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她要进宫
    林家如此的受到关注,并不是什么好事。

    若不是哥哥跟父亲防护得严密,恐怕那些人,早就潜伏在林家了。

    她的那个皇帝公公,据说已经很久没有上朝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皇后跟太子那群人在掌控。

    爹爹虽然娶了皇后的妹妹,却不是*。况且,他现在又嫁给了龙天昱,所以,皇后跟太子,都已经按捺不住,想要除掉林家了。

    大抵是那种,不能为他们所利用的势力,也不能为别人所利用的心态吧。

    所以,在对待林家的态度上,皇后跟太子,一向是拉拢为主的,只是爹爹多年婉拒,这才生出了想要把她嫁给龙天昱的损主意。

    这里面的猫腻,其实她早就想明白了。

    无非是她无缘无故的死在花轿里,然后爹爹跟哥哥,再上王府兴师问罪。

    倒时候,皇后跟太子,再一副主持公道的样子出面。

    这样一来安抚了老臣,让父亲跟哥哥,可以为他们所用。二来,就是可以借着爹爹跟哥哥的手,除去龙天昱。

    真可谓是一举两得,只可惜,却是被神秘复生后的她,给打乱了所有的部署不说,就连爹爹跟哥哥,也都隐隐的,投向了龙天昱的倾向。

    所以,皇后那边,怕是也急了吧。

    “丫头,其实我一直在想,要不,你不要当这个昱王妃了吧。你看你,自从你哥哥回来,小脸都瘦了一圈了。”

    无聊的趴在了林梦雅面前的案几上,清狐用俩只纤细的手指,夹了夹她愈发尖细的脸颊。

    躲开了那只咸猪手,林梦雅笑着摇了摇头。

    “我能躲得开龙天昱,可我逃得开林家么?好了,我知道最近辛苦你了。说吧,想要什么补偿,我尽量满足你!”

    难得林梦雅肯松口,让他提意见,清狐的一双眼睛,立刻亮起了光。

    冥思苦想中,清狐貌似终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丫头,我听说再过一个月,江都会有一场拍卖会,听说会有不少的好东西。到时候,你陪我走一趟好不好?”

    一个月后,就快过年了。不过,去一趟江都,倒是不远。

    “好,反正我到了年底,也得带着你们出去旅旅游,就当年终奖了。”

    清狐挑高了眉毛,看着自家的小丫头,旅旅游是啥意思?年终奖,又是个什么鬼?

    摇了摇头,本来,他只是想要跟小丫头单独去的,没想到——

    不过,这样也好,只要小丫头陪着就好。

    处置了徐妈妈跟锦素后,林梦雅的院子里,总算是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这一趟,她处置了几个吃里扒外的婆子,这下子院子里的,总算都是她的亲信了。

    一天下来,刚到晚上,林梦雅就觉得身子乏得很,脱了外衣,换上了一件藕粉色的舒适中衣。

    卸了了钗环,散了一头乌黑的秀发,靠在桌子前面,读者手中的书。一副家常的样子,添了几分的柔媚,少了几分白天的凌厉。

    流心院的屋子,在清狐跟林中玉的亲自督工下,总算是完成了一次改造。

    就算是外面下再大的风雪,里面,也是如同夏天一般,半点感觉不到寒冷。

    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寻来的一面双面绣的屏风,挡在了内室,倒是半分风都不透。

    “我把灯火挑旺一些,主子看书,也不至于眼睛疼了。”

    白芨也如同林梦雅一般,只是穿了一件素白色的中衣,披散着头发,拿着剪刀挑着灯芯。

    “你别忙了,过来这边坐吧。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书卷,她跟白芍之间的密谋,并未告知第三个人知道。而心细如尘的白芨,却早就发现了端倪。

    所以,她有心结,也是正常的。

    “主子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看着那一双对她完全信赖的眼睛,林梦雅没办法隐瞒,只能一五一十的,把整个过程,都说给了她听。

    “其实,我不告诉你,是不能让白芍有那么一点点的危险。她过去做内应,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危险。白芨,你别怪她,要怪,就怪我吧,好不好?”

