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拜访秦家
    虽然秦大人对她的印象还不错,但是秦大人毕竟是三朝元老了,考虑的事情也周全许多,所以,能不能她说服,倒还是一个未知数。

    “丫头,你这么坚持进宫,难道,是发现了什么不成么?”

    清狐略微一沉吟,就一下子猜到了苏槿安要进宫的真正原因。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摇了摇头,中医一途博大精深,若是她猜错了的话,岂不是害了大家。

    “不就是进宫嘛,只要小丫头你想,龙潭虎穴也去得。”

    惯用的坏笑,在清狐的嘴角上漾开,对于林梦雅的任何要求,清狐都是无条件的宠溺着她。

    “疯了!你们都是疯了么?那里是皇宫,不是普通的地方,姐姐去,不是送死么?”

    林中玉差点已经疯了,他身后的势力,已经不止一次的,警告过他,尽量不要找人晋国的皇族。

    可姐姐,居然还要坚持进宫,这...这无异于以卵击石!

    “有什么的,不就是个老女人,跟一个败家子么?皇宫,我又不是没去过。”

    清狐不在乎的说道,皇宫里终于还不是那女人能一手遮天。

    虽然皇帝并重,可到底是余威尚在的。只要林梦雅小心一些,却也能保得周全。

    再说了,安稳的日子过久了,他太了解林梦雅了,那丫头,可跟他一样,都喜欢刺激的生活。

    “好了,这事咱们也先不要讨论了,我下午要吃去一趟,小玉,你跟我来。”

    白芨早就准备好了一些简单的礼物,虽不名贵,却都是有些诚意的礼品。像是秦家这种家族,对于钱财已经看得很轻了,若是她准备重礼,反而是弄巧成拙。

    “好,我去准备一下。”

    林中玉忧心忡忡的退了出去,无论如何,他都得让姐姐,放弃进宫这种危险的想法。

    清狐跟林中玉俩个家伙,自从林梦雅大病初愈以后,他们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整天都跟变着法的,给林梦雅添置一些珍奇的东西。

    一身上等的白狐皮大氅,把林梦包裹得严严实实。

    照例是白芨跟白苏跟着,林中玉也穿了一件狐裘的褐色大氅,跟在她的身后。

    马车里面,早就生好的暖炉,让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马车里,更加的温暖。

    里面,全部都是上等的羊毛毯子,林梦雅虽然觉得浪费,但是在清狐跟林中玉的一再坚持下,也得无奈的领受。

    再加上林梦雅的心脉曾经受损,大夫曾经嘱咐过,冬天是要格外注意的。

    若不是她常常躲在屋子里躲懒看书,怕是就连她流心院的地面上,都得被清狐跟林中玉铺上毯子不可。

    “你们啊,真的不用那么担心。我是医生,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的。”

    说来也奇怪,她身体里的奇毒,每解开一部分,就会有一部分的药力,转为良药滋补她的身体。

    她的那点小毛病,早就没事了。

    “不行,心脉受损可不是小事情,我叫人找了许多的名贵药材来,这几天就要运到你的小库里了。白芨姐姐,要记得每天都看着我姐姐喝掉。”

    说着,林中玉从暖玉做的小盒子里,拿出了几枚温好的葡萄,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可林梦雅的心头,却满满的都是感动。

    她是不是穷了八辈子了,所以才会有这么穷奢极欲的生活?

    一个装水果的盒子,都这么金贵,林梦雅真怕哪天被人知道了,会被人当街洗劫一空。

    “对了,拜访完秦伯父以后,我要带你回一趟林家。上次我跟你说过,想要让爹爹认你当义子的事情。后来我想了一想,确实是有些唐突了。不如,让我爹爹找个无儿无女的堂叔,收你为义子,你看可好?”

    小玉的真实身份,早晚是要大白于天下的。

    爹爹又是晋国的将军,而且俩国又是敌对关系,若是被人知道了,反而对爹爹的清誉有损。

    万一,被人扣上什么通敌叛国的帽子,反而不好。

    “一切,全凭姐姐做主。”

    林中玉的心头,划过了一抹窃喜。如果只是堂弟的话,那群人的目的,也就永远达不到了。

    马车柔和的光线下,林梦雅的侧脸,却更加的柔美。

    被那道温和的目光所笼罩,什么国仇家恨,都能让林中玉暂时的抛却到一边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做对姐姐不利的事情!

