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反败为胜
    第二百三十一章反败为胜

    白芍却捧着大把大把的黑色长发,痛哭了起来。

    一双泪眼,冷冷的看着周围的人,自从她入了王府,唯有主子跟三个小姐妹,才是她真正的亲人,却没想到,她还是被迫,成了对付王妃的工具。

    “我白芍今日断发明志,我终身不嫁,只在主子的身边伺候!”

    所有人都没有预想到,会有这般的惊天逆转。

    林梦雅的神色,也最终变成了严肃。

    规规矩矩的跪在龙天昱的面前,小脸上,也终于是没有了半分的戏谑。

    “王爷,自从梦雅嫁进王府,虽然没能为王府增添荣耀,却也没有不容于王府的过错。可没想到是,今日竟然会遭此大祸,无端被人陷害。梦雅虽是一介女流,却也是清清白白,不容被人玷污半分清誉。所以,我只能请求跟王爷合离。请王爷,送我跟几个丫头回家。”

    林梦雅的话,掷地有声,瞬间,让德妃跟龙天昱进退两难。

    今时不比往日,林牧之跟林南笙已经回到了京都,若是此事传扬出去,只怕林家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到时候,可能就会威胁到江山社稷了。

    “这——”

    德妃脸上的也现出了为难的神色,刚想要开口,却被韵若截了过去。

    “启禀娘娘,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奴婢有些话,也是不能不说了。奴婢曾经在锦素的房间内,听到了她想要当**妾室的妄语。只是当时,奴婢碍于身份,才没有叱责。谁知,一再顾念姐妹之情的后果,就是酿成今日大祸。”

    韵若的话,刚刚落地,锦素就立刻瘫倒在了地上。

    一张小脸变得惨白惨白,却只是瞪大了眼睛,不发一言。

    “哦?原来竟然是这个小蹄子,居然做出如此的事情来,来人啊,把她押到王妃院子里,任由王妃处置吧。”

    德妃又恢复了自己高高在上的高傲,可林梦雅,却依旧倔强的不肯起身。

    她所要的,不是一个如此摩登两可的回答,而是一个真正的结果。

    如果龙天昱给不了她的话,那她真的会拉着龙天昱,去朝堂上合离。

    气氛,一时间变得安静而压抑。

    林梦雅的坚持,让龙天昱的态度,变得格外的重要。

    “既然是这样的话,从即日里,母妃不得再参与任何王府的事情。您,就在雅轩,好好的颐养天年吧。以后,王府内一切决策事宜,都由王妃来决策,任何人,不得违背。如有再以下犯上者,以家规处置。”

    龙天昱的话,彻彻底底的,稳固了林梦雅在这个王府中的地位。

    德妃娘娘怕是也没有想到,一向成熟稳重的儿子,竟然会如此的不留情面。

    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出来了,锦素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而已。

    若是没有人在背后撑腰,她怎敢做出如此大胆忤逆的事情。

    可就在德妃想要发飙的时候,韵若突然拽了拽她的袖子,悄悄的摇了摇头,示意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德妃只好咽下这口恶气,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林梦雅。

    这一局,她终究是输了。

    “昱儿说的对,本宫也上了年纪,以后王府里的事情,还要请梦雅多费心思了。锦素这丫头,就交给你们处理了。韵若,走吧。”

    锦素却手脚并用的,爬到了韵若的脚下。

    一双水眸中,早就布满了恐惧跟不甘,可所有人却有些意外,为何这丫头哭得如此的凄惨,却是连半个字,都不肯辩解的呢?

    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锦素,韵若只是笑了笑,随后,一脚把她踢开。

    跟在德妃的身后,一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林梦雅跟龙天昱的视线。

    “好丫头,你们快起来吧。”

    看到德妃消失,林梦雅不等别人扶起自己,离开干净利落的站了起来,顺道,扶起了自己的俩个丫头。

    白芷终于落下了委屈的泪水,小猫一般的杏儿眼,一会儿看看林梦雅,一会儿看看白芍。

    小丫头真是又惊又喜,听白芍的一席话,她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好姐妹并没有背叛自己。

    “对不起,白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

    白芍痛哭着抱住了自己的小姐妹,她也没想到,那个徐妈妈为了陷害自己,居然对白芷下那么重的手。

    心疼的看着白芷,无论如何,都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好了,傻丫头们,别在这里哭了。咱们还是回到院子里再说吧,白苏白芨,你们俩个,去搀着她们点。”

