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主仆情深
    “娘娘,我没有,真的没有做!”

    听起来,好像是白芷的哭声。

    四个丫头,先前被她打发了回来。

    可统共,前后脚也不过是差了一个时辰,怎么就听到了丫头们的哭声呢?

    林梦雅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了雅轩的院子里。

    正屋里,白芷跪在了地上,呜呜的哭着。

    雪白的小脸蛋上,却是已经红肿了起来。

    此刻,正拼命的摇着头,发钗都散乱了,看起来好不可怜。

    白芨跟白苏,只是被人阻拦着,不许上前相助。

    可白芍,却站在了她们的对立面,只是却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都已经人赃并获了,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本来看在你是王妃带来的陪嫁丫头,娘娘想要从轻处置。可你竟然如此的不知悔改,我看你是活够了。”

    一把尖锐的声音响起,随后,跪在地上的白芷,便被人狠狠的教训了一巴掌。

    林梦雅一下子就跨到了白芷的面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这个可怜的小丫头。

    “好大的威风,我的丫头,如今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教训了么?”

    俏脸微冷,一双凤眸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来人看到她挡在身前,却丝毫不让,反而笑着说道:

    “王妃主子息怒,奴婢也是为了王妃好,才教训这丫头的。您有所不知,这丫头仗着是您的陪嫁,贪墨了不少的银两。若不是您院子里的白芍大义灭亲,奴婢们,还真是被她蒙在鼓里了。”

    站在她面前的女子,大概也就是十几岁的年纪。

    清秀的一张脸,却有着不亚于宫廷嬷嬷般的刻薄。

    虽然一口一个奴婢,可却丝毫不让,哪里有半点奴婢的谦卑感觉。

    倒像是这府里面的主子奶奶一般,还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我的侍女,我会管教。不劳你费心,什么贪墨银两,又贪墨了多少?”

    白芷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她虽然贪吃胆小了一下,对自己却是一心一意的。

    有些对自己不好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何况是贪墨银两这种事情,只要是她想要,无需开口,直接去三绝堂的账面上提钱即可。

    所谓的贪墨银两,简直可笑!

    “既然王妃主子问了,那奴婢锦素,可就老老实实的说了。”

    轻蔑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白芷,锦素得意的开了口说道:

    “前些日子,府里掌管银钱的白芍曾经来禀告过,说是庄子上送来的银钱,无端端的少了五十两银子。所以,奴婢奉了娘娘的旨意,在各个院子里查看。可巧了,白芷这丫头,身为一个二等丫头,竟然能拿出十两银子来,请流心院的婆子们吃酒。奴婢刚开始,以为是王妃主子的意思,却不想,白芍说王妃从未有过如此旨意。想这丫头,一个月,不过是三钱银子,哪里来的,这十两纹银呢?于是奴婢就私下打探,才知道,她,就是偷银子的真凶!这五十两的银票,也被奴婢当场捉住了!”

    白芷拼命的摇着头,一双泪眼,泪水涟涟。

    “奴婢没有,那十两银子,是王妃给奴婢的。你们搜出的五十两,也是我家主子赏的,奴婢从未偷过任何人的钱,你们不能冤枉好人!”

    即便是脸被打肿了,可白芷却还是死咬着不肯认错。

    在林梦雅来之前,她已经受过了好多的私刑。

    若不是白苏跟白芨拼命拦着,恐怕,她现在已经被打死了。

    她不明白,这些钱,明明是小姐给的,为何,会被这些人,诬赖成偷窃。

    “哼,你当然可以这样说了。回禀王妃主子,奴婢已经问询过白芍了,这六十两银子,可是没有经过她的手。”

    锦素的话,其实让林梦雅已经明白了个大概。

    冷眼看着,不管是一副心痛模样的德妃,还是站在那里,低头不知表情的白芍。

    其实,都是再给她下套而已。

    心头划过了一丝的冷笑,她才想起来,这六十两纹银,是上个月,白老爹送来的利润。

    她当时一时高兴,就放给了白芷,想着若是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们,想要些什么吃食美酒了,就让白芷去买。

    可没想到,却成了冤枉白芷的铁证。

    收拾不了她,就来收拾她的侍女了,可真是难为了她们。

    “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么?”

