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疾行采药
    摇了摇头,林梦雅虽然觉得有些棘手,事情却并不难办。

    不经意的,掠过了白芍雪白的皓腕,一枚成色极佳的镯子,更映衬得白芍肌肤赛雪。

    “最近,我看你好像是很忙的样子。要不要,我派人分担一下,省得你总是如此辛苦?”

    白芨的话,其实林梦雅并没有放在心里。

    对白芍,她决定是十分的信任。

    只是,她不希望自己视为亲姐妹的人,有事瞒着自己。

    白芍的视线没有闪躲,也没有心虚,只是柔和的看着林梦雅,轻轻的说道:

    “没事,忙过冬至大节就好了。我不像是其他姐妹乖巧,也只能,在这上面,帮主子分担一些了。”

    林梦雅也回了她一个笑容,也许,是白芨多心了吧。

    等了半晌,林南笙也巡营回来了,那三个回城取药的人,却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东方,已经渐渐泛起了鱼肚白,晨光熹微中,林梦雅无意中,被哥哥抱在怀中,沉沉的睡去。

    “白芷,小姐往日里,也是这般贪睡么?”

    林南笙看着怀中熟睡中的妹妹,眸子里有些微微的疑惑。

    小时候,她就是不安分的孩子。

    长大以后,更是浅眠少睡,一天天的没个老实的时候。

    可现在,才过没多久,她就总是打呵欠,困倦得一塌糊涂。

    “嗯,回大少爷的话,主子她总是这样的贪睡呢。因为,之前主子生过一场大病,所以才会如此的。”

    “生病?怎么回事?”

    皱起了眉头,原本他以为昱王爷对妹妹很好,可现在,心头却有了些疑惑。

    难道,妹妹在王府里,也过的如此艰难么?

    “就是——”

    白芷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说错话了,正为难的想要编瞎话的时候,幸好白芨出来解围。

    “是一次跟王爷出去打猎的时候,不小心从马上摔了下来,修养了好多日子才大好的。”

    虽然心头还有些疑惑,但白芨的解释,却还是让林南笙放下了一半的心。

    也难怪,小时候丫头就怕马,这样说来,倒也有些道理。

    “这伤,要紧么?”

    白芨笑了笑,和婉的说道:

    “大少爷放心,主子已经得了宫内太医的医治,已经是不打紧的了。太医说,这伤筋动骨的,需要得需要好好疗养一番才是。”

    从刚开始,这四个丫头到了林梦雅的身边,林南笙就颇为留意。

    除了早就知道的白芷外,其他的三个人,都秀外慧中,都是十分难得的人才。

    有她们在妹妹的身边,他,倒是也能放心了许多。

    目光柔和的看着怀中,已为人妇的妹妹,心头,涌上了丝丝的温柔。

    还好,妹妹安然无恙。

    “回来了!主子,王爷跟玉少爷回来了!”

    白芍的声音突然激动的响起,林梦雅也被吵醒了,揉了揉还有些晦涩的眼睛,看着外面,已经大亮的天色。

    “回来了?太好了!”

    自哥哥的怀里起身,可没由来的一震眩晕,让她又跌坐了回去。

    揉了揉眉心,昨晚忙乎了一晚上,她竟然忘记了吃东西。

    风尘仆仆的三个男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林梦雅坐在别的男人的怀中。

    虽然,那是她亲生哥哥,可这三只的眼神里,或多或少的,都有了那么一丢丢的复杂情绪。

    “怎么了?白芷,快那些吃的来给小姐。”

    林南笙当然是最清楚妹妹的情况,当下心疼的说道。

    “好,我马上去准备。”

    白芷匆匆的去搜寻可以吃的东西,而那三个人,却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怀里,还温热的吃食,递给了林梦雅。

    林中玉手中的是香喷喷的肉包,清狐手中,则是散发着清甜味道的蜜甜香饼。

    不过,林梦雅的目光,却被龙天昱手中的物什而吸引了。

    修长大手上,一只涂着蜜*汁的鸡腿,正散发着独特的芬芳。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林梦雅顺着鸡腿咬了下去,瞬间,油而不腻的的酱汁,就在口齿间迸发开来。

    “呜呜,还四介个击退好次!(还是这个鸡腿好吃!)”

    龙天昱看向另外的俩个人,从来沉稳的目光里,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得意。

    看吧,还是他的荷叶鸡腿,最得林梦雅的心。

    不过,一心沉浸在吃货世界中的林梦雅,并没有注意到三个男人之间的小小竞争。

    香饼跟大肉包,也没能逃脱她的魔掌。

    在四个丫头惊呼痴呆的目光中,吃掉了她平常一天都不会吃掉的食物量。

    拍了拍鼓鼓的小肚子,林梦雅一脸的满足。

    “好了,现在可以开工干活了。”

    转身,拍拍屁股就走进了帐篷里,留下了一地,傻掉的人。

    “小雅她——什么时候这么能吃的?”

