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谁是谁非
    那婆子颤抖的看了一眼林梦雅后,一咬牙,开了口。

    “是白芍姑娘指使我的,她说,因为白芷的手脚不干净,坏了她的好事。所以,她想要给白芷一个小小的教训。主子息怒,奴婢是收了白芍姑娘的好处,才会如此行事的啊!”

    众人哗然,没想到白芍竟然是如此阴狠之人。

    “你说的,可是实话么?”

    林梦雅柳眉高高的挑起,一副不愿相信的样子。

    可那婆子却拼命的点了点头,还从袖口里,拿出了一枚白色的玉镯出来,奉在了林梦雅的面前,说道:

    “这就是白芍给奴婢的,请主子过目。”

    这下子,白芍可实在是抵赖不得的了。这白玉的镯子,以前总见白芍带在手上的。

    “不用了,我才不想看这破东西。去请王爷跟德妃来,今天,我要当堂对质。”

    一看到林梦雅是动了真怒了,所有人的心头,立刻飘过了一丝的寒意。

    不管他们效忠的人是谁,可林梦雅到底是名正言顺的王妃,轻易也是开罪不起的。

    可没想到,竟然是她院子里的人从窝里斗了。

    这可当真是当场打了林梦雅的脸了,此事放在谁身上,也得被气个好歹不是。

    锦素跟净月,立刻去办事,白苏却在人群里,丝毫不引人注目的悄然现身了。

    “主子,白芷被那婆子打得很惨,我几次想要出手,却都想到您的吩咐,忍了下来。”

    淡色的薄唇,有了些微微的咬痕,林梦雅却点了点头。

    白苏是个面冷心热之人,看到好姐妹挨打,她却束手无措,恐怕,比任何人的感触,都是要深得多的。

    “你已经尽力了,白芷她——不会怪你的。”

    林梦雅咬着牙,心头比任何人都要心疼。

    她的小丫头,那是从小跟她到大的。当白芷还是如月的时候,就挡在自己的面前,保护着弱小的自己。

    手指紧紧的蜷缩起来,一张小脸上,已然是带着些许的冷傲了。

    敢动她院子里的人,当真是胆子不小!

    “王爷到——”

    “德妃娘娘到——”

    俩道不同的声音,却是一前一后的响了起来。

    林梦雅站在原地,孤傲的背影,让人格外觉得心疼。

    龙天昱眉头紧缩,看着已经被打成猪头的白芷,想必,林梦雅的心里,必定是不好受的吧。

    不自觉的,站在了林梦雅的身后,看着她清瘦的背影,眼神里满是坚定。

    “这是怎么了?”

    明知故问的德妃娘娘,先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看了白芍一眼,一双眼睛里,带着三分的惋惜。

    林梦雅弯身行礼,到底是礼数周全,丝毫让德妃挑不出毛病来。

    “母妃容禀,我院子里的白芷,虽然被人控告说是贪墨了些银两,却也没找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吧!现下,却被人达成了这个样子,难道说,是有人想要灭口不成!”

    林梦雅话说的很重,脸色十分的难看。

    这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白芍想要堵住白芷的嘴,也就是说,所谓的贪墨案,是有很大的水分在的。

    而且,当然也可以说是白芍在流心院的时候,就对同是姐妹的白芷不满了。

    总之,这其中,必然是有什么,不易被人察觉的猫腻存在。

    “是么?这是白芍也太不像话了,锦素,让白芍那丫头出来,本宫要当面问问她。”

    净月姑姑说是领了德妃娘娘的命令去的她院子里,现在,德妃又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这场戏,未免演得有些假了吧?

    林梦雅冷眼看着她们演戏,脸色阴沉不定。

    没多会儿的功夫,白芍就在净月姑姑的引领下,到了王府后院的柴房里。

    一看到面色冷冽的林梦雅跟瘫在地上的白芷,一张小脸,却立刻变了惨白。

    “奴婢,见过德妃娘娘,王爷,王妃。”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白芍的身上,似乎,想从她清艳绝伦的小脸蛋上,找出她为何如此狠毒的原因。

    “本宫叫你来,是想要问你,这婆子,你可认识?”

    德妃淡淡的开口,一副要主持大局的样子。

    白芍看了看颤抖不已的婆子,而后有些狐疑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回德妃娘娘的话,此人是奴婢的同乡。因着在一起做工,所以倒是认得的。”

    还以为,白芍会抵赖几句,不想,却是如此简单的承认了。

    “姑娘,姑娘,是我对不起你。这是你给我的镯子,我现在就把她还给你。求求姑娘,就放过婆子我吧。我一个人杨家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啊!”

