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并算账
    此时的林梦雅,在上官晴的眼里,俨然已经成了凶神恶煞般。

    怪不得,林梦雅刚出嫁的时候,忍气吞声,原来,是为了在老爷的面前,告她们的状。

    当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上官晴的尖锐的指甲,刺破了手心娇嫩的皮肤。

    若是真的被林梦雅说出来,怕是舞儿,就死定了!

    “记得,我当然记得。还真是终身难忘,不是么?”

    他又怎么会忘记,花轿落下的那一刻,他的新娘手中拿着的不是平安富贵,而是一捧淬了毒的枣子。

    狭长的眼神,在倏然间变得深邃。

    若不是他的王妃机警,怕是现在,早就成了一缕无辜的亡魂了。

    “舞儿,还是要多谢你的贺礼,不然的话,我跟王爷,也不会有如此亲近的机会呢。”

    林梦雅眼神轻转动,潋滟的波光,却有些寒冷慑人。

    警告的看向了上官晴跟林梦舞,最好,给她收敛一些,不然的话,她可不怕把天都捅个窟窿出来!

    “贺礼?雅儿,什么贺礼?”

    林南笙敏锐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林梦舞以前对雅儿如何,他这个做哥哥的,怕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何况就连龙天昱也说颇为印象深刻,难道——

    “当然是一份,大大的贺礼。你说是吧,母亲?”

    一声母亲,让上官晴的身体,狠狠的抖了一下。

    惊恐的看向了林家的三个人,她实在是难以形象,若是谋害林梦雅的事情,被林牧之和林南笙知道了,她跟舞儿的下场当是如何。

    林梦雅却微微的笑了,如同猫捉老鼠般戏谑的目光,看向了上官晴跟林梦舞。

    只不过,现在,她还不打算把这件事给说出来。

    留着她们,有大用。

    “大小姐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了。”

    上官晴低眉顺眼的,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和平常的嚣张跋扈,简直是判若俩人。

    “好,既然都是一家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王爷,那贺礼咱们可要好好的收好,以后等到舞妹妹成亲了,咱们也送上一份大礼,好不好?”

    林梦雅笑得甜美如昔,可上官晴却是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她明白,这是林梦雅,在警告她们呢。

    “如此,那便是最好了。爹,哥哥,时候不早了,我跟王爷,也得回府了。过几日,女儿再来看您。”

    依依不舍的看向了爹爹跟哥哥,她身为昱王妃,就连在家里陪着老父的时间,都少了许多了。

    林牧之笑着点了点头,眼睛里也带着几分的不舍。

    那是他从小就宝贝大的女儿,如今,却是已经嫁做*了。

    “走吧,你如今已经是昱王妃了,可千万不要,再使小孩子脾气了。”

    林牧之看的出来,这个一向冷心冷情的男人,其实,也是在乎小雅的。

    可皇家,实在是人情淡薄,他的雅儿,不知道如何的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

    “女儿,拜别爹爹。”

    眼睛里,又已经有了些泪意。

    郑重的跪下,磕头,林梦雅实在是不舍得跟父亲分离。

    可爹爹才刚回京,各方势力,都已经蠢蠢欲动。

    她如今身份敏感,本来就已经是众矢之的了,若是在逗留在林家,怕是会给龙天昱和爹爹,都惹上大麻烦的。

    “好,好孩子,走吧,我跟你哥哥,你都不要担心。”

    有些话,其实并不用说出口,一家人就能够明白。

    林牧之看着林梦雅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林家大门。脸色,也逐渐变得黯淡。

    “如今,你害我们骨肉分离,上官晴,我与你多年夫妻情分,如今,也已到了尽头了。”

    冷冷的声音,刺骨冰冷。

    上官晴瘫坐在了地上,这意味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

    “不,老爷...老爷!这都是皇后娘娘一手安排的啊,我是冤枉的,我是清白的!老爷,您要相信我啊!”

    上官晴爬到了林牧之的脚下,声泪俱下的哭诉道。

    “那小雅的毒,到底是怎么回事?哼,你掌管林家那么久,难道,敢说一点都不知情么?来人,把夫人跟二小姐,全部关押到后院,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们出来!”

    对于敢谋害他女儿的人,他一定不会留任何的情面!

    “爹爹,求您放过我跟娘吧。我们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的啊!”

