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祭奠前夕
    “属下觉得,大概是些家里的事情吧。毕竟,王妃掌管王府不易。”

    龙天昱向来不管府里的事情,可邓管家却知道,偌大的王府,现在又添了那么多口子,自然事情也多了许多的。

    可一切,都是被王妃料理得井井有条,作为王府大管家的他,也是少了许多的杂事。

    “王妃——的确是很能干。”

    低下头,淡淡的笑了一下,龙天昱挥笔,在文书上写下了自己的批示。不知为何,她的笑声,总是让他的心头,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王爷,其实以您的年纪,确实是应该绵延子嗣了。”

    作为老臣,邓管家一直忠心耿耿,所以对于王爷子嗣的事情,他比任何人都要紧张。

    龙天昱却沉默不语,子嗣,对皇室的人来说,都是尤为重要的。

    父皇共有十一位皇子,夭折早逝的,也有几位。

    所以对成年的皇子,父皇的要求,更加的严苛。务求每一个皇子,都能成长为人中龙凤。

    可现在,太子野心勃勃,皇后又独断专行。他们这些个皇子,除了成年有爵位的,能堪堪的挣脱开皇后的势力。

    剩下那些未成年,或者是母家式微的小皇子,都是任由皇后摆布的。

    只是现在,若是他有了子嗣,势必更会成为皇后的眼中钉,肉中刺。

    他不想,让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孩子,暴露在危险下。

    “王妃的身子不好,若是现在生育,反而不是最佳时机。此事,在等等吧。”

    已经不止一次,手下的人,力劝他为子嗣打算了。

    上一次,就有人劝他另立侧妃。或者是纳几个美妾也好,可龙天昱,要么就是沉默以对,要么就是用其他的理由,打发了那人。

    府里的女人已经够多了,为着姜如沁跟白芍的事情,他差点要后院失火。

    还是师父说的对,女人如同祸水猛兽,还是少沾染一些为妙。

    “此事不必再说了,我自有打算。”

    邓管家看了看龙天昱,却是在心头,暗自叹了一口气。王爷始终是一个,喜欢把事情,都放在心里的人。

    林梦雅这边,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依她的计划,定然是能够在祈福宴会上,大放光彩。只是,若是想要彻底的让太子跟皇后吃哑巴亏,她,还得做些特殊的安排才行。

    “好了,这些事情都拜托给大家了。若是能成,王爷重重有赏。”

    林梦雅的眼睛,已经弯成了一眯眯月牙儿的形状。她可是帮了龙天昱一个大忙了,要点好处,不为过吧?

    正在准备批示公*文的龙天昱,却手微微的一抖。

    旋即,嘴角挂上了一抹苦笑。

    这丫头,又在算计他的私财了。

    从那一天开始,龙天昱跟林梦雅,就开始了这种略有些尴尬的同居生活。

    白天,他出去处理政事,她就在家里,训练歌姬舞蹈。

    晚上,他在灯下处理公*文,她就在里面,跟自己的侍女们闲话家常。

    只是时常,他的案头,会发现些鸡汤参茶之类的。那都是她的心意,只是,这俩个人却避而不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愈发的客客气气了起来。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在林梦雅的亲自督促下,所有的准备,都条条不紊的进行着。

    秦大人每天都会来王府里,教导俩个时辰的礼仪。

    唯有在此时,林梦雅跟龙天昱,不用再做出一副客气的样子,毕竟,在外人的面前,这俩只,也算是甜蜜夫妻档来的。

    双手合抱,林梦雅身上穿着宽大的礼服,一丝不苟的,在秦老的教导下,行着祭天大礼。

    “很好,动作流畅自然,半点没有生疏之感。以老朽看来,颇有先皇后郑氏的遗风。”

    说来也奇怪,林梦雅这些动作倒是一点都不生涩。行云流水之间,只有女子的柔美与尊贵,大气端庄,半点不输宫里的公主。

    点了点头,林梦雅推辞谦虚了一番。

    她心头也是有些疑惑的,大概是因为她是现代穿越过来的,所以理解能力比较强吧。

    眼看着林梦雅的动作,已经没什么毛病了,秦老亲自开始教导起了龙天昱。

    作为皇室的一员,龙天昱的重要性,仅次于太子。

    只见宽敞的花厅中,一身玄色衣衫的龙天昱,一板一眼,神情肃穆。

    作为冬节祭天,林梦雅只会参与很少的一部分。可龙天昱却是要全程参与的,秦老要求极为的严格,不仅仅要稳要准,一举一动,都要有皇家的风范。

    英俊的侧脸紧绷,林梦雅总是举得,有些人就是如此,哪怕他只是在做着最为繁琐枯燥的事情,可却只会让人觉得,优美尊贵。

    仿佛总是看不够一般,坐在一边,眼睛动也不动的,看着在那里行礼的龙天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样子,有多么花痴。

