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绝色璧人
    不知为何,娘亲脸上的表情,总是让她有些不安。

    “没事,娘做任何事情,也都是为了你。”

    林家,早就已经被各方势力盯上了,她的舞儿,绝对不能够被林家所拖累。

    “娘,虽然爹爹跟哥哥,对我们是很偏心。但是您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啊,万一,万一被爹爹发现了,我们可是会连命都没有的!”

    林梦舞最知道自己爹爹的性格,以前,有个副将做错了事情,哪怕他已经跟着爹爹南征北战十多年了,最后,还是被爹爹打了四十军棍,赶出了军营。

    若是娘亲真的做了什么事情出来,怕是爹爹,绝对不会放过她们母女的。

    到时候——

    一想到自己失去林家小姐的位置,林梦舞顿时觉得,天都会塌下来了。

    “傻孩子,就算是为着你,娘亲也不会做什么傻事的。傻孩子,你放心好了。只是咱们现在被困愁城,我想要找你外祖家通融一番。你外祖家不管怎么说,也是当朝的一方巨擘。你爹爹,不会不给你外祖这个面子的。”

    上官晴有自己的打算,当初,她被当成联姻的工具出嫁的时候,父亲曾经答应过,绝对不会对她弃之不理的。

    若是能争取到她娘家的帮助,就算是林牧之,也只能给她面子。

    只要能出去,她才好开始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原来是靠外祖家,那女儿就放心了。只是我们现在行动不便,有谁,能给咱们通风报信呢?”

    林梦舞总算是放下了一颗心,从小,外祖父跟外祖母就很疼她的。

    若是前去求助的话,外祖一定会答应的。

    “你的乳母,一定会帮我们这个忙的。她是为娘的陪嫁丫头,你外祖家,她熟悉得很。”

    安慰了几句女儿,上官晴把女儿送回了房间里。

    看着有些荒凉的院子,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苦笑。

    这些年来,为了保持自己在老爷心中的位置,她从来都是以妾室自居的。

    却没想到,还是换不来那人的一颗心。

    罢了,心酸的合上了双眼,一滴冷泪,从眼角滑落。

    再睁开双眼时,已是绝情冷酷。

    林牧之啊林牧之,他当真以为,自己真的会永远,都任由他无视么?

    一切,都是他逼自己的。

    他最在乎的,不就是林家和那一双儿女么?

    那她,就偏偏毁掉他所在乎的一切!

    回王府的路上,林梦雅只是坐在马车里,一路静默无语。

    “若是你觉得不舍,其实可以在家里陪着你父亲跟兄长,住几天的。”

    淡淡的开口,坐在门口的龙天昱,虽然没有转过头来,可语气里,却带着几分让人难以察觉的关心。

    林梦雅抬起头,看了那男人一眼。

    虽然马车里的光线有些昏暗,可男人修长慵懒的坐姿,还是优雅得让人仿佛置身画卷之中。

    摇了摇头,嘴角轻咬着,却柔和的说道:

    “我若是住在家里,爹爹跟哥哥要为难。王爷也会为难,反正,又不是见不到。以后风平浪静了,我再回家陪爹爹也好。”

    她只是随口一说,却让龙天昱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将军府外,已经是暗潮涌动了,难道,她真的注意到了么?

    “你也看出来了,对么?”

    龙天昱不得不惊讶于她的敏锐,外面,早就布满了各方势力的眼线。

    就连他的人,都已经在暗中埋伏好了,为的,就是监视林家的一举一动。

    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我家外面的长街上,一共有六家店铺,其中,米铺一家,布庄一家,钱庄一家,这些,都是在我出嫁前就有的。可是,这次回来我却发现,多了一家茶馆,一家酒肆。而且生意都很不错。可我家这条街上,能来喝茶喝酒的人,是少之又少的的。而这些人,之所以用这个做伪装,不过是因为,茶楼酒肆,本就是人来人往的。即便是有几个生面孔,也不会引起怀疑。再加上,这俩家店的位置,都恰好能看将军府门前的一切,所以我觉得,这俩家茶馆的背后主人,一定不是为了做生意的。”

    她记百草,尚能过目不忘,何况是几间铺子的情况。

    龙天昱却在听完她的分析后,不由得有些暗暗的心惊。

    当初,无尘想要买下其中一间,他没有同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有许多伪装的人,就是因为不熟悉情况,所以才会被人拆穿的。

    看来,他真是没看错自己的王妃。

    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林梦雅都优秀得无可挑剔。

    “没错,外面的确是有很多的眼线。只是,你知道的,林家的位置很微妙,自然,是要被人重重的监视的。”

    林梦雅的眼神里,却闪过了一抹嘲讽,低声说道:

    “这里面,也包括王爷您的人么?”

