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突然袭击
    龙天昱看着那张浅笑着的小脸,立刻把他刚刚想到的点子,咽到了肚子里。

    难道,她的王妃,又要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么?

    “不就是一个节目么?对了王爷,我还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笑容甜美,可那双眼睛,却分明闪着几分让人心颤的精明光芒。龙天昱不禁心头微微一颤,这鬼丫头,又要使出什么计谋来,让人倒霉了呢?

    不经意间,脸上也露出了几分轻松的笑容来,那其中温柔宠溺的意味,即便是他,也没有意识到。

    “何事?”

    好似最近以来,他从未拒绝过林梦雅的请求了。这丫头的想法,总是让人难以捉摸,却又像是烟花一般,不到燃烧的那一刻,绝对不会让人看透她最真实的想法。

    “我需要知道当天的布置,还有还有,到时候我画个东西出来。你帮我找最好的工匠,尽快把它赶制出来。这样的话,在夜宴上,我们才能一鸣惊人。”

    当天,所有的宗亲都会出现在宫内。若是她能设计得出彩,到时候,龙天昱就会获得更多人的肯定。她最喜欢看太子那副丧气的样子了,只是这几天,她得严防别人来捣乱才行。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林梦雅,完全没有注意到,刚刚她疾步快行的时候,大氅的系带松了。

    龙天昱看了一眼,知道她流心院里温暖如同春夏一般,怕她冻到。自然而然的伸出了手,给她系好了。

    修长的手指,灵巧的打了一个结。俩个人的距离,也拉近了许多。忽然回过神来的林梦雅,看着近在咫尺的龙天昱的俊脸,没由来的,却忽然的羞红了一张俏脸。

    “小心些,不要受凉了。”

    她屋子里用的炭,都是他亲自挑选的银炭。烧起来没有任何的异味不说,而且还天然有股子清甜的味道。

    虽然他表面上不说,但是关于她的一切,他都是有心留意着。知道她不喜欢被别人监视,他命令所有的暗卫,只保护着她的安全就好。一切行踪,就连自己都不能过问。

    只因为他清楚,林梦雅说是绝对不会害他的。

    “哦,谢谢王爷。”

    他的眉眼,明明是那么刚毅冷酷的线条,可看在她的眼中,却莫名的,让人觉得有些心疼。

    “王爷,书房冷,不如去我的院子里吧。”

    他修长的手指,有些微红。虽然人不怕冻,但是天那么冷了,书房又寒得如同冰窖一般,冻坏了可怎么办?

    没多想,林梦雅深处自己细软温暖的小手,握住了龙天昱的,轻轻的呵了一口热情,双手合十,给他搓了搓。

    “瞧你,手这么冰。邓管家,你来把王爷的文书,都搬到我的屋子里去。天冷,大家中午,都添上一碗热乎乎的鸡汤吧。”

    邓管家老老实实的站在外面,跟林魁默契的相视一笑,里面的那一对璧人,似乎温暖了这严冬。

    林梦雅专心致志的帮龙天昱暖手,细心的样子,如同一阵暖流般,在龙天昱的心头涌动。

    从小,父皇虽然宠爱他,却更觉得男子一定要心如铁石,才能坚不可摧。母妃,在后宫里,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争权夺利。

    唯有锦月姑姑,会在冬日里给他准备一只小小的暖炉,亦或是棉衣棉裤。

    而却没有一个,能如林梦雅一般,带给自己,如此温柔的暖意。

    “看,这样就不冰了。手指那么冷,写字也一定不会顺畅的,对不对?”

    扬着一张小脸,林梦雅笑眯眯的说道,可却发现,龙天昱的目光,却深邃得如同古井一般,让人,移不开视线。

    “你——”

    淡粉色的樱唇微启,那微红的脸颊,娇艳欲滴。没多想。龙天昱突然低头,两片薄唇,竟然印上了林梦雅的。

    龙天昱的气息,突然迫近,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嘴被人堵住了。

    其实,他的吻技没有多高超。只是,那轻轻柔柔的触碰,却一瞬间,抽干了她的气力。

    如同中了定身咒一般,靠在了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的脸,已经红得如同深秋的苹果。

    心头,却在狂骂自己的无能,不就是一个吻而已么?用得着变成这么没用的软脚虾么?

    好吧,她承认,前世忙着做研究,所以毫无恋爱经验的她,是有那么一丢丢的不习惯而已啦。

    偷偷的看了一眼龙天昱,这始作俑者好像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他,竟然主动的亲吻了一个女人!

