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冬节祭奠
    按照规矩,皇族里所有的成员,全部先要绕城一周,以示与民同乐后,方可进入太庙。

    此时,百官跟随,前呼后拥的场景,可不是一般情况下,能够看得到的。

    林梦雅坐在轿撵上,得随时随地,都维持着仪态万千的样子。

    其实,挺累的。

    才做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林梦雅顿时觉得,腰酸背痛腿抽筋。

    想要伸个懒腰吧,又怕被民众看见,反而会丢了龙天昱的脸。

    还没走到一半,她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快要承担不住脑袋的重量了。

    那八枚凤簪,可是货真价实,镶满了珠宝的。可怜了她的脖子,这么细小的脖子,得承担那么重的东西。

    现在,她只希望到了太庙的时候,脖子还能动,就算是不错的了。

    周围,所有的平头百姓,全部都跪下来行礼。虔诚与畏惧,交织在那一张张或是稚嫩,或是苍老的面容上。

    林梦雅突然知道,为何平民都期待明君了。是这些平民,创造了这个国家,可只有在圣人明君的治理下,他们才能获得安静平和的生活。

    看着龙天昱的背影,太子的性格,注定他不能成为一代明君。那么,最好的选择会是他么?

    轿撵带着一众的皇亲国戚,一路到了太庙内。

    里面,早就有礼部的大臣们打理好,在祭天大典开始以前,林梦雅跟龙天昱,要在偏殿里等候。

    虽然,整个祭天大典,她要参与的地方寥寥无几。

    但是作为皇家的儿媳妇,她还是要全程围观。

    脚下的八宝绣鞋,看起来十分的华美,可若是站上这么一下午,她也非得废了不可。

    坐在偏殿里,自己的四个丫头,也都在旁边伺候着。四个小丫头跟着她,也是走了一个上午了,少不得腰酸背痛的,只是却都是咬牙坚持着。

    “一会儿我出去参加祭天大典的时候,你们都在这里好好的歇着吧。毕竟,我旁边都有宫里的姑姑来提点,出不了什么差错的。”

    太子跟皇后,要最先祭祀,当然,会说些什么祈祷风调雨顺的吉祥话,然后,是各个皇子,亲王,携着自己的正妃行礼,最后,是太子带着文武百官一起行礼,方可礼成。

    整个过程,都是有礼官严格的把控,一举一动,都是要有规范的。

    不过,这确确实实的关系到江山社稷,没有人敢出错就是了。

    四个丫头纷纷丫头,最后,还是林梦雅强行要求,这才勉强的点了点头。

    “王妃,大典已经开始了,请您出去一同参加。”

    外面,礼官恭敬的声音响起,林梦雅整理了一下衣服,*肃穆的出了门。

    呵,这场面,还真是不小。

    她在现代的时候,也曾经看过现代人模拟古代祭天大典什么的。

    不过,跟现在比起来,也只是徒有其表而已。

    现代人嘛,无非就是图一个乐呵。要么,就是为了当地的旅客什么的。样子跟架势都有,欠缺的,却是古代这种,诚心诚意的祈祷。

    不管是皇亲贵胄,还是平民百姓,似乎都期望老天垂怜,能够带来新一年的丰收喜悦。

    林梦雅虽然不懂,却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了。也许,她真的应该诚心祷告,毕竟,灵魂穿越这种鬼扯的事情,也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不是?

    “冬节祭天大典开始——”

    穿着暗红色礼服的礼官,声音浑厚得如同而深远。哪怕是站在后面,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喧闹的太庙大殿,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低头敛声,恐怕惊动了天人。

    礼官手中,拿着金黄色的先皇遗训,在所有人的面前,大声的念着祝祷词。

    林梦雅平视前方的祭坛,心头默念着秦大人叮嘱她的事情,一会儿,她只需要跟在龙天昱的身边,然后好好的行礼,叩拜,然后乖乖的当成一根柱子,就可以了。

    太庙的大殿上,所有的人,都在诚心跪拜着。

    林梦雅也跪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从她的那个角度里,能看到所有人的状况。

    皇后,穿着明黄色的礼服,高高的凤冠,让她看起来高贵无比典雅万千。

    而跪在她身边的太子,也是一样穿着明黄色的礼服,偌大的祭坛内,唯有他们母子俩个与众不同。

    林梦雅在心头冷笑,也许,在他们的心中,皇后跟太子,会是这个世上,最为高贵的存在了吧。

    可她,偏偏却是要把这俩个人,从高高的神坛上给拉下来。

    岳婷姐的仇,始终盘亘在她的心头,就像是一根扎入心头的刺,久久的让她不能忘记。

    皇后跟太子三拜九叩,行完了大礼,剩下的,就是各个皇亲们。

    很快,就轮到了林梦雅跟龙天昱,照例,她跟龙天昱要接受礼官们用添加了香料的香炉的是香薰,然后,才能去太庙里面跪拜。

    身穿深红色服饰的礼官,在林梦雅的身边绕了一圈,却是在看到她礼服上的凤凰后,变了脸色。

    “昱王妃,您...您的服饰,是不是有些不妥之处?”

