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虚虚实实
    林中玉也没有想到,原来林家,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刻板。认下自己,倒是比想象中的那么难。

    认亲容易,但是如果想要入籍的话,却需要回到林家的原籍去做一系列的事情。好在,老家那边的官员,倒也都是林家的故交。

    事情到底是好办多的了,林梦雅终于放下了心来,招呼着家里的三个男人,倒也是其乐融融。

    其实,林家的情况,远没有她眼前看到的这般平静。

    不过爹爹跟哥哥,却像是越好了一般,什么都不肯跟她说。她知道,这是爹爹跟哥哥,想要让自己宽心。

    只是作为林家的一员,这些事情,哪里是她能逃得开的呢?

    “来,尝尝,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了。你娘去的早,为父又常年在外,真是苦了你了。”

    林牧之的心头,对这个女儿还是有愧疚的。

    妻子的离世,上官家族的逼迫,让这个刚毅的男人,心头苦闷。

    所以,只知道把自己的一腔怨气,都撒在了带兵作战上。虽然让敌军闻风丧胆,可却忽略了林梦雅,所以,才会有此一遭,骨肉分离。

    昱亲王是不错的年轻人,只是皇家,哪里有那么多真情可言。皇后又对林家虎视眈眈,林梦雅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谢谢爹,在王府的时候,我倒是时常想念家里的饭菜。爹爹请,哥哥请。”

    林梦雅明白爹爹心头的感慨,只是她心里,却惦记着上官晴跟林梦舞。

    爹爹在外领兵作战的这么些年里,镇南侯府在上官晴的治理下,虽然不说是铁板一块,却也是培养了许多的亲信的。

    不然的话,自己饱受折磨跟虐待的事情,也不会在瞒了爹爹那么久。

    刚刚,她跟哥哥又打听了几句,说是那母女俩个竟然十分的安静,半分的吵闹没有不说,竟然还每日都做出忏悔的样子。

    反常即为妖,她倒是觉得,上官晴一定是在憋什么大招。

    此时,若是她做出些丧心病狂的事情来的话,那林家,可是麻烦大了。

    “爹爹,女儿知道,您定然是生了二娘的气了。可到底咱们是一家人,您现在在气头上,自然是想要处置二娘的。可爹爹,上官家如今蠢蠢欲动,已然有了大晋第一世家的势头。若是此事传扬出去,怕是会对您不利。”

    林梦雅不是怕了,她只是太明白事情的轻重缓解了。

    林家之所以能够绵延这么多年,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林家始终是秉持着中立的态度。

    可她在此时嫁给了龙天昱,却让林家的这架天平,有了要倾斜的感觉。

    再加上上官晴一直不得爹爹的宠爱,再加上她也没有为林家生下一个男丁,自然,上官家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的,能够打压跟控制林家的机会。

    跟林南笙的愤愤不平相反,林牧之却深深的看了女儿一眼,脸上带着几分的欣慰。

    “为父没有先到,你既然会有如此胸襟。但是,适当的惩戒还是要的,这样吧,把她们禁足一个月,你觉得,任何?”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点了点头。

    她可不是什么圣母玛丽苏什么的,她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自己的家人而已。

    至于上官晴跟林梦舞,等解决了上官家的麻烦后,谁还会管她们的生死。

    这边厢,西暖阁内,暖意融融,一家人的脸上,都带着和美的笑容。那边厢,上官晴跟林梦舞,却是饱受凄凉的滋味。

    “母亲,不知外祖那边,您的消息,可送到了?”

    每日里,林梦舞都在翘首企盼着外祖家的回信。这个破地方,她可是待够了。

    爹爹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她漂亮的衣裳,首饰都被收走了。若是外祖母来了,她定然是要好好的告上一状的。

    “别急,你奶娘说,最近府里戒备森严,想要传递出消息,可实在是太难了。不过,我每月都要跟你的外祖母捎去一封家书的。若是你外祖母长久没有看到,怕也是会知道,我们母女的处境。”

    上官晴脸上所有的红润,仿佛在一夜时间,消耗殆尽了。

    她的脸上,满是空洞的苍白,依旧是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可是却显得有些不堪重负了。

    她,不再是那个威风高贵的林夫人,从侯爷回来的那天起,就定了她们母女,今天的命运。

    “要等那么久啊,母亲,你就不能想想办法么?”