    可白芨还是有些犹豫,林梦雅推了这顾虑重重的丫头一把,终于,四个小姐妹团聚到了一起。

    “你没有看错人,白芍跟白芷,都没有背叛你。”

    龙天昱站在她的身后,淡淡的说道。

    林梦雅回首,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真心的感激道:

    “若不是有你的力挺,我也不会这么顺利。谢谢你,王爷。”

    这是第一次,林梦雅的笑容里,没有半分的虚假成分,只是实心实意的,想要感激龙天昱。

    灿烂的笑脸,仿佛在一瞬间,点燃了林梦雅绝美的容颜。

    那份不加妖娆,却美得惊心动魄的魅力,唯有面前的女人,才能给他。

    “不客气,你是我的王妃。”

    龙天昱轻勾嘴角,也给了林梦雅一个笑容。

    虽然是冬日里,可林梦雅却觉得,心头的暖意,却是熨慰着她的心。

    低头,羞涩一笑,林梦雅只觉得心,跳得特别的快。

    这家伙偶尔笑一笑,还挺好看的哩。该死的,她的脸,没事那么红那么做什么?

    “王爷,宫里有消息传出来了。”

    难得的俩个人的暧昧互动,却被匆匆而来的邓管家给搅黄了。

    看着邓管家焦急的脸色,林梦雅却是彻底的红了一张俏脸。

    “你先去忙吧,我也要回去看看我院子里的姑娘们了。”

    逃一般的急着走的林梦雅,第一次不敢面对龙天昱了,直到进了流心院的大门里,她才镇定下来。

    拍了拍自己的小脸蛋,不就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笑么?至于的么?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也成了纯情的怀春少女了。

    “王妃,这俩个人,是奉了王爷的意思,给您送过来的。您看,现在要如何处置。”

    林魁带着俩个侍卫,把瘫倒在地上的锦素和徐妈妈,送到了流心院里。

    “辛苦了,我现在没时间处理她们的事情,让她们在院子里跪着吧。”

    看也不看锦素跟徐妈妈一眼,既然德妃敢这么痛快的,把人交给她,说明,她们已经做了万无一失的准备。

    她再审,也是审不出些什么来的了。

    到了屋子里,四个姑娘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和谐,又笑有泪的,在屋子里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

    “这下子好了吧,对了,白芷的脸,可上了药了?”

    林梦雅又欣慰又心疼,为了她,几个姑娘可是拼了命一般的。

    白芷固然让她心疼,可是白芍,其实却是付出最大的。

    林梦雅拉了这个忠心耿耿的傻姑娘过来,看着她已经变短了许多头发,眼中里,带着几分的歉意。

    “傻丫头,你这是何必呢?我信你,你的三个姐妹都信你,这就够了,不是么?”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林梦雅最清楚不过,在古代的时候,女子的头发,更是看得极为重要。

    现在,这原本一头秀发,居然被这丫头剪得乱糟糟的,她怎么能不心疼。

    “主子,我自从逃出来以后,无时无刻的,都在担心会被爹爹给抓回去。但是,因为我的这张脸,已经惹了不少的麻烦了。我娘找人给我算过,说我是桃花命,唯有在山上清修才可以。我娘舍不得,这才埋下了祸根。跟了您以后,我再也没有其他的念想了,所以,您不用自责,这都是我自愿的。”

    白芍虽然长得艳丽,人也很泼辣,可实际上,却是个十分恪守礼教的好姑娘。

    即便是被德妃打发到龙天昱的院子里,也始终没有半分的不敬之处。反而,处处都恪守男女之间相处的规矩,倒是让院子里的人,对她大为改观。

    “我都知道,好人终究会有好报的,你们四个,都会获得幸福的。”

    四个女孩子,都是一顶一的好女孩。林梦雅不相信,老天爷会那么残忍,会让她们孤独终生。

    都是她,若是她没有在王府里,过着这种不平稳的日子,四个女孩子,也不会受到如此的伤害了。

    说到底,一切都是因为她。

    那么,她也要对这几个女孩子负责。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哭了。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我相信,从此以后,德妃娘娘的手,再也没办法伸到咱们院子里来了。白苏,你配合白芍,把咱们院子里清扫干净。那些俩面三刀的人,不能再姑息了。”

    四个小丫头跟在林梦雅的身边时间长了,多多少少的也都受到了她的影响。

    矫情的时间过去以后,也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精明了。

    “对了,主子,那个锦素,为何不为她自己辩白几句呢?难道,她真的认罪了?”

    白芨问出了藏在大家心头的疑惑,林梦雅却微微一笑,眼中掠过了一抹嘲讽,淡淡的开口说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