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演技爆发
    丫头们的哭声,让林梦雅瞬间回过了神来。

    眼看着三个丫头哭成了泪人一般,林梦雅却皱起了眉头,眼中没有半分的畏惧。

    “主子,都到这个时候,您就不要在因为我而为难了。是白芷我命薄,没缘分再跟在主子的身边伺候了。我白芷愿意一死以示清白,请你们,不要扯上我家小姐。”

    白芷哭得如同泪人一般,谁能不怕死呢?

    但是为了不拖累自己的小姐,她也只能用死,来洗刷污名了。

    “傻丫头,人死如灯灭,即便是证明了你的清白,又能如何呢?母妃,此时全因这五十两而起,白芷虽然只是一个丫头,却终究是条人命,所以,我希望母妃能够思虑周全,不要轻易的冤枉了我的丫头。”

    林梦雅的话,倒是说的十分的中肯。

    德妃想了想,却是看向了身前的韵若。

    只见一直垂头恭敬的丫头,却悄悄的抬起了头,冲着她微点了点。

    大抵是觉得,无论如何,林梦雅也不能翻身了,德妃,竟然也同意了她的说法。

    “好,既然王妃如此说,那本宫就给白芷一个辩白的机会。来人啊,把她先压入柴房,不许任何人靠近。梦雅,本宫就给你三天的时间,若是你找不出证据来,倒是可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了。”

    德妃娘娘依旧高贵如昔,可是看向她的目光,却像是毒蛇一般的狠戾。

    林梦雅眼看着白芷被带走,也躬了躬身,算是行了礼,谢了恩了。

    “本宫也乏了,今儿就到这吧。净月,扶本宫回房。”

    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跟儿媳,在净月的扶持下,德妃起身,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一众人,都跟在她的后面,浩浩荡荡的,真是好不威风。

    只是,原本跟她感情甚笃的白芍,却是选择沉默的,跟着的德妃的后面。

    “主子!”

    没有了别人的阻拦,白苏跟白芨,哭着跑到了林梦雅的身边。

    “没事了,别哭了,回流心院再说。”

    这里是雅轩,到处都是德妃娘娘的眼线,即便她是有满肚子的疑问,也得到了自己的地盘才行。

    “王爷,您要跟我一起去么?”

    从刚刚,龙天昱站在她身边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头,就有些暖暖的。

    本来,她以为在她跟德妃之间,他一定会坚定的站在自己的母妃身边的。

    却没想到,他护着的,却是自己。

    摇了摇头,龙天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而且,她们女孩儿家的知心话,想必,也不是能对他一个男子讲的。

    “一切小心,有事,就叫白苏去勤武院找我。”

    母妃今天的一切,实在是太过反常了,让他,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些事情。

    点了点头,俩个人除了雅轩后,各自回到了院子里。

    一路无言,才刚回到流心院里,却发现原本好好的院子,如今,竟是一片狼藉了。

    婆子们都在战战兢兢的整理着院子里的一切,好好的花草,都被人随意的践踏过了,桌椅板凳也是倒了一屋子。

    除了她的屋子里尚且完好无损外,其他人的屋子里,多多少少的,都有些破损。

    冷着一张脸,林梦雅却淡淡的吩咐道:

    “大家先委屈几日,等我救出白芷后,自然会为大家讨回公道。白芍...不是,白芨你去统计一下,咱们院子里,究竟损失了多少。”

    这哪里是搜查,简直是抄家!

    平日里,看着德妃身边的人都不声不响的,敢情,都是一些厉害角色!

    “丫头,依我看,不如我把白芷救出来好了。小小王府的柴房,还难不倒我。”

    清狐眉目间,也沾染了三分的戾气。

    没有小丫头的吩咐,他是不能轻易的对王府里的人出手的。

    所以,在白芷被抓走的时候,他只是在暗中保护而已。

    只是那些人,不应该把他送给小丫头的珍奇花草,全部都破坏掉了。

    “姐姐,你不用怕他们。区区一个德妃,我还不放在眼里。”

    小玉比清狐更在乎院子里的一草一木,尤其是在看到白芷差点就被屈打成招的时候,他更是差点克制不住的要出手了。

    不过,他跟清狐一般,只要没有林梦雅的意思,绝对是不会出手的。

    “你们以为,事情会那么简单么?她们处心积虑的,不过是想要对付我而已。可惜我不好对付,转而,就想要剪除我身边的人。”

    坐在正厅的椅子上,林梦雅的脸色,十分的冷峻。

    其实,到现在她都不明白,只是单单进宫一趟,德妃娘娘为何会性情大变。

    难道,真的是如同她当初猜测的一般么?

