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林家近况
    “老臣,给昱亲王和王爷请安。”

    父女之间,如今却是相顾无言。她成了高高在上的昱王妃,父亲则成了臣子。

    “父亲——父亲,切莫要折煞孩儿了。”

    林梦雅眼中含泪,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龙天昱亲自扶住了林牧之,重视的意味,不言而明。

    “好...好孩子。如今看你如此,为父...为父也就放心了。”

    先前,笙儿就传了信过来。

    说是雅儿跟龙天昱,倒已经是一对和睦的夫妻。

    如今看来,倒真是他的女儿运气好,跟昱王之间,倒也是十分的默契。

    他也曾经是幸福之人,女儿跟女婿之间的丝丝温情,绝对不是表面上装出来的。

    一家人搀扶着走了进去,大厅之上,遣散了所有的外人。

    林梦雅规规矩矩的跪在了父亲的面前,磕头请安。

    “使不得!使不得!雅儿,你如今已经是王妃了,怎可行此大礼。”

    林牧之有心阻止,可龙天昱,却按下了自己的老岳丈。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林梦雅的一片孝心。

    看着通情达理的女婿,林牧之,也只能欣慰的看着女儿。

    “女儿给父亲请安,女儿不孝,一不能承欢膝下,二出嫁未曾告知父亲,还请父亲能够原谅女儿。”

    磕了三个头,林梦雅已经是泪流满面。

    父亲为她设想周全,甚至为了她的生活,不惜放下脸面,求那些昔日的同僚。

    若非她年幼,父亲舍不得,怕是此时,早就已经嫁给了某个世交。

    “快起来吧,这些事,也是怪不得你的。”

    林牧之心头有数,雅儿之所以嫁给昱王,还多亏了他夫人的一手安排。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清算的时候。

    “爹爹,女儿很想您。”

    在父亲的面前,她永远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林家大小姐。

    “傻孩子,你都嫁人了,该有点大姑娘的样子了。”

    虽然有些舍不得,可到底女儿已经不比以前了。

    女儿清瘦了一些,但是却比以前精神多了。总算是老天爷显灵,让他跟淑晴的的女儿,恢复如常了。

    “昱王爷,我这女儿叫我惯坏了。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希望,您能够多多包涵。”

    即便对方是亲王,可林牧之却依旧明里暗里的,向着自己的女儿。

    龙天昱微微一笑,那向来冷清的面容上,此刻,却保持着儒雅的笑容。

    “梦雅她很好,帮了我不少的忙。”

    态度十分的自然,仿佛,那些话,都在他心口盘旋了许久。

    “那就好,那就好,我这个女儿啊,可是让我给惯坏了。”

    “爹,看您说的。”

    林梦雅不好意思的扯了扯自家老爹的袖子,甭管怎么说,她现在好歹也是毒圣的亲传弟子了。

    怎么反而处处,高攀了龙天昱一般。

    当初,他还不是不想要自己来的。

    “哈哈,好,爹爹不说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该是你们自己做主了。”

    虽说,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像仇人。

    但是龙天昱的人品,在京都中人尽皆知。

    而且,他又是难得的文武全才,能得此贤婿,林牧之已经很满足了。

    “老爷,王爷,午饭已经备下了,不如一起用餐吧。”

    把嫉妒,深埋在心底。

    上官晴的脸上,却丝毫没有任何的不满神色。

    他们一家子人,永远让她跟自己的女儿,都排除在外。

    心如死灰,不管她如何做,如何讨好林牧之,可终究,也只是个外人而已。

    “好,那就一起用膳吧。”

    饭桌上,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她巧笑倩兮,话语轻柔,又可爱机灵,让林家有些压抑的气氛,多了几分的欢快活泼。

    就连上官晴,都只能陪着笑意,唯有林梦舞,却是更恨她这个姐姐了。

    若是没有林梦雅该多好,现在,长袖善舞,跟在龙天昱身边的,就会是她了。

    感受到妹妹想要吞了她的目光,林梦雅却只是微微一笑。

    林梦舞还真是沉不住气,若是她有上官晴一半的城府,也不会这么不受父亲的喜欢了。

    父亲总是觉得,这个二女儿太过自私,不识大体。

    丝毫没有继承林家人的良好基因,又因为她母亲虐待她跟哥哥的缘故,所以,对林梦舞少了许多的疼爱。

    那目光里的嫉妒,灼热而狠毒。

    看来,她又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王爷,这是您最喜欢吃的鱼,您不多尝一些么?”

