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将计就计
    刚想要撕掉,却突然被人夺了下来。

    “还真是要谢谢你,若不是你的话,我怎么能找到这封信。林家养你这么久,你还真是忠心耿耿。”

    随后,林梦雅的声音响起,奶娘立刻变了脸色,想要夺回林梦雅手中的信,却被林中玉跟林牧之,死死的压住了她。

    把信展开,林梦雅看了又看,这里面,可是把自己跟父亲的所谓‘罪状’,写得人神共愤。而她自己跟林梦舞做的那些好事,却是只字不提。

    “哼,来人,把她给我押下去。以后,不许她出门半步。”

    林牧之接过了妹妹的手中的信,也顿时火冒三丈了起来。

    “好个恶人先告状!没想到,上官晴跟林梦舞,居然会这么厚颜无耻!竟然,还要想妄图,让上官家的人来救她。难道,我林家真是那么好欺负的么?”

    林牧之也被激起了火气,冷声说道。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容不得她们抵赖。放心吧,这封信,我会留好。这奶娘你要用心审问,相信,一定会吐出不少东西来的。到时候,我还要亲自登门,请上官家,好好的管教自己的女儿。”

    比起皇后的刁钻狡猾来,上官晴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厉害的人物。

    说实话到了现在,她也不曾认识在,她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作为爹爹的续弦夫人,其实,她本有机会,收服爹爹的心。不然已爹爹的性格,何苦会对她冷酷到此。

    都是她自作自受,才会有今日之难。

    从林家回来,林梦雅坐在马车里,却有些愣愣的出神。

    上官晴虽然被爹爹关起来了,可到底不是常事。而且此事,怕是也瞒不了上官家多久。而如何跟上官家抢占先机,就成了现在最大的问题了。

    想要恶人先告状,必须得想个法子,落实上官晴的罪状才行。

    无凭无据的,很容易被人倒打一耙。

    “姐姐,你是不是在担心林夫人的事情?”

    小玉到底是林梦雅肚子里的蛔虫,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担心。

    “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现在,大家都在准备冬至大节了,哪里会有人,注意到林家的家事呢。”

    这说的,却是实话。

    街面上,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喜庆场面,从窗子里看过去,人们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神色。

    林梦雅的心,似乎也被这种节日的气氛所感染了。在农耕社会的古代,人们,似乎更加的看重祈祷风调雨顺的冬至节。

    “小玉,告诉前面的人,在如意楼停一下。许久没去三绝堂了,你跟我走一趟吧。”

    外面,已经是微醺的暮色了。可林梦雅却来了兴致,想看看自己的小金库,到底,会建设成何种样子了。

    “好,我陪你一起去。”

    只要是能跟姐姐在一起,刀山火海也去得。

    小玉出去吩咐车夫,林梦雅坐在马车上,继续浏览着街上的火树银花。

    从如意楼的后面出去,林梦雅也终于回到了她的小院子子里。白老爹跟白妈妈,还是在前堂忙碌着,此刻,怕是还不知道林梦雅的到来。

    小院子里的雪,已经被打扫的得干干净净了。白芨的几个弟弟妹妹们,也都跟了来。

    此刻,看到他们心中的仙女昱王妃后,都带着欣喜的笑,围了过来。

    “王妃姐姐,你这几天怎么没回来呢?”

    胆子大些的,是白芨的大妹。自从到了三绝堂以后,白芨的父母亲,都自认自己已经是林梦雅买下的下人了,自然而然的,也就改姓白了。

    而这个叫白婷的少女,此时正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抬头,笑着看向了林梦雅。

    “我这几天有事,所以没有来看大家。你们乖不乖?有没有调皮?”

    换上了新衣服,每日里吃的,也不仅仅是粗粮野菜,几个小家伙,倒是也白胖了许多。

    跟白芨如出一辙的清秀面孔,真真是比那些大家族的小姐少爷们,还要可爱上几分。

    摸了摸这个,又抱了抱那个,一群孩子,倒是把林梦雅也当成了自己的姐姐般。

    “没想到,你还这么喜欢孩子。”

    身后,云竹的声音响起,林梦雅转身,果然看到了是她。

    只不过当初那个黑纱裹面的女子,却是换上了一身淡紫色的云锦衣裳,而那张曾经布满了狰狞,丑陋不堪的脸,也终于是恢复了她该有的样子。

    “恭喜你,又变回以前的你了。”

    除了有些松弛的皮肤,让她略有些老态以外。那精致的眉眼,早就有了些当初京都第一美女的风采。

    比起林梦雅的清纯美丽来,出身风尘的云竹,却更显得有成熟的美丽。

    一朵深紫色的玫瑰,在右侧脸颊的下方,给她增添了几分,瑰丽的美感。

    现在的云竹,虽然没有了艳光四射的青春美丽,却似更有魔力一般,让人移不开视线。

    “以前的我,早就死了。现在,也不过行尸走肉而已。百里睿,他还好吧?”

