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林家义子
    “哥,今天家里,怎么那么安静呢?”

    不仅仅是上官晴跟林梦舞,就算是一边伺候的下人们,都换了新面孔。那些围在上官晴身边助纣为虐的下人,如今,也是一个都不见了。

    “父亲生了大气,所以把上官晴跟林梦舞都禁足,家里也都换了人,再也不让你受半分的委屈。”

    林南笙看了看妹妹,眼里装了几分的怜惜跟自责。

    林梦雅垂下头,喝了一口蜜茶,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埋怨在的。

    当初,爹爹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量,对她虽然爱护有加,可最终还是差点让她命丧黄泉。

    说句实话,爹爹虽然是真心心疼她的,若是有心保护她,又何苦会让她受到那么多的责难。

    也许,是因为她之前懵懵懂懂,不知道要怎样抗争。每次爹爹回来的时候,她从来都不会告状,也不会说些对上官晴跟林梦舞不利的话来,所以,才让她们有机可乘吧。

    毕竟,爹爹的无奈,不是当时的她能明白的。

    林梦雅略微沉吟了一下,才说道:

    “现在,外面有不少的细作,哥哥你难道不怕换了新人,会有人混进来刺消息么?”

    林梦雅的担心,无不道理,可林南笙却微微一笑,说道:

    “此事你不必担心了,这些人,其实都是我跟爹爹在外面精挑细选的。每一个人,都是咱们林家的亲信。那些老人,都已经被赶到后院去了。而且爹爹不许他们出门,所以,你担心的事情,是决计不会发生的。”

    林南笙的保证,让林梦雅暂时放下了心来。

    不管怎么说,上官晴跟林梦舞总是这府里的主子,父亲跟哥哥的行事是过激了一些,难免,不会让对方有反弹的心理。

    思虑再三,还是劝慰道:

    “其实爹爹的这个做法,若是放在军营里,自然是万无一失的。可这里是京城,这些人都油滑得很,原不是耿直的军人能抵挡得住的。你不如好好的叮嘱一下门房,万不可让他们递任何的东西出去。她们的手段,可比那些细作花花多了。”

    林梦雅的担心不无道理,军营里的细作,虽然都是经过细心训练的,但是到底能用到的材料有限。

    军营里一切从简,若是出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很容易的就能被人识别出来的。

    可京城却不同了,什么东西,都有可能成为传递消息的载体。上官晴别看一时的失宠了,可她到底是上官家的嫡出小姐,以上官家跋扈的性格,他们定然是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受到如此对待的。

    爹爹到底还是缺少一些,对付女人的经验。

    “你的意思是,把她们放出来?小雅,难道你忘了她们是如何对你的么?”

    林南笙有些难以置信,把那俩个女人禁足,他原本以为,最高兴的应该就是妹妹了。

    却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说。

    “此事我并没有忘记,但是哥哥,京都这摊浑水不是你跟爹爹应该趟的。上官家一向对我们虎视眈眈,当初,二娘之所以会把我嫁给龙天昱,这其中的因缘,你应该能懂。”

    林梦雅苦口婆心,想让哥哥明白自己的苦心。

    她受些委屈倒是不要紧的,现在,都已然雨过天晴了。可爹爹跟哥哥,却绝对不能卷入女人之间的争斗来。

    要知道,爹爹虽领兵千万,在战场上也势如破竹,但是对于女人家的事情,却从来不是如此的简单。

    “好了,你不用说了。小雅,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跟爹爹好,但是爹爹这么做,也是有他的考虑。你,就不必这么担心了。”

    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林南笙如此的坚持,她也只能把未说完的半截话,咽回了肚子里。

    但愿,是她想多了吧。

    “雅儿,你怎么回来了?冻坏了吧?”

    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帘子外响起,随后,青灰色的身影出现在林梦雅的视线中。

    “爹爹,女儿来看您了。”

    在父亲的面前,她愿意永远是那个可爱乖巧的女儿,立刻迎了上去,抱住了爹爹的手臂,撒娇道。

    “好,那留下吃了晚饭再走吧。咱们父女,也是多年不见了,有些个话,我也要好好的嘱咐嘱咐你。”

    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当初那个怯生生的小丫头,已经是出落成美丽懂事的少女了。

    青丝挽起,在他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却已经成了嫁为人妇了。若是她娘泉下有知,也定然会安心了吧。

    “嗯,我要吃些好吃的。”

    甜甜的笑着,怕是只有在爹爹的面前,她才能如此不设防吧。

    “你这小馋猫,雅儿,你是不是在王府里吃的不好?我看你,好像是清瘦了许多。”

    眼前的女儿,虽然生的一副花容月貌,可下巴尖尖,却没有小时候团团圆圆的可爱劲了。

    而且,他总觉得,女儿的气息不稳,似乎,身体并非是特别健康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王府的厨子做的饭,她一时吃不惯的原因么?