    今晚,本应是白苏来陪着主子的,换成了她不说,主子又跟她解释了这么多。白芨的心头,哪里还有半分的怨恨了。

    能跟着这样的主子,不亏了。

    “对了,我还有个事情,得让你帮我去做。但是,这件事你呀保密,除了我跟你以外,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林梦雅悄悄的,在白芨的耳边吩咐道,白芨都记在了心里,神色凝重。

    “嗯,主子放心,我一定会做好的。”

    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雪,映得外面亮亮堂堂的,林梦雅靠在窗户口,若有所思。

    突然,大门被人打开,俩道挑着灯笼的身影,出现在林梦雅的视线里。

    开门的婆子裹了棉袄过来,恭恭敬敬的敲了敲门,说道:

    “主母,王爷来了。”

    今天开始,林梦雅的地位,已经是无人可以撼动了。

    府里,终究是要有个当家主母的,而龙天昱的承认,就是林梦雅主母地位确立了。

    “天冷,请王爷进来吧。”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龙天昱,过来做什么。

    白芨打开了屋里的门,穿着黑色大氅的龙天昱,也到了屋子里。

    比起冷冷清清的勤武院,温暖如春的流心院,简直就是人家天堂了。

    “天儿冷,王爷暖暖身子吧。”

    白芨递了一个小小的火炉来,那里面燃着的,是掺了清淡花香味道的银炭。

    “你家主子可安歇了?”

    脸色虽然平淡,可龙天昱的眼睛里,却透着几分忧虑。

    白芨摇了摇头,又指了指内屋,说道:

    “主子还没睡,王爷请。”

    不知为何,今晚,龙天昱特别想要看到林梦雅的温暖的笑意。

    仆从都留在了外室,龙天昱脱了大氅,进了里屋。

    清甜淡雅的花香,顿时让人的心情,舒畅了不少。屋子里,一个穿着藕粉色衣衫的女子,坐在窗前,正看着外面的雪景。

    “天这么冷,你也不怕着凉。”

    没有任何理由,关心她的话,就这么自动的溜出了嘴。龙天昱甚至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本来,他们就是俩夫妻,不是么?

    “不怕,这屋子里这么热,我都怕自己是热坏了。王爷,有什么急事么?这么晚了,还亲自过来一趟。”

    自从新婚夜后,龙天昱很少会在入夜之后过来。

    他们就像是生活在一个院子里的朋友一般,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轨迹。

    只是,他们俩个人,谁都没有意识到,那如同磁石一般的,想要相互靠近的**。

    “没什么——只是,宫里传来消息,父皇的病,又严重了许多。”

    也是在这样的一个雪夜里,父皇一病不起。

    龙天昱遥望皇宫的方向,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看到父皇了。

    “怎么会?前阵子,我在哥哥那里碰到丘太医的时候,他还说皇上的病,已经稳定下来了呢。怎么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恶化了呢?”

    林梦雅蹙起了眉头,据她的了解,皇上的身体向来是不错的。

    其实只不过是有些小小的顽疾,年岁大了,自然也就发作了起来。

    但是太医开的药,也都是以温补调养为主的,看起来,没什么大碍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我问过内医院的太医,可无人能给出我想要的答案。宫里,已经被皇后治理得如同铁桶一块了。我根本,就得不到父皇的消息。”

    黑眸里,浮现出一丝丝的痛苦。

    身为人子,在面对父亲的病痛,却毫无办法的时候,那种无奈的痛苦,只有当事者才能体会。

    无端端的,林梦雅突然很想为这个家伙,排忧解难。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以前的那个大胆的设想,会不会,皇上的病没有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要不,我替你去看看皇上吧。”

    林梦雅自己,也被这个提议惊呆了。但是想了又想,皇上跟父亲一向亲厚,若是皇上恢复了健康,对林家,未免不是件天大的好事。

    起码,不会有人那么明目张胆的,想要拿林家开刀了。

    “不行,你虽然精通药理,可父皇是生病了。所有内医院的太医们,都没有法子,你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再说,皇后跟太子,如今对你虎视眈眈,你若是进宫了,万一...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叫我如何安心。”

    龙天昱真诚的婉拒,却让林梦雅越发的坚持。

    “就是因为我精通药理,所以,也许才能看出皇上,到底得的什么病!那些太医,全部都是些庸医而已。不然的话,秦漠的毒,也就轮不到我来解了。”

    龙天昱仔细的想了想,其实林梦雅的话,不无道理。

    许是因为那些太医墨守成规惯了,所以,才让父皇的病,迟迟没有好转。

    “只是,有一件麻烦事。我虽然名义上已经是皇上的儿媳了,但是命妇无诏不得入宫,何况,连王爷您都看不到皇上,我,就更没机会了。”

    刚刚才燃起的希望之火,瞬间,被现实的冷水,浇了个透心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