    不过现在想来,却也是有些端倪了。

    只不过,她没有确凿的证据,现在还不敢乱说而已。

    “主子,都是我的错。若是我早早的对白芍加以防范,她...她也不会做出如此背主求荣之事!”

    白芨惨白了一张脸,面有愧色的跪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她早就察觉出了白芍的不对劲,却念在姐妹一场,并未多加防范而已。

    可没想到,这一次德妃发难,最大的功臣,竟然就是昔日的好姐妹。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快起来,白芷已经被人捉了。咱们现在,还不是窝里斗的时候。”

    林梦雅亲自,把白芨从地上扶了起来。

    其实,也怪不得白芨的,毕竟是情分在的,而且,也是她几次三番的说,自己信任白芍,才会让白芷,陷入今日的为难来的。

    “主子,白芷的情况,的确是非同一般的,您有什么办法,能救她出来么?”

    白苏也红了一双水眸,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带着几分的期待。

    可没想到,林梦雅却神秘一笑,刚刚无能为力的样子,却突然一扫而空了。

    “想抓我院子里的人,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们放心吧,白芷,肯定会回到你们身边的。我的小院,没有谁都是不成的。”

    看到林梦雅的笑容,所有人的心头,仿佛都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自家主子的脑袋那么聪明,自然,是万无一失的了。

    “白苏,清狐,你们俩个是隐藏在院子里的高手。除了咱们自己人,没人知道的,所以今晚,我想请你们俩个,彻夜的守护白芷,万万不可,让她出了什么事情,可以么?”

    白苏跟清狐立刻点了点头,尤其是清狐,更是给她抛了一个极为风骚的媚眼。

    振作起来的小丫头,可不是一般人。

    只怕是那些人的如意算盘,又要被小丫头坑的,连颗算盘珠子都没有了。

    “白芨不要对任何人露口风,不管谁来打探,好的坏的,你都搪塞过去。实在是躲不过去了,你就哭,明白了么?”

    白芨立刻点了点头,跟在主子身边,别的没学会,演技倒是一顶一的好了。

    上台唱戏,都不用化妆了。

    “丫头,我们都有事情了,那你干嘛?”

    清狐好奇的看向了林梦雅,这丫头,可从来不闲着。

    随手拿起了一个定窑的茶碗,林梦雅扬眉浅笑,说道:

    “我?我当然是,摔东西出气了。”

    素手一扬,这价值不菲的茶碗,就在他们的面前,成了一文不值的碎片。

    好家伙,看得清狐是一阵的肉痛。

    不过嘛,他赚的银子,足以让小丫头摔个三五十年的,所以,才偶尔一次,没所谓的啦!

    “该死的奴婢,居然敢背叛我!看我不活扒了你的皮!”

    愤恨的语气,十足的恶毒。

    只不过,若不是林梦雅还是一副笑嘻嘻的神情,谁也不会想到,这只是一场戏而已。

    看到主子滑稽的表情,俩个丫头立刻破涕为笑。

    “哎哎哎,主子,那个太贵了,换别的。”

    小小声的提点着林梦雅,心领神会的俩个丫头,立刻明白了林梦雅的意思。

    “好,那就摔个便宜的。”

    回首拿起了一个精致的花瓶,用力的掷在了地上,好大的响动,甚至,把全院子里的人,都惊动了过来。

    “嘴甜心狠的奴婢!本王妃待她不薄,她竟如此的对我!死个个把个奴婢有什么的,我明儿就去牙行再买几个回来!偏偏,是在我的院子里捉住的,这不是在打我的脸么?”

    林梦雅十分熟练的放出了一连串的贵妇骂街,可眼睛,却四处寻找性价比最好的牺牲品。

    终于她看到了梳妆台上的铜镜,计上心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过去,先把贵重的首饰,塞到了俩个丫头的手上。

    ‘咣当’一声的巨响,外面的人,都吓了一跳。

    “我是谁!我是镇南侯林家的嫡出大小姐!她们什么脏水,都敢泼到我的身上么?赶明儿,我让爹爹参她们一本,叫她们吃不了,兜着走!”

    白芨捂着嘴笑,却还是配合的说道:

    “主子,这事确实是不值,可明天,您又有什么法子呢?依奴婢看,不如就让白芷那丫头受死吧。咱们也能清静些,不是么?”

    林梦雅的嘴角,无声的漾出了几分的笑容。

    果然是她*出来的丫头,就是聪明,上道。

    看了看外面,心头掠过了一抹冷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