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父女相见
    “走吧,我陪你回去。”

    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龙天昱的低沉的声音,总是会在她最为无助的时候,给予她最坚实的保护。

    点了点头,隐忍着泪意,跟着龙天昱,上了马车。

    大军进城,所有的商铺都张灯结彩,鞭炮声不绝于耳。

    这么多年,林家军南征北战,保卫大晋江山,地位不同凡响。

    “林家的人,真是有趣得紧。”

    一间并不起眼的茶楼里,身着大红色锦袍的辛黎,阴毒的看着下面的林家军。

    大晋有此人镇守,他们就算是想要攻占一城一池,都难如登天。

    可惜,大晋的这个储君,却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

    “少家主,那个小杂种,听说已经成了林家的干儿子。若是现在不除去的话,恐怕,迟则生变。”

    辛黎身边的人,都带着复杂花纹的面具。

    且声音十分的嘶哑难听,甚至不能辨别男女。

    “若是能除去的话,你以为,我还会让他活到现在?”

    阴阳怪气的语调,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狭长的眸子,淡淡的瞥了一眼手下,却在瞬间,让手下人浑身发抖,立刻下跪请罪。

    “贱奴无意冒犯少家主,还请少家主恕罪!”

    语气里惶恐至极,深怕眼前的美貌少年,一个不高兴,就来了那些令人胆寒的趣味。

    “这里不是在家族,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再说,你也没错。”

    辛黎的喜怒无常,在辛家都是几分的棘手。

    可惜,老家主却对他别样的溺爱偏宠,甚至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谁,也料想不到,这位少家主,究竟在想些什么。

    “上次,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潜入林家小姐的院子里么?她可不是普通的女人,高手环绕不说,就是她身上毒药的腥味,都比咱们的大祭司了。”

    喝了一口手中的烈酒,辛黎的眼中,却染上了几分的血腥气息。

    林梦雅,他对她的兴趣,比对那个小杂种的还要多。

    真想划开她雪白细嫩的脖颈,看看她体内的血液,是不是如同毒药一般的甘甜。

    “下去吧,给我把昱王妃给盯紧了。还有,告诉牧羊人,我们的合作,依然有效。”

    无端端的打了一个寒颤,林梦雅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阴险至极的人盯上了。

    “可是冷了?”

    龙天昱自然而然的,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温暖还带着他特有气息的怀抱,驱散了丝丝的冰冷。

    “没事,许是昨晚没睡好,有些着凉了吧。”

    初见爹爹的激动,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在马车上,林梦雅透过车窗,看着行进的军队,心头却在微微叹息。

    这就是整治最肮脏的地方,林家人在外面抛头颅洒热血。

    可得到的结果,却是被算计。

    即便是打下万里江山又能如何,还不是要跪在一个只会耍些阴谋诡计的草包脚下。

    “爹爹他们,真是不值得。”

    龙天昱明白她话里的冷意,太子的行为,怕是已经让将士们颇有微词了。

    “太子...本就是如此。他的身份,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从小时候起,他就明白太子跟他们这些皇子之间的差距。

    只是那时候,太子还是有当大哥的觉悟。

    “哼,太子又能如何?凡为帝君者,当有能力者居之。那个位置,若是给他也是浪费。”

    这话,怕是整个大晋,也只有她敢说了吧?

    龙天昱看着身旁的女子,眼神里,飞快的划过了一丝的复杂。

    原来,一直以来,他都小瞧了这丫头了。

    好博大的气魄,即便是他一个男子,都觉得自愧弗如了。

    “万一被太子的人听到,你麻烦就大了。”

    林梦雅却不在乎的笑了笑,扬起头,跟龙天昱直视。

    “王爷,你会怕么?”

    轻轻柔柔的声音,却带着份天地都不放在眼中的傲气。

    龙天昱心神一颤,那从小就被他隐藏起来的傲气,突然如同一团火,燃烧在他的心间。

    是了,她一个小小女子都不怕,他又如何能怕?

    脸上,露出了些许狂傲的笑容,那深藏在骨子里的狂傲不羁,在这一刻被她激起。

    “怕?我已经不会怕了!”

    如果,这片天地,注定只有一个王者,为何,要是那从皇后肚子里爬出的草包?

