笑着,承受着所有人的职责。

    如此的风度,却是让俩个王爷,顿时欣赏不已。

    “这样吧,此事也不能光听这俩个人的信口雌黄。昱王妃,此事因你而起,你可有什么,要辩解的么?”

    骊山王问道,虽然板起了一张脸,但是他的眼中,却还是带着几分不舍的。

    毕竟,这昱王妃气度不凡,就是运气差了些,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一遭了。

    他们虽然是个闲散王爷,但是宫里的事情,多多少少的,还是知道一些的。

    皇后的为人,虽然大事上没有什么错误,也到底也是少了几分容人之量。况且,所有的礼服,都是出自内衣局之手。只怕这昱王妃,只是一个不小心,被人算计了而已。

    “刚刚礼官跟黄公公的说的话——”林梦雅故意停顿了一下,才说道:

    “全部都是对本妃的污蔑!俩位王爷,侄媳自从进了王府的大门,处处是克已复礼,从来没有半分的僭越。没曾想,第一次参加冬至大典,就遇到了这种情况,还真是让侄媳寒心。”

    林梦雅的矢口否认,却让皇后娘娘的眼中,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冷笑。

    她不怕林梦雅不承认,反正证据确凿,林梦雅此刻的抵赖,却是能够让她,更快的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皇后娘娘,您可要给下官做主啊!下官虽说只是一个小小的礼官,但是也知道,祖宗之礼不可废。如果娘娘不信,大可以自己查看一二!”

    礼官立刻跪在了地上,言辞犀利的说道。

    皇后跟俩个王爷对视一眼,最后幽幽开口,说道:

    “没错,此事的确是需要严查一番,不能冤枉了昱王妃不是。云司服,你是宫里的老人了,这礼服,又都是你们尚服局的人,亲手缝制的,不如你去看看,最为稳妥了。”

    “是,皇后娘娘。”

    闻声便有一个穿戴整齐的中年女子,从皇后的身后走出来。

    林梦雅心头冷笑依然,好一个皇后娘娘,管皇亲贵胄服饰的司服都随侍在册了,看来,是铁了心的,要给她一个好看了。

    云司服表面上倒是一点也看不出来,行了一个礼后,就恭恭敬敬的,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想要动手检查。

    可林梦雅却是眉头一皱,冷声说道:

    “慢!想要检查我的衣服,说简单也简单。但是,若是我的服侍丝毫没有僭越的地方,那皇后,又当如何处理?”

    林梦雅的语气里,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心虚。

    所以皇后,更加笃定,她只是在为自己的罪行找借口而已。

    看了看俩位王爷,跟后面的几位宗亲。略微沉吟了一下,才说道:

    “若是真的只是礼官看错了的话,那定然,是要治他的罪,给昱王妃正名的。”

    好精明的算计,合着不管是她的毛病,还是礼官的毛病,都跟皇后无关是么?

    可她林梦雅,又岂是甘心吃哑巴亏的人呢?

    “不,我身为皇家的儿媳,本应是要参拜太庙的,可如今,却是因为这贼子所害,不能尽孝。若是能还我一个清白,我希望皇后娘娘可以让我参拜太庙,给祖宗上香,祈祷我大晋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也是祖宗显灵保佑,我才不会被奸人所害,娘娘觉得如何?”

    皇后轻轻的挑起了眉头,她没有想到,林梦雅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只是她口口声声的,都是祖宗保佑,祖宗显灵的话。若是不答应,反而显得她小气了。

    “好,那本宫就答应你。云司服,你可要好好的看一看才是。”

    使了眼色给了云私服,后者立刻如同显微镜般,恨不得一寸寸的放大了来看。

    只是林梦雅胸有成竹,别说是云司服了,就是再来俩个人,她也不怕!

    检查,在无声的继续。

    可云司服的神色,却愈发有了些不安。

    她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凤凰的安静,却十分意外的,没有看到紫色。

    那明明,是黑色的!要知道,黑色可不算是彩色,所以,这位昱王妃身上的礼服,其实是六色凤,而非她们之前所设计的七色!

    又看了看旁边,那一朵盛开的牡丹。真是越看越惊心,这哪里是她们绣好的牡丹,明明,是一朵美丽的芍药。

    怎么回事?为何全部都不同了?!

    “启禀皇后娘娘,昱王妃身上的这一件,不是出自我们尚服局的礼服!”

    看了半晌,云司服支支吾吾的得出了这个结论。

    皇后冷哼一声,她还以为林梦雅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走了之前就被她设计好的老路。

    “昱王妃,私换礼服,这可是大罪,你可认罪!”

    可是此时的林梦雅,却依旧不慌不忙,微微一笑说道:

    “我听闻,云司服可是尚服局的老人了。我身上的衣服,不管是用料,款式,绣工,可都是你们尚服局的手艺。如此空空白牙的污蔑我。难道,是别有用心不成么?”

    云司服的脸上,冷汗都立刻滴落了下来。

    垂着头,不敢去看皇后娘娘的眼睛。这...这跟商量好的不同啊!

    那面料,款式,的确是她们的手艺,可...可这东西,怎么就会变了呢?

    “云司服,你给本宫仔细的看看!”

    皇后看到她这幅心虚的样子,也立刻来了火气。

    好一个没用的东西,都是早就授意过的,为何现在,会是如此的胆战心惊。

    难不成,林梦雅还真的能凭空的,变出另外一件不成么?

    “看吧,最好好好的看一看。云司服,这六彩凤戏芍药的图案,听说,可是你首创的。怎么,司服老眼昏花到这个程度,连自己首创的东西,都认不出了么?”

    林梦雅半似威胁,半似嘲讽的话,差点让云司服吓软了手脚。

    她哆哆嗦嗦的深处了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凤凰的眼睛,跟芍药的花瓣。

    本来,她以为至少会有一片改过的针眼的。

    可她,竟连半个都没有发现。难不成,出鬼了?

    脸色,也在瞬间变成了一片的惨白,不可能!这,根本就不可能!

    “我想谁是谁非已经很清楚了吧?我是个小辈,所以此事,还要请皇后,跟几位皇叔定夺。”

    林梦雅跪在了地上,十分诚恳的说道。

    皇后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十分的难看。她倒不是心疼自己安插的人,而是林梦雅的这一句话,就把她架在了火上。

    外面的祭天大典,都已经快要进行完毕了。若是她在让林梦雅去太庙里参拜,那这一次,她可是亏大了!

    “噗通”一声,礼官跟云司服,也都跪在了地上,眉间,带着几分破败的死气。

    此事,若是林梦雅有心追查,那他们,定然是逃不过去的了。

    而且,皇后那是什么人,心狠手辣,一点情面都不会留的。只是,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其实,就已经想到了,会是这种结局。

    上位者的争斗,作为下人的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守口如瓶了。

    “你们,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皇后眼神,渐渐变得冰冷,居高临下的说道。

    俩个人对视一眼,惨然一笑,共同的摇了摇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