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城外迎接
    脱下大氅,龙天昱坐在了林梦雅的对面。

    白芍熟练的接过了龙天昱的大氅,挂在了门后。

    “白芍也来了,外面冷么?”

    白芨看向了白芍,眸子里划过了一丝的心痛。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白芍居然会跟王爷一起来如意楼。

    想起她娘说过的话,白芍天生就是一副桃花眼。也许,她们再也做不成姐妹了。

    “还好,我给主子送暖炉来了。”

    如同烫了手一般,白芍眼神里,带着几分慌乱。

    拿着林梦雅随身用的暖手炉,轻手轻脚的,放了几块香炭在里面。

    “你,看起来精神多了。”

    龙天昱的眼睛,却从进来开始,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林梦雅。

    纵使,屋子里面有不少青春貌美的女子。

    纵使,这屋子的四处,都是名家的画作,可他,就是在看林梦雅一个人。

    “多谢王爷,我确实是已经好多了。天这么冷,不知爹爹他们,是否已经穿上了冬衣。”

    林梦雅伸出了葱白般的五指,轻轻的触碰着窗户上,那精致的四角铜铃。

    这是清狐特意寻来的,挂在这里,只为她能赏玩一笑。

    “其实,我是有事,想要跟你商量的。”

    龙天昱的话,才刚开了一个头,屋子里的机灵鬼们,便都你推推我,我推推你的,走出了雅间。

    “不知王爷有什么事,若是我能做到的,我会尽量去做的。”

    轻轻的拨动着四角宫铃,那一串的清脆的响动,悦耳动听。

    他总是有事的时候,才会想起她。

    林梦雅在心头,不知为何,却有些淡淡的悲哀。

    龙天昱把玩着手中的白胎青花的茶杯,淡黄色的茶水,散发出清冽的幽香。

    不知为何,这阵子,他每每看到林梦雅,都有些不知说什么好。

    只觉得,能静静的看着她,便已经是岁月静好了。

    可她,却总是这样温柔和婉,半点都不像以前的她了。

    他欣赏林梦雅算计人时,那灵动活泼的表情。

    更是喜欢看她,在面对危难时的镇定自若。

    清透的小脸蛋,却总是能够散发出,让人难以直视的夺目光彩。

    这样安安静静的林梦雅,虽然说不上不喜欢,却不再有以前的生动了。

    所以,他总是故意的,找些事来麻烦林梦雅。

    “是关于秦漠的毒,我想你哥哥,心里也应该有数了。”

    收回了手,隐藏住了微凉的指尖。

    林梦雅回首,俩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短暂的交汇。

    “那是哥哥的事情,我不想搀和,王爷的眼线,还是及早撤回来比较好。哥哥跟父亲,定然会血洗军中的细作。培养了那么多年,若是折损了,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她还是察觉到了,哪怕是在那种心急如焚的情况下,林梦雅还是能够迅速的察觉到各方的情况。

    “这几天,朝堂里有人提议,让你入宫,为父皇诊治。”

    这才是他最忧心的问题,而且,提出这个意见的人,竟然是太子一方的。

    林梦雅深入军营,为秦漠治病的事情,在有些人的推动下,已经传遍了整个京都。

    甚至,有人还挖出了,她母亲原本就是京城,有名的神医的往事。

    若只是入宫,为父皇诊治,那倒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只是,偏偏这话,是太子那边提出来的。

    让他,不得不防。

    “哦?我只是在毒术方面稍有涉猎而已,至于其他的病,我并不擅长的。”

    林梦雅的心头,浮上了几分的疑惑。

    她之所以选择隐姓埋名的开了三绝堂,为的,就是不暴露自己。

    可救治秦漠,实在是一时情急,有些事,她也就顾不得了。

    “此事——我会多加斡旋。你不必担心,我告诉你,也只是为了让你心里有数而已。”

    龙天昱其实,也有让林梦雅入宫诊治的打算。

    皇上卧床多年,他也已有许久没有看到父皇了。

    他也曾逼问过太医,父皇到底得的什么病。

    可所有的太医,都只是说父皇是旧疾未愈,身体虚弱的缘故。

    若不是父皇的脉案,一直都放在皇后的寝宫里,他早就想办法拿过来查看一番了。

    就算是要送林梦雅入宫,也不是现在这种情况。

    “嗯,我知道了。”

    那群人,还是把脑筋动到了她的身上。

    父亲跟哥哥的归来,虽然给她增加了不少的筹码,却同时,也是她危险的来源。

    清狐跟林中玉这几天已经忙翻了天,加派了不少的高手,在她的院子周围。

    据说,到目前为止,暗中打发了不下三波的探子。

    白苏,更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再这么下去,流心院的全体人员,都得累瘫痪了不可。