    看着爹爹审视的目光,林梦雅立刻转移注意力。若是让爹爹知道,她中毒受伤的事情,怕是,定然要在掀起一场波澜不可了。

    林家经受不起,她,更是经受不起。

    “没事,大概是因为我最近长高了吧。对了爹爹,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小玉,你过来见过爹爹跟兄长。”

    林牧之跟林南笙,多多少少的,都注意到了那个安静的坐在角落的俊俏少年。

    这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却是丰神俊朗,半点不似寻常人家的公子。落落大方的行了一个礼,眼神坦然没有任何的躲闪,显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小侄见过大将军少将军。”

    林家的父子,正对这小家伙镇定自若的态度,心头有所称赞的时候,却看到林梦雅,一把把这小家伙给拉了起来,脸上堆满了自豪的笑意。

    “今天来,我是想要求爹爹一件事的。”

    接着,就把自己如何跟小玉相识,并且想要让父亲给小玉一个合法身份的事情,提了出来。

    当然,至于她如何惩戒那几个恶棍的事情,林梦雅还是十分明智的,选择了保密了。

    毕竟,在父亲的眼中,她还是个甜美可爱的乖宝宝。

    “此事倒是不难,咱们家族里,有几位你堂叔辈的,正缺这么一个儿子来延续香火。但是,我看这少年清俊不凡,怕咱们林家的身份,辱没了他吧。”

    林牧之不肯定,也不拒绝。毕竟是女儿提出来的小小要求,他没理由不答应。

    可这少年,他一眼就认定,绝非是普通人家出来的,若是不小心牵扯到了什么因果,他们林家,岂不是又添了麻烦?

    “林将军好眼力,其实晚辈本是烈云国内的世家子弟,无奈奸臣当道,害得我家破人亡。身边,也只有几个忠心耿耿老仆照料。若是将军为难的话,此话,就当姐姐没说吧。”

    林梦雅也没有想到,小玉竟然会如此的直白,对自己的身份直言不讳。

    心头,却是觉得这小家伙,到底是学得成熟了许多。

    没错,以爹爹的势力,一定会查出他是烈云国的人,若是此时和盘托出,反而会让爹爹觉得光明磊落。

    “原来如此,烈云国我倒也是听说过。只不过,老夫想要知道,你跟辛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即便是准备周全林中玉,都有了些许的惊讶。

    眼前的林牧之,却是泰然自若,只是那一双眼睛,却是尖锐如鹰,让人无所遁形。

    林中玉并未回避,反而是惨然一笑,一双清澈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悲哀。

    “不愧是纵横天下的林将军,辛家...辛家正是在下的仇家。我跟辛家,有不共戴天之仇!”

    林梦雅陡然一惊,小玉语气中的狠戾冷酷,远非是一个小小的少年应该有的。

    难道,她之前的猜测全部都是错误的。可若他不是辛家的孩子,那为何辛黎,会专门赶过来,警告她呢?

    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陈年旧事,是她不知道的?

    宽敞的暖阁内,纤细少年,紧紧的攥着双拳,眼睛里有着滔天的仇恨。绷紧的脊梁,却生生的有了几分孤高冷傲的倔强。

    “爹爹,小玉对我有救命之恩。我相信他,不会做出伤害我,伤害林家的事情。”

    淡淡轻柔的语气,却莫名的安抚住了林中玉的心。

    一双柔软温暖的小手,轻轻的抚上了他的肩膀,带给他温暖的抚慰跟无穷的力量。

    转头,看了一眼并排的站在自己身边的女子,无论如何,她都会冲在自己的面前,保护着他,支持着他,无条件的相信着他。

    “父亲,既然小雅如此的信任他,不如,你就依了她吧。”

    作为资深妹控的林南笙,自然是无条件的支持着自己的妹妹。别说只是认下一个堂弟,就算是林梦雅要把天给捅个窟窿,他自然也是要学女娲,炼石补天来的。

    “唉,罢了罢了,这事我会安排的。以后,你就是我们林家的男儿了。希望,你能好好的做人,不要辱没了林家的名声。”

    宽厚的大掌,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那如同寻常长辈一般的慈和的目光,让林中玉,怔住了神。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