    “我说丫头,你再看,眼珠子都要黏在那人身上了。”

    酸溜溜的话语响起,林梦雅转头,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身女装的清狐。

    没办法,这几天家里外人太多了,林梦雅又不能总是躲在院子里,所以,清狐只好重操旧业,换上了妖娆的女装。

    不过,林梦雅现在严重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异装癖。

    前阵子还是风骚的姨娘,这几天,扮的就是清纯佳人。

    那钗环裙配的,竟没有一件是马虎的。

    此刻,正撅着一张嘴,扮无知少女呢。

    “人家帅嘛,我当然是要好好看的。你不是在后院训练那些舞姬么?跑这里来做什么了?”

    清狐不屑的看了看龙天昱,不过,每晚他都有钻到林梦雅屋子里,说悄悄话的特权。

    虽然,每次出来的时候,龙天昱都会瞪他。但他是谁?又岂会在乎龙天昱的死亡射线?

    每每都得意洋洋的,大摇大摆的走到自己的房间里。

    “都训练得差不多了,只是今天要跳主舞的月香没来,我打发了人去问,说是昨晚不舒服,所以今天就不来了。”

    清狐的话,让林梦雅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月香是京都最有名的舞姬了。

    身段柔美不说,领悟力又高。现在,这舞蹈可以说是分秒必争,月香在这时候不舒服,她倒是觉得,有些不妥。

    “那你亲自去看看吧,万一真的有什么意外,咱们也能及时的处理。”

    清狐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还有三天,就是冬庆的祭天大典了,到时候,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又是忙碌的三天过去了,京都,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冬庆祭奠。

    因为这是个要与民同庆的大日子,所以一大早,从皇宫到太庙的路,已经被来看热闹的平民,堵了个水泄不通。

    天还未亮,林梦雅就随着龙天昱和德妃到了宫里。

    她要在这里盛装打扮,然后跟龙天昱一起,去太庙里,为国祈福。

    林梦雅作为昱王妃,又是镇南侯的大将军之女,自然身份非凡。

    一袭精致的礼服,套在她的身上,立刻仪态万纤。

    腰间,搭着的是绣着青鸾纹路的腰封,只用了一只白玉的凤头,衔住了一颗白玉珠子。

    左右,垂坠着装着各色香料的荷包,跟一枚她独一无二的王妃玉佩。

    脚上,穿着的是用各色珍宝缝制的绣鞋,用的是小牛皮的底子,柔软而温暖。只是掩映在宽大的裙摆下,偶尔才能窥得一见。

    头上,带着八只名贵的凤簪。乌黑的秀发,盘成了一个尊贵典雅的元宝髻,搭配上凤簪,别有一番优雅的魅力。

    绝美的五官,跟半年前相比,褪去了几分青涩的稚嫩,却也没有如同宫内的娘娘一般,只剩下了毫无灵气的美丽。

    顾盼之间,只觉得灵动非常,大红色的唇色,却也别有一番霸气端庄。

    林梦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只觉得有些不真实。

    那镜子中,美艳不可方物,一举一动之间,都别有风情的女子,当真是她么?

    “王妃,时辰到了,王爷已经在院子里等候了。”

    四个丫头,也都穿上了淡粉色的宫装。比起林梦雅的美艳奢华来,其实倒也是各有千秋。

    主仆五人,刚一出现在院子里,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龙天昱站在院子里,看着他的王妃,正一步步的像他走来,眼神,却有些微微的呆滞。

    面前的她,容颜绝色,礼服大红的颜色,更是衬托得她肌肤赛雪,莹白如玉。

    脸上总是噙着几丝浅笑,神采风扬,一双眸子更是玲珑玉透,眼神,仿佛能够看看透世间所有的事情。

    莲步轻移,款款的走到了他的身边来,如同天上的仙子,降落凡尘。

    龙天昱,突然想起了俩个人大婚的时候的场景。

    犹记得那一天,她也是如此红衣似火,可他却不知道,这个预料之外的王妃,到底会给他的生活里,带来怎样的改变。

    “王爷,咱们走吧,”

    林梦雅轻启朱唇,柔声说道。

    “好,我们走。”

    龙天昱拉住了她的纤纤玉手,与她并排而行。

    外面,早就有轿撵,等待着二人。

    林梦雅握了握龙天昱的手,眸子里,有默默的支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