    “王爷,大将军已经在城外了,您跟王妃,该下楼迎接了。”

    门外,林魁的声音响起。

    俩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起身。

    该来的,还是得来。

    城外,太子站在銮驾之上,傲视群臣。

    镇南侯林牧之驻守边关,劳苦功高,自然,是要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

    而且,他虽然一心为国,却从未功高震主,侍奉皇室,更是谦卑礼让。

    所以,朝野上下,对他也都是多加称赞。

    各方势力,更是存了拉拢的心思多些。

    只是,这些年来,除了皇后自作主张,把林家大小姐嫁给了昱王外,林牧之更是不与任何势力交恶,也不过分的交好。

    所以,林家的处境,也就十分的微妙了。

    “七弟,这可是你的岳父泰山。如何?是不是心情颇为激动?”

    太子一身明黄色的龙蟒朝服,更是显得尊贵无比。

    虽然经过了一阵子的清修,他的气质,沉稳内敛了许多。

    但是在看到龙天昱跟林梦雅后,还是忍不住,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若不是这俩个该死的家伙,他又怎么可能会被母后,禁足在太子府?

    “镇南侯是朝廷重臣,理应受到礼遇。”

    龙天昱淡淡的说道,仿佛不敢跟太子针锋相对。

    林梦雅却在心头,狠狠的鄙视了一把不识大体的太子。

    这种场合,即便是装的,也得装出一副从容大度的样子来。

    从这一点看,太子跟昱王,简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大将军进城,百官相迎。

    远远的,她就看到了骑在骏马上的父亲。

    记忆里,父亲总是一副沉稳内敛的模样。

    可现在看来,却比记忆中,多了几分的沧桑。

    哪怕是已经年过五十了,可林牧之的眉眼中,却依旧只有风华正茂的魅力。

    传说,当年的还是太子的皇上,都比不上鲜衣怒马的镇南侯世子,来的受人欢迎。

    岁月,的确在爹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

    却鬼斧神工般的,雕刻出一张大气稳重的魅力的英俊脸庞。

    若是放在现代,那绝对是能让小姑娘都趋之若鹜的大叔脸。

    跟在爹爹身后的,都是林家军的精锐之师。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严肃沉静,哪怕家人朋友,已经近在眼前。

    可他们的目光坚毅,队列齐整,行动如常。

    林梦雅听到,沿路的平民们,不停的叫着自己亲人的名字。

    但是,却没有一个士兵脱离队伍。

    哪怕是在家乡,他们也知道,自己是名军人。

    林梦雅到现在才理解,为何,林家军能够番邦蛮族闻风丧胆。

    心头,不由得涌上了一丝丝的骄傲。

    因为,她也是林家的一员。

    林牧之跟林南笙,作为整个队伍的统帅,却戒骄戒躁。

    远远的看到太子后,干净利落的翻身下马,时刻恪守一个做臣子的本分。

    “老臣林牧之,参见太子殿下。”

    撩起下摆,全体大军,都跪伏在了太子的面前。

    可太子,却是得意的看了看跪伏的大军,连銮驾都未曾下。

    “林大将军一路辛苦,本太子已经在宫内设宴,为大将军接风洗尘。大将军,请。”

    林梦雅冷眼旁观,却见百官中,又不少老臣,都摇了摇头。

    心头浮起了一抹冷笑,这太子,还真是难得。

    有时间,她真的好好的探访一番,这样蠢笨的太子,到底是如何养成的。

    三军在外,风餐露宿,为国家尽职尽责。

    若是个聪慧的太子,定然嘘寒问暖,至少在面子上,也会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

    又怎会像这个蠢货,居然给得胜归来的将士一个下马威。

    派头,也不是这个时候摆的。

    这下子,失望的,可不仅仅是他身后的那群朝臣了。

    “老臣遵旨,谢太子殿下赐宴。”

    说话间,行了礼的林牧之,已经神色如常的谢恩站了起来。

    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太子,而是那个,站在昱亲王身边,他呵护了十几年的宝贝女儿。

    父女相见,却不知已是生死离别。

    担忧又夹杂欣慰的慈爱目光,瞬间,让林梦雅湿润了眼眶。

    她不想的,可她的灵魂,似乎已经跟这个时空,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

    那种旁观者的心态,已经越来越轻了。

    甚至于,她已经在无形中,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苏清歌,早已在那一场试验中死去。现在活着的,只是存在于这个时空的林梦雅而已。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