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了舌头
    “别问了,我去看看。”

    清狐把林梦雅护在身后,谨慎的走了进去。

    军营里虽然还是一片混乱,可到底是人多,又下了雪。

    火势渐渐的遏制住了,林梦雅小心翼翼的穿行在军营里,外面还好,看来火势,是从里面开始燃烧起来的。

    靠近主帐的方向到处都是一片焦土,林梦雅有些傻眼的看着这里的情况。

    看来,主帐跟秦漠所在的营帐,都已经受到了‘重点照顾’。

    这群贼人还真是大胆,居然敢放火烧了军营。

    果真,是想要置秦漠于死地。

    “人呢?秦漠呢?”

    林梦雅抓住了人,就着急的质问。

    那人起先有些不耐烦,可一看到是林梦雅,脸上立刻变成了狂喜。

    “大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少将军等您已经快要疯了,请您跟我来!”

    跟在士兵的身后,林梦雅立刻跑了过去。

    火势已经越来越小了,到了最里面,已经是完全看不到烧焦的营帐了。

    可林梦雅的心,却是提了起来。

    秦漠的情况,可是禁不起折腾的。

    万一银针移位,后果,不堪设想!

    最里面的一处营帐,被人层层的包围了起来。

    一看到是林梦雅,所有人立刻放行。

    跑到了屋子里,林梦雅却看到,秦漠的床前,围着一大堆的人,她的四个丫头,小脸如同花猫一般,却还是在床前忙活着。

    “大小姐回来了!快闪开!”

    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全体围在床前的人,都立刻闪开了一条通道。

    林梦雅闪身进去,却发现秦漠的全身,已经有了淡淡的青紫痕迹。

    “王妃!我儿子怎么样了?那银针...银针被人给拔出去了!”

    秦大人已然是六神无主了,他只不过是外面叫嚷起火的时候,出去看了一下而已。

    却没想到,转回身来,儿子身上的银针,就不见了踪影。

    到底是谁下了这种毒手,这不是让他们秦家绝后么?

    “无妨,王妃殿下,我已经用了我家的秘法暂时阻止了毒素的蔓延。现在,您只有半个时辰了了!”

    没想到,年轻的太医丘羽,此刻却开口说道。

    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林梦雅清楚,怕是这密法,也是极其的耗费心神的。

    “把我配置好的药拿来,你们立刻煎药,剩下的,都交由我来处理。”

    从怀中拿出了青菱草,林梦雅却擦了擦,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丫头!那不是吃的!”

    清狐还来不及阻止,就看到林梦雅的小脸,已经皱成了一只小包子。

    哈!还真是苦啊!

    不过,青菱草最重要的便是它里面的汁液了。

    狠心的嚼了几口,乳白色的汁液,立刻在口腔里面肆虐,林梦雅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了。

    “快,拿茶碗来!”

    所有人,都不太明白这位昱王妃,到底要做什么。

    不过,在她的努力下,总算是把汁液都给挤了出来。

    “这东西,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清狐看着残渣,有些担忧的问道。

    林梦雅挥了挥手,说:

    “累工细,奏是又累点大得头。(没关系,就是有一点大舌头。)”

    青菱草含有细微的麻醉作用,过一个时辰就会好。

    趁着别人去煎药的功夫,林梦雅开始对秦漠做最后的检查。

    虽然,解药已经配置好了,但是他现在已经中毒太深。

    想要完全的解开,必须要她的引导才行。

    “团对吼!(全退后!)”

    气势依旧是在的,但是那不太标准的发音,却让大家都放松了一丢丢的神经。

    “传我命令!青丰营所有人,都不得靠近帐篷一步!如有硬闯者,杀无赦!”

    林南笙把所有人都隔绝在了外面,营帐里,只剩下了秦大人跟太医丘羽俩个外人。

    就连清狐,都自动的站在外面,为林梦雅保驾护航。

    “偶料凯斯了!(我要开始了!)”

    林梦雅严肃的点了点头,完全没有受到大舌头的影响。

    一排刚刚消过毒的银针,摆在了她的面前。

    屏住呼吸,林梦雅稳稳的拿起了第一根针。

    过程是极其煎熬的,秦大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被林梦雅给扎成了蜂窝。

    全身上下,几十根银针,以一个十分诡异的图形排列。

    即便是林梦雅的额头,也冒出了不少的冷汗。

    “别着急,你可以的。”

    一方白色的帕子,拭去了细嫩额头上的汗珠。

    林梦雅看向了丘羽,似乎这个太医,对她颇为有信心。

    点了点头,拿起了剩下的银针,再次刺了下去。

    “主子,药已经熬好了!”