    林南笙皱着眉头,他可不记得,自己的妹妹,是个大胃王来的。

    “大概是饿坏了吧,白芷,我们进去帮忙。”

    白芨最先反应过来,带着四个女孩子,也进了营帐。

    吃的太多了,林梦雅有些作呕。

    刚刚淡然的神色消失不见,她皱紧了眉头,努力的平息快要吐出来的**。

    最近,她觉得身体疲惫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在补药的滋养下,她也只能从食物里,获得更多的能量。

    可只有她自己清楚,虽然她努力吃的很多,可身体,却是在一天比一天的消瘦。

    多可笑,这要是放在以前,她也就省得担心身材的为题了。

    看着纤细的手臂,她明白,如果再不解毒的话,总有一天,她会因为虚弱,而长睡不醒。

    这毒药还真是麻烦,不疼不痒的,却还让她不得不正视。

    拍了拍脸,林梦雅振奋了下精神。

    桌子上,是三个人买来的三大包药材。

    她虽然说不限量,可也不至于买那么多吧。

    林梦雅每包都解开看了下,眉头,却紧紧的皱起。

    不知为何,这三个人谁都没有买到青菱草。

    “怎么了?是我们买错了么?”

    看着林梦雅凝重的眼神,清狐立刻问道。

    “不,不是你们买错了。而是我忘了说,青菱草是最常见的草药,但是因为生长在悬崖峭壁上,所以,许多平常的药店觉得得不偿失,一般不会有备货的。”

    林梦雅有些为难,虽说药方不仅仅只有这么一副,但是,青菱草却是必不可少的。

    这下子,该怎么办?

    “青菱草?我倒是记得,父皇的药方里,有这么一味药。也是因为如此,城里所有的青菱草,都被太医院买光了。”

    皱紧了眉头,龙天昱沉声说道。

    可若是母妃还在宫中的话,他倒是可以周旋。

    只是现在,时辰尚早,而且皇后跟太子,对他的防备心是极重的。

    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让他求药成功。

    到时候,怕是药也取回来了,秦漠也死定了。

    “不怕,这药冬天也会有。来人,备马,我要去采药!”

    青菱草最有用的,就是其根部。

    冬季草木枯萎,却是其药力最为精纯的时候。

    “不行!小雅,还是我去吧,你只要告诉我长什么样子就好。”

    林南笙拉住了妹妹,可林梦雅,却摇了摇头。

    冬季里,青菱草跟别的草根本是没有分别的,除非是她,不然的话,一般人难以分辨的出来。

    万一找错了,岂不是在浪费秦漠的时间跟生命。

    “哥,我一定会把药材带回来的。你们四个留在这里,看好秦公子。”

    林南笙还待阻止,一双大手,却拉住了林梦雅面前骏马的缰绳。

    “我会保护她。”

    简短的五个字,掷地有声,龙天昱看着面前的林南笙,眼中,是不曾改变的坚定。

    “如此...那...好吧。我会派一队亲卫保护你们的安全,昱王爷,我只有这么一个妹妹。”

    俩道目光在空中交汇,其中的一切,都是关于这个小女人的。

    林梦雅看着哥哥,点了点头后,利落的翻身上马。

    随后而上的龙天昱,俩只手拉着缰绳,也护住了林梦雅娇小的身体。

    “驾——”轻轻的夹了夹马腹,俩个人,就迅速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内。

    一队训练有素的是亲卫,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清狐跟林中玉,二话没说的就跟随了他们的脚步。

    看着那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林南笙,却悬起了一颗心。

    刺杀他的人,手段狠毒,武功高强,训练有素,绝非等闲之辈。

    若是只是想要他的命,那他们绝不会在伤了秦漠后,就迅速的撤离。

    如果真的是他猜测的那个样子,只怕林梦雅他们一行人,一路上不会那么的顺利。

    看了看躺在床上,生死未卜的好兄弟,他也只能,希望妹妹平安无事。

    “这一带不是民居么?怎会如此的安静?”

    林中玉眼神戒备的看向了周围,小声的,跟清狐嘀咕道。

    想要采药,必须要经过一处村庄。

    虽然是清晨,但是劳作的农人,也应该起身为一家人准备饭食了。

    可不知为何,他们一路行来,到处都是静悄悄的。

    别说炊烟了,就连鸡鸭鹅狗,都不见一只。

    “别说话,你们加快速度,我去看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