    看似平静的龙天昱,其实心头,早就已经天翻地覆的巨震开来。

    他承认,对于林梦雅的靠近,他确实是从来都不讨厌的。但是,靠近是一回事,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此刻,他已经心乱如麻。特别是觉得,这女人柔软的双唇,跟清新的气息,他丝毫不讨厌之后,这位以冷峻无情而著称的昱亲王,因为一个吻,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王爷,我先走了!那个...东西我都已经叫邓管家搬过来了,你看看,还缺什么吧。”

    脸颊滚烫,林梦雅立刻遁走。

    天啊,她居然跟龙天昱接吻了!而且,不是在药力的催动下,可她为什么觉得,身上滚烫滚烫的,比吃了药,还要觉得迷糊呢?

    外面,清冷的空气一下子铺面而立,稍稍冷静下来的林梦雅,怕了拍脸蛋。

    真是的,她好歹也是在现代社会穿越过来的,怎么这么不淡定!

    想起自己刚刚的反应,林梦雅都在心里,暗骂自己太怂了。不就是一个吻而已嘛,干嘛学人家纯情小女生啊!

    都怪龙天昱啦!没事长那么帅干嘛!

    怪异的气氛,从龙天昱进门的那一刻,就在流心院的主屋里,不咸不淡的持续着。

    四个丫头,外加俩只跟班,惊讶的看着邓管家跟林魁,把龙天昱书房里的东西,一件件的,搬到了王妃的屋子里。

    更加怪异的是,平时脸皮比城墙都要厚上几分的林梦雅,居然是红着脸跑进来的。而且是一头扎进了内屋里,谁叫也不肯出来。

    再来,就是一脸古怪神色的龙天昱,竟然也大步的走到了屋子里,坐在了书桌后面,竟然开始不紧不慢的看起了文书。

    林梦雅虽然没出来,却是吩咐白芨跟白芷,送上了参茶糕点,安安静静的屋子里,俩个人却隔着一面薄薄的墙,谁也不肯先向前迈一步。

    亦或者是,俩个人,都在躲着对方吧。

    内室里,林梦雅换回了常服,不知是今晚的地龙实在是太热了,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她总觉得,全身都有些热。

    只好开着窗子,看着外面的月色。

    虽然龙天昱在,但是小玉跟清狐,还是选择性的无视掉了那碍眼的家伙。

    在龙天昱冰冷的瞪视下,堂而皇之的,进了林梦雅的内室。

    龙天昱皱了皱眉头,却还是忍住了心头的不满。算了,反正里面,还有林梦雅贴身的四个婢女呢,谅他们,也顶不破什么大天去。

    “主子?主子?”

    白芨看着微微出神的林梦雅,轻轻的唤了几声。

    林梦雅如同大梦初醒般,看着面前自己的丫头,迷茫的水灵大眼,格外的惹人爱怜。

    “怎么了?”

    轻颤的睫毛,如同蝶翼轻轻的挥动着。聪明的大脑,此时却已经当机了。

    白芨突然捂着嘴,轻轻的笑了出来。

    “还是王爷有办法,不然的话,咱们这辈子,也看不到主子发愣的时候了。”

    被白芨打趣了一句,林梦雅才意识到,刚刚自己,到底是有多丢人。

    扬起手,作势要打白芨,嘴里却还是不依不挠的说道:

    “好个胆大包天的婢子,看我不打你个哭爹喊娘。”

    一时间,清脆的笑闹声,让内室里轻轻的回荡。

    “我服了,我服了,主子,快饶了我吧。”

    被林梦雅堵在角落里一阵嗬痒的白芨,立刻讨饶说道。

    林梦雅这才罢了手,被白芨这么一闹,她才想起来,今天把大家都召集起来,其实是有任务的。

    清了清嗓子,让周围笑得前仰后合的几个人,都立刻靠拢了过来,说道:

    “我有个任务,需要大家的帮忙。但是,我不会告诉你们我完整的计划。我会把你们要执行的任务,分解成好几部分。你们只会得到自己相关的一部分,而且我要求大家,要互相保密,绝对,不能互相打探。不过大家放心,我让大家做的,都是你们力所能及的。若是超出了你们能力范围的事情,我自然是会帮助你们去做的。这件事很重要,也很急,在冬庆以前,我希望大家能做好。”

    林梦雅的拜托,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

    隔着一堵薄薄的墙,挡不住里面的窃窃私语。

    修长的手指,捏着毛笔,可龙天昱,却第一次出神了。

    “王爷,您在想什么?”

    里面的人,似乎在商议着什么事情。不时的有清脆愉悦的笑声传了出来,让人的心情,突然间变得十分的愉悦。

    忽然,他有些好奇,那些人,究竟在说些什么事情。

    “你说,她们在做什么?”

    正在研磨的邓管家的手,突然顿住了。愣愣的看了看龙天昱,王爷——王爷竟然也会注意到别人了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