    那婆子突然抓住了林梦雅的衣襟,痛哭流涕说道。

    “徐妈妈,你可不要害我!什么镯子,你这是在说什么?”

    白芍有些慌神了,她手上的玉镯,前几天刚好丢失了。

    难道,是落在了这个妈妈的手上么?可她,却没有让这个徐妈妈做过什么,为何,她会这么说?

    “姑娘,事到如今了,您就认了吧。这镯子,明明是那天你把婆子我叫到了屋子里,悄悄的塞给我,然后,然后让我对白芷姑娘下手的啊!”

    那婆子立刻大声的嚷嚷着,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倒是先让人信了几分。

    只是林梦雅却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仿佛也明白了些什么。

    “徐妈妈,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要冤枉我?我白芍跟白芷亲如姐妹,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若不是她行差踏错,我们姐妹,也不过反目成仇。可即便是如此,我却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徐妈妈,你不要乱说!”

    现在,双发看似各执一词,谁也不能说谁的是假话。

    白玉镯子确确实实是白芷的,现在到了徐妈妈的手中,谁也说不清楚的。

    只是,林梦雅的心头,却早就有定夺了。

    “这,就不好办了。昱儿,梦雅,你们觉得呢?”

    故意装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德妃把这个难题,抛向了龙天昱跟林梦雅。

    即便不是白芍做的,可徐妈妈空口白牙,却说她给的镯子,也让白芍推脱不开了。

    “这事,不管是谁做的,我都要追究到底。”

    女人间的事情,龙天昱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可林梦雅,却深吸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

    目光,一一掠过了德妃,白芍,白芷,还有跪在地上的徐妈妈,一张俏脸上,带着几分冷笑。

    “白芍,白芷的嘴被封住了,那你就替她说吧。”

    林梦雅话锋一转,落在了白芷的身上,樱唇微启,却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白芍立刻跪了下来,冲着林梦雅磕了个头说道:

    “是,主子。奴婢一定会一五一十的,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的清清楚楚。这镯子,的确是我的,但是,却是德妃娘娘身边的锦素,送给我的。说是娘娘赏识我,所以才赐给我的。此事,奴婢回去就禀告给了主子,主子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林梦雅脸上的表情,终于和缓了下来。

    所谓的主仆背叛的戏码,不过是她用来迷惑敌人的手段而已。

    “接着说下去吧,王爷在这里,所有大当事人也是在这里,轻易的抵赖不得的。”

    林梦雅扶起了白芷,心疼的看着丫头通红的小脸蛋,眼神里,带着几分抱歉。

    可白芷的眼睛里,却露出了欣喜的表情,这傻丫头,肯定是为了自己第好姐妹,没有背叛主子,所以感到由衷的欣喜。

    “疼么?”

    她不敢用手碰,可丫头却拼命的摇了摇头后,又皱着眉头,可怜巴巴的小小点了点头。

    而白芍这边,则是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干净利落的,说出了之后的事情。

    “后来,锦素跟我说,德妃娘娘十分的欣赏我,想要我当王爷的小妾,也算是抬举我了。在她的授意下,我经常会被指派去王爷的勤武院,送些吃食衣裳。王爷看着王妃的面子,对我还算是客气。但是我有自知之明,从未对王爷存半分不干净的心思。这些事,主子也都是知晓的。”

    白芍突然从袖口里,拿出了一把剪刀,林梦雅担忧的看着另外一个傻丫头。

    “你这是要做什么?”

    锦素有些慌了神,往后退了退,却不知道何时起,她的身后,站了俩个膀大腰圆的侍卫。

    “没错,我是从老家逃婚出来的。我爹爹是个烂赌鬼,把家里的一切都输光了不算,还要把我跟妹妹们,都卖到暗门子里去。若不是我娘厉害,我...我早就不干净了。后来,我爹趁我娘回娘家的功夫,把我骗了出来,想要卖给一个糟老头子当小妾。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长着一张狐狸精的脸,这才动了想要让我当王爷小妾的心思。可我白芍,却不是个肯轻易低头的人。主子对我,恩同再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背叛主子的。”

    神泪俱下的控诉完,白芍却狠狠的剪下了自己大缕长发,林梦雅立刻命令白苏拦下这丫头发疯的举动。

    “话还没说完,你这是做什么?”

    林梦雅有些叹息的说道,为何,她院子里养的,尽是一些傻丫头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