    礼乐下,礼官的问话,其实并不怎么明显。

    可林梦雅却转头,看了看礼官,沉稳的笑道:

    “这是内务府送来的,我也看了一眼,没什么不妥之处。”

    礼官却越看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复杂,最后,只得一路小跑的,找到了负责此次祭天大典的总理太监。

    “黄公公,您快去看看吧,这是要出大事了!”

    正跟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黄公公,恶狠狠的瞪了那礼官一眼后,把礼官拉到了一边,小声问道:

    “我看你是肉皮子紧了,这种事情,也是能乱说的么?若是冒犯了贵人,小心你的脑袋!”

    礼官不敢再说其他,只好一五一十的,伏在了黄公公的耳边,说了下情况。

    “此事关系重大,可不敢信口开河。你可是真的瞧清楚了,半点假话也没有?”

    那礼官立刻点头,那可是掉脑袋的大事,若是他看错了,别说是黄公公了,就算是朝中大臣,也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好,此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咱家要先禀告一下娘娘。你先让昱王妃在偏殿稍候,然后去请几位老成的宗亲过来。”

    行进的队伍,因为林梦雅的事情,而有了稍稍的停止。

    龙天昱皱了皱眉头,看着身边好整以暇的女人,刚刚那个礼官的表情,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了。

    难道,又横生枝节了么?

    “怎么了?”

    心头掠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龙天昱实在是太明白皇后他们的手段了。

    在这种场合,用正大光明的理由,去处置林梦雅。既能堵住悠悠之口,又能让林将军,毫无*毛病可寻。

    只是,出发前,他曾经仔细的检查过林梦雅的一切,难不成,是哪里出了什么纰漏不成么?

    “没事,你安心去跪拜祖先吧。完事了以后,再过来找我。别让别人说你为了女人,耽误了祭祖。”

    从礼服送过来的那一天开始,林梦雅就知道,皇后会在祭奠上找她的错处。

    偏偏,她还不能重新做一件礼服,只能穿着这件超出规格的礼服来参加。

    这礼官分明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了,不然的话,怎么会如此的巧合,这么一点点的错处,偏偏他就能瞧的分明了。

    果然是皇后的行事作风,滴水不露,让人避无可避。

    “王妃娘娘,实在是有些事情不妥,还希望您移步,跟小的走一趟。”

    林梦雅点了点头,给了龙天昱一个安慰的眼神后,大步的走到了一旁的偏殿。

    外面,礼乐声声,所有的皇亲贵胄,依次参拜,唯有她,一个人在偏殿里,等待着自己未知的命运。

    “王妃娘娘,奴才是此次祭天大典的总理太监。刚刚礼官来报,说是您的礼服有所不妥,所以,把您请到了偏殿,一探究竟。还请您,不要见怪。”

    这总理太监的话,说的也是于情于理,让人没法拒绝。

    “嗯,公公说的有道理。祭天之事,倒是半分马虎不得。”

    林梦雅正襟危坐,皇后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她的礼服出了纰漏,所以不能入祖庙去祭拜。到时候,即便是她能够逃脱,也会被人扣上一个,不敬祖宗的骂名。

    若是不能逃脱,那更是一个大逆不道,总是,不管是那一条路。她的处境,都让人堪忧。

    当然,如果是上一条的话,起码她还是说是礼官的错误。

    可皇后早就算准了,她会避无可避,这一次,准是要一股脑的,置自己于死地吧。

    偏偏,这事即便是连爹爹,都是保不了她的。

    黄公公一边赔笑,一边让林梦雅稍等片刻。林梦雅在心头冷笑,怕是片刻以后,就是她命陨之时了。

    “皇后娘娘到——”

    “崇山王爷到——”

    “骊山王爷到——”

    外面的祭祀,刚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皇后就带着几位宗亲,到了偏殿里面。

    这些人,林梦雅都认得。好一个皇后,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所以找来的,偏偏都是皇室宗亲里面,刚正不阿的代表。

    精美的凤冠下,那一双冰冷的眼睛,仿佛带着几分不屑的高傲,看向了自己。

    林梦雅却只能暂时低下头,按照规矩,给几个人行了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