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讲冷笑话
    “那...那不穿行不行啊?”

    灭九族的意思,就是但凡跟林梦雅沾边的,都要被砍了头。白芷摸了摸自己纤细的脖颈,她还没活够呢。

    “不穿就是藐视皇族,不懂规矩,还是要被砍头的。”

    林梦雅笑了笑,不紧不慢的说道。

    “穿也是死,不穿也是死。我看啊,皇后就是想要主子的脑袋。”

    白芷噘着嘴,不满的嘟囔着,捧着小脸,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担忧的神色。

    “那,咱们重新做一件好不好?”

    白芷眼睛里发光,看着林梦雅说道,可不等林梦雅说话,白芨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成,这礼服用的料子,都是贡品。你看这线,就不是民间能买得到的。所以,想要重新做一件,除非能去宫里找布料跟绣线。不然的话,就算是天仙下凡都没用。”

    坐在这方面的权威,白芨的一开口,就等于宣告了她们所有计划的破灭。

    白芷叹了口气,捧着小脑袋,她也实在是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人,总是惦记着主子的脑袋呢?

    自家主子长得那么好看,即便是留着,没事看一看也多多少少的能够调剂一下心情,干嘛总是有那么多人,老是想要害主子呢?

    “你们都急什么,小丫头能这么镇定,肯定是已经想到破解的法子了。丫头,你倒是说说看,你有什么高招,也好让这些人,都安安心。”

    清狐可不相信,林梦雅会是一个束手就擒的人。

    这一次,皇后做的也着实有些难看了。但是,只是凭着一件衣服,就能逼得林梦雅进退俩难,足以说明,皇后若是真的出尽全力对付林梦雅,定然会比太子高上好几个段位。

    这一次,不过是皇后给她的一个警告而已。

    不能平安破解的话,林梦雅就算是完了。若是能破解了,那皇后,就必然会用处比这还要高明许多的手段来了。

    “我能怎么办?带着你们洗干净脖子,等砍呗。我又不是大罗神仙,哪里有那么多的通关密码?”

    林梦雅抚摸着小白是小虎,冬日里,俩个小家伙却总是威风凛凛的,在她的院子里嬉笑打闹。

    在全院子人的悉心照顾下,俩个小家伙长大了不少。

    可是,它们终究不是普通人家豢养的猫猫狗狗,林梦雅有意,想要在俩个小家伙成年后,放归山林。

    现在嘛,也得用点心思,开发它们的野性了。

    可摸了摸小虎弹性颇佳的小爪子,她的心里,就萌的不要不要的。

    上辈子没发现,原来她是猫爪控来的。

    “我说主子,您就别下我们了。您要是没有办法,能如此悠闲悠闲的么?”

    比起差不多要被林梦雅逼疯了的白芷,白芍显然了镇定了多的。

    大风大浪里闯过来的,她可不相信,自家的主子,会在这条小阴沟里翻了船。

    “没办法就是没办法嘛,对了死狐狸,若是我真的被咔嚓了,你一定要带着她们几个一起走啊。免得我到了阴曹地府,还是不安生。”

    越说越来劲的林梦雅,完全陷入了这个足以让白芷凌乱不安个好几天的冷笑话里。

    院子里的丫头们,也是原来越精明了,除了白芷这个傻丫头,还能被她吓唬住以外,其他的,比她是还要淡定几分呢。

    白苏一直在一边笑着看她们开玩笑,连句话都不接。

    林梦雅暗地里摇了摇头,这些家伙,可真是一点都不可爱了。

    虽然这衣服的事情,十分的难办。但是她,却不是一般人。

    只是她在想,如此关明正大的对付她,皇后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不行!既然我就要被砍头了,我一定要多吃一些如意楼的点心。主子,晚饭不用等我了,我要去如意楼吃个痛快!”

    说完,白芷就冲了出去,留下了一屋子,笑意在也隐藏不住的人。

    这丫头,哪里是在害怕,分明是想要多吃一些嘛。

    而且,晚饭?天啊,现在才刚刚吃过早饭而已,林梦雅揉了揉额头,吃货的世界,还真是善变到难以理解。

    白芨、白苏跟白芍开够了玩笑,也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屋子里,也不过剩下了清狐林中玉和林梦雅三人。

    小虎猫科动物的本能,已经让它在林梦雅的怀中,呼呼大睡了过去。小白不甘示弱,也依偎在林梦雅的腿边上。

    看着那个俩个无耻的小贱兽,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占据了跟林梦雅接触得,最为亲密的位置,清狐跟林中玉,顿时生出了要打虎擒狼心思。

    不过嘛,也仅仅是想想而已。

    谁不知道林梦雅特别疼爱这俩个小家伙,若是它们掉了根毛,林梦雅敢把他们的皮给扒了!

