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巧施妙计
    “她是说不出话来的,锦素中了一种很罕见的毒。而韵若挑的时机很对,那时候,锦素的嗓子就已经被毒哑了。别说是辩白了,就连最基本的声音,都是发不出来的。”

    能在林梦雅这个玩毒的行家面前下毒,这些人倒是胆大。

    “您不能解毒么?只要主子能解开她的毒,让她说出事实的真相,那——”

    林梦雅却摇了摇头,打住了白芨的话。

    “即便是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呢?你别忘了,德妃始终是王爷的母妃,如果我们继续追查下去,最终为难的是王爷。”

    林梦雅早就想明白了,今天,龙天昱帮了她的忙,于情于理,她也不应该继续追查才是。

    况且,德妃的身份,远不是她一个昱王妃能够撼动的。而且,动了他,就会让王爷为难。

    所以,她唯有选择暂时的忍耐了。

    “而且,这种毒即便是解开了,她也是不能说话的了。她的喉咙结构,已经完全的被破坏掉了,以后任何声音,怕是都不能发出来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不是锦素想要陷害她身边的人,也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林梦雅走出了房门,看着跪在院子里的俩个人。

    白芨跟白苏跟在她的后面,看样子,都想要为自己的好姐妹报仇。

    “你们,可知错了?”

    事到如今,这俩个家伙已经留不得的了。

    可俗话说的好,上天有好生之德。她本是不想要赶尽杀绝的,只要她们能吐出一点有用的的东西来,她,都会放她们一条生路。

    “奴婢知错了!请王妃主子饶命啊!”

    不能说话的锦素,只是默默的流着眼泪,而早就已经慌了神的徐妈妈,却痛哭流涕的忏悔道。

    “我可以饶你们一命,但是,拿什么来换,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林梦雅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俩个女人。徐妈妈眼珠儿一转,立刻,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锦素的头上。

    “是她!都是她教唆的奴婢!若不是如此的话,奴婢怎会做出这种糊涂的事情来!还请王妃明察,奴婢,是冤枉的啊!”

    锦素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徐妈妈,嘴角处泛起了一抹冷笑。

    真是树倒猢狲散,破鼓万人捶啊!

    当初她得势的时候,这徐妈妈,可是一口一个锦素姑娘,口甜如蜜。

    却没想到,现在大家都是落难之苦,徐妈妈却抢先落井下石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走吧。白芨,给徐妈妈拿五两银子,就算是路上的盘缠了。以后,不要再踏入王府一步了。”

    徐妈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轻易的,就捡了一条命回来不说,王妃居然还赏了她银子。

    千恩万谢的,拿了银子,走出了流心院的大门。林梦雅看着面前的锦素,她,才是重头戏。

    “你也看到了,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我知道你不能说话了,总能写字吧。若是你也能乖乖的说出这其中,我不知道的隐情。你也会像是她一般,拿着钱,远走高飞。”

    林梦雅话音未落,白芨就拿了一纸墨笔砚,放在了锦素的面前。

    “写吧,只有这样,你才能继续活下去。”

    可锦素却只是淡淡的看了看她,快手快脚的,在宣纸下写下了一行字。

    “把她些的东西,拿过来给我看看。”

    林梦雅以为锦素是认罪了,却没想到,那丫头写的却是。

    “你能骗得了徐妈妈,却骗不过我。不管我写还是,怕是都不能逃过去了。徐妈妈还没等到家,肯定就会成为刀下亡魂的。我没那么傻,你就直接杀了我吧。”

    看完了以后,林梦雅并没有生气。

    只是嘴角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很聪明,说的没错。我之所以放走徐妈妈,一来,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二来嘛,我也是为了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你放心好了,这里都是我的人,只要你能说出来,我能护你周全。”

    其实,对于锦素,林梦雅并没有寄予重望。一个能轻易被舍弃的棋子,要么,就是毫无作用,要么,就是有很重要的把柄,捏在幕后之人的手中。

    所以,她猜测,要么,就是锦素仅仅只是一个替死鬼。

    要么,她的父母兄弟或者是爱人朋友,其实,是捏在幕后之人的手中的。

    所以,还不管那一项,锦素在她这边能起到的作用,实在是太小了。

    锦素又写了几行字,林梦雅看过了以后,嘴角却漾出了一抹冷笑。

    那上面写着:“王妃尚且连自己的贴身侍女,都没能保护好,锦素不敢麻烦王妃主子,只求一死。”

