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白芷受难
    她自认,对院子里的仆人算是不错的了,却没想到,还是出了内鬼。

    但是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的,这些老账,以后自然有得机会算清楚。

    屋子里的响动,渐渐的平息了下去。

    外面看热闹的人,也都四下散去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一颗小脑袋,从正屋大门里探了出来。

    白芨悄悄的看了看周围,然后又缩了回去。

    “外面已经没人了,主子,下一步,咱们要做什么?”

    绕过了满地的碎片,虽然值钱的东西,都提前被林梦雅收起来了。不过,那一地的狼狈,还真是可以唬人的。

    林梦雅想了想,喝了一口香茶,说道:

    “下一步,就等着她们找上门来。你以为,我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是为了什么?”

    那个韵若,林梦雅眯起了眼睛,听白芨说,这些日子以来,唯有这个丫头,伺候在德妃的最久了。

    可今天看来,她倒是极为的不起眼,甚至,有些过分谦卑的站在所有人的视线外,仿佛,在刻意的淡化她的存在。

    但是,她却从这个丫头的身上,嗅出了只有同类才散发出的气息来。

    好不容易才走了一个姜如沁,这个韵若,却不知道打底会是如何了。

    “白苏先去保护白芷吧,记得,只要是没危及到她的姓名,尽量,不要出手,明白了么?”

    白苏立刻点了点头,在林梦雅身边久了,这丫头,也是越发的机灵了起来。

    “小玉,你在想什么?”

    林梦雅转头,看到了林中玉。

    已经快长了一头高妖孽少年,如今,越发的温润如玉。

    她总是忙碌着自己的事情,仿佛一夜之间,那个只会倔强的挡在她身前的少年,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个连她都有些意外的优秀青年人了。

    站在窗前,一副深思的模样,侧脸都有着雌雄莫辩的俊美。

    一双狭长的眸子,仿佛能够勾动天雷地火,潋滟的波光,带着几分让人窒息的冷艳味道。

    修长的身材,包裹在素色的衣衫下,只是在头顶,束着一枚白玉的莲花玉冠,几缕如墨般的长发,垂侧在脸颊,似是不经意,却散发着无论男女,都会被吸引的诱惑力。

    其实,比起那个骚包的蔷薇公子来说,小玉的脸蛋,更加的精致,气质也更加高贵一些。

    但是俩个人的身上,都无端端的散发着一股子,冶艳的味道。

    大概,是家族的遗传吧。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的屋子差不多要空了,我给你弄来什么东西填补上才是。”

    转过头来,清润的红唇,微微的拉高,露出了一个十分亲近的笑容。

    林梦雅却猛然一怔,小玉还是她的小玉,即便是长大了,可是那笑容里面的亲近,却是绝对不错的。

    雏鹰大了,总会是要有翱翔九天的时候。

    只是林梦雅的心头,却始终是带着几分的遗憾跟抱歉的。

    是她一手把小玉拉出了柳叶帮里,那种敲诈为生的日子。

    却没想到,这种看似吃喝不愁锦衣玉食的生活,却是更加的危机四伏。

    “不用了,过几天,姐姐想要带你回林家一趟。我想让爹爹把你收为义子。正式入林家的族谱,你觉得可好?”

    这件事,她想了好久了。

    虽然,府里的下人们不知道情况,都以为小玉是她的堂弟。

    可到底,小玉不是常人,若是以后出入,总是要有个公开的身份比较好。

    “可是我——”小玉欲言又止,在看到林梦雅疑惑的目光后,只能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不如,也给我弄一个合适的身份吧。我总是扮成女人,虽然无损我的花容月貌,但是也显不出我的绝代风华不是?”

    清狐又来凑热闹,腆着脸,风骚兮兮的说道。

    “你?”林梦雅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好几趟,才说道:

    “好啊,我可以跟我爹说,让你当他的义弟,这样的话,你就是我二叔了,老头!”

    没好气的白了那家伙一眼,这家伙年纪一大把了,却还是这样的不正经。

    不过,清狐对外的身份,专门负责内院的侍卫,所以,还是免不了要避嫌的。

    几个人又斗了一会嘴,外面,却传来了婆子们的声音。

    “启禀王妃主子,雅轩的净月姑姑来了,说是有急事要见您。”

    屋子里,霎时间风平浪静,所有人,都十分默契的找好了自己的伪装。

    “请吧。”

    林梦雅的语气里,带着几分阴冷,压抑的怒火,仿佛随时都能够喷发出来一般。

    外面的人,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看来,王妃还真是火气不小。

    一声深蓝色衣裳的净月姑姑,低眉顺眼的踏入了王妃的正屋。

    地面上,那价值不菲的碎片,仿佛在诉说刚刚的一场风暴,是如何的惨烈。

    林梦雅正侧卧在贵妃榻上闭门养神,白芨则是跪在她的面前,低垂着头,轻轻的捶着她的修长的小腿。

    “怎么?如今你也要学那个小贱蹄子,连我的话,都不放在眼里了么?”