    “对于皇后,你们了解有多少?”

    已经学会无视掉俩个无聊人士,对小虎跟小白,没由来的嫉妒心,林梦雅淡淡的开口问道。

    “了解得倒是不多,只知道这位皇后从娘家的时候,就已经掌控着上官家的背后权利。杀伐决断,十分的有魄力。”

    林中玉淡淡的说道,他的势力始终还是异国人,所以,对这种宫廷内的秘闻,知道的却是不多。

    “听说,这位上官皇后,当年也是个情种。跟当今皇上是一见钟情,只是皇后心有所属,再加上上官家的威逼利诱,这才让她当了皇后。这些年里,也没传出帝后不合的消息来。我想,她对付你,大概是因为,跟你的婆婆有私仇吧。”

    清狐的消息,相比之下,就详细了许多。

    只是林梦雅的眉头,却轻轻的蹙起。

    皇后颇有手段,倒是没错的。只是,居然跟皇上是一见钟情。那位皇后的面相,看起来,却不像是个多情之人啊。

    难道,又是误传么?

    “德妃进宫以后便是专宠,曾经一度差点威胁她的地位。所以,皇后想要对付德妃,却是可以了解的。毕竟,在那个位置上,若是手段温柔,可就坐不稳自己的位置了。我记得皇上病倒的时候,正是想要册封德妃,为皇贵妃的时候吧?”

    林梦雅那时候,还只是个被藏在深闺中的傻丫头。

    唯有的一些消息,也都是无意中,听上官晴跟人谈起的时候说起的。

    不过,因为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就算是听过一遍,也都能记得清清楚楚的。当年西北军队大获全胜不说,南方一带,又是丰收吉年。

    而姜家在俩处都有功勋,皇上,这才动了册封皇贵妃的心思。

    要知道,皇贵妃仅次于皇后,而且可帮助皇后协理六宫。是后宫里,仅次于皇后的女人,身份贵不可言。

    可是,皇上偏偏在此时病倒了,此事才一直搁置了下来。

    这俩件事情里,到底有没有什么关联呢?

    “可不是,我听说,原本册封皇贵妃的诏书,都已经写好了。可没想到,最后皇帝却突然病倒,这事,也就无人提及了。”

    当年的事情,清狐更是比她要清楚。只是这俩件是,看起来倒像是巧合了一般。要说即便是德妃册封了皇贵妃,那跟皇后,也顶多就是分庭抗争而已。

    再说,皇后有多大的胆子,也不敢毒害皇上不是?

    难道,是她想多了?

    “对了,我可能过一段时间,想要入宫一趟。我入宫时候,只带白苏一个人,其他的三个,你们可一定要帮我看好,知道了么?”

    “什么?入宫?”

    林中玉跟清狐,鲜少有如此同步的时候。

    林梦雅点了点头,就把要进宫,给皇上看病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不行!我不同意!姐姐,你是疯了么?你如今还没有进宫呢,那个老女人,就要害死你了!若是你进宫了,你岂不是羊入虎口!”

    林中玉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双美丽的眼睛里,满是焦急的慌乱。

    “小傻瓜,你姐姐即便是在府里,难道,就好过了么?再说了,我只是进宫瞧瞧而已。若是不能治好皇上的病,我也就回来了。若是能治好的话,那我就是整个晋国的恩人了。难不成,皇后还想恩将仇报么?”

    拉了林中玉的手,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林梦雅柔柔的说道。

    眼前的小少年,面如冠玉,眉目如画,当真是有倾倒众生的俊美啊!

    只是,那眉头皱的有些紧了,伸处玉指,轻轻的抚平了他眉间的沟壑。看吧,她就知道说完了以后,肯定会得到大家的一致反对。

    “丫头,我也不同意你去冒险。别忘了,皇宫是个什么地方。那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若是你进去了,即便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我跟小玉,也都不能及时的维护你。前几次,你能平安无事,也是有侥幸的成分在的。听我一句劝,龙天昱,不值得。”

    清狐的狭长的眼中,盛满了对林梦雅的焦急。

    别看这死家伙平时嘻嘻哈哈的,关键时刻,却是最疼林梦雅的人之一了。

    “你们先别这样急着反对,反正,我入宫的事情还没有定下来呢。而且,皇宫也不是我想进就能进的,一切,都要看老天爷的安排。”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