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求人帮忙
    “不,也许我们还有一线生机的。只是,需要一个人的帮忙”

    就在俩个人都觉得一筹莫展的时候,龙天昱却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来。

    “你是说——秦大学士?”

    不愧是林梦雅,一句话,就知道了龙天昱的想法。

    只是那张清艳的小脸上,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疑惑存在的。

    秦大学士的确是三朝元老没错,但是他只是个文臣,又不能违抗皇后的命令,求他,好像也没什么用。

    龙天昱却不疾不徐的解释道:

    “不,秦大学士虽然现在只是个普通文官,但是你不要忘了,他曾经官拜右丞相之位。若不是因为今年来身体不适,他也不会卸下重任。现在的右丞相虽然是秦大学士的死对头,但是那些老臣,可大部分,都是大学士的门生。”

    龙天昱的话,让林梦雅瞬间豁然开朗。是的,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而且,爹爹已经回京了,只要爹爹跟秦大学时联手,满朝文武,至少会有一半支持他们的。

    这些人,不同于皇后新提拔上来的人,根基早就已经盘根错节了。

    “王爷真是好计谋,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注意。我这就休书一封,不,我亲自上门去请秦大学士。”

    林梦雅猛然想起,在解决了秦漠的事情后,她曾力邀秦大人,来家里,指导王爷的礼仪。

    只是一直忙着琐事,她一时忘记了,现在不正是最好的机会么?

    一来,可以让王爷多了解一些冬至祭奠的事情,二来,也可以趁机,说服秦大人,帮助她进宫,去探望皇上的近况,果真是一举两得了。

    “此事不急,我在外面,听你咳了俩声。这几天,你还是养好了身子要紧。天色晚了,你早些休息,我也回我的院子去了。”

    本以为,龙天昱回像是以前一样,想方设法的留下来的。

    可没想到这一次,他却干净利落的,走出了林梦雅的屋子。

    “好,王爷晚安。”

    忍住了心头,有些淡淡的失落感。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又不是正经的夫妻,为何,她竟然有些隐隐的期待?

    摸了摸火热的小脸蛋,一定是因为屋子里的温度太高了,所以,她都开始产生一切些无聊的幻想了。

    对,一定是这样!

    鹅毛般的大雪,很快就覆盖了那一条条蜿蜒的小路。

    从林梦雅的屋子里出来,龙天昱的脸色,就如同被冻结了一般,冰冷,而没有丝毫的温度。

    大步的,在雪地上行走,心头强忍的怒意,却扰乱了他的心。

    轻功极佳的他,居然在雪地上,印出了一个个深深的脚印。跟在她身后的邓管家和林魁俩个人,只能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苦涩一笑。

    看来王爷,是真的生气了啊!

    皑皑的白雪,着凉了昏暗的夜,龙天昱心头的怒气,有增无减。

    他的原意,本是不想把林梦雅,也卷入这一场纷争中的。可一想到百里无尘和姜晟那群人,他心头的怒火,便绵延不绝。

    “王爷,您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虽然,无尘公子的态度是过分了一些,但是,却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不是么?”

    忍了许久,耿直的林魁,还是忍不住开口劝慰道。

    “你真的觉得,百里无尘是为了我好么?”

    林魁跟邓管家,才真的算得上是他的心腹。

    而且,这俩个人在刚刚的讨论上,是投了反对票的。只是却不知道百里无尘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劝服了除了他们之外的所有人,这才是让龙天昱恼火的地方。

    “唉,其实我也是不赞同的。王妃进府以后,是做的事情,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去宫里给皇上看病,本就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可是,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确实是最稳妥的了。”

    刚刚,宫里传来了消息,皇上的病情,又再次加重了。而且,跟前几次不同的是,内医院,已经束手无措了。

    甚至于内务府,都已经按照惯例,给父皇背下了寿材。

    可他却怎么也不肯相信,一向身体康健的父皇,竟然会这么突然的,病情就严重了这么许多。

    走到王府花园的一角,不顾石头上冰冷,坐了下来。

    刚刚他召众人来想办法,混入皇宫去打探消息。可没想到,百里无尘,居然提出了让林梦雅去宫里,为皇上医治。

    若是能治好,虽然是皆大欢喜,可是皇宫,却是皇后跟太子的地盘。母妃在他的府中,除了初一十五,按例要去给皇后请安外,他也是不得随意进出的。

    林梦雅虽然机灵,也有胆识,但是皇宫却不比他处,到处,都是隐藏着的危机。

    何况林梦雅连出奇招,已然是成为了皇后眼中钉了。

    去宫里,简直是九死一生。

    可没想到,百里无尘居然带着那些手下们,在书房里,以死相要挟。他若是不从,那就是伤了手下人的心。以后,谁还会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事。