    语气虽然轻柔,可里面那赤果果的暗讽,却让净月的头,垂得更低了。

    平日里,王妃都是再疼她这几个丫头了,看来,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奴婢不敢!请主子恕罪!”

    白芨颤抖而柔弱,仿佛真的很惧怕林梦雅一般。

    再好的主子,在遇到这种事情后,看来,依旧得是翻脸无情的。

    王妃,也不会另外就是了。

    “奴婢给王妃主子请安。”

    林梦雅睁开眼睛,仿佛是才感觉到净月在她的面前一般,立刻说道:

    “我院子的人,真是愈发的不懂事了,怠慢了姑姑。来人,赐坐。”

    净月却立刻行礼,脸上带着和顺的笑容,说道:

    “不必了,奴婢只是来传德妃娘娘的话来的。娘娘说,先前答应给王妃的三天时间,现在看来也不必了。白芷认罪了,而且,还供认出她手里的赃银出处。娘娘已经过去了,所以这会子,是要奴婢来请王妃的。”

    鱼儿已经迫不及待的咬了钩子,只是林梦雅,表面上却看不出分毫来。

    反而是紧皱着眉头,说道:

    “哦?是么?这丫头倒是真的识时务,不用麻烦我,自己就招了。那我就得看看了,到底这丫头,是怎么瞒了我的。走,咱们也去瞧瞧。”

    净月带路,林梦雅带着白芨,一路走到了王府的后院。

    本来应该是没几个人的柴房,如今,却是人满为患了。林梦雅微微的皱了皱眉,一副气急了的低气压模样。

    “王妃到了。”

    净月姑姑的话,适时的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

    只是,林梦雅有些奇怪的是,不是说德妃娘娘已经来了么?

    可为何,她却只看到了锦素的身影,就连德妃身边的韵若,都连半个影子都不见呢?

    “王妃主子,您可算是来了。这丫头终于开了口,如今,就等着您说怎么罚呢!”

    锦素皮笑肉不笑的迎了上来,一开口,就是让林梦雅十分讨厌的话语。

    不过,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这个为虎作伥的家伙一个。

    反而却是眉头紧蹙的,看着面前的白芷。

    手心,在悄然间缩紧。

    她才回到院子里,这些人就迫不及待的,给白芷用了私刑。

    如花似玉的可爱小脸蛋,此刻,却红艳欲滴。

    那俩面肿的血丝可见的脸颊,让林梦雅极为的揪心。

    她知道这种惩罚,是用一巴掌宽的祝尺打的。

    即便是没有毁容,可丫头的牙,却是一辈子都松松垮垮的了。

    白芷这辈子没别的爱好,若是连牙都松动了,以后,可怎么办才是?

    片刻后,她有些后悔。只是,为了根除后患,她才不得不这么做的。

    她欠了这些人的,到底要如何偿还,才能还的清呢?

    白芷的小脸红肿,根本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了。

    可周围的人,多是是看热闹的而已,却没有半个人提出,要给她医治一番的。

    人心凉薄,可见于此。

    忍住了心头的不忍,林梦雅故意装得不屑一顾,看着锦素,却也没什么好脸色。

    “方才我还以为,娘娘有什么高招呢?却不想,也是这种屈打成招。倒是我想的多了,重罚之下,哪里有什么真话可言。”

    所有人,在她的开口的时候,都恢复成了静默。

    到底,她也是这府里的当家主母,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王妃主子误会了,这可不是德妃娘娘动的手,而是——算了,还是让这个婆子,亲自来跟王妃主子说明好了。”

    锦素说完,就从身后,推出了一个丧眉搭眼的婆子出来。

    林梦雅冷眼敲了一眼,立刻认出此人,是她流心院里,一个并不起眼的扫地婆子。

    听说,还是白芍的同乡呢。

    那婆子一看到林梦雅后,更是颤抖得如同筛糠。

    一把跪下,猛磕了头说道:

    “王妃饶命!王妃饶命啊!奴婢也是受了别人的蛊惑,才会做出这种糊涂事来的!王妃息怒,饶了奴婢吧!”

    林梦雅轻轻的瞥了一眼,嘴角溢出了一抹冷笑,说道:

    “给我从实招来,不然的话,就立刻打出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