    林梦舞撅起了嘴,像她的母亲撒着娇说道。

    再过几天,就是冬至大节了,按照惯例,宫内是要有一场极为盛大的祈福宴会的。

    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若是不抓紧时间抛头露脸的话,怎么可能会觅得一个如意郎君呢?

    “母亲知道你的心思,冬至大节的时候,母亲一定会让你进宫的。”

    看着自己的女儿,一丝决绝,从上官晴的眸子里划过。

    那个死人,虽然都死了那么久了,却还是能够占据老爷的心。若是她也死了呢?那他,会不会也像是怀念那女人一般的,怀念她呢?

    院子里的门,‘吱呀’一声被人突然打开了。母女俩个,立刻戒备的看向了门口的,却发现,是一抹高挑而纤细的身影。

    她面容清雅绝伦,芙蓉面上,带着几分似笑非笑的神情。

    额前轻摇的红玛瑙流苏,更显得她面色如玉,淡雅非凡。

    白色的狐皮大氅,摇曳间,高贵典雅。可母女俩个人,却恨透了这美丽的女子。

    “你还来做什么?难道,还觉得我们母女不够惨么?”

    同样是林家的女儿,林梦舞在这一刻,恨毒了林梦雅。一双眼睛里。满是深深的怨毒。

    “你们是自作自受,与他人何干。林梦舞,若是你们母女,没有给我下毒在先,何苦,会有如此的下场?”

    林梦舞变了脸色,并非是知错,而是怕父亲听到,到时候,她们母女,恐怕就不是禁足这么简单了。

    “林梦雅,你来这里做什么?”

    上官晴的脸色,阴晴不定。

    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败在这个死丫头的手中。明明,是她能把这死丫头玩弄于鼓掌之中,碾死这个死丫头,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却没想到,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败下阵来,让这个死丫头,好生得意。

    “我来这里,是想要警告你们。不要试图做出,想要危害林家的事情来。不然的话,就算是我爹爹,都保不了你们。别忘了,从皇上下旨的那一刻起,我就昱王妃,你们试图加害昱王妃,宫里的那一位,也顾及不到你们的。”

    上官晴这才知道,为何她没有在林牧之的面前,把所有的事情,都抖露出来。

    心头阵阵的发寒,如今她才明白,为何皇后一再警告她,若是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要再惹林梦雅了。

    原来,她早就已经蜕变成了一条毒蛇。

    “我知道你正在想办法求援,不过我告诉你的援军,已经在我的手上了。从你进门的那天开始,你就不再是上官家的人了,而是我林家的人。若是林家有什么三长俩短,你觉得,你能全身而退。想想你那个死了的未婚夫,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死了呢?”

    看着那双看似澄澈的眼睛,似乎自己的一切,都被这双眼睛洞察了。

    “行了,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跟你的女儿,好好的待在这里。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

    转身,林梦雅潇洒的离开。

    上官晴的脸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林梦舞恨得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冲上去,咬死林梦雅。

    “母亲,难道...难道是奶娘落在她手里了么?”

    俩个人都大惊失色了起来,上官晴写给上官家的信,可还在她的手里,若是被林牧之发现了,那可就是大事了。

    “不行,我得赶紧拿回那封信!”

    用一双白玉的镯子,贿赂了看门的婆子后,林梦舞的奶娘,总算是出现在她们的面前了。

    “你——你不是落在林梦雅的手上了么?”

    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完好无损的奶娘,上官晴立刻气急败坏的意识到,她,中计了。

    “夫人,怎么了?”

    奶娘懵懂无知,她刚刚还在为夫人跟小姐准备吃食,却没想到,又被夫人这样急吼吼的叫了过来。

    “你没事?奶娘,林梦雅可为难过你?”

    林梦舞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问道。

    摇了摇头,她从下午开始,就在厨房里面,哪里看到过什么大小姐呢?

    “糟了,我们中计了!你快点回去,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封信,把它销毁了。千万千万不能让林梦雅发现,快去!”

    上官晴第一次慌神了,所以现在,她只能祈求,奶娘的手脚更快些,才能抢在林梦雅的前面,找到那封信。

    “好,奴婢这就回去。夫人,小姐,你们多保重。”

    奶娘立刻匆匆的赶回了自己的小院子,在所有人都未曾发掘的情况下,从角落的砖缝儿里,找到了夫人的这封信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