    从入席开始,林梦舞就依旧冲着龙天昱大献殷勤。

    哪怕是上官晴已经暗示她许多次了,可这丫头,还是如同鬼迷了心窍一般。

    其实林梦雅不得不承认,褪去了浑身的冰冷后,龙天昱真的是十分的迷人。

    可这,却不是林梦舞,这样赤果果对龙天昱实施媚眼大*法的借口吧。

    果然,龙天昱不言不语,也不理林梦舞,给了她一个大大的难堪。

    “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没规矩了,坐下。”

    林牧之是林家真正的大家长,虽然上官晴看似掌握了这个家,可他发话的时候,没有人敢顶嘴。

    “爹,我只是——”

    林梦舞委屈的瘪了瘪嘴,爹爹真是偏心。

    同样是林家的女儿,一个就成了昱王妃,一个就能够被肆意的欺负。

    她真是不甘心!

    “只是什么?你还未出阁,今天若不是十分的难得,你就应该在你的屋子里,恪守本分!而不是在这里——在这里——”

    有些话,他这个当爹的,还真是说不出口。

    上官晴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她早就暗示过舞儿的,一定不能惹恼了她爹爹。

    不然的话,她的亲事,肯定会受到影响的。

    “女儿只是做了一个主人应该做的事情,再说,王爷也不是外人嘛。”

    常年放纵的结果,就是林梦舞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啪’的一声,林牧之手中的筷子,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

    “好一个主人!想必是我不在家的这些日子,你们就真的以为,林家是由你们做主了吧?”

    压抑了许久的怒气,在这一瞬间爆发开来。

    上官晴惨白了一张脸,不由得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果然,林牧之脸色冷峻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续弦夫人,语气微冷。

    “雅儿的婚事,你到底是如何做主的?”

    林梦雅嫁给昱亲王的事情,还是俩个人成亲半个月后,才传来的。

    当时,若不是战事吃紧,他早就不管不顾的回到朝中了。

    而且,岳家的丫头,也托人传了信过来,说是雅儿一切平安无事,叫他不要挂心。

    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追究上官晴,背着他私自嫁掉了自己的女儿。

    “老爷息怒,这...这都是皇后娘娘的旨意。我一个妇道人家,不能不遵从啊。”

    都说眼泪,是女人最有利的武器。

    只是前提是,那个男人,会因为她的眼泪而感觉到心痛。

    这么多年来,不管上官晴犯了什么错,最后,都是用眼泪来逃脱的。

    所以,林牧之已经厌烦了。

    而且,她丝毫不顾小雅的生死,已经超出了一个继母的底线了。

    有些事,他绝对不会再忍耐。

    “皇后娘娘的旨意,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跟皇后娘娘,是亲姐妹吧?”

    不说不阻止,不代表可以纵容。

    身为边关大将,林牧之的一双慧眼如炬,可不是上官晴能够糊弄得了的。

    “老爷,都是我不好,我没能阻止姐姐。我也是舍不得梦雅的,毕竟,她也是我一手带大的。”

    上官晴的声泪俱下,让林梦雅打心底里佩服。

    皇后也好,上官晴也罢,亦或是上官慧,都是妥妥的演技派。

    奥斯卡,真是欠了上官家一堆小金人了。

    “爹,其实母亲她,也不是有意的。而且,我也是因祸得福。一来能够觅得如意郎君。二来嘛,误打误撞的解了毒,所以,才能有了的现在的容貌。”

    轻轻巧巧的,林梦雅却是猛*插了上官晴无数刀。

    还是刀刀见血,堵都堵不住的那一种。

    林牧之跟林南笙,统统的把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脸上。

    没错,现在的林梦雅光彩照人,到底是跟以前,有本质上的不同了。

    只是,毒?!

    俩个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林梦雅年幼的时候,可从不出门,这毒,到底是哪里来的?

    全家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上官晴这个当家主母的身上。

    第一次,她感觉到自己,如同是一只,被关进了笼子的小老鼠。

    只要林梦雅想,她就能在瞬间,让自己失去一切。

    视线,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上官晴,丝毫没有温度的表情,戏谑的看着面前,还在准备做困兽之斗的上官晴。】

    “我...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老爷,我是冤枉的啊!”

    跪在了地上,上官晴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

    连林梦舞都看傻眼了,不管不顾的,维护着自己的母亲。

    “爹,姐姐的毒,肯定是她自己弄的。跟娘无关,娘是冤枉的。”

    林梦雅视线微转,看了看林梦雅,樱唇微启。

    “王爷,您还记得,我出嫁的时候。梦舞妹妹,送给我的贺礼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