    而且在,百里无尘更加的得寸进尺,一定要让林梦雅心甘情愿的进宫才行。就连请秦大人,也是他提出来的。

    心头,不由得有些冷笑,看来,百里无尘到底是忘记了,龙天昱才是这个势力真正的主人了。

    竟然敢妄自替他做决定,而且,还处处要挟他。这个人,不能留了。

    “王爷,要除掉无尘公子么?”

    邓管家最终王爷的心思,这么多年,他表面上,只是一个王府的管家,可实际上,谁都不知道,他其实才是那个,替龙天昱处置势力中的叛徒的刑罚者。

    死在他手中的,少说也有百十个了,而且大多数,都是武功不俗,能力非凡的人。

    “先不用,若是此事除掉他,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你去告诉夜,让他暗中,留意有没有可堪一用的人才。百里无尘的位置,也该换一个人来接任了。”

    所有人,都以为百里无尘,才是这个组织里面,头脑最为聪明的人。

    只是,他们却不清楚,其实龙天昱的聪明才智,根本不亚于百里无尘。

    之所以不表露,是他希望,能给别人一个机会。

    别看,他表面上好像是毫无办法,只能无奈的纵容百里无尘。但是,从百里无尘在他背后搞小动作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只是这一次,却是他不得不利用林梦雅对他的信任,利用她一次了。

    但愿,那丫头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苦衷。

    雪,下了整整的一夜。难得,在安神香的帮助下,林梦雅难得的美美的睡上了一夜。

    再有几天,就是冬至大节了,不过好在,一个月的准备之期,让她已经差不都准备完全了。

    “主子,内务府的人送来了这一次,您跟王爷要在祭奠上穿的礼服,还要请您过目呢。”

    刚吃过早饭,门房的人,就匆匆来报了。

    点了点头,好在她身边有个专于此道白芨,倒是也少了许多的麻烦。

    因为她是新媳妇,又是第一次跟以昱亲王妃的身份参加祭奠,因此,礼服都是新作的。

    天青色团圆宝相花的底群,配上大红色凤穿芍药的夹袄,倒是别有一番庄重的美感。

    素手,摸了摸那丝滑捋顺的面料,那上面,宫内最顶级的绣娘的手艺,绝对是不同凡响的。

    只是,林梦雅只是看了看,就叫人,交给了白芨。

    “主子,怎么您不喜欢么?”

    从未看过如此好看的绣工,白芷跟白芍的俩双眼睛,都觉得不够看了。

    “喜欢,好看的衣服,谁不喜欢。可穿了这衣服,却是要掉脑袋的。所以,我不敢穿。”

    林梦雅微微的笑着,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俩个小丫头猛然一惊。

    就连林中玉跟清狐,都探着脑袋,疑惑的看向了她。不会吧,这衣服,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啊?

    “主子说的没错,不出您所料,这上面的凤,的确是七彩凤,只是紫色用的很少。只在眼睛上做了点缀,本来,这也是不打紧的。可那花不是芍药,而是牡丹。”

    白芨浅笑着,给大家解除了疑惑。

    按照本朝惯例,唯有皇后,才能用七彩之凤,而凤穿牡丹,则是皇后独享的制式。皇贵妃可以用六彩凤,但是不能用牡丹。

    到了苏槿安的亲王妃辈分的时候,就只能用六彩凤,而且必须是芍药了。

    所以,只要她穿着这件衣服,出现在祭奠的时候,就会被人认为是大不敬。

    而且,宫内的内务府,那是历朝历代,都给皇室宗亲准备服饰的地方,林梦雅敢打赌,现在,在昱王妃的这一页上,一定记下的是六彩凤跟芍药的图样。

    换句话说就是,她的衣服已经被人悄然掉包了。

    “天啊,这也太毒了吧?没穿对衣服,就要被杀头么?”

    白芨吐了吐舌头,缩着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悸的说道。

    林梦雅却摇了摇头,看向了白芷,颇为慈祥的说道:

    “杀头?这事形同谋反,灭九族的罪。”

    ‘哐当’一声,可怜的白芷,再次因为林梦雅不合时宜的淡定,而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天啊,这也太可怕了一点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