    似乎是因为恢复了容貌,云竹对老师的恨意,也淡漠了许多。

    毕竟,如果没有爱意,那恨意又怎么会如此的炽烈。林梦雅点了点头,说道:

    “老师很好,但是,他始终还想要见你一面。”

    被自己视若亲子的侄子所欺骗,囚禁在石室里那么多年,老师也一直在做自己的研究,足以说明,老师是并非是那种自暴自弃的人。

    可是,在见到云竹以后,他却总是心不在焉的,而且还变着法子的,总是要问自己打听云竹的消息。

    其实,这俩个人都不能对彼此忘情。只是以前的种种,让俩个人再也回不到当初了。

    “都到这个光景了,见与不见,哪里有什么重要的。对了,你没有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吧?那边已经准备好,就等你去瞧病了。”

    林梦雅没有忘记,她曾经答应过云竹,要给一个人解毒,想了想,俩个人约定了两天以后,云竹来接林梦雅去看病。

    “对了,成为的三绝堂总部,你也该去看看了。聚集了不少的人,都是想要退隐江湖洗白的。想要让这些人丝毫没有后顾之忧,怕是不好做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这些事,她倒是也听清狐念叨过。

    只是最近事忙,她一时顾不过来而已。

    “嗯,我知道了。”

    以她如今的财力,有是如意楼在手,钱财倒是不愁的。只是三绝公子的人选,听说还是一直定不下来。

    她要打造的,那可是高大上的人脉消息组织。她这个幕后的主使者,自然是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敲了敲头,林梦雅苦恼的发现,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她能安心的当甩手掌柜的好时光了。

    匆匆告别了热情的白家二老,回到王府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还未曾进门,就看到邓管家,一脸见到救星般的表情,迎了上来。

    “主母,您可算是回来了。您在不回来,王爷都要派人去林家请您了。”

    林梦雅眉头微微扬起,她才不在府中一日而已。难道,是德妃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了?

    穿过庭院,到了龙天昱的勤武院,才发现书房里,聚集了一屋子垂头丧气的男人们。

    “王爷,王妃到了。”

    随着邓管家的通报声响起,这屋子里所有人的男人们,都用无比热烈而殷切的目光,看向了林梦雅。

    “这是——怎么了?”

    略有些迟疑的问道,即便是刚刚到书房里,她也能嗅出,空气里充斥着凝重的气息。

    龙天昱站在窗子边上,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们先下去吧,此事,我会处理的。”

    安静的气氛,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对劲。如果不是遇到了什么大问题,龙天昱是决计不会把自己的手下,都召集到这里的。

    林梦雅安静的走到了龙天昱的面前,伸出手,抚平了他衣服上的褶皱,柔声说道:

    “你不是进宫去了么?怎么,太子又为难你了?”

    提起太子俩个字,龙天昱的深邃的眼睛里,就划过了一抹不耐烦的神色。

    “太子要我准备冬庆之后的祈福宴会,之前,他从未透露过。可现在只剩下几天的时间了,根本,就是想要让宗亲看我的笑话!”

    原来是这样,林梦雅立刻了然,为何龙天昱会如此的生气了。

    冬庆的祈福宴会,向来是要招待所有的宗亲的。若是准备的不周全,龙天昱势必会成为一个笑话。

    可一个宴会,因为,不会让他如此的为难吧?

    “那王爷,到底是在为何事而忧心呢?”

    龙天昱看了她一眼,冷冷说道:“每年的祈福宴会,都是娱乐宗亲的大日子。按照规矩,主办人一定要想出一个别出心裁的点子。可今年,父皇缠绵于病榻之上。若是太过,则会被人指责为不孝。可若是肃穆,又会被人说是扫兴。”

    林梦雅想想就能明白,只不过。其实,以龙天昱之能,未必不能解决。

    只是——看着那张明显喊着几分怒意的脸,她却觉得,这家伙好像是在跟他撒娇耶!

    “这有何难,此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你去帮我找几位城里最聪明的舞娘,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