    营帐外,最为稳妥的白芨,端了一碗药进来。

    林梦雅凝视了一会儿后,才把药端了过来。

    刚才,她检查了一下药性,还好,没人做手脚。

    深吸了一口气,林梦雅扶起了秦漠的头。

    在秦大人的屏气凝神中,喂秦漠喝掉了大半碗。

    药液,顺着秦漠的喉咙流进了他的身体里。

    林梦雅却后退了几步,也让丘羽跟秦大人,躲得远远的。

    “王妃,您这是——”

    秦大人不解其意,刚想发问,就看到床上,自己的儿子,七窍都流出了暗黑色的血来。

    “别动!刚刚王妃打通了令公子身上所有的血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王妃是在用药性,逼退毒性!”

    丘羽不亏是大内的太医,林梦雅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在几个人的目光下,没一会儿的功夫,秦漠已经全身都裹着一层薄薄的暗黑色的血浆了。

    丘羽看了一眼聚精会神的林梦雅,这种匪夷所思的办法,她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暗黑色的血液,在秦漠的床边,汇聚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林梦雅让白芨,把剩下的所有药渣都拿来,还准备好了一桶热水。

    霸道的毒性,刚刚落地,就溅起了一阵小小的白雾。

    空气中,弥漫着属于毒药的腥臭味道。

    现在,秦大人才知道,王妃的用意是什么。

    看到秦漠已经排出的差不多了,林梦雅把药渣均匀的盖在了秦漠的身上。

    提起袖子,从大水桶里,舀出温水,细细的冲刷着这个刚刚死里逃生的年轻人。

    “王妃,这种粗活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没想到,丘羽主动的提了出来。

    林梦雅看了看他,最后点了点头。

    温暖的水流中,慢慢的显出了秦漠的样子。

    想必是因为毒素已经排的干干净净的了,所以这个年轻人,也放松了是一直皱紧的眉头。

    林梦雅站在最后面,看到这里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转身,出了营帐。

    毕竟,有些**,她一个女人家,还是不要看到的好。

    “小雅,你怎么样了?”

    才刚出营帐,林梦雅就被林南笙他们围了起来。

    还好,她的大舌头好了许多了,吐字,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一切都好,哥哥放心就是。”

    看到林南笙也松了一口气,林梦雅知道,自己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

    “我都听清狐说了,你这丫头,还真是——还真是傻!”

    不管是途中遇到的伏击,还是差点跌入山崖。

    哪怕是现在听来,林南笙都觉得有些后怕。

    万一,最好的兄弟救回来了,却失去了妹妹。

    这个代价,他连想都不不能想一下。

    “我们林家的儿女,就是要有这样的勇气才行啊。对了哥,军营里,怎么会起大火呢?”

    林梦雅立刻转移话题,她可是太清楚哥哥了。

    别看周围林家少将军,一副英勇无畏的样子。

    在关于她的问题上,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话唠。

    若是被他逮到机会,少说也得被絮叨个几个时辰的。

    “当时,我正在主帐里处理军务。大家都忙着去保护秦漠了,倒是没人来得及着手调查。”

    林南笙的目光,在倏然间冷意飙升。

    在他的军营里刺杀他,依然是一件奇耻大辱。

    可接下来的大火,却更打了他的脸,让整个林家军都蒙羞了。

    “哥哥这么说,是料定这军营里,有别人的细作了?”

    其实,这并不难猜。

    而且,一个军队,自然不可能会是铁桶一块的。

    林梦雅附在林南笙的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后。在后者犹豫的目光里,带着自己的丫头,和清狐走到了最先起火的地点。

    尽管现在天寒地冻,可那一片小小的营帐边上,已经是一片焦土了。

    林梦雅绕着废墟走了一圈,眉头却越来越紧。

    “没想到,竟然是火油。”

    她料想得没错,这火,绝对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军营内,一般是备有火油的。但是,你哥哥是回京述职,并不是行军作战。若是菜油,不是更为易得么?”

    清狐也闻到了,掺杂在浓厚味道下的火油气味。

    他跟林梦雅,嗅觉都特殊敏感。

    本来毡布燃烧,发出的焦味,已经足以掩盖了。

    只是,却瞒不过他们二人的鼻子。

    “我记得昱王曾经说过,火油是管制物品,一般的人家,一定要去指定的地点去购买,且不能超过一个定额。哥哥营帐里,所用的毡布,都是特质的,若是想要烧成这样,这火油,想必是不能少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