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起火原因
    大火看似烧毁了一切的证据,却也留下了新的证据。

    林梦雅拿着清狐的长剑,不停的在灰烬里,找找这个,挖挖那个的。

    “唉,丫头啊,我这把剑,贵着呢。”

    清狐心疼的看着的剑,那可以他花了大价钱,从一位铸剑大师手中弄来的。

    平常,别人连碰都碰不得的。

    没想到,却被林梦雅拿来当烧火棍了。

    “好啊,那剑给你。”

    林梦雅随手把剑扔给了清狐,想要用手去挖。

    看着那双细嫩的小手,跟手中的宝剑,清狐毫不犹豫的,把剑双手奉上。

    顺便,还十分狗腿的说道:

    “再贵重的剑,不也是用了才能有价值的么?随便用,没关系。”

    林梦雅心头偷笑,她就知道,清狐绝对会舍不得自己。

    用宝剑在灰烬里费力的找,林梦雅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军营里面,人多眼杂。

    若是想要顺利的脱身,那盛油的器皿,跟引火的东西,可都不宜带在身上。

    还真是苍天有眼,装着火油的铁罐跟火折子,都还没有被完全的烧毁。

    “这上面,会有火油售卖的标识。只要我们查一下,就知道是何人买的。而且,拿这么多东西进军营,不可能会无人发现的。”

    林梦雅刚才之所以让哥哥去安抚将领,实际上,就是要他监视军中的人。

    然后她再偷偷的来找证据,一来,是防止别人破坏证据,二来,则是为了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只要把这个交给你哥哥就好了,丫头,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折腾了那么久,林梦雅也从一个绝色小美人,成了个泥娃娃。

    雪白的小脸蛋上,布满了一道又一道的灰痕,活像个小花猫。

    “嗯,好,我把这些东西,交给哥哥就好了。”

    清狐用袖子轻轻的擦拭着那张小脸蛋,自然得就像是常常做惯了的动作。

    林梦雅也笑着,反正在她的心里,清狐的地位,跟林南笙也是差不多的。

    可这一切,却落在了另外俩个男人的眼中,突然,变了味道。

    “在大庭广众之下,跟那个桃花坞的家伙拉拉扯扯的。三哥,你这个王妃,还真是豪爽。”

    赶着回来的龙轻寒,故意的在龙天昱的身边说道。

    龙天昱只是瞥了一眼,眼神依旧古井无波。

    她跟清狐之间的感情,如果连日夜都跟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自己,都不明白的话,那也只能说明,他,是个瞎子。

    何况——

    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龙轻寒却依旧不死心,追在龙天昱的身份,继续补刀。

    “三哥,如果她真的在乎你,在乎王妃这个位置,就不应该跟那个清狐拉拉扯扯的!这是对你的轻视跟侮辱!”

    龙天昱看着这个七弟,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是谁教你这些话的。”

    龙轻寒被龙天昱的话,憋红了脸。半晌,才强硬的说出来一句话。

    “这是——这是我的肺腑之言!三哥,就算你不听我的话了,那母妃的话,你总要听吧?”

    眼神变了变,隐藏起内心的痛苦。

    龙天昱看着自己的七弟,心头发苦。

    “以后,不要跟姜晟和百里无尘搀和在一起。”

    龙天昱显然是知道,这些话,七弟是说不出的。

    而且,龙轻寒对林梦雅,更多的是一种欣赏的态度。

    却不知从几何时,姜晟跟百里无尘勾结在一起。

    先前,他不管是因为这些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大错。

    可现在,不知为何,这些人,竟然要对付林梦雅。

    “三哥,我们也是——”

    “我的事情,我自己清楚。轻寒,我曾经说过,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跟目的。若是不能看透,就只会被人利用。”

    龙天昱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他都能够一眼看透。

    他们,无非是利用了龙轻寒对他的关心。

    姜晟跟百里无尘,他都曾经警告过,所以,他们才会在轻寒的身上动脑筋。

    好一个釜底抽薪,以前,他还真是小瞧了他们!