    “若是王爷有心,我定然会陪你下完这场棋局。”

    无关乎爱情,而是她已看透。

    在这场争夺战中,她也好,林家也罢,已经不能全身而退了。

    背水一战,即便进一步,已是万丈悬崖,她也必须,咬着牙跳下去。

    “好。”

    内心处,最为柔软的一方角落,被她的话,猛*撞了一下。

    眼眸中,第一次现出了让人心颤的温柔缠绵,不知为何,这丫头总是能轻易的,撩拨他的心弦。

    “王爷,王妃,侯府已经到了。”

    马车外,传来了林魁的声音。

    俩个人相视而笑,其中的默契,不言而喻。

    作为镇南侯府的女主人,上官晴从三天前,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府里没有了林梦雅,她跟舞儿,也算是眼不见为净了。

    可没想到,才刚出门,看到的不是心心念念的夫君,而是打扮得高贵美丽的林梦雅。

    “母亲,她为什么会来?”

    林梦舞愤恨的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在昱王府的时候,任凭她用尽了浑身解数,都不能勾引昱王爷成功。

    所有的风头,都被她一个人占尽了。

    明明今天,是他们林家的事情,为何这个扫把星,还会出现在这里!

    “她虽然是王妃,可到底是林家的女儿。来了,也无可厚非。”

    上官晴的心里,又何尝没有妒恨。

    这个丫头,真是越长越像那个贱人了。

    尖锐的指甲,差点就刺破了掌心,可上官晴不是幼稚的林梦雅。

    笑里藏刀这种事情,她早就已经驾轻就熟了。

    看到‘女儿’跟‘姑爷’回门,她这个当主母的,自然是带着下人们,迎接了上去。

    脸上露出了一副颇为慈爱的笑容,仿佛她真是很疼爱林梦雅这个女儿一般。

    “给王爷,王妃请安。”

    林梦雅的脸上,也露出了极为和婉的笑容,一下子就搀扶住了上官晴。

    这里人多眼杂,若是她真的任由上官晴跪下去了,那外人,只会评价她依仗身份,不敬后母了。

    “母亲快快请起,都是一家人,何须如此俗礼。”

    一家子面子上是母慈女孝,到底是没让外人,看了笑话。

    “王爷也来了,到底是父亲面子大,这般的贵客,平常可是请也请不来的。”

    林梦舞今天也打扮的如花似玉,俏生生的样子,也倒是迷倒了一众男青年。

    只可惜,有林梦雅这般的美人在侧,她也只能屈居第二了。

    龙天昱冷冷的看了看林梦舞,只把她当做空气而已。

    “哎呀,你看看,我都糊涂了。怎么能让你们,在外面站着说话呢。快,里面请吧。”

    明明是她的家,可上官晴却处处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即使她现在已经是名义上的林夫人了,可不管是林梦雅,还是林牧之父子,心头,永远只会有一个林夫人。

    步入府内,林梦雅的眼神里,却有一丝冷意闪过。

    曾经府内的一草一木,都是母亲精心布置的。

    现在,全部都换成了,符合上官晴艳俗眼光的东西。

    林梦雅在心头冷笑,怪不得这么多年,上官晴都得不到爹爹的心。

    这种女人,也是悲哀。

    “算算日子,咱们娘儿俩个,也是许久未见了。不知道王妃,在府里的日子如何?”

    上官晴状似关心的问道,可林梦雅只是笑了笑,一副沉溺在幸福中的小女人的样子。

    “多谢母亲关心,王爷他,对我倒是极好的。”

    林梦舞恨得都要咬碎了银牙,只是今天,父亲跟兄长要回来,她不得发作罢了。

    正闲聊几句,外面的管家,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夫人,大小姐,二小姐,老爷跟大少爷回来了!”

    上官晴激动的站了起来,有些手足五促的看了看自己,才迎了出去。

    先去皇宫里,给皇上请了安,林家父子,才有机会回到自己的府邸。

    卸去了一身的甲胄,俩个人骑在马上,绝对是名动京城的魅力父子档。

    一大家子的人,都站在门口迎接,俩个人的脸上,多多少少的,也有了些激动的神色。

    “老爷——您,终于回来了!”

    多多少少的,其实林牧之,对这个硬塞给他的妻子,也是有些道义存在的。

    他领兵在外,上官晴独自一人操持家务,倒也是辛苦。

    既然不能给她爱,但是林夫人的尊荣,就算是他给她的补偿吧。

    “夫人请起,这些年,夫人一人操持家事,辛苦了。”

    客气,大过夫妻之间,应该有的亲切。

    尽管,已经成亲十多年前了,可林牧之对于这个夫人,却只有相敬如宾的疏远,没有举案齐眉的恩爱。

    “老爷言重了,这些,都是妾身应该做的。”

    上官晴也红了一双眼眶,只是心头,却溢满了苦涩。

    十几年了,她对他温柔相对,可却始终,换不来他的一丝真心。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