    一时语塞,龙天昱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着那双美眸中,丝毫不躲闪的质问,他只能轻轻的点了点头,解释说:

    “其实,我更多的,是为了保护你家人而已。”

    什么保护,还不都是监视,跟别人也没什么俩样,她倒是一点都不介意了。

    毕竟,龙天昱也是晋国的一方势力,她没有什么,可介怀的。

    “多谢。”

    林梦雅微微的笑着,那笑容里,却没带着多少的真心。

    不知为何,龙天昱却觉得有些心虚。

    俩只修长的手,不经意间交叠,纠缠,却是连他都有些意外的难以启齿了。

    “其实——若是你不喜欢的话,我可以——”

    后半截的话,却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去。

    不知何时起,只要是她不喜欢的,他都不想去做。

    惊诧于自己,对于她越来越软下来的心肠,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不必了,我没什么不喜欢的。身为林家的女儿,其实我早就该习惯了。王爷不必多心,我不是一个不懂情理的人。”

    林梦雅隐藏住自己的失望,其实,她刚刚也是有些期待龙天昱会说出那句话来。

    可到头来,不过是她的奢望。

    这个男人,又怎么会因为她,而改变初衷呢?

    不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罢了。

    “我的人,会拦截住其他对你家人不利的人。而且,有任何的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眼神偷偷的划过了她失望的侧脸,那副美人轻愁的样子,足以激起任何人的怜爱之心。

    只是,他却皱着眉头,惊讶于自己内心的脉脉温情。

    狭小的空间内,俩个人明明气息交缠,可却安静得,没有一丝的声响。

    “王爷,王妃,已经到府了,请下车吧。”

    门外,林魁的声音,不疾不徐的响了起来。

    “好。”

    龙天昱点了点头,掀起车帘,利落的下了车。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书卷,理了理额前散落的发。

    清美的脸蛋上,扬起了一抹温润的笑容。

    现在,在世人的面前,她必须是一个合格的王妃。

    不管是为了林家,还是龙天昱,她都必须演下去。

    隐藏住内心的苦涩,素手纤纤,掀开了青灰色的布帘。

    “有劳了。”

    门外,龙天昱在等着她。

    白色的玉手,搭在了他黑色的衣袖上,俊美的他,微微回眸看向了马车上,绝色的她。

    一副十分登对的璧人,那是周围的探子,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昱亲王夫妇,果然是京都第一俊男美女的组合!

    刚进了王府的大门,就看到就看到了焦急的净月姑姑。

    “王爷,王妃,你们总算是回来了。娘娘快要急坏了,您,您还是看看去吧。”

    净月姑姑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林梦雅和龙天昱都心生疑惑。

    他们走的时候,德妃娘娘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么短短一天的功夫,就又闹出了什么事情来?

    龙天昱眉头轻皱,自从母妃从宫里回来以后,人也变得与从前不同了。

    夜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到底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一无所知。

    可母妃这样几次三番的,却是让他,觉得十分的为难。

    “你去吧,我...先回流心院。”

    德妃总是不喜欢她去雅轩,就连每日的晨昏定省都能省则省了。

    她可没有那么的主动,既然有事,她还是不要去添乱了。

    “不,你跟我一起去。”

    龙天昱却抓住了她的手臂,坚定的看着她。

    “德妃娘娘见到我会不开心的,王爷,您还是自己去吧。”

    林梦雅不解的看向了龙天昱,可对方,却依旧坚持的看向了她。

    “你是我的王妃,所以,一定要跟我一起去。”

    龙天昱的心头,忽然下定了某种决心。

    他的王妃,无论如何注定只有林梦雅一人!

    不管母妃再塞给他任何人,他都会拒绝掉的。

    所以,林梦雅一定要一跟他在一起,也要让母妃死心,不再插手他们之间的一切。

    一路前行,林梦雅虽然不解,却还是拗不过龙天昱。

    俩个人到了雅轩,还未曾进门,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哭声。

    仔细的辨认,林梦雅却听到了里面,有她十分熟悉的声音。

    到底,是怎么回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