    “我——”

    龙轻寒不是傻子,更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

    看着转身离开的三哥,他张了张嘴,却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猛然醒悟,其实,自己是被别人当成了工具。

    百里无尘说服人的功力很强,若不是如此的话,他也不会觉得,林梦雅会是绊脚石。

    这其中,很有蹊跷。

    看向了林梦雅离开的方向,龙轻寒若有所思。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查到了线索。若是父亲知道了,非得把你带到身边不可。”

    看着自己面前摆着的俩样东西,林南笙惊讶得合不拢嘴。

    他只记得父亲说过,他们的娘亲,可是天下第一聪明的女子。

    却不曾想,灵智全开的妹妹,丝毫也不亚于娘亲了。

    “我才不要呢!跟你们风餐露宿的,我还是继续当我的昱王妃比较好。好啦哥,事情也该告一段落,我也该回去了。”

    她擅闯军营,已经甚为不妥了。

    若是再耽搁下去的话,恐怕,会被有心人抓住不放。

    况且,一场刺杀,一场大火,已经让哥哥焦头烂额了。

    她不能帮忙,却也至少不能添麻烦才是。

    “嗯,说的也是。这样吧,你等我一下,我看过秦大人以后,就叫人护送你们回去。”

    林梦雅想要拒绝,可林南笙却一再坚持。

    生怕妹妹,再次遇到那种险境。若不是,他非奉诏不得入京,定然是亲自把妹妹护送回京城的。

    跟在哥哥的身后,本来是一身女疯子造型的林梦雅,却意外的得到了不少人的注意。

    军营内,关于林家大小姐,医术超群的传言,已经深深的镌刻在了每一个士兵的心上。

    况且,林梦雅为了一个小小的副将,就这般的出生入死,一时间,林家的声望,攀升到了最低点。

    “恭喜秦大人,令公子已经安然无恙了。只需要细心的调养,很快就能生龙活虎的了。”

    营帐内,丘羽连声称赞。

    林梦雅的手段,简直是匪夷所思。

    能想到用这种手法来驱毒,而且方子,又是他从未见过的。

    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好,真是太好了!老夫也没想到,我的漠儿,竟然真的能完完整整的救回来。”

    秦旭老泪纵横,秦漠身上的青紫色已经完全的褪了下去。

    呼吸也稳定了许多,比之前死气沉沉的,不知道好了多少。

    “秦大人,如此,您也可以放心了吧。”

    林南笙从营帐外走了进来,俊秀的脸上,已经满是笑容。

    秦林俩家,世代交好。妹妹又把秦漠给救了回来,想必,俩家的关系,也会愈发的深厚。

    “多谢昱王妃的救命之恩,老臣无以为报,请昱王妃一定要光临寒舍,给老臣一个机会。”

    花白头发的三朝元老,眼看就要给林梦雅跪下。

    可她却紧走一步,稳稳的扶住了秦大人。

    “若是如此的话,那便是大人见外了。以我们俩家的交情,我应该尊称您一句秦伯父。秦公子,自小跟我哥哥,便是玩在一处的。我这个做妹妹的,理应如此。而且,我还要多些秦公子救了我的哥哥呢!”

    秦旭看着面前,虽然狼狈,却依旧温柔可人的昱王妃,心头百感交集。

    当年,牧之兄也曾求他,让秦漠娶了这个痴傻的小姐。

    可他却婉言谢绝了,至少内心,却不免觉得,对不起老友。

    没想到,这丫头倒是福泽深厚,嫁入了皇室不说,还开了灵智,变成了今日的样子。

    也许,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机会,让他补偿当初一时的自私,对俩家的感情造成的伤害吧。

    “昱王妃胸襟宽广,老臣佩服之极。日后,必定当门道谢,还请昱王跟王妃,不要拒绝我才是。”

    龙天昱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许多。

    秦旭一直是朝中的中立势力,若不是此次,林梦雅歪打正着的救了秦漠。

    这位从来不理纷争的三朝元老,也绝对不会对他们如此的和蔼。

    他可是记得分明,当初,德妃过寿的时候,这位秦大人,可是任由他怎么请,都请不来的贵客。

    “秦伯伯如此说来,那倒是要折煞侄女儿我了。不若这样,正巧过几日就是冬至大节了。今年,陛下身体不适,王爷要跟太子一起去太庙祈福。我年轻,又没有什么见识。您是三朝元老,不知是否,可以指点一下王爷呢?”

    林梦雅娓娓道来,声音柔软温和,满满的都是一副商量的样子。

    秦旭只是想了想,礼仪之事,也的确是他在主管,提点一下王爷,倒也无可厚非。

    “好,那此时,老臣就当仁不让了。”

    龙天昱也没有想到,林梦雅居然会用这个借口,请秦旭到王府一叙。

    视线,不由得流露出几分欣赏。

    她倒是个小人精,把每一个人的心,都把握得很准。

    作为老臣,秦旭本来就负责几位皇子,在礼仪方面的教化。

    只是皇子年纪见长后,才渐渐的退到了幕后。

    这几年,太子跟皇后监国,本就跋扈,许多礼制多有违背,也让这些大臣们,日益不满了起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