    一听要被关起来,林梦舞已经被吓破了胆。

    拽着林牧之的腿,口口声声的哀求。

    “我已经给过你们太多太多的机会了,以后,若是你们诚心悔过,我会把你们放出来的。”

    到底,林梦舞也是他的女儿。

    可他们如此的对雅儿,实在是做的太过了。

    “爹,爹!你不能这样对我们母女,我跟姐姐,都是林家的女儿,为什么,为什么您总是这样偏心姐姐!”

    林梦舞不甘心的大叫着,却已经被人拉走了。

    “爹,要不要儿子,去撤换所有的管事?”

    林南笙冷眼旁观,这些年里,上官晴跟林梦舞,也实在是过分了。

    可爹爹常年在外,他也不好处置继母跟妹妹。

    “不用,雅儿已经不在府里了,你去给他们一个教训就好。”

    家里的事情,在林牧之的处置下,眼看着已经尘埃落定了。

    可俩个人的心里,却都不轻松。

    “外面的眼线,你可都注意到了?”

    外面已是黄昏,可林牧之的眸子里,却有精光闪过。

    “儿子都已经派人盯住了,只要爹爹一声令下,那些眼烦人的苍蝇,就都能打掉。”

    林南笙眸子里浮上了几分的冷意,从他遇刺开始,这些的目的,就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从私自嫁掉了林梦雅,到他回京遇刺,恐怕,这些事情,都是一连串的阴谋。

    明刀明枪的来,他们林家无所畏惧。

    即便是阴谋诡计,他们也是见招拆招!

    “先按兵不动,没有皇上的圣旨,谁也不敢动我们林家一下。最近,你要谨慎些,千万不要让他们抓住了什么把柄。还有你妹妹那边,虽然咱们来往,别人不会说什么,但是昱王毕竟是皇上的儿子。而且,还曾经被皇上宠爱过,你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要在明里,卷入皇家的纷争才是。”

    林牧之到底是老辣,三俩句话,就直接挑明了他们现在的处境。

    林南笙也点了点头,妹妹毕竟不是当初的小傻瓜了,这样精明的丫头,不知道,这下子,到底是谁要倒霉了!

    被关到后院的上官晴跟林梦舞,一路上哭哭啼啼的,看起来倒是好不可怜。

    所有的下人,在这一刻,全部都调转了态度。

    开玩笑,她们可是惹恼了这府里真正的主人,和未来的继承者。

    若是不想被赶出去,只能乖乖的听命。

    “你们!你们忘了,我娘平时,是如何对待你们的么?”

    林梦舞自忖还是林家高高在上的二小姐,所以,对于这种落差,自然是不肯接受的。

    瞪圆了眼睛,刚想要发疯,就被上官晴给拽住了。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自认倒霉了。舞儿,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林家的二小姐,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事已至此,她们再怎么挣扎都是没用的了。

    可上官晴却不了解,为何林梦雅竟然没有把毒枣的事情说出来。

    “娘,女儿真的是很不甘心。明明都是林家的女儿,凭什么什么好事,都是那个小贱货的。我们,却被关在了后院。”

    林梦舞已经被气疯了,若不是娘亲拦着她,她早就冲上去质问爹爹一番了。

    从小,她哪点不如林梦雅了,可爹爹跟哥哥,却总是不喜欢她。

    不仅如此,那个废物不管闯了什么祸,爹爹跟哥哥,都一笑置之。

    反而是她,处处受到爹爹跟哥哥的责难。

    “你有什么不甘心的,若不是你送了林梦雅那捧毒枣,我们何至于会被她胁迫。”

    收起了可怜兮兮的样子,上官晴到底是老谋深算。

    现在,与其跟林梦雅硬碰硬,不如她先服软些,让林梦雅跟林牧之,对自己去了些戒心再说。

    “可娘,我不也是为了万无一失么?可谁知道,这丫头怎么就那么好的运气,一次又一次的逃脱了。”

    上官晴看着自己的女儿,却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她不是不爱自己的女儿,也不是不疼她。

    只是现在,她倒是有些后悔,让舞儿参与到这种事情来了。

    早知道,她就应该把一切都瞒着舞儿,这样的话,即便是出了事,她也能一力承担。

    院子里,除了她们母女外,再也没有了其他人。

    没想到,老爷做事竟然如此的果决,当真是半点颜面也不讲了。

    那她,也没必要,再去顾忌什么夫妻情分了。

    眸子里,下定了某种决心,她决不能,让舞儿的前程,就此断送!

    “舞儿,你记住,现在,不管为娘做任何事情,都跟你无关。你也不要问,你只要记住,你是林家正正经经的二小姐就好。”

    摸了摸林梦舞的秀发,上官晴的心里,划过了几分的冷绝。

    “娘,你要做什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