    林梦雅突然觉得,自己被耍了。

    其实从头至尾,锦素都是一枚,用来牺牲的棋子。

    不然的话,这丫头怎么会如此老练的话语,来激怒自己,为求速死的效果。

    唯一的解释是,其实,早就又热授意过她该如何说,才会让自己恼羞成怒,最后杀了她泄愤了。

    很好,一切看似都很好,也似乎是很了解她的脾气,只可惜,她林梦雅可不是个喜欢上当的人。

    “你想死是么?我偏生不会让你如愿的,白苏,把她帮了送个老师当药人。哦,对了,把她的手筋脚筋,全部都挑断了。既然是药人,就得乖乖听话才是。我听说,老师有一棵嗜血草,正需要一个活人的身体为载体。去吧,把她送给老师,就算是我这个学生的,一片孝心了。”

    惊世骇俗的命令,让锦素瞪大了双眼。

    可以说,她想过了千百种,可能会在林梦雅手中的死法,去唯独没有想过,这位王妃,竟然会如此的邪恶。

    那以置信的看向了她,可那双春水眸子中的,分明是丝毫不掩饰的不在乎。

    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刚刚还有些趾高气扬,一副无所谓样子的锦素,却立刻,给苏槿安磕头作揖。

    “现在想要求饶,是不是有点晚呢?不过,我不会杀了你的。嗜血草虽然会生长在你的身上,让你痛苦不已。可是,你的手筋脚筋都已经被挑断了。再加上,那东西对于宿体而言,可是难得的补药。我看你的样子,三五十年,还是不在话下的。”

    林梦雅的每一句话,都让锦素的心头一阵阵的颤抖。

    光是听着她说的话,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就足以让她自愿死上千万次的了。

    “白苏,动手。”

    锦素的身体重重的一抖,惊恐至极的看向了林梦雅,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人,就冲着院子里的假山石上,撞了过去。

    “嗳,小美人。你这是在做什么?啧啧,这么清秀的一张脸,若是撞烂了,该多可惜。”

    清狐戏谑的声音响起,一心求死的锦素,惊魂未定的看着面前男人。

    清俊秀气,只是那双狭长的眼睛,却总是绽放着诡谲的气息,让人沉醉其中,却也又些不寒而栗。

    “哎呀呀,王妃,您可太不会怜香惜玉了。”

    修长如同白玉般的双指,在锦素的面前喉咙间一点,锦素瞪大了眼睛,却发现,她连咬舌自尽这种动作,都是做不到的了。

    看着眼前的男子,笑得极为的灿烂,她的心,却是猛地一沉。

    “呵,我不想让你死的时候,阎王爷也得给我放行。所以,你还是乖乖的接受你的命运吧。白苏,先把她送到老师那里去,过几天老师闲下来了,我们在一起研究嗜血草的种法吧。”

    林梦雅幽幽的起身,脸上带着恶质趣味的笑意,那堪比地狱修罗的诡异冷冽,彻彻底底的,摧毁了锦素的心理防线。

    “是,主子。”

    学着清狐的样子,点了锦素的穴道,白苏冷着一张脸,带着锦素,消失在了林梦雅的院子里。

    “我说,丫头啊。那个什么嗜血草,真的那么恶心人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如果真的有哪儿东西,可不可以先借我来看看?”

    四下里,总算是没有外人了。

    清狐腆着脸,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笑嘻嘻的趴在了林梦雅的肩头。

    “哪里有这种东西啊,我诳她来得。你还记得那个王夫人吧?老师说,王夫人最近的情况好了许多。所以,他要做一些更加丧心病狂的治疗。我让白苏把人给送过去,为的,就是让她看看,老师的治疗手段。相信,我有我这种先入为主的诱导,她一定会认为老师是个变态狂医,吓她几天,最后还不是要乖乖的听话。”

    清狐眨巴着一双狭长的眼睛,万般崇拜的看着身边的这丫头。

    老天爷啊!这丫头,怎么可以坏成这个样子,不错,合他的口味!

    “对了,我让你帮我打听的事情,你办得怎么样了?”

    终于说到了正经事,清狐立刻切换成了一副凝重的样子,这无缝衔接的演技,堪称影帝级别。

    “这几天,你家里倒是一片风平浪静。外面的探子却有曾无少,我细心的观察过,你家的防御,这些探子,一时半刻是绝对不会突破的。所以,你尽管放心。”

    林梦雅点了点头,可心头,却还是布满了忧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