    林梦雅不卑不亢,声音微冷。

    白芷跟她这么多年,若是真的被处置了,可不是打她脸那么的简单了。

    “回王妃娘娘的话,证据确凿,这是账簿,明明白白的写着,有五十两的亏空。”

    德妃娘娘甚至都不用开口,锦素就应对如流。可见,这是排练了多久的一幕。

    竟然给她设套,恐怕图谋不小吧。

    “拿来给我看看。”

    林梦雅随手翻了翻账簿,上面,娟秀的小字极为的工整。

    她并不需要看,白芍做事一向是滴水不漏,她也是极为的放心。

    却不想到今天,对付的竟然是自己了。

    果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梦雅,你自从嫁了咱们王府来,从来都是兢兢业业,事必躬亲。只是,你这丫头,却是个不成器的。为了你的声名着想,本宫看来,就在处置了她吧。一来,也是让这王府里的下人,树一个规矩。二来嘛,也是为了避嫌才是,你觉得呢?”

    德妃不疾不徐的说道,一开口,就仿佛切中了林梦雅的要害。

    这些话,表面上好像是为了林梦雅好,可实际上,却字字句句,都是在指责她御下不严之过。

    “母妃为儿媳着想,儿媳自当领命。只是,这丫头是儿媳的陪嫁丫头,不如看到儿媳的面子上,饶过她一次如何?”

    对于德妃,她多少还是有些情面在的。

    龙天昱对她的好,她也是记在心头的。

    所以,对于德妃的刁难,她从来都是礼让三分的。

    可德妃,却微微的冷笑,说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丫头犯了家规,就得罚。你这个当主子的,可切莫太过骄纵下人,免得,酿出大祸来。来人,把那丫头拉出去,乱棍打死。”

    这里是雅轩,德妃娘娘的话,就是至高无上的。

    当下,就有几个粗使的婆子,立刻上前来,想要抓住林梦雅跟白芷。

    白苏正被几个人纠缠,咬着牙,刚想要使出武功来,却没想到,那几个婆子,却是突然的飞了出去。

    “哎呦,可疼死老奴了!”

    满地都是呼痛的声音,林梦雅倒是十分的镇定。

    只是,在看到那一道修长的背*景,挡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却有些微微的愣了。

    “王爷,您这是——”

    净月姑姑十分惊讶的看着出手的龙天昱,在王妃的面前,他从来都是一个孝顺的儿子。

    可自从成婚后,却是在不断的忤逆娘娘的意思,再这样下去,娘娘一定会对林梦雅起杀心的。

    果然,德妃娘娘的俩色一变,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逆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本宫连处置一个小丫头的权利,都没有了么!”

    龙天昱收回了手,狭长的眸子,扫了一下周围的人,室温立刻下降了几度。

    “母妃,儿子早就说过,这里是儿子的王府,不是您的寝宫。”

    星眸里,带着几分被触怒的冷意。

    从前,母妃总是说,他已经成年了,所以王府里的事情,不需要事无巨细的跟她来请教。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当家做主。

    可如今,母妃为了为难林梦雅,竟然在王府里,做出她那些宫里才会有的勾当,简直是可笑。

    白芷是个毫无心机的丫头,每日里,对自己也是说说笑笑,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私下里,都会给流心院里所有的丫头婆子,都留上一份。

    而且,林梦雅把她当做妹妹看待,每日里吃的用的,从不会轻易的节省半分的。

    试问,这样的小丫头,如何会有贪墨银两的行为。

    若是她有急事,只要开口,自然,林梦雅不会干看着。

    如此说来,这丫头,一定是被人冤枉的。

    “你——你——你这是要护着那个丫头,忤逆你的母妃么!”

    德妃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龙天昱。

    没想到,龙天昱竟然会如此的偏向林梦雅,竟然连一个丫头,都不能让她随意处置。

    可见,林梦雅在他心头的地位,已经极为的不一般了。

    这样下去的话,怕是要不好的。

    “王爷,您何苦如此的为难。德妃娘娘说的对,白芷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不值得您这样做。王爷,白芷死不足惜,但是请您,一定要护主子周全。主子,咱们来生,再续前缘吧。”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小丫头,竟然会说出如此激烈的话语来。

    可见当真是跟林梦雅,主仆情深。

    “白芷,不要啊!”

    白苏跟白芨,都已经哭得像是一个泪人一般了,短短时间的相处,却都已经如同是亲姐妹一般的情谊了。

    “傻丫头,是谁说,你非死不可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