    秦府很快就到了,林梦雅递了拜帖,很快,就被人请到了会客厅里。

    袅袅茶香,似乎冲淡了冬日的寒冷。

    一路走来,秦家的布置,一草一木,都似乎浑然天成。

    其实费了不少的心思,可就是让人觉得,本应该如此。顺应了天时地利,半点没有违和。

    看来,秦家必定是个祥和安静的家族,比起风波不断的昱王府和林家来说,秦家,才更像是个清贵世家。

    “雪天难行,昱王妃何苦亲自到访。以咱们俩家的关系,差人过来也免得受冻不是。”

    按理,本应是林梦雅上座。

    可她,一再以晚辈自居,坐在了秦大人的下首处,一下子,就博得了秦大人的好感。

    知礼节又不桀骜,这才是一个王妃该有的气度。

    “秦伯父哪里的话,其实我应该是早早的来拜访伯父才是。只是府里事多,一时耽误了。可巧了昨天夜里下了这样一场大雪,我在马车里,看着白雪皑皑,倒是难得的奇景呢。”

    林梦雅巧笑倩兮,一副乖巧伶俐的样子。

    她自是知道,秦伯父做为老臣,自然是有着自己的骄傲跟坚持的。

    所以,她从不以昱王妃自居,而只是说,自己是秦家老友的女儿,仅此而已。

    “秦伯父,侄女今天来,倒是有件事要求你帮忙的。”

    秦家的后代,以男孩居多,而秦大人家里,更是只有三个儿子而已。所以,对于林梦雅的温言软语,倒是十分的受用的。

    “昱王妃不必多礼,吩咐就是。”

    林梦雅淡淡一笑,面色带有几分愁容的说道:

    “还不是几天后的冬至大礼,您也知道,每到这个时节,都是陛下要去宗庙里祈福的大日子。可今年皇上缠绵于病榻,太子便要王爷跟他一同前去。我虽然嫁入了皇室,可终究没有什么惊艳。若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扰了祭天大典,那边是罪过了。”

    林梦雅这话说的诚恳,而且之前秦大人就曾经接受过林梦雅跟龙天昱的邀请。这一次,当然不会推辞。

    “王妃说的没错,祭天之事当然是要慎重。明日老夫就亲自登门拜访,还希望王妃,不要厌烦老夫才是。”

    本来,像是秦老这样的老臣,是要被太子请去教导的。

    可太子不喜欢秦老,只能让林梦雅捡了这个大便宜。龙天昱比太子要聪明上许多,此次跟秦老的交好,势必,会网罗不少老臣的心。

    这次事情,她还要多谢太子的有眼无珠了。

    “如此,那就多谢秦伯父了。晚辈先行告退了,父亲从边关归来,侄女也是要常常尽孝道才是,告辞,秦伯父留步。”

    秦老虽然能够看透他的意思,却丝毫不点破,甚至,还亲自把她送到了门口,足以见得,他对林梦雅,倒还是颇为喜欢的。

    几个人又回到了镇南侯府,还没进门,林梦雅就看到往日里紧闭的大门,倒是有不少人进进出出的。

    “大小姐回府了——”

    看守大门的,也不在是对她爱理不理的门子,全部都换成了陌生的面孔,林梦雅心头,不由得有些好奇。

    “你看你,下雪天来的,何苦赶回来。”

    听说妹妹回府了,林南笙小跑着来迎接。

    只见府门外面,一个唇红齿白的俊俏少年,正扶着自己的妹妹,从马上款步走了下来。

    看到那架堪称奢靡的马车后,心头,却对自己的妹夫,提升了些许的好感。

    “我这不是想你跟爹爹了么?对了,这些人,是来做什么的?”

    林南笙看着差点裹成了粽子的小妹,笑了笑说道:

    “这些人啊,都是别家的下人,来咱们家送贺礼来了。你忘了,冬至过后,就是父亲的生辰了。”

    林梦雅这才猛然想起,爹爹的生辰,确实是要到了。

    真是的,她最近忙的要死,竟然忘记了这般大事。

    唠着家常,林梦雅就随着林南笙,到了家里的西暖阁。从前,林梦雅冬日里,最喜欢在这里玩耍了。

    看着那颇为熟悉的物件,林梦雅的心头,却涌上了千般滋味。

    上官晴进门后,总是亏待她。每到冬日里,烧的都是最下等的炭。屋子里清冷不说,还呛人得很。

    不得已,她总是躲在这西暖阁里,眼泪汪汪的等着父亲跟哥哥回家。

    可如今,她却已经是千尊万贵的昱王妃,可见世事无常,哪里有绝对俩个字可言。

    刚刚坐定,就有下人们,捧来了各色茶点水果,精致可口,都是林梦雅从前爱吃的。

    她捻了一枚绿豆青玉糕来吃,忽然发现,从她进来到现在,还未曾见到上官晴跟林梦舞。

    往日里,她们在自己的面前,可都是摆足了主人的